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 NFT 細分領域未來發展:社交屬性、遊戲屬性、可組合性及碎片化屬性

語言: CN / TW / HK

NFT 迴歸理性化發展已是事實,這也促使我們思考,NFT 未來會朝着哪些方向發展。

撰文:Element Reaserch

在 2021 年以來的 NFT 熱潮中,以太坊向世人證明了其不僅僅是去中心化金融 DeFi 的樂園,更是以 CryptoPunks 為代表的去中心化世界文化價值的集散地。

或許在過去的 NFT 熱潮中你將注意力放在了大公司與 NFT 的密切關係上,例如 Visa 購入 Cryptopunk、支付寶上線兩款限量版敦煌主題 NFT 皮膚、《時代週刊》推出 NFT 系列、蘇富比、佳士得等拍賣行多次將 NFT 納入拍賣、LV 推出 NFT 尋寶遊戲 Louis the Game 等等,但這只是 NFT 發展道路上眾多風景中的一個。

隨着 NFT 市場的整體迴歸理性,或許更多可能性值得我們探索,這其中可能包括 NFT 的社交屬性(SocialFi)、遊戲屬性(GameFi)、NFT 的可組合性、NFT 的碎片化屬性等等。

NFT 正在迴歸理性

很顯然,眾多數據顯示,NFT 市場正迴歸理性。

雖然 NFT 市值與持有人數在不斷增長,但決定 NFT 市場活躍度最為重要的數據「日成交量」(24H Volume)卻在不斷下降。Nftgo 最新數據顯示,該數據在今年 8 月底觸及 3.5 億美元歷史新高,並在 10 月 29 日觸及歷史極值 5.6 億美元之後,便步入下降通道,目前該數據僅為 3100 萬美元,與前者相比,下降幅度超過 90%,與後者相比下降幅度更是超過 95%。

數據來源 :Nftgo

此外,NFT 生態總體數據表現卻並不那麼亮眼。NftGO 最新數據顯示,整個 NFT 生態交易人數在今年 8 月 25 日達到階段性高點的 1.87 萬人之後開始下降,目前 24H 活躍交易人數不到 0.9 萬人,下降幅度超過 50%。

數據來源 :Nftgo

而加密藝術層面曾經的龍頭 CryptoPunks NFTs 同樣表現不那麼盡如人意,dappradar 數據顯示,該應用在 30 天內活躍用户數為 990,下降 24.3%,合約交互數量為 4380,下降 34%。下降趨勢對於對流動性要求極高的 NFT 市場來説,幾乎是致命的,這也是為什麼近期大量新發行的 NFT 藝術品破發的根本原因。

數據來源 :dappradar.com

NFT 迴歸理性化發展已是事實,這也促使我們思考,NFT 未來會朝着哪些方向發展,在筆者看來,在 NFT 接下來的發展中,其社交屬性(SocialFi)、遊戲屬性(GameFi)、NFT 的可組合性、NFT 的碎片化屬性等將會得到重要發展。

NFT 的社交屬性(SocialFi)

所謂 SocialFi 是指 Social+NFT+DeFi,在 SocialFi 人們圍繞某幾個共同目標建立社會與金融層面的鏈接。

在《人類簡史》中,作者尤瓦爾·赫拉利認為「人類之所以成為地球的主宰,就在於人類能創造並且相信虛構的故事」。這背後的驅動力就是社交。

雖然 NFT 圖像也具備一定的社交屬性,例如同時購買 Beeple 作品的收藏者之間會建立聯繫,也會與作者建立聯繫,持有曾經最為昂貴的 CryptoPunk#7804 與 CryptoPunk#4156 的投資者必然有建立聯繫的衝動。

於是乎,NFT 頭像成為身份認同的標籤。就像當你詢問一些無聊猿猴持有人為什麼當初選擇購買時,他們會回答,擁有猴子頭像可以進入猴子持有者社區羣組,並可以與其他猴子頭像的用户私信聯絡。雖然這裏面有極深的炫耀成分,但那麼 NFT 持有者也的的確確會組織線上社交。

