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線產業觀察者眼中的中國製造:再思規模經濟

語言: CN / TW / HK

讓中國商業精英更正確地決策

聯網數字經濟所展現的新邊際,已讓規模經濟理論從內部到外部被重新定義。

謝泓

廣東省中小企業發展促進會會長

文章導覽

模經濟理論

中小製造業企業因規模限定容易變成“小而全”,在生產效率及生產效益方面水平不高。

代工製造的規模經濟

主動通過規模製造促成產業分工,促成專業化生產,這種方式會成為廣東產業集羣提升的一個重要路徑。

數字經濟本質也是規模經濟

數字化不是數字本身,關鍵落點是規模經濟。

中國製造演繹規模經濟新優勢

工業互聯網的發展也應藉助這一趨勢,藉助數字化快速集結生產規模,產生邊際效應,這是新時代規模經濟本質的具體實踐。

關注規模經濟衍生的經濟話語權

中國要獲得未來製造業的主導權,一定不是基於製造,而是製造所產生的新邊際而獲得的話語權,可能會重新定義全世界的製造業,定義製造新文化。

全文約4500字,預計閲讀時間12分鐘

最近,我帶着一位企業家朋友張總拜訪了位於佛山三水的葆德公司,希望撮合雙方合作。

葆德這幾年製造力提升快速,數字化水平是行業翹楚,其競品已是國際同行企業。

如果張總把空壓機制造交給葆德,然後發揮自己學者型企業家的優勢,找行業新分賽道,做產學研、做行業孵化器,未來發展的空間會更大。

張總跟我交流認為,如果此事能成,將會開啟人生下半場。倘若可行,他可以介紹多幾家國外的企業,以及世界頂尖的研發機構,一同進入三水,整合成為一個新型的空壓機產業集羣。

實際上,幾年前,張總他們就聯合了十家空壓機企業,在保留各自品牌的同時,合作打造了一個聯合工廠。因為規模效應,成本可以下降20~30%。

如果能夠進一步合作,還能引進更先進的加工平台,製造能力還可以再上新台階,完全可以與大企業競爭。

如果聯合生產再疊加整合供應鏈、聯合研發呢?可惜最終因股權設計不合理,合作半途而廢。

儘管很可惜,但這仍是一次非常有意義的探索,製造業通過聯合制造,協同供應鏈及生產,實現擴大規模、降低成本,過程中所展現的規模效應,也是規模經濟的體現。

規模經濟理論

我最近分享了一本書《棉花帝國》。英國及歐洲都不是棉花的原產地和棉紗的生產地,為何能夠主導棉花的全球貿易,進而推動人類的第一次工業革命。

其主要原因是地理大發現以後的全球貿易導致了棉花生產、技術信息的對稱,形成了棉花生產的規模經濟。這時候,資本投入技術研究,就能夠產生巨大利潤。

所謂的規模經濟也指規模經濟效益,即通過一定的經濟規模形成的產業鏈的完整性、資源配置的有效性以提高企業邊際效益。

當企業的產量規模達到一定水平後,由於各生產要素的有機結合產生了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應,平均成本呈下降趨勢。 流水作業、自動化生產等都是規模經濟的體現。

亞當·斯密在《國民財富的性質和原因的研究》(《國富論》)中對規模經濟有最早的論述:“勞動生產上最大的增進,以及運用勞動時所表現的更大的熟練、技巧和判斷力,似乎都是分工的結果。”

亞當·斯密以制針工場為例,從勞動分工和專業化的角度揭示了制針工序細化之所以能提高生產率的原因在於:分工提高了每個工人的勞動技巧和熟練程度,節約了由變換工作而浪費的時間,並且有利於機器的發明和應用,勞動分工的基礎是一定規模的批量生產。

真正意義上的規模經濟理論來自於馬歇爾的《經濟學原理》:“大工廠的利益在於:專門機構的使用與改革、採購與銷售、專門技術和經營管理工作的進一步劃分。”

馬歇爾還概述了規模經濟形成的兩種路徑, 一是基於企業對資源的充分有效利用、組織和經營形成的“內部規模經濟”;二是多個企業之間的合作而形成的“外部規模經濟”。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認為,大規模生產是提高勞動生產率的有效途徑,是近代工業發展的必由之路,認為“組織勞動的分工和結合,才能使生產資料由於大規模積聚而得到節約,才能產生那些按其物質屬性來説適於共同使用的勞動資料,如機器體系等,才能使巨大的自然力為生產服務,才能使生產過程變為科學在工藝上的應用。”

