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受挫,國內頭部粉絲應援平臺陷入“資金危機”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明星資本論(ID:mingxingzibenlun) ,作者:清野,原文標題:《有集資就有跑路?一次關於Owhat的資金謎局》,頭圖來自:視覺中國

近日,國內頭部粉絲應援平臺Owhat一則公告不僅讓平臺、粉絲、商戶扯皮大戰升級,更讓其資金問題浮出水面。 Owhat公告表示,將無限期停止“粉絲會”商戶的所有交易服務,同時停止提現,並安排對粉絲訂單進行退款。

實際上,這一公告,進一步激化了各方矛盾。對“粉絲會”商戶而言,有的已墊款發貨,退款將導致錢貨兩空;有的並未發貨,而Owhat又遲遲未退款,導致商戶與粉絲之間矛盾升級。對粉絲而言,他們既擔心Owhat不退款,又擔心“粉絲會”商戶跑路。

而Owhat則面臨更大危機。據知情人士對娛樂資本論矩陣號明星資本論透露,從不按時發工資,到拖延給合作方打錢,再到延期給粉絲提現,Owhat的資金窟窿越來越大。

從有太合音樂“撐腰”、融資數千萬的明星公司,淪落到債務纏身、資金飢渴,Owhat為何墮入深淵?此番,無限期停止“粉絲會”商戶服務後,Owhat未來之路,又將走向何方?

或受商戶跑路事件拖累

Owhat是國內飯圈追星最主要的集資平臺之一,主要提供粉絲打投、集資以及進行周邊產品交易。很多粉絲站管理應援活動,以及粉絲購買行為所涉及的款項,都會通過Owhat集中起來。

一些明星的應援專案,通過Owhat眾籌資金,粉絲眾籌的目標金額從幾萬到幾十萬元不等。對於眾籌資金,有的“粉絲會”商戶會全部投入到愛豆應援中,有的商戶則會從中抽成,暗箱操作的空間很大。

對“粉絲會”商戶來說,售賣愛豆周邊產品是其主要的盈利方式。從模式來看,商家首先開啟售賣連結,購買的粉絲將錢打入到Owhat平臺,Owhat隨後打款給商家,商家提現後再進行製作併發貨。不難發現,這一流程複雜,加長了粉絲等待時間,粉絲催發貨是常事。

最近幾個月,Owhat平臺出現了無法提現、延遲發貨的現象。今年9月,Owhat突然宣佈整改——“未經工商註冊認證的商戶無法提款”。隨後,“粉絲會”商戶開始配合平臺,進行了幾輪整改。

10月14日晚間,Owhat又釋出公告稱,將無限期停止“粉絲會”商戶的所有交易服務,同時停止提現,並安排對粉絲訂單進行退款。

這意味著,粉絲無法再通過Owhat購買“粉絲會”商戶的產品。有粉絲統計,此次事件涉及數百個粉絲站,包括了王一博、許佳琪、楊冪、邊伯賢、Lisa、吳世勳等知名偶像明星的粉絲大站,涉及金額或達到幾千萬元。

owhat微博評論截圖

一石激起千層浪。明星資本論從知情人士處獲知,一方面,短期來看,這招致部分“粉絲會”商戶不滿,因為他們已經墊款發貨,一旦Owhat原路退款,就會導致商戶錢貨兩空。長期來看,商戶少了一個產品售賣的渠道,生意可能會受影響。

另一方面,“粉絲會”商戶與粉絲的信任危機也暗流湧動。對於粉絲而言,他們最大的擔憂在於,已付款後收不到已經購買的商品。這主要是因為有的“粉絲會”商戶由於沒有收到Owhat方貨款,因而不願意發貨,與粉絲出現扯皮現象。

