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真是越來越旱了

語言: CN / TW / HK

(⊙_⊙)

每天一篇全球人文與地理

微信公眾號:地球知識局

NO2312-乾旱的澳大利亞

作者: 真果少年糕

校稿:辜漢膺 / 編輯:金槍魚

提起澳大利亞,你會想到哪些城市?是悉尼、墨爾本還是布里斯班、堪培拉?打開地圖一看,原來這些城市都分佈在東南沿海的小角落中。其中, 悉尼和墨爾本的人口加起來,幾乎佔到澳大利亞人口總數的一半。

那麼,為啥國土面積排世界第六的澳大利亞, 人口僅和上海差不多,且都要擠在東南部沿海呢? 這還得從澳大利亞基本的地理條件説起。

澳大利亞,乾旱大陸

位於南半球的大洋洲由16個獨立的國家和10個地區組成, 其中最廣為人知的就是 澳大利亞 澳大利亞由澳大利亞大陸、塔斯馬尼亞島及附近島嶼組成,總面積769.2萬平方公里。其中,光是澳大利亞大陸面積就佔到了769萬平方公里。

澳大利亞在大洋洲的位置, 橫屏 觀看

不過,別看澳大利亞 大陸在“家中老大”,但它卻是世界上最小的大陸。 不光 面積小 ,這裏也是全球 較為乾旱 的大陸之一。

資料顯示,澳大利亞大陸年平均降雨量不足500毫米,比非洲大陸還要缺水。在這裏,乾旱、半乾旱區的面積有663萬平方公里,佔整塊大陸面積約75%。那麼, 為何四面環海的澳大利亞大陸會如此乾旱呢? 這還要從它的演化史説起。

獨特的演化史,賦予了澳大利亞獨特的地理生物特徵

(圖:壹圖網)▼

38億年 的板塊 大地演化構造 ,造就瞭如今的澳大利亞大陸。

1.3 億年前的白堊紀早期,澳大利亞和南極洲一起從岡瓦納古陸分離。8500萬年前, 澳大利亞板塊 開始與 南極洲板塊 分離。 經過3000萬年的演變,到新生代始新世時期,這兩個板塊完全分開,形成如今各大陸分佈的基本格局。

澳大利亞古大陸與南極古大陸漂移分離

(圖:維基百科)▼

隨後,澳大利亞板塊與印度板塊在印度洋下方相互接合,在海平面上升作用下,切割掉巴布亞新幾內亞和塔斯馬尼亞,成為了如今的澳大利亞大陸。 歷經滄海桑田,澳大利亞大陸終於 以其獨特的地理位置和自然條件 ,呈現在世人面前。

科學家們可不是在毫無根據地還原

在不同大陸發現的化石是推測大陸漂移軌跡的指導

(圖:壹圖網)▼

如今的澳大利亞大陸位於 南緯9 度到44度 之間 ,南迴歸線從中穿越而過。要知道,南、北迴歸線除了是熱帶與温帶的分界線外, 也以“ 世界沙漠帶 ”之名廣為流傳。

世界沙漠分佈

以南迴歸線為例,其附近的高氣壓帶內,就分佈着 世界上最乾旱的阿卡塔瑪沙漠、古老的納米布沙漠和卡拉哈利沙漠 等。雖分佈於不同大陸,但它們都受到一種叫 副熱帶高壓 的天氣系統的控制。

地球的氣象環流圈解剖圖 

實際上的氣象帶並不是均勻分佈在地球表面的 ▼

這個位置不固定的温暖氣團常活躍在 南北緯30度左右 地區。 在赤道上空時,由於上升氣流受地轉偏向力影響,在南北緯30度左右附近形成偏轉西風。這時,若副熱帶高壓來到,則會在控制區出現氣流下沉,空氣密度增高,近地表水蒸氣無法降温,對流減弱, 形成 乾燥、少雨 的炎熱天氣, 讓多個地區成為世界旱極的代名詞。

全球氣流循環讓高壓脊總是位於澳大利亞上方

澳洲人民:我真的栓Q (圖:ABC Weather)▼

除了副熱帶高壓, 澳大利亞大陸特有的地形,也是造成這裏異常乾旱的成因之一。 澳大利亞大陸的地形可以明顯分成三大塊,即 東部高地、中部平原和西部台地。 東部山地由狹長的高原和褶皺山脈組成。 其中大分水嶺北起約克角半島,南至維多利亞州西部,綿延3500公里。雖然平均海拔只有800至1000米, 也足夠將來自太平洋的暖濕氣流阻隔在外。

澳大利亞三大地理區塊  

另外,在東南信風吹拂下, 大分水嶺西部 背風坡 降雨稀少,並在墨累—達令盆地形成 雨影區 進一步加劇乾旱範圍。

而以艾爾胡為中心 的大自流盆地中部平原 ,以及沙漠廣泛分佈的西部台地地區,不僅為副熱帶高氣壓提供了廣闊的場地需求, 也讓西澳大利亞寒流帶來的 冰冷乾燥氣團 長驅直入, 給被幹旱所困的澳大利亞火上澆油。

一到夏天真是熱到門都不想出

(圖:壹圖網)▼

綜上, 特殊的緯度位置、地形結構和洋流循環 ,是造成 澳大利亞大陸乾旱的關鍵因素。那麼,面對如此乾旱荒蕪之地,澳大利亞是如何應對的呢?

