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債雙殺,林騰蛟遭遇十月圍“城”

語言: CN / TW / HK

地產股的雷,真是防不勝防。研客君在10月7日的文章中 盤點房企“三條紅線”,哪些公司不能“碰”? 特意提醒,投資者對於賬面上已顯露出不健康跡象的房企尤其要小心,切勿等到三季報釋出後才醒悟,就為時已晚。

然而,那些 “三條紅線”外的房企,是否安全非紙面數字可預估。比如陽光城(000671),三季度扣非淨利潤暴跌;更為尷尬的是,說好要牽手十年的戰投,也發難。這一切又是為何?

 

10月28日晚間,陽光城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陽光城, 000671.SZ )釋出 2021年第三季度報告。季度 營收 114億元,同比下跌18%,歸母淨利潤9.2億元, 同比下滑 11.57%。扣非淨利潤為-17.52億元,同比下跌274%。

前三個季度,陽光城營收 413.3億元,同比增長8.6%,淨利潤29.1億元,同比增加6.23%;但扣非淨利潤僅有8670萬元,下跌97%。

房企今年業績普遍不佳,不止陽光城一家。不過淨利潤和扣非後淨利潤差異如此巨大,也是讓人驚歎。

財報顯示,陽光城三季度有一筆高達 31.87億元非流動資產處置收益,加上政府補助等,合計為公司 貢獻 26.7億元非淨經常性損益;前三季度共計28.26億元。

經過“粉飾”後的淨利潤,前三季度還保持增長,扣非後就很難看。這份財報雖在董事會最終通過, 10人贊同,也有兩名董事投出反對票。

陽光城董事陳奕倫、姜佳立投反對票,理由是對公司三季度所表現的經營惡化,需要得到管理層合理解釋。

A股公司在三季報中主要羅列財務資料,並沒有管理層分析內容,因此陳奕倫、姜佳立所需要的“解釋”,並未體現在財報中。管理層和反對的同事尚未對媒體作出迴應,雙方最大的分歧點在哪裡。

資本市場自然是聞風而動,陽光城10月29日 開盤即跌停,一則是因為業績確實很難看;二則,董事會 “內鬥”讓股民們心有慼慼,不敢戀戰。

2020年,泰康人壽系受讓上海嘉聞所持陽光城股份,隨後陽光城增選陳奕倫、姜佳立為公司董事,兩位分別由泰康人壽和泰康養老提名。

截至三季報末,泰康系合計持有陽光城5.547億股,佔總股比的13.4%,為陽光城第二大持股方,僅次於陽光系34.4%持股比例。

雙方約定 ,陽光城須在 2020年至2024年實現不低於15%歸母淨利潤年均複合增長率,累計歸母淨利潤不低於340.59億元,並在隨後的2025年至2029年期間,分別實現5%-10%業績增長,如果業績未能達標,則須對泰康進行相應現金補償。

這被媒體解讀為泰康和陽光城的“十年之約”。

2013年至2019年,陽光城淨利潤平均複合增速達35%;2020年其淨利潤增速達到30%。增速不低於15%,對於陽光城來說,不難實現。但在雙方賭約進行到第二年第三個季度,陽光城扣非淨利潤卻猛跌274%。

這讓泰康系坐不住了,將矛盾公開。

陽光城還被惠譽“補刀”。惠譽將 陽光城長期外幣發行人違約評級從 “B+”下調至“B-”,展望“負面”,陽光城高階無抵押評級從“B+”下調至“B-”。

主要股東不滿意,矛盾公開,疊加機構下調評級。陽光城股票跌停, 公司債 “20陽城01”跌幅達25%,觸發盤中臨時停牌。

股債雙殺,陽光城迎來了“十月圍城”。

投反對票的董事姜佳立,是一個金牌經理人。 另一位 “逼宮”的董事陳奕倫,更是大有來頭。

1988年6月出生在北京,2006年,前往美國,後被哈佛大學錄取,2012年畢業於哈佛大學經濟系,本科學歷,學士學位,畢業後曾任高盛分析師。

他現任泰康線上董事,以及 兼任泰康保險集團投資管理部總經理、泰康資管董事、泰康拜博醫療集團董事、泰康健康產業基金董事、泰康海外資本董事、泰康國際金融董事、北京泰康投資董事長、天津嘉泰弘德投資董事、嘉德投資控股董事、嘉德國際拍賣董事、天津嘉譽文化董事、百匯醫療控股董事、泰康資管經營管理委員會成員、泰康資產管理(香港 CEO、北京雙臣快運監事。

這麼多頭銜職務在身,自然不是平常人,就引出了陳奕倫另一個更重要的身份,就是其父親為泰康人壽保險創始人、現任董事長陳東昇,不出意外陳奕倫 自然是泰康系的繼承人。 2021年5月,新財富500富人榜中,陳東昇/陳奕倫以462.5億元財富位列第84位。

陽光城董事會中,自然是以董事長林騰蛟為首,陽光控股有限公司創始人。林騰蛟出生於 1968年,現年53歲,正值壯年,卻也比陳奕倫 年長 20歲。為了陽光城發展,林騰蛟還成為業內知名的“挖角大王”。

2012年,對 龍湖 地產風頭正勁, 林騰蛟 豔羨不已,心動不如行動,於是將龍湖大將、運營總經理陳凱挖來,任命為總裁。

2015年,林騰蛟挖來深圳萬科營銷總經理張海民。陳凱出任聯席董事長,張海民接任總裁。

2017年,林騰蛟從碧桂園挖來聯席總裁朱榮斌、CFO吳建斌,出任執行董事長和執行副總裁。

有意思的是,林騰蛟殫精竭慮,但公司實際控制人卻是吳潔,經多方考證,吳潔是其大嫂。

當金主董事在陽光城董事會叫板,雙方十年之約一年後就出現重大分歧,是對現狀的焦慮,更是對未來的悲觀。

知名房企恆大華夏、花樣年等相繼“暴雷”,類似陽光城的“雷”,不會是今年最後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