而“粉絲會”商戶跑路事件頻發,或成為Owhat無限期停止“粉絲會”商戶服務的導火索。

據瞭解,Owhat上的入駐商戶不少均為站姐、大粉絲以及後援會等,普通小粉絲相對被動,或遭遇商品發貨延遲、失聯不迴應等問題。而Owhat作為平臺,顯然也未盡到監管的責任。

owhat小程式首頁截圖

事實上,Owhat早就撇清了關係。在Owhat平臺上,產品銷售頁面均有一份“Owhat平臺宣告”,並註明“若商品屬於非自營商品,為商家預售或定製商品,資金均預先支付給商家,商家自行承擔商品質量和發貨義務,以及服務履行義務。本平臺不參與商品製作、銷售、倉儲、物流、售後環節,亦不收取任何服務費,亦無法承擔資金監管或其他保證義務”。

就在幾個月前,樸燦烈吧原吧主捲走一千多萬元跑路,此事給粉絲留下了巨大的陰影。據瞭解,樸燦烈吧是中國最大的樸燦烈應援會組織,曾以“粉絲會”商戶身份入駐Owhat平臺。

今年7月5日,北京朝陽市場監管發微博表示,收到了數千個向12315投訴在Owhat入駐商戶“樸燦烈吧”購買產品至今未發貨的電話。經過監管局的緊急核查,Owhat於6月25日鎖定交易,但在鎖定交易前Owhat已按合同約定向“樸燦烈吧”全額打款。

而“樸燦烈吧”實際收款人唐甜甜,涉嫌挪用部分款項未向供貨商支付,導致供貨商拒絕發貨。當時,據Owhat統計,未到貨的金額總額達到了一千多萬。後來,在監管局的監督下,Owhat向青島某供貨商和韓國供貨商先行墊付了費用保證正常發貨。

這一事件後,進一步加重了“粉絲會”商戶與粉絲的信任危機。如今,無限期停止“粉絲會”商戶服務後,粉絲擔心部分商戶趁亂跑路也不無道理。

粉絲退款遲遲難兌現

目前,Owhat平臺上眾多的“粉絲會”商戶表現各異,有的商戶選擇先行墊款發貨,有的商戶催促與等待Owhat方退給粉絲貨款。然而,Owhat雖然承諾給粉絲退款,但眼下其有沒有錢拿來退款,以及退款多久能到賬還都是未知。

據@吳青峰新人站曝光的聊天記錄顯示,Owhat工作人員表示,系統訂單處理後15個工作日左右,退回粉絲原賬戶。但隨後該工作人員並未及時答疑。

目前,各家粉絲會商戶都在排隊等候退款,涉及人數多、金額大。微博@吳青峰新人站表示,雜誌資金有7萬在Owhat平臺未提現出來;微博@BeWithJackson_易烊千璽的小陪伴表示,在owhat平臺未提現金額高達6位數,期間一直配合ow方辦理各種整改手續,直至後期對接人員消極回覆,對提現事宜不予處理。

據小娛瞭解到,目前來看,“粉絲會”商戶及粉絲的主要訴求主要集中於,希望owhat方及時回覆訊息,給出合理解決方案,儘快給粉絲退款等。

此外,有業內人士認為,此次Owhat無限期停止“粉絲會”商戶服務,或許是受“清朗·‘飯圈’亂象整治”專項行動影響。

今年8月起,中央重拳出擊,打擊飯圈亂象,規範應援集資行為。各地網信辦須及時發現、清理各類違規應援集資資訊;對問題集中、履責不力、誘導未成年人蔘與應援集資的網站平臺,依法依規處置處罰;持續排查處置提供投票打榜、應援集資的境外網站。

自飯圈整治行動以來,眾多靠粉絲經濟為生的平臺紛紛陷入了被動局面。

超級星飯糰APP、魔飯生pro、桃叭、飯愛豆等APP均已經下架。此外,包括部分未下架的應用也開始採取了禁止未成年人消費等措施。其中,Owhat就表示,暫停應援功能,使用者不能發起新的應援連結,可改用商品或活動功能為粉絲提供服務。