在社交層面,Loot 做的更加徹底,因為他將社區創造力帶入項目,極大開放了參與者的積極性。

Loot 創始人 Hofmann 允許社區以他們想要的任何方式使用 Loot NFT。這其中就包括社交。Loot 社區的創作者們甚至會根據 Loot 的屬性製作出精美的遊戲人物,Loot 真正激發了社區的巨大創造力。當然,這並不是終點。未來可能基於 Loot 可能會誕生更多 RPG 遊戲、文字類、放置類、養成類遊戲,甚至是 Metaverse 納入 Loot 生態。

當然,來自 NFT 的社交屬性還體現在社區認同層面。

2021 年初以來,有華爾街暴發的散户藉助 GameStop 阻擊金融機構的運動之風傳播進入幣圈,狗狗幣全家桶隨之暴發,這場刮入幣圈的颶風讓加密社區認識到,原來加密資產的共識是可以在一瞬間被塑造的,數以百萬計的散户投資者在特斯拉創始人艾隆·馬斯克(推特粉絲超過 6000 萬)帶領下,成功塑造了狗狗幣。

這可以説是 SocialFi 最早期的形式,雖然沒有 NFT 參與其中,但這種模式不就是當下 DAO 的組織形態——社區 Leader 通過 Discord/Twitter/Telegram 等社交軟件將粉絲組織起來,來支持某一個藝術家、某一種類型的藝術形式,這是最為純粹的 SocialFi。

NFT 的遊戲屬性(GameFi)

在 Axie Infinity 的助推下,我們認識到區塊鏈+遊戲遊戲通過引入全新的經濟模型,使得遊戲玩家能夠直接參與遊戲底層建設,並能夠獲得遊戲長期發展紅利,這種全新的模式為我們描繪出了一副人人都可以參與的「玩賺」美好圖景。

雖然這幅美好圖景的實現度並不盡如人意,但市值近 90 億美元的 Axie Infinity 依然在近期表現出增長的態勢。近一個月內,加密遊戲版塊最火爆的 Axie Infinity 在連續 30 天內保持用户數不斷增長,30 天漲幅 27%,合約總轉賬數量為 10.75 萬,30 天漲幅為 22.2%。

此外,根據 01 區塊鏈的 《2021 年 NFT 投融資報告》 ,2021 年以來(至 10 月底),全球 NFT 相關產業發生 201 起融資,其中游戲和加密資產佔據大頭,分別發生 50 起和 42 起,NFT 交易市場發生 25 起融資、投資管理髮生 16 起融資。可見資本市場也在高度關注加密遊戲的未來發展。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人們對於 GameFi 的認知正在發生深刻變化。

如果回到 3 年前,當加密貓爆火之時,人們還在討論如何發一個 NFT 代幣並讓他更值錢,遊戲好不好玩似乎並不是問題的關鍵。

Axie Infinity 的出現為加密遊戲開發者們「打了樣」,開發者開始認識到,原來一款功能性不那麼複雜的加密遊戲就能夠在收益層面直接擊敗王者榮耀,登上行業王座。於是好玩成為此類遊戲最為重要的關注方向。

於是,人們才發現,原來在一款遊戲真正變得好玩之前,遊戲內置資產是不可能「值錢」的,能夠吸引的玩家數量才是決定遊戲資產是否真正值錢的關鍵,如果僅盯着資產做文章,那麼犯了「緣木求魚,捨本求末」的錯誤,畢竟不重要的東西,哪怕做得再好,頂多也只算得上是「不重要的好東西」。

目前,行業湧現了一大批畫面精美,故事背景宏大的遊戲類項目,雖然他們中的大多數仍處於開發早期,但絕對值得期待。這其中就包括運行在 Solana 上的星際冒險戰略型遊戲 Star Atlas,採用了 Axie Infinity 策略為提升性能而專門開發出 Layer 2 二層網絡 Immutable X 的角色扮演、戰鬥與收藏遊戲 Illuvium,運行在高性能基礎公鏈 WAXP 上的 Alien Worlds 等,均值得在 2022 年重點關注。