中小製造業企業因規模限定,容易變成“小而全”,在生產效率及生產效益方面水平不高。

但過去因為中國的製造與全世界的零售價格間存在較大差價空間,製造業對成本不 是特別敏感,哪怕沒有精益管理企業也可以生存。 而當中國勞動力及土地等要素成本大規模上漲,低成本就是企業的競爭力。

大企業可以通過兼併收購來完成規模生產,小企業則可以通過聯合生產來形成規模經濟效應。有了規模生產,才有專業分工的可能,才能夠更好地提高效益。

代工製造的規模經濟

我去了位於廣東肇慶的中傑鞋業調研,對於代工企業有了新的理解。

中傑是台資企業,劉總介紹,全球前幾名的運動鞋代工企業寶成、華利都是台資企業。

劉總説,代工企業一定需要規模優勢,特別是現在的代工不是簡單的生產,還要設計和研發,主要的利潤被品牌商拿走,製造環節就需要有規模效應,才能迭代技術進步、生產進步,規模也是企業競爭力。華利在深交所上市,估值遠比行業第一、在台灣上市的寶成高。

劉總説,台灣好像有代工文化,對品牌商有承諾,定位製造就不僭越。台積電、富士康等等高科技企業都是台灣企業、代工企業。

代工製造有了規模,哪怕核定毛利相對較低,但總能通過優化生產,實現利潤。富士康就有“紅單進,藍單出”之説,接訂單核算成本時,看起來是虧本的訂單,但通過優化生產,實現規模效應,可以實現利潤。

小米雖不是代工企業,但小米手機的定價方式是從規模效應入手的。在日本,一款手機,按照市場預測銷量組織生產核算成本。

小米的算法則是,目前市場手機價格是三千元,銷量是三千部,如果市場價格能降到一千元,能否賣出一億部?如果可以,按一億部手機的生產規模成本定價。

小米定價方式之所以跟日本手機的不一樣, 除了思維方式不同外,其底氣來自於中國的市場規模及生產規模基礎。

中國能夠成為工業化大國,跟亞洲“四小龍”“四小虎”不同。一般而言,隨着勞動力價格提升,產業轉移的週期也就十幾二十年。

而中國承接國際產業轉移已數十年,從輕工業,到重工業,再到工業互聯網等等,中國擁有巨大的規模效應:一是人口規模效應;二是就業規模效應;三是超大經濟規模效應;四是開放的市場、貿易規模效應。

現在,中國製造業的競爭力已經不是昔日的拼勞動力價格,而是中國具有其他的規模經濟優勢。

首先是基礎設施。十幾年前,中國就基本完成了港口碼頭、公路鐵路航空運輸、電力資源的基礎設施建設。其次是中國通信及互聯網基礎設施建設。對於製造業而言,中國的基礎設施建設,全世界領先。大灣區經濟也是基礎設施規模經濟的體現,大港口、大交通、大工業。中國製造對於全世界而言,在可見的十年八年,是不可能完全被替代的。

位於汕頭澄海的高德斯公司是產業分工、規模化專業化生產的範例。公司大量引進先進生產設備及自動化生產模式,採取標準生產模式,為當地的玩具龍頭代工。

這是廣東產業集羣發展的模式探索, 主動通過規模製造促成產業分工,促成專業化生產。這種方式會成為廣東產業集羣提升的一個重要路徑。

江門的漢宇集團,生產的洗衣機排水泵世界第一,税後利潤多達20%以上。我建議有技術優勢的企業,不要滿足於利潤,而是要將技術優勢轉化為規模優勢。

在中國,企業追求“小而美”是不夠的,不能孤芳自賞。 我建議漢宇集團可以向富士康學習,做世界最大的水泵研發、生產企業。 畢竟技術領先所帶來的競爭力週期較短,而規模效應帶來的成本領先戰略,防火牆更高。

數字經濟本質也是規模經濟

前些年廣東傢俱行業的變革來源於尚品宅配所引發的“家居定製”革命。表面是定製化,實際就是生產規模化。

通過大規模定製,使到分散於市場各個角落的訂單能夠集中起來,在生產環節進行集結形成規模生產。

廣東東箭是一家從事汽車後市場改裝產品的生產企業,公司業績是其他行業前十名的總和。

東箭公司每月生產產品的類型多達六千多種,交給任何一家企業生產都是非常有挑戰的事情。東箭的核心競爭力就是數字化柔性製造能力,大規模與個性化製造的融合。

Shein公司崛起一個很關鍵的因素就是用數字化整合供應鏈,讓眾多中小製造業企業形成一個整體。據瞭解,Shein的供應鏈協同已經擴展到紗布,將來會不會是棉花,會不會是生產設備?

