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硬體”而生,網際網路大廠也需要安全感?

語言: CN / TW / HK

記者:曉加

編輯: 祺然

“小孩子需要什麼?是家長陪伴還是玩具?”自從女兒上小學之後,溫女士就開始懷疑:女兒是否具的需要自己的陪伴?尤其是在三年級之後,突然問我要學習平板,還有智慧手錶、智慧檯燈……  

“學習平板是在去同學家玩看到的,據說班裡學習成績好的同學都有。”溫女士說道:“刷抖音時又看到智慧學習燈和詞典筆,又開始動心思。”  

據溫女士講,最近孩子只要進電梯,就盯著電子屏看,有道詞典筆的廣告出現時,會興奮地說:“媽媽,我就要這個,有不認識的單詞我自己掃啊,不用再問你了,也不用再問小度。”“女兒看到這些產品時眼裡真的有光,當初買小度的時候時候也這樣。”  

但事實上,她已經配置了多臺硬體學習裝置,如步步高學習機、小度智慧教育屏、騰訊智慧音箱甚至聽音樂用的天貓精靈。更不用提啟蒙用的小電腦和點讀筆。  

不獨溫女士家如此,目前一線城市有娃的家庭裡,3-5臺智慧硬體設配基本成為標配。從這個角度去理解大廠加碼智慧硬體裝置,或者更有說服力。  

市場有需求,大廠自然不遺餘力地去滿足。於是,智慧硬體的市場在“雙減”之後,引來了一波又一波大廠的加持。原來“硬體”也可以成為風口?  

01

已有選手吃到“硬體紅利”  

當一眾選手還在佈局之時,市場上已有選手吃到“硬體紅利”。  

2月24日,網易有道(NYSE:DAO)公佈了2021年第四季度及2021財年未經審計的財務報告。財報顯示,網易有道2021年Q4淨收入達10.49億(不含 K9學科培訓業務),同比增長22.6%。 其中,智慧硬體板塊營收表現最為亮眼,實現了兩位數的增長。  

早在2017年,網易有道就開始在智慧硬體領域發力,先後推出了有道翻譯蛋、有道詞典筆、有道聽力寶等產品。而基於多年在技術、產品和渠道上的積累,也讓有道在K12業務受挫之後向硬體版塊轉型路上表現出色。  

此外,網易有道CEO周楓在財報電話會上透露,今年有道將釋出新一代有道詞典筆和聽力寶,並推出全新硬體產品有道智慧學習燈,以此進一步豐富有道智慧硬體矩陣,滿足更多元化學習需求。  

在他看來,2022年將是智慧硬體方面的一個“拐點年”。  

確實,在2021年之後,教育行業集體轉向,一大批教育類智慧硬體如雨後春筍般湧現。  

艾瑞諮詢《2021年中國教育智慧硬體趨勢洞察》顯示,隨著網際網路與人工智慧領域的頭部企業入局賽道,市場規模有望進一步提升,預計三年後賽道規模近千億。  

事實上,網際網路教育公司爭相做硬體的風,是位元組跳動旗下的大力教育帶動起來的。當時,大力智慧教育燈推出後,一批教育公司也進入該賽道。另一個趨勢是“雙減”後,素質教育類的硬體產品也開始火起來。其中寫字、指讀產品最為常見。  

比如今年1月,作業幫推出智慧硬體“小鹿寫字筆”,配以智慧點評功能。去年11月,作業幫還推出了一款教育智慧硬體碳氧全科學習筆。  

去年8月,斑馬推出AI指讀機,豆神推出了豆神語文字。

9月,瓜瓜龍啟蒙宣佈上線智慧寫字板,以智慧硬體探索寫字;  

小猿也推出了智慧教育硬體“小猿智慧練習本”。  

不過,各類產品無論從外界還是功能上,其實都逃不開“電子眼+手寫板”的套路。  

“在研發上,並沒有太大的難度,並且材質和精細度上並不怎麼好。”李女士作為資深的智慧硬體裝置使用者如此說道。“能一眼看出來在研發上的拼湊,稱不上真正的智慧硬體產品。”  

02

元宇宙概念的硬體同樣受追捧  

同樣看到硬體機會的還有騰訊。只不過,與網易等教育公司看重“教育硬體”不同,騰訊看重的是更新的應用場景。  

日前,有訊息稱,騰訊收購黑鯊計劃已近尾聲,據業內人士透露,該樁併購價格不超過30億元人民幣。這一動作也被業界解讀為騰訊決意要引導下一場硬體平臺的技術演進。  

在此之前,黑鯊的前身——眾思科技在手機行業裡一直長期扮演著“幕後”的角色 ,但團隊的成員都是手機行業裡的“元老級人物”。  

公開資訊顯示,黑鯊聯合創始人吳世敏,曾擔任華為移動寬頻終端產品線總裁、北京華為研究所所長等職位;另一位聯合創始人羅語周,曾擔任華為消費者業務中國區副總裁,兩位華為硬體開發“大牛”,共同搭建起眾思科技團隊最早的班底。  