天眼查顯示,Owhat大股東為北京太樂文化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52.9106%,後者為北京太合音樂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

據悉,Owhat曾在2014年~2016年間完成五輪融資,投資方包括了太合音樂、創豐資本、江銅控股、遠東控股集團等。其中,僅太合音樂便曾在Owhat的A+輪融資中投數千萬元。

轉型受挫,Owhat陷入“資金危機”

據瞭解,Owhat為娛樂公司和粉絲後援會提供包括線上交易、傳播管理、活躍度管理和明星福利互動等一站式的便捷互動工具,用於連線線下B端娛樂公司與C端娛樂消費人群。

從盈利模式來看,Owhat通過服務粉絲而積累了粉絲站資源、粉絲運營經驗,再運用於大型娛樂專案或者偶像新人的粉絲運營,利用粉絲運營實現商業變現。

公開資料顯示,2018年,Owhat入駐粉絲站超過3000,達成合作的娛樂公司達到了300家以上,同時付費使用者佔據Owhat所有註冊使用者的50%,平均單個粉絲年消費在500元以上。

儘管如此,或許是察覺到政策風險,Owhat幾年前就已通過拓寬產品線,展開“自救”行動。

除了入駐商戶銷售商品外,Owhat目前已推出自營商品,同時將旗下業務延伸至電商、資訊、公益、安利活動、娛樂營銷、電子及實體刊物等多個板塊。此外,Owhat還從線上走向線下,開設Owhat限時店,銷售明星周邊以及日常生活用品等。

太合音樂方面曾表示:“為了更加方便調配資源,太合音樂集團除了投資之外,還將設立專門的對接體系,以利於業務融合。”融資完成後太合音樂集團會與Owhat合作,打通簽約藝人、演出、音樂版權、百度音樂等業務板塊。

然而令人惋惜的是,Owhat在探索過程中,新業務轉型受挫,而且浪費了很多錢,或導致了公司出現資金危機。

幾年前,Owhat與法國的加魯集團合作,聯手打造《Jalouse》的中文版。“《Jalouse》最開始說是月刊,後來就變成了季刊,再後來季刊變成特刊等形式,不定期上線。”Owhat前員工對小娛透露。

據Owhat前員工對明星資本論表示,早在2019月12月,Owhat就因融資出現問題而晚半個月發工資。彼時,Owhat做線下活動就有賒賬的現象,只能靠老員工刷臉。後來,Owhat資金問題愈演愈烈,從不按時發工資,到拖延給合作方打錢,再到延期給粉絲提現,Owhat的資金窟窿越來越大,各方矛盾也逐漸從暗地裡鬧到了明面上。

如今,Owhat內憂外患,一地雞毛。“因長時間無法提現,粉絲走投無路選擇報警,公安和工商部門介入,內部員工出去躲避,不敢進公司。”Owhat前員工對小娛表示。

此外,雖然Owhat延伸至更多業務,但混亂的管理以及違規行為,或依然成為籠罩在其頭頂的陰雲。

據天眼查顯示,今年6月,Owhat關聯公司北京全星時空科技有限公司被北京市文化和旅遊局罰款5萬元,處罰事由為該單位於2021年4月11日舉辦“李希侃SEEKAN生日會”營業性演出活動中,倒賣、轉讓演出活動經營權的違法行為等。此前,全星時空還因在類似活動中擅自出售演出門票被罰款1萬元。

小娛就Owhat上述可能存在的問題,多次嘗試電話聯絡Owhat負責人丁傑,但電話並未接通。同時,小娛聯絡到太合工作人員,對方表示Owhat是獨立運營主體,具體事件還要以Owhat的反饋為準。

目前,Owhat老業務受政策衝擊,新業務轉型受挫,疊加此次危機,可能導致一些粉絲及商戶流失,粉絲活躍度出現下降,擺在Owhat面前的仍是巨大考驗。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明星資本論(ID:mingxingzibenlun) ,作者:清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