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百度肖阳:搜索是互联网的“水电煤”,但它远未定型

语言: CN / TW / HK

作者|桑明强

提起百度,很多人第一反应是搜索。的确,作为中文搜索界一个典型的old school,百度先后经历了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以及Web 3时代的开端,时至今日MEG(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依然是百度这家公司的核心基本盘,有着相当的商业想象力,甚至有观点认为,复盘百度搜索20年,就相当于回顾中国搜索20年。

这并不是一句夸张的形容,即便放在传统门户式微的当下。很多人会想当然地把搜索引擎归结为古典互联网时代的产物,认为现在是算法推荐的天下,新旧更替是必然发生的事,但却忽略了一些肉眼可见的事实—— 搜索仍是用户的高频刚需,它的市场规模增速依然稳定。换句话说,现在可能不再是搜索为王的时代,但搜索的故事会换一种方式继续讲下去。

事实也的确如此,相比于被动式算法推荐下的信息投喂,搜索的魅力就在于是它是用户自发性的,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短视频爆火的当下,百度搜索的流量仍保持着相当水平的年同比正向增长。最直观的例子是,现在百度搜索依然是反映大众关切最直观、最开阔的窗口,从百度过去9个月的热门搜索词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人们对北京冬奥、中国空间站等这些充满历史感“大事件”的关注度。

以过去的生产关系和生产资料裁定现在的业务组织架构,是我们最容易陷入的观念误区,搜索引擎也不例外。 但实际上,这种做法并不准确,以百度搜索为例,用肖阳的话来说,“搜索是互联网的‘水电煤’,但它远未定型。”肖阳是百度集团的副总裁,也是搜索平台负责人,按照他的逻辑,现在百度搜索已经发生了一些肉眼可见的变化,受益于“用户新需求”和“AI新技术”的双轮驱动,百度搜索的创新闭环正在被重塑。

明眼人可能都能看出来,今年2022万象·百度移动生态大会跟往年有着明显不同,除了发布了搜索两大核心杀手锏(跨模态大模型“知一”和新一代索引技术“千流”),今年百度更侧重于对搜索生态内核的梳理, 百度资深副总裁、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MEG)总经理何俊杰,进一步明确了移动生态的战略:坚持推进“智能搜索+智能推荐”的双引擎驱动模式,坚持“信息+服务”的战略方向。

单从这个战略本身来看,并没有太多口号式的东西,相对务实,甚至有点返璞归真或者说大道至简的意味,因为无论是“智能搜索+智能推荐”还是“信息+服务”,都与MEG现阶段业务组织架构进化的方向息息相关,同时这也是今天这篇文章想聊清楚的一个核心话题:把百度搜索的关键命题这件事讲透。

01

搞懂百度搜索得先理解这个新战略

过去贝索斯在被问及“未来10年内,什么变化最大”时,他曾诚恳地表示“我们更应该关注未来什么不会变。”就像管理学大师明茨伯格常常讲到的,大部分管理者的事前战略明显高估了自己预测未来的能力,这也是人们最容易忽略的问题,战略问题即是市场问题,也是组织问题。

同理到百度移动生态的战略语境里,今年5月,何俊杰履新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李彦宏本人在内部信中表示: Jackson(何俊杰)最近三年来,除负责多个重要投资并购项目以外,在预算、销管、直播等与MEG有关的岗位兼岗负责,为MEG的精益运营做出了重要贡献。从其过往经历看,他对于如何精益求精,盘活业务和生态都非常擅长。

所以基于以上这些背景再去理解百度搜索的新战略,问题就引刃而解了。我们先来聊聊“智能搜索+智能推荐”,这个很好理解。

用百度搜索平台负责人肖阳的话来说,搜索引擎原本就是互联网最早期的核心应用之一,看似一成不变的搜索框,经历的进化其实是日新月异的,主要体现在搜索需求多元化、供给形态多元化、渠道入口多元化,通俗地讲,这个战略提出的背后,实际上是用户新需求和AI新技术的一场双向奔赴。