在2016年,眾思科技曾為當時風光的樂視開發了樂視Pro3、樂視kido兒童手錶等多款硬體產品。而當酷派加入樂視生態後,眾思科技又開始接手酷派的硬體開發工作。一時間眾思科技風頭正勁,但受樂視的資金風波影響,之後不得不另找出路。  

這時,小米的出現解了眾思科技之困——以1100萬元的種子輪融資獲取了後者21.94%的股權,後又通過全資子公司“天津創業投資實業有限公司”的多輪融資,使佔股比例佔到46.4%。  

加入小米陣營的黑鯊先後釋出了黑鯊遊戲手機從而闢開了遊戲手機這一細分市場,但其銷量一直不樂觀。原因在於旗艦晶片效能的愈發過剩,黑鯊與普通手機在遊戲體驗上的差異正在持續縮小。加之其使用場景過於單一,為了遊戲而購買其手機的消費者寥寥。  

不過,黑鯊的硬體開發能力和遊戲適配能力等特質,恰恰是騰訊“元宇宙”專案中最為看重的。  

最新的訊息稱,目前黑鯊硬體開發團隊已入駐騰訊辦公園區,後續,騰訊也計劃招募上千人的硬體團隊。並且首款產品也將在2022年下半年上市,且騰訊希望到2023年可以達到銷量數百萬臺的規模。  

騰訊為何要做智慧硬體?有業內人士告訴壹DU財經,“去年以來,元宇宙大火。作為抓住社交和遊戲紅利的老牌大廠,騰訊不可能放過這樣的風口。”  

自2021年起,騰訊陸續註冊了20多項元宇宙商標,如“天美元宇宙”“王者元宇宙”等,又先後通過入股的方式進入多家元宇宙公司。  

而在這一系列操作的背後,正是騰訊拿下元宇宙賽道的決心。而元宇宙的三大核心——遊戲、社交和VR裝置中的前兩項,騰訊有著其他選手無可比擬的優勢。那麼,答案已然呼之欲出,拿下最後一項的VR硬體裝置,騰訊就集齊三大要素了。    

03

勝算幾何? 

如今各家在不同領域硬體裝置上的投情,像極了2016年IoT的掘金狂潮。當時,幾乎所有的巨頭一窩峰的開啟了智慧電視生態的硬體掘金之路。但時至今日,風口不再,市場上還有誰在關注IoT?  

我們回到前文所述的兩大領域來看。  

先說教育硬體。對使用者來說,這些蜂湧而至、應孩子要求購入的產品極有可能變“板磚”。當前,教育說到底最終要靠“內容”致勝,智慧教育裝置中的學習資源能否持續更新,能否與各地教育大綱要匹配,這並非是一項能簡單解決的事情。  

比如:智慧教育燈,其內建的題庫能否滿足K12群體的搜題需求?在此背後,是否有足夠的教研團隊開發相應的課程以適應教育的變革?這些其實並非硬體的升級,更多是教育本身的範疇。  

此外,那些功能單一的素質類教育產品,最終的歸宿極有可能是“閒魚”。  

我們再來看第二類,諸如騰訊主打的VR智慧裝置,它的未來走向又會如何呢?  

認真分析騰訊主攻元宇宙的原因,除了自身的業務規劃之外,其契機極有可能是手機廠商和位元組系的雙重壓力使然。  

2020年12月31日,華為與騰訊正面PK。當時華為宣佈將多款騰訊遊戲從華為應用商店下架,原因則是騰訊不滿華為應用商店過高的付費抽成比例,而單方面宣傳修改條約。  

但在24小時後,騰訊妥協了。  

分析原因不難發現 ,就當時的情況看,騰訊旗下的遊戲幾乎不可能在第三方渠道中下載,手機廠商手中的應用商店本質上是網際網路大廠們在移動端的“入口“,想“入此口必付高佣金”。因此,騰訊與華為的歷次糾紛中,騰訊永遠處於被動地位。  

那怎麼辦?到了元宇宙時代,騰訊寄希望於繞開智慧手機去開發應用——這才是騰訊收購黑鯊,並且將投入上千人研發團隊的真正理由。  

結語

從國內的情形來看,網際網路大廠們投入智慧硬體的風還在繼續吹。無論是低階版的智慧教育硬體,還是具有元宇宙概念的VR硬體,都可以看到他們“向實而生”的決心。  

而放眼全球,Facebook、微軟以及蘋果都有硬體面市的計劃。  

從這個角度來看,國內國外的硬體之風,又颳了起來,只是命運如何,還將留待市場的檢驗。  

圖片來源於公開網路,侵刪。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