8個月5500家公司:衛星通訊炒作,不應過度狂熱

語言: CN / TW / HK

在過去的一年 多時間裡,元宇宙無疑是整個科技網際網路領域最大的概念性熱點,從賣課的到各路資本都在炒作元宇宙概念,大量概念股也因此被推高。一年多過去了,公眾與業內對元宇宙這個長週期的風口性概念有點疲了,畢竟, 長期的概念炒作而沒有明顯吸引消費者關注而落地的產品,終究難以長期維持熱度。

隨著華為mate50與iPhone14陸續開售,兩者新推出的衛星通訊吸引了大量使用者的關注,從當下來看, 它有望承接元宇宙走弱的勢頭,成為資本與業內概念股公司的新一輪炒作方向。

據央視最新報道,截至目前,我國衛星通訊相關企業已達2.5萬餘家;其中,2022年1~8月新增註冊相關企業5540餘家,月平均增速達39.1%。

可以看出, 大量公司早已嗅到了風向,時間點卡位非常精準, 在華為蘋果衛星通訊釋出之前,大量衛星通訊相關公司就已經成立好了。

而在華為Mate 50系列衛星通訊技術釋出之後,衛星導航概念爆發,雲鼎科技、波導股份、三維通訊、 天奧電子 、通宇通訊等多股漲停。其中,通宇通訊的股價一改低迷走勢,上演“三天兩個板”式大漲。

一些衛星通訊概念股公司開始在蠢蠢欲動,比如三維通訊蹭衛星概念股價8天漲60%。三維通訊實際控制人李越倫連續三個交易日減持,合計套現約2809萬元。

而根據Research And Markets資料,預計2025年前,全球衛星網際網路產值可達5600億~850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0000億~60000億元)。

在世域網通創始人郭正標看來,“雖然每個人對大眾衛星通訊時代的定義不同,但這個時代的腳步肯定正在來臨。”郭正標認為, 衛星通訊所具備的天地一體化能力,可能將成為6G的一部分。

我們看到,承接元宇宙之後,衛星通訊正在成為新的概念風口,新一波風口熱潮下,誰將收割這一輪紅利?

蘋果華為的衛星通訊都存在固有短板

所謂衛星通訊系統本質上是一種微波通訊,以衛星作為中繼站轉發微波訊號,在多個地面站之間通訊,實現對地面的 “無縫隙”覆蓋。

華為mate50早蘋果一步截胡,提前釋出了衛星通訊功能——它能夠通過北斗系統支援的衛星通訊在無蜂窩網路情形下提供緊急簡訊服務。

從該技術的原理角度來看,衛星通訊與蜂窩網路通訊的核心區別是它不是通過地面基站與電信網路連線,而是直接與天上的通訊衛星通訊。通訊衛星是衛星電話工作的媒介,負責接收和轉發無線電訊號,並且對訊號進行放大,衛星通訊地面站會將接收到的語音訊號轉變為載波訊號,再傳遞到通訊衛星上。

相對於目前手機通訊普遍採用的蜂窩蜂窩網路通訊,衛星通訊的優勢是訊號覆蓋廣,打破了距離的束縛,不受通訊兩點間任何自然災害和人為事件的影響。

但目前來看,蘋果華為的衛星通訊都存在固有短板。

從通訊系統來看,華為是通過北斗系統,蘋果的是Globalstar。在這一點上,華為目前能在國內(不含港澳)用,蘋果採用的是美國衛星運營商Globalstar提供的衛星,暫時在美國和加拿大使用,放眼未來,蘋果的衛星通訊也很難在中國使用。

一方面 受通訊能力需要入網等因素,一方面資訊和資料安全是一個新的問題 ,一般需要當事國許可。國行版大概率也是基於衛星安全因素需要遮蔽或者關閉該功能在國內的使用。

因此,華為在國內佔據地利優勢。但佔據地利優勢的華為,在通訊能力方面,僅僅是單向通訊,無法接收簡訊,而蘋果是雙向通訊,可以傳送和接收簡訊。

從傳送範圍來看,華為可以傳送給任意手機,不是華為手機也能接收,蘋果只能傳送給SOS衛星緊急聯絡所。

從iPhone 14來看,它所支援的衛星通訊緊急求助(Emergency SOS via satllite),是基於定製元件、特定軟體,可以連線特定的衛星頻率,傳送訊息,再通過基站、中繼中心(如有必要),傳達給急救機構。