百度APP也是目前唯一一个,能在智能搜索和智能推荐两个引擎上都拔尖的平台。至于“信息+服务”,才是肖阳对百度搜索解耦的重头戏,身处搜索行业这么多年,他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 通过百度搜索寻求实惠服务的人越来越多,在百度,每天有海量的与服务需求相关的搜索。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现在大家仿佛陷入了某种误区,认为产品应该功能复杂度越高越好,但实际上,好的产品一定懂生活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如果你家狗狗鼻子最近很干,你就可以在百度搜索这个问题,百度会直接弹出一个科普视频,最神奇的是,你可以通过“问一问”直接联系这个视频的答主,对方能在几分钟内响应,很多人还不知道,这种新型交互方式已经是百度移动生态的“标配”。

按照何俊杰的战略逻辑,每一个用户的完整需求,都应该在百度搜索上得到自由表达和更好满足,这个功能设计初衷并不复杂但实现难度却不小,一方面,需要有着强大的内容流量基本盘作为支撑;另一方面,也要把路径做短、效率做高、服务做深,形成“创作者—平台—用户”良性生态。

02

AI正让百度搜索变得越来越有看头

百度前10年,它所擅长的一直是“信息分发”:让用户快速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在PC时代,搜索引擎本身技术上的高维,让百度在竞争中一直处于绝对优势,但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各类应用都在想方设法地留住用户,此时的百度被当作是入口用完即走,意识到这种骤变的百度,开启了基于既有移动生态的补位阶段。

幸运的是,这条路对百度来说并不算太难。因为百度搜索自诞生那一刻起,就可以理解成一个人工智能产品,这也是它和其他门户网站最大的不同,百度这家公司有着相当浓烈的工程师文化和技术基因,业界曾有过这么一种说法,百度搜索的进化史就是人工智能技术进步的缩影,只不过,商业逻辑上由过去的“连接人和信息”变成了连接“人、信息和服务”。

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百度的AI数字人度晓晓,今年挑战写高考作文,40秒写了40篇,得分可以排在总考生前25%。这并不科幻,同年7月的百度世界大会上,何俊杰还特别提到了“人均一个数字人”的时代已经到来。

实际上,AI让百度搜索变得越来越有看头,不单单体现在“度晓晓写作文”这件事上,如果你是一名新媒体从业者,你会发现今天百度APP里有些视频内容,其实是AI把百家号的图文内容自动转换成视频的结果,这些都是AIGC,即人工智能自动生成内容,在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看来,“未来十年,AIGC将颠覆现有内容生产模式,实现以10/1的成本,以百度千倍的速度生成AI原创内容。”

众所周知,AIGC背后的技术是预训练大模型,百度在技术上有着绝对优势——人工智能专利授权量和申请量都是国内第一。作为AI技术落地的“首站”,百度移动生态自然是最好的练兵场,用何俊杰的话来说就是要做到“AI是能用尽用、能出尽出”。后来的实践证明,这种战略预判的确是有效的,比如国家预警信息中心基于百度TTV技术,将近3000个预警发布在百家号上,两年时间就触达了408亿人次,落地效率上非常惊人。

03

对于搜索未来想象力的开放式讨论

“市场不一定总是从简单向复杂演变,而常常以另外一种方式发生变化。”理查德·鲁梅尔特在他那本奇书《好战略,坏战略》中写下的这句话,也是何俊杰思考的落脚点,按照他的理解,百度搜索或者说是MEG,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也是经历过市场检验的,随着核心战略被明确,也意味着找到了合适的节奏感。

换句话说,过去这些年百度在AI和生态建设上埋下的种子,开始“定性”,即将迎来收获期。用肖阳的话说,技术改变搜索,搜索焕新生态,在双轮驱动下,百度也需要更多元的生态伙伴,一起解锁新的生态玩法。 事实也的确如此,这些年百度APP流量逆势增长,月活用户甚至达到了惊人的6.28亿,随着用户找“内容+服务”的消费习惯逐渐养成,百度多元化收入格局也将崭露锋芒。

我们必须认识到,一项技术兴衰的确受市场周期影响,但最终投票权却在每一位用户手中。对于移动互联网行业而言,搜索本质就是由技术驱动,有着极强的门槛,拿百度搜索来说,现在它不可复制的技术基础设施,其实是建立在持续高强度研发投入上的(近10年研发投入超1000亿元,研发强度长期保持在20%以上),也正是这种飞轮效应,才得以让百度能越跑越快。

本文系新眸原创,申请转载授权、商务合作请联系小新微信:lingshixiaoxin,添加好友请备注公司和职位。

— 往期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