乾旱之下,如何發展

縱觀澳大利亞地圖,雖有不少星星點點的湖泊分佈, 但能長期供水的河流卻少的可憐。 其中,發源於澳大利亞阿爾卑斯山脈,全長2995公里的 墨累河 雖稱得上“第一長河”。但與其他大陸的大江大河相比,墨累河就顯得有些可憐。資料顯示,墨累河的長度僅為我國黃河的一半多, 流量也不到黃河的三分之一。

沒有喜馬拉雅山脈這樣的壯麗冰原作為水源保障

澳大利亞的墨累河想要在平原上一瀉千里有些為難

(圖:shutterstock)▼

缺少大河、長河,加之其他不利地理條件,讓乾旱成為這片古老大陸老生常談的問題, 也讓澳大利亞政府對乾旱治理尤為重視。

作為全世界較早實施乾旱管理政策改革的國家,澳大利亞實現了從最初被動處理到主動治理的飛越——

  • 上世紀80年代之前,澳大利亞主要通過災後發放救助的被動方式,來緩解災後危機。

  • 1989年, 聯邦政府設立乾旱政策評估特別工作組, 鼓勵全澳各生產部門採取自主幹旱管理措施。

  • 1992年,澳大利亞部長理事會發布新國家管理政策,向農民提供氣候監測信息, 對農户進行乾旱教育培訓等。

天乾物燥,小心火燭

(圖:壹圖網)▼

  • 1997到2009年, 澳大利亞發生“ 千年乾旱 ”事件。 當時,澳大利亞南部的大部分地區經歷了長時間的乾旱,廣闊的大自流盆地種植區更是受到嚴重影響。

  • 為了避免乾旱再次造成用水危機,災害過後,澳大利亞、州和領地初級產業部長簽署了《國家抗旱計劃改革政府間協議》。在 資金補助 上, 為農業生產 提供農業援助計劃 、加強農場管理存款;在 水資源管理 上,成立墨累—達令盆地管理局, 不斷 升級水資源管理模式

1901年乾旱(上)和千年乾旱事件(下)

這兩次乾旱事件是此前澳大利亞遭遇過的最嚴重的乾旱

(圖:澳大利亞氣象局)▼

  • 在“千年乾旱”事件結束後的2013年,澳大利亞政府又提出新法子。當年11月,聯邦政府發佈了5億澳元(約22.9億人民幣)的乾旱刺激計劃。該計劃 為南澳大利亞州提供了用於啟動 阿德萊德海水淡化廠 的資金, 鼓勵州政府升級和建造新的海水淡化廠,以應對乾旱危機。

海上操作平台不光是鑽油勘探,也可能是個海水淡化廠

(圖:壹圖網)▼

目前, 運行中的阿德萊德海水淡化廠已能提供本州 50% 的用水量。 除阿德萊德海水淡化廠外,悉尼海水淡化廠、維多利亞時代的海水淡化廠等也都能為東南部城市提供一定生活用水。

雖然多年來的經驗積累,已能讓澳大利亞面對乾旱時,不再昏頭昏腦。但對於聚集大量人口的東南部城市來説, 可用水量低於需水量的 社會經濟乾旱 ,仍是主要問題。

乾旱蹂躪着澳大利亞的草場和土地

也撼動它國內的經濟穩定, 畜牧業可是用水大户

(圖:壹圖網)▼

名目繁多的用水需求, 讓很多州不得不設立階梯限水措施以應對缺水危機。 在悉尼,二級限水政策包括:不允許用軟管清洗車輛,只能在上午10點前和下午4點後使用觸發式水龍頭的水管澆水,限制泳池的蓄水量等。當地政府用這些措施來避免水資源浪費。

雖然澳大利亞的水資源管理能力和災害預警、應急能力在不斷提升, 但如干旱、洪災、颶風、塵暴等災害仍在澳大利亞不斷上演。 其中 厄爾尼諾拉尼娜 這對“金童玉女”,無疑是造成澳大利亞災害頻發最大的幕後推手。

氣象災害在澳大利亞身上不僅侵擾頻次繁多

而且種類多樣、影響深遠

(圖:shutterstock)▼

未來會更乾旱嗎?