從華為來看,除了一些定製的求救資訊外,還可以在手機上編輯文字傳送出去,這樣就能將自己的具體情況告訴救援者,但問題是卻無法雙向通訊,只能發信息而不能收資訊,再回復出去,這樣一來往往也導致求救資訊的缺失,而當被救者沒有迴應的時候,救援方無法有效知曉你的進一步反饋與動向,往往會造成救援過程中的各種誤判。

iPhone14能做到接收發送,保持雙向通訊, 但蘋果的短板在於,只能向救援機構傳送, 傳送資訊的具體內容也不需要完全由使用者編寫,iPhone 14提供了一系列選擇題,這樣一方面是無法向親人朋友傳送,其次是無法更加精細化描述內容。客觀來看,兩者在功能層面的短板都還非常明顯。

蘋果與華為如何完善衛星通訊功能,補齊短板,使得其能夠在救援場景中發揮實效作用,才是兩大巨頭應該思考的。

衛星通訊商用並不成熟,噱頭大於實質

從當下來看,衛星通訊概念炒作的意義大於實質意義。它面對的場景是一種極限的戶外場景——沒有訊號的荒漠、山區。多數人多數的場景都是處於訊號狀態良好的情況下,大多數場景、大多數的時間,該功能是無法使用的。

我們在目前的生活環境下,想要找到長時間沒訊號的環境,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

但是,眾所周知,在緊急情況下,有勝於無——但問題是,衛星通訊技術並不成熟,兩大巨頭所實現的能力都非常有限,短板很明顯,關鍵時刻能不能救命都還有疑問,實質用途還有待驗證。

無論是華為還是蘋果, 都沒有在釋出會上將這一功能在極端真實場景下的測試效果展示出來。

從某種意義上,它與過去的5G、元宇宙炒作可能並無二致——業內過於拔高了對一個功能、一個技術性趨勢的前景預期與看好,但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長週期的技術性風口,需要很長的時間與耐心去播種。

從概念炒作與週期來看,元宇宙與衛星通訊有類似的點,首先是都是在行業創新乏力,走入瓶頸的時候,造出來的一個新概念,元宇宙是網際網路行業陷入增長瓶頸期炒作出來的,而 衛星通訊是在當前手機行業走入低谷的時候,需要的一個刺激出貨的新概念。

手機繫結衛星通訊概念更利於刺激出貨,帶動消費者新需求,尤其是“平時用不到,但用一次可能就一命”的這種場景營銷,讓消費者對衛星通訊技術大為認可,一個共識已經形成: “可以不用,但不能沒有。”

今天傳統行動通訊4G、5G的想象空間已經非常有限了,市場需要一個新的熱點, 衛星通訊對應了6G時代“空天一體”的巨集觀概念,也是當前行業所需要的新概念。

其次,與元宇宙概念炒作類似的是,它們所需要的技術非常複雜,元宇宙是需要網路、算力、顯示、晶片到AR/VR/MR、AI、NLP、視訊渲染、雲端虛擬化再到機器學習、計算機視覺、人機互動、工業網際網路等技術,是需要許多產業、許多領域參與的巨集大工程。短時間內產業鏈上下游根本無法滿足。

如今衛星通訊其實也有一定類似之處,首先是政策監管方面還有進一步完善的空間,其次是上游的基礎設施包括衛星數量還滿足不了大規模商用的要求。

根據獨立通訊分析師付亮的說法是,在低軌組成一張衛星通訊網至少需要發射一萬顆衛星。

況且 目前衛星製造和發射成本較高,這制約了低軌衛星快速組網;其次是多項關鍵技術尚未成熟,包括晶片、作業系統、射頻、天線等技術 還需要進一步完善。

但從現實的情況來看,根據某業內人士指出, 雖然天上的衛星很多,但沒有任何一個衛星系統的設計目標是用來服務全球使用者日常通話的 。無論是銥星,或是海事衛星電話等,都是服務於專業領域,它們的特點是總容量並不大並且費用昂貴,只能是臨時或是行業內使用。

況且從過往的歷史來看,一些國家也曾發生衛星編碼演算法被人攻破的歷史,如果衛星通訊成為一種趨勢性風口,衛星通訊帶來的安全問題比傳統網際網路更加複雜,如何解決資訊保安問題也是一大考驗。

對於一項創新而言, 它到底是噱頭還是有實質的價值,我們最終是要回歸到商用與盈利的模式下來考慮, 對於產業鏈公司而言,衛星通訊它如何做到在更多場景下使用,實現創新突破與盈利,才是關鍵的。

畢竟,衛星通訊的成本很大。華為Mate50的衛星簡訊功能每月免費30條的額度,每月到期會清零額度。但事實上,很難覆蓋成本。

有廠商的技術負責人表示,一顆衛星製造到上天成本十來個億,每年運營維護一個億,按照10年壽命來看,也就是說需要一顆衛星每年發2億條短訊息,每條1塊錢才不虧本。目前手機廠商在開通時,需要和各方將利益劃分清楚。

