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置攪局二手電商

語言: CN / TW / HK

配圖來自Canva可畫

“斷舍離”是當下的一種生活態度,也成了許多人的生活方式,而它的第一步就是:扔掉你不需要的東西。於是,清理閒置物品成了大多數人生活中重要的一環,二手市場是他們最好的去處。

隨著網際網路和二手交易市場的聯合,二手電商平臺應運而生,這門生意從區域性交易拓展到全國性交易,現在更延伸至全球性交易。二手電商平臺也成了我們生活的重要補充部分,閒魚、轉轉等已經成為行業頭部,京東也推出了“鯨置”,再一次表露出對二手市場的野心。

二手電商迎風口

隨著綠色、環保等觀念深入人心,越來越多的人選擇出售或購買二手物品,二手經濟開始走紅。二手電商作為重要交易平臺,也展現出巨大行業價值。據艾媒諮詢資料顯示,2014年我國二手電商行業使用者僅為0.02億人次,至2020年,我國二手電商行業使用者達1.82億人。

一方面,政策鼓勵二手電商的發展,加速行業發展。二手物品的流轉盤活了閒置資源,既增加了收入,又減少了資源浪費。而閒置物品的回收利用也是構建資源節約型社會的重要舉措,政府部門多次下發檔案,鼓勵“網際網路+二手”模式發展,促進二手電商的發展。

另一方面,年輕人成為消費主力,對二手物品的接受度更高,已經形成偏愛二手消費的獨特消費觀。Z世代消費者最大的特點是“精緻窮”,為了用較低的收入維持較高的生活品質,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在二手平臺裡轉賣閒置物品,淘換寶藏單品,買二手、用二手成為Z世代青年的生活方式。

二手交易的背後是實惠和環保,無論是政策,還是消費人群都在支援著這一交易方式,推動著二手電商的發展。阿里、騰訊、京東、位元組等網際網路企業都已經佈局二手電商賽道。

鯨置的鯰魚效應

一直以來,京東就有一個二手夢,在二手交易上京東上線了拍拍二手、京東優品、酷賣三個平臺,在垂直領域上投資了愛回收、優信二手車,京東一直都沒有停下在二手市場的佈局,而鯨置的入局勢必承擔著重要使命。

對京東而言,鯨置是對京東“二手版圖”的又一次補充。京東的“二手版圖”自愛回收合併拍拍上市後就開始趨於完善,兼顧了線上線下兩個消費場景,而鯨置則是對線上消費的補充。近期,京東將“拍拍嚴選”定位為高品質二手交易,而鯨置則定位於全品類的二手交易。兩個線上交易平臺以不同的定位形成錯位補充,進一步鞏固京東的二手版圖。

而鯨置的入局也是京東對閒魚發起的反圍剿。就二手交易市場來看,閒魚已經開始藉助社交生態成為國內最大的二手交易平臺了,拍拍還混在及格線上,京東對二手市場的佈局遠不如淘寶。鯨置入局也是為了進一步縮小二者差距,讓京東在二手交易賽道上不被落下太遠。

對二手電商交易市場而言,鯨置是對資訊透明化的挑戰。在二手物品的線上交易中,買賣雙方存在資訊差,買家僅通過圖片以及與賣家的交流了解物品情況,對所瞭解到的資訊是否真實還尚不得知。而閒魚頻頻被曝出欺瞞消費者、售假等問題,良莠不齊的二手交易市場挫傷了消費者的信心,打擊了二手電商平臺的發展,而鯨置最吸引消費者的一點就是資訊透明化。

如果說閒魚是跳蚤市場,允許賣家自由進入,各類物品都能進行交易。那鯨置就是一個當鋪,只允許京東使用者進入,當鋪內也只允許京東的商品流轉。鯨置的經營範圍讓其所售賣的二手物品都能進行時間追溯和發票查詢,以真實的資料披露了物品的購買資訊,這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資訊透明化,讓消費者買的更安心。

鯨置或許是一尾鯰魚,既為京東的“二手夢”帶去支點,又能為二手電商交易市場帶來一股新風氣,重塑消費者對二手交易市場的信心。

鯨置的硬傷

鯨置一入局就展現出強勁的活力,但二手電商市場已經形成了玩家梯隊,鯨置想要進入市場必定要經過一番廝殺。在這輪競賽裡,鯨置既要面對頭部帶來的壓力,也要審視自身不足,它還能保持“精緻”嗎?

其一,鯨置入局太晚,在使用者體量、使用者黏性以及市場份額方面都難與頭部玩家媲美。使用者體量決定二手電商平臺的規模,使用者粘性決定其變現能力,市場份額則折射二手電商平臺的盈利能力。在頭部玩家地位漸穩的情況下,鯨置很難撕開市場缺口。

據阿里巴巴財報披露,閒魚的使用者數已經超過3億名。另據極光大資料顯示,在2021年第二季度,閒魚月活躍使用者突破1.3億,轉轉為1448.6萬。而申萬巨集源釋出的研報提到,轉轉集團和閒魚已經佔據了90.9%的二手市場份額。

從上述資料可知,二手電商交易市場的使用者和市場份額已經被頭部玩家搶佔,鯨置即使背靠京東,有品牌為其背書和引流,也早已落後頭部玩家。

其二,鯨置剛推出不久,使用者體驗感有待提升,難以贏得消費者歡心。使用者體驗在商品交易中顯得分外重要,尤其是線上交易。自鯨置上線後,使用者們對軟體bug和功能缺陷的吐槽也隨之而來,閃退、聊天功能有缺陷、無實拍圖等都降低了使用者的體驗感。

其三,鯨置與拍拍並未完全釐清界限,導致平臺調性不明,阻礙平臺發展。從京東對拍拍嚴選和鯨置的定位來看,二者是兩個完全獨立的平臺,分屬不同的客戶群體,且二者的經營路線也不同。實際上,鯨置仍有拍拍的影子,兩個平臺在交易上糾纏不清。這種分家了又沒完全分的狀態擾亂了雙方的平臺調性,影響平臺的後續發展。

鯨置與頭部玩家存在較大差距,硬傷也十分明顯,未來在使用者和市場的搶奪上,可能比同行們更加艱辛。

如何求變

二手電商市場雖然是一塊大蛋糕,但裡面裹滿了碎石子,一朝不慎就會磕傷自己。面對重重行業問題,鯨置如果想擴大京東的二手版圖,還要繼續求變。

一方面是建立標準化服務勢在必行。二手電商行業的痛點在於賣家群體良莠不齊,低買高賣、以次充好等現象屢見不鮮,而使用者又難以鑑別,只能選擇不買,長此以往受到傷害自然是平臺。二手電商平臺通過構建行業標準,提高准入門檻,輔以配套的售後服務等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能夠提高使用者對平臺的信任度。

另一方面是構建全流程的監督體系是重中之重。線上交易雖然是銀貨兩訖的交易方式,但遠不如實體交易透明,雙方的權益也得不到保障。目前,大多數二手電商僅對商品提供質檢,但商品的交易全流程並未納入監管中。如果能從購買環節到驗收環節進行監督,打造監督閉環,將線上交易儘可能的透明化,極大地保障了買賣雙方的利益,也提振了使用者的消費熱情。

二手電商市場越來越大,新玩家也接連入局,率先解決行業痛點的玩家勢必會得到消費者擁護。最終誰能坐穩二手電商平臺的頭把交椅,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