在正常情況下,祕魯和厄瓜多爾附近的東太平洋海域海水温度並不高。但在一些年份, 近海水温度會有 持續異常升高和降低 的情況,從而對洋流產生影響,造成地區 極端乾旱和持續降水 的發生。 這種異常的環流模式分別被稱為厄爾尼諾和拉尼娜。

在厄爾尼諾年份 由於太平洋東部異常升温

降水會發生在東岸,從而無法落在澳洲本土 

當熱帶太平洋中部和東部海水異常温暖,海面上空的空氣温度升高,便喚醒了沉睡的“小男孩”—— 厄爾尼諾 。在1900年以來澳大利亞有厄爾尼諾記載的年份中,大自流盆地的 冬春季降雨量均 低於 同期水平 ,南部部分地區的 氣温也 高於 同期的平均水平。

這種影響是全球性的,不僅陸上生物受到影響

厄爾尼諾帶來的水温異常還會導致大堡礁的珊瑚白化

(圖:shutterstock)▼

盛行風和厄爾尼諾現象會 讓乾旱天氣更加頻繁,進而促成 沙塵暴 發生。 在北部地區,塵土會隨盛行東風向西移動,而在南部盛行的西風則會將沙塵運往人口密集的東部和東南沿海地區。

2009年9月22日至24日席捲新南威爾士州和昆士蘭州的沙塵暴,使東南部多座城市陷入癱瘓。資料顯示,沙塵暴發生時的空氣顆粒濃度水平達到每立方米空氣1.54萬微克, 是正常情況下 770倍 部分地區能見度更是不到100米。

你是風兒我是沙,纏纏綿綿你還是快走吧

(圖:壹圖網)▼

如末日般的沙塵除了會對城市交通和人們生活帶來影響外, 也會剝蝕着中部大平原耕地上的表層土壤,對澳大利亞本就脆弱的農牧業造成影響。 加之過去200年來人類的過度開墾和放牧,植被覆蓋度不斷降低,進一步加劇了風蝕作用。

塵暴肆虐後的羊羣,知道的以為在放羊

不知道的以為是豬跑出圈了 (圖:壹圖網)▼

乾旱不僅會帶來黃色沙塵,也會帶來紅色火焰。

受厄爾尼諾和正印度洋偶極子(相當於印度洋上的厄爾尼諾)影響,2019年成為澳大利亞有記錄以來最熱、最乾燥的一年。當年的平均降雨量僅277 毫米,是1900年以來記錄到的最低水平。

2019到2020年, 持續的高温和雷暴導致澳大利亞的叢林大火 燃燒了近一年 到2020年10月28日,大火燒燬的面積達24.3萬到33.8萬公頃,摧毀建築物5900多座,造成近500人死亡。

這場驚心動魄的山火, 曾經染紅了整個澳洲東部的天空

(圖:壹圖網)▼

相比於“小男孩”厄爾尼諾帶來的塵暴、乾旱和火災, “小女孩”拉尼娜則是造成 洪水災害 的罪魁禍首。 今年2月下旬至3月上旬,受拉尼娜事件影響,西太平洋海水温度升高,降水加劇,使得昆士蘭州東南部和新南威爾士州東北部發生連日暴雨,多地發生洪災。

他逃,他追,它們都插翅難飛

(圖:shutterstock)▼

據外媒報道,昆士蘭州人口最多的城市布里斯班, 三日內降雨量已達到全年雨量的 80% 新南威爾士州首府悉尼,也受災嚴重。截至目前,本次洪災已造成22人喪生, 數萬人 被迫離開家園。 隨着洪災影響範圍的擴大,標誌着澳大利亞東部地區又一次進入到拉尼娜控制期。

在印度遭洪水也就算了

怎麼去了澳大利亞還會遇到呢

(圖:壹圖網)▼

面對近年來愈發頻繁的自然災害,澳大利亞聯邦科學與工業研究組織表示, 未來極端天氣事件將成為主旋律, 澳大利亞也會深陷於水深火熱之中。

總之,澳大利亞所面臨的不僅是越來越乾旱的問題,而是水資源的緊缺、土地的功能規劃、對極端天氣的準確監測和社會治理等多方問題。 這既要與大自然進行博弈,也需要人類社會的自省。

做人類自己的麥田守望者,只不過這次,守望的是誰?

(圖:壹圖網)▼

參考文獻: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Australia

2.https://www.dw.com/zh/%E6%9A%B4%E9%9B%A8%E6%88%90%E7%81%BE-%E6%BE%B3%E6%B4%B2%E5%AE%A3%E5%B8%83%E5%85%A8%E5%9B%BD%E7%B4%A7%E6%80%A5%E7%8A%B6%E6%80%81/a-61062327

3.https://en.wikipedia.org/wiki/Water_restrictions_in_Australia#Water_restrictions_by_state_or_territory

4.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19%E2%80%9320_Australian_bushfire_season

5.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awater_desalination_in_Australia

6.https://en.wikipedia.org/wiki/2000s_Australian_drought#2010_and_2011:_La_Ni%C3%B1a_finally_breaks_the_drought

*本文內容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識局立場 

封面:shutterstock

END

擴展閲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