電信分析師付亮此前也表示,衛星通訊技術本就比較成熟,將該技術融入到手機終端,具有一定的實用性,不過兩者結合能實現多少功能還有待觀察。 通過普通手機使用衛星通訊,使用者一定是要多付費的, 這部分高成本手機廠商恐難以承擔,但具體通過什麼途徑收費,還不明確。可能最終還是由運營商來代收。

因此,如果一個平時幾乎用不到的功能,消費者需要為之承擔較高的費用,那麼對消費者的吸引力無疑將再度下降。但是如果不收費,或者象徵性收費,很難覆蓋成本,那麼它後續的創新與功能迭代就很難推進。

因此,對於廠商而言,這無疑是一個需要解決的矛盾點。如何把衛星通訊做成一項盈利的業務,但消費者又能接受這種付費模式,無疑是華為等廠商們需要思考解決的棘手問題。

這種對風口的炒作源於國內廠商的一種風口焦慮的慣性思維,比如從2019年前後興起的5G風口來看,彼時眾多公司都在想方設法蹭5G風口,但5G發展了這麼多年,它幾乎並沒有讓多數使用者感知到它帶來的產品創新與落地場景。

我們知道, 資本要炒作的一個概念來圈錢的時候,往往充滿想象力,該將一個極限環境下能使用的低頻功能無限放大 ,將這個功能的外延與內涵無限拉高, 炒作成一個新風口,認為它是一個能給眾多行業帶來增量的應用。

你如果不認同,就會被劃入“目光短淺,缺乏長期戰略眼光”的那個群體之中了。當然,韭菜總是容易被忽悠,過去區塊鏈如此、元宇宙也是如此。

一些相關公司開始基於這個風口概念佈局,比如收購魅族科技 79.09% 的控股權的吉利旗下星紀時代公司也正式確認,其將推出全球首款直連低軌衛星的消費級手機,實現天地一體化和無界連線。

衛星鐳射通訊裝置研製商氦星光聯(HiStarlink)也剛剛宣佈完成Pre-A輪融資,此次融資甚至只距離天使輪系列融資僅6個月。

不出預料,接下來一段時間,未來幾個月,甚至一兩年,資本將陸續入場,從炒元宇宙開始炒衛星通訊。

歷史在輪迴:有狂熱韭菜,就會有鐮刀

在創新概念刺激下,總會有狂熱追捧者,有過度看好者。

比如華為mate50釋出衛星通訊之後,就有微博使用者非常激動的評價稱:支援北斗導航衛星訊息這個完全超出手機行業乃至手機系統的發展,兩大主流手機系統目前都還沒有完成對衛星通訊的支援,而鴻蒙作業系統3.0這次在衛星短報文功能應用上走在了前沿。一個新的顛覆時代將要來臨了!

也有使用者非常激動的說:這個衛星功能我們平常可以不用到,但一定要有。

當然,並不是說衛星通訊沒有前景,它也是一個趨勢性的方向,甚至是國家戰略層面的非常重要的佈局方向。

摩根士丹利報告指出,預計到2040年,全球太空經濟的價值將達到1萬億美元。其中,衛星網際網路預計將佔市場增長的50%甚至70%。

但對於身處行業中的個人與企業而言,這種趨勢性的方向與5G、元宇宙等概念類似, 它是一個長週期的概念,不是一個快速佈局就能迅速獲利的風口。

但是 資本的操作總是傾向於短期收割 ——短期內炒熱一個概念,帶動大量資金入場, 吹高概念股公司的泡沫,高位套現離場,留下一地雞毛。

有狂熱韭菜,就會有鐮刀——這是過去許多歷史已經驗證過的,也是行業投資者、創業者以及相關的從業者需要警惕的地方。

過去5G概念被炒得火熱,相關的產業鏈公司不斷湧現,但是直到今天,依然沒有5G殺手級應用出現,也沒有在B端企業級市場形成爆款型的業務與產品,而元宇宙就更不用說了,一年多過去了,概念炒了一波又一波,也沒見到實質性的相關產品與服務,疲態漸顯。

對於一個長週期的風口型的概念,事實上,無論是廠商還是消費者都需要保持理性,而不是盲目一擁而上追風口,但歷史一直重演,我們在過去數不清的風口下,見證了眾多被概念性風口割韭菜的狂熱追捧者,這種韭菜心理對行業發展無益,但往往會被藏於背後的鐮刀盯上。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熱點微評”(ID:redianweiping) ,作者:王新喜,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