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SE牽手openEuler:共赴數字化轉型的星辰大海

語言: CN / TW / HK

如果將全球科技史拉長到30年的長度,我們會發現最有影響力的那隻“企鵝”,它不是騰訊的QQ,而是代表了企業級開源作業系統的Linux。

Linux的創始人Linus Torvalds在1991年開發了一種很像Unix的作業系統,並用了一隻小企鵝做了形象的替代,這就是初代Linux的誕生。

90年代,最早的一批程式設計師來說,對Linux這種開源系統都充滿了感情。為了不為Windows的商用購買正版,利用開源作業系統,既安全又穩定,且代表了當初的一種多工處理的不同架構。特別是Linux通過開源社群聯接了全球數以萬計的程式設計師,在Linux不斷的優化和迭代的過程中,一種開源文化也因此誕生。

2021年,Linux整整三十週歲了。作為企業級作業系統公認的“標準”,Linux也在不同的方向上換髮新的生命力。

如SUSE與Rancher的整合,向雲原生方向不斷進化,再如SUSE加入尤拉開源社群,並推出數碩Linux,為中國千行百業提供數字化支撐。

得雲原生者得天下

作為雲時代的技術基礎,雲原生的能力自然功不可沒。它代表了一種構建和執行應用程式的方法,原生為雲而設計,得以在雲上以最佳形態執行。

當雲原生成為數字化轉型的共識,企業對於雲的看法也從“雲優先”轉向了“雲原生優先”。所以,未來的雲端計算市場之爭,必然是得雲原生者得天下。

正是基於相同的市場判斷,2020年12月,SUSE完成了對Rancher Labs的收購,完成向雲原生的一次最佳跳躍。

本身擁有強大Linux作業系統的SUSE,又獲得了Rancher領先的K8S容器管理能力,這種最前沿的產品組合,在雲原生時代,為企業提供了更好的選擇。

SUSE大中華區總裁秦小康表示,“如今,雲原生已經是一個被絕大多數使用者所接受的概念,未來企業的企業級應用都要向雲原生領域去轉移。”

在秦小康看來,任何技術的發展必然要經歷三個階段:第一是技術的驗證和概念性學習;第二是頭部企業開始對新技術做一些場景性測試;第三,企業開始在生產環境裡面應用這個新技術。只有經歷過這三個階段之後,新興技術才能夠大量的在企業的生產環境裡進行大規模的應用。

很明顯,雲原生技術處於第三個階段,大多數企業已經接受在生產環境應用雲原生技術,但真正大規模在生產環境廣泛應用雲原生技術還需要一些時間。而這恰是SUSE/Rancher努力的方向。

我們知道,Rancher已經成長為全球應用最為廣泛的企業級K8S管理平臺,通過Rancher,SUSE就能夠幫助企業客戶極大地降低雲原生的建設門檻,大幅減少企業在技術和資源上的成本。

因此,在雲原生的舞臺上,全新的SUSE已經佔據了一個優勢的地位。建立起能力上的強大勢能,這也讓SUSE將更多的目光投向行業市場,而尤拉開源社群則是一個恰到好處的方向。

牽手尤拉開源社群,深入中國市場

馬克·安德森曾說過:“軟體吞噬世界,開源則在吞噬軟體”。而對於今天的企業級客戶來說,採用開源的軟體組合,不會被封閉的系統鎖定,就代表這一種自主性。

在2019年9月,尤拉開源社群正式宣告成立,並迅速成為國內伺服器領域重要的開源組織。

SUSE不僅成為了首家支撐尤拉開源社群的國外企業,還與尤拉開源社群聯合釋出了SUSE的尤拉開源作業系統發行版——數碩Linux。

尤拉開源社群技術委員會主席胡欣蔚表示,“尤拉開源社群本身是開放的,我們非常歡迎SUSE加入這個社群,因為SUSE在企業級Linux上具有非常深厚的經驗,包括對於版本構建功能的經驗,以及對於企業級效能優化的經驗,這些對於社群都是非常好的補充。相信通過SUSE和尤拉開源社群合作,對於尤拉作業系統的工程能力會有巨大提升,同時基於國內社群對於SUSE本身立足中國市場的長期發展,也會起到幫助。”

對此,秦小康進一步提到,“2000年以後,網際網路技術推動了中國的網際網路應用的發展,從而給基礎軟體技術在國內的應用提供了豐富的場景和好的環境能夠去被使用和驗證,這使得中國的使用者更多認識到基礎軟體和開源軟體的重要性,由此催生了尤拉開源社群這樣的開源社群,與尤拉開源社群的合作將是SUSE在國內發展的一個機會。”

在秦小康和胡欣蔚口中同樣提到的機會,其實就是中國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快速發展。隨著新基建政策和對數字經濟的重點投入,中國的千行百業都在快速走向數字化轉型,因此對多元化的數字化能力要求逐漸提高。

胡欣蔚說,“尤拉開源社群當前覆蓋領域逐步超越純粹伺服器領域,我們在面向邊緣計算、甚至面向嵌入式這些領域有更多的合作伙伴。如今的尤拉開源社群一方面不光只關注在伺服器,當前操作版本覆蓋包括X86、ARM64、申威的指令集,以及risc-v,就是這樣多樣化算力支援,這也是社群對開放一貫堅持。”

秦小康則指出,“中國企業的數字化轉型積極性正在變得很高,所以需要提升本地化的組織、本地化企業、本地化客戶端IT應用水平。在這個大背景下,SUSE與尤拉開源社群合作,把先進的技術引入,做更多的知識傳遞,服務更多的本土客戶,這也是SUSE和尤拉開源社群合作的初衷。”

共赴行業數字化的星辰大海

事實上,在很多年前,“技術”本身是相對壟斷的,是開源軟體和開源技術的出現,為技術的普世性提供了便利,開源軟體裡最傑出的代表之一就是Linux作業系統,它從30年前就為行業數字化打開了一扇大門。

的確,我們也要警惕那些強行捆綁打包的“全棧”方案,選擇真正開放的、相容的、不給客戶被鎖定風險的解決方案才是企業走向數字化轉型的關鍵之路。

SUSE則在過去30年來,一直致力於企業級Linux,服務了全球成千上萬的企業和組織,其中也包括中國的大型企業,遍佈金融、運營商、電信、製造業、零售等各行各業的頭部使用者。

正因為如此,SUSE在大量的客戶和場景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除了技術領先以外,更有工程經驗。“我們希望將這些工程經驗與SUSE在開源軟體行業的理解相結合,與尤拉開源社群這樣的夥伴共同推動行業客戶的數字化轉型。”秦小康說。

據瞭解,由SUSE與尤拉開源社群合作開的數碩Linux,未來將逐步新增SUSE在Linux領域的獨特技術,繼承SUSE在Linux領域的專業技術支援能力,同時將會契合SUSE/Rancher相關雲原生產品,在伺服器、雲、邊緣計算和容器各方向持續創新。

我們也看到,Linux的應用都越來越廣泛,除了企業級伺服器市場還是在移動端的市場有出色的表現。與此同時,作業系統是連線軟體和硬體最關鍵的軟體系統,所以在當下國內數字化轉型浪潮洶湧的背景下,中國企業需要一個紮根於中國的產品,而這正是數碩Linux的優勢和價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