GameFi 恐怕是繼 SocialFi 之後最具發展潛力的項目。根據 Newzoo 在《2021 年全球遊戲市場報告》所述,2021 年,全球遊戲玩家總數突破 30 億大關,預計到 2024 年,遊戲玩家可達 33.2 億,全球遊戲收入會達到 2187 億美元,如果不出意外,數以千億計的傳統遊戲市場,將成為加密遊戲攻城略地的目標所在。

NFT 的可組合性與碎片化屬性

可組合性這個詞彙更多出現在 DeFi 中。我們知道 DeFi 又被稱為金融樂高,可組合性是 DeFi 最基本的特性。在以太坊網絡上,不同 DeFi 應用的聚合和交互非常常見,聚合交易、閃電貸,流動性挖礦,持有 LPtoken (流動性憑證)挖礦,甚至將 NFT 結合 DeFi 平台的玩法,也逐漸出現,這是因為大家都是基於以太坊底層之上,在單個事務之中,可以同時調用多個智能合約。

NFT 與 DeFi 的組合,例如在 Uniswap V3 成為了首個將流動性提供者(LP)頭寸以非同質化代幣(NFT)形式進行呈現的 DEX,這一創新被譽為讓 NFT 真正插上金融的翅膀,想象空間無限。

當然,NFT 的可組合性絕不侷限於此。

前文提到的 Loot 則是 NFT 樂高的標準範例,Loot 項目只提供基本的可組合最小單位——一張白紙,後續的想象由社區進行創建和跟進——填入各種屬性「武器(Weapons)、胸甲(Chest Armor)、頭甲(Head Armor)、腰甲(Waist Armor)、腳甲(Foot Armor)、手甲(Hand Armor)、項鍊(Necklaces)、戒指(Rings)」,這種去中心化模式仍然有巨大的想象空間。

此外,Loot 的仿盤,由 Yearn 創始人 Andre Cronje (AC)在 Fantom 上開發的 Rarity,該項目在可視化 UI、加點、自動冒險升級、批量升級,交易市場等方面進行了更加大膽的嘗試,Rarity 設定了 11 個冒險角色(Loot 有 8 個),後續的遊戲玩法由開發者決定,Rarity 由社區的成員共同編寫遊戲,最終這些項目,在眾多屬性的組合下,最終將會進化成為由大眾參與創作的遊戲,這放在傳統市場這是絕不可能的。

不過,截止目前,侷限於 NFT 的流動性低效問題,NFT 的可組合性遠不能發生在不同項目之間。例如最三個月,儘管 Opensea 等 NFT 交易平台為 NFT 交易鋪設了大量完備的基礎設施,但 NFT 成交額依舊發生了大滑坡,數據顯示,NFT 成交量在今年 8 月底觸及 3.5 億美元歷史新高,並在 10 月 29 日觸及歷史極值 5.6 億美元之後,便步入下降通道,目前該數據僅為 3100 萬美元,與前者相比,下降幅度超過 90%,與後者相比下降幅度更是超過 95%。流動性不高是 NFT 發展最大的攔路虎——畢竟沒人會願意參與一個很少有人蔘與交易的市場。

因此,提升 NFT 流動性就顯得十分重要,策略之一就是 NFT 朝着碎片化屬性方向發展。 NFT 碎片化是指通過機制設計讓 NFT 從不可分割變成可分割,最後能夠像交易 BTC 那樣交易 NFT,當然這並不是為了分割而分割,分割的本質是為 NFT 賦予全新的價格發現機制。如果能夠得到有效實施,NFT 將能夠參與抵押借貸、CEX 與 DEX 交易等金融活動,資金利用率將會大幅提升。

我們以 Beeple 價值 6900 萬美金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藝術作品為例,全世界又有幾個人有實力參與這樣價位的作品的交易呢?此外,這幅作品在年初價值不菲,年底是否依舊值這個錢呢?如果將 Beeple 的作品碎片化鍵入交易市場,那麼市場交易者都將有機會參與該作品的定價權——如果你喜歡就花 10 美元買一份,如果你不喜歡就拋售自己的 Token。

因此,NFT 可組合性與 NFT 碎片化之間有一定聯繫,也是 NFT 未來發展的重要方向之一。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