工業互聯網、數字經濟愈發受關注,相關政策支持力度也在加大,但更多企業都是默默無聞在耕耘。沒有出現破局者時,大家都很迷茫,當出現破局者時,大家又覺得理所當然。

一旦實現數字化佈局的企業“釜底抽薪”,可能成為行業的“巨無霸”,而不是簡單的“獨角獸”。

數字化不是數字本身,關鍵落點是規模經濟。

回到馬歇爾所講的,這是“內部規模效應”還是“外部規模效應”? 當然,馬歇爾的理論存在於大規模生產的工業年代。

互聯網年代的企業強調開放性,內部與外部的邊界變得模糊,Shein是“內部規模”,還是“外部規模”呢? 當然,Shein還是可以分的: 應該是“內部規模效應”為主,引導“外部規模效應”。

社會對於工業互聯網、數字化經濟的關注在於,在全球互聯網下半場中能否出現類似消費互聯網中阿里巴巴這樣的巨頭,開放第三方數字化製造平台,這樣千載難逢的機遇對中國製造來説最有機會。

畢竟,中國製造佔有聯合國所劃定的全部製造業門類,而廣東製造是四十一得其四十。製造業門類齊全,形成了具有巨大優勢的供應鏈體系,這是規模經濟優勢的另一種體現。

中國製造演繹規模經濟新優勢

從樸素的亞當·斯密經濟規模理論到馬歇爾的“內部經濟規模”與“外部經濟規模”,規模經濟的理論及其實踐形態不斷演變。

時至今日, 互聯網數字經濟所展現的新邊際,已讓規模經濟理論從內部到外部被重新定義。

未來中國的規模經濟,已經不限於生產製造的規模,基礎設施的規模,中國接下來還有人才規模、市場規模,還有數字經濟帶來的新的規模經濟。

中國教育每年培養的工科本科畢業生超過500萬,幾乎是美國的十倍。中國製造業發展的紅利由此從人口紅利變成工程師紅利,科技研發人才的規模效應逐漸顯現。

同時,據中國社會科學院報告,2019年,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達41.2萬億元,已成為世界第一大實物消費市場。中國中產階級人口數量4億,毫無疑問地成為全世界最大的中等消費市場。市場紅利,也會成為中國製造的又一紅利。

在互聯網、物聯網的背景下,中國各行業的中小企業會採取橫向協作的方式、產業分工專業生產的模式,通過標準化協同生產、協同供應鏈,協同製造業人才供給,深度挖掘製造能力,形成產業深度垂直互聯,這將是廣東製造可以培育的製造新優勢。

工業互聯網的發展也應藉助這一趨勢,藉助數字化快速集結生產規模,產生邊際效應,這是新時代規模經濟本質的具體實踐。

已有不少企業從不同切入點探索藉助數字化對細分行業、產業內部生態進行新的排列組合,哪種路徑能夠提供更佳效率,拭目以待。

關注規模經濟衍生的經濟話語權

當英國獲得“棉花帝國”的主導權以後,各種代理、期貨、金融、標準等衍生服務魚貫而出。

製造規模會改變原有產業的形態,形而上的服務貿易業既是脱胎於製造業,服務於製造業,又在很大程度上控制製造業,從而獲得國際經濟的話語權。

中國製造因聯合生產、專業代工、數字化形成規模經濟的同時,一定會塑造新的產業格局,生成新的業態,供應鏈金融、工業交易金融也將出現。

但願,因為製造業而衍生的服務業、特別是金融服務業,不要異化製造業本身。

中國要獲得未來製造業的主導權,一定不是基於製造,而是製造所產生的新邊際而獲得的話語權,可能會重新定義全世界的製造業,定義製造新文化。

製造不是為資本服務,而是為社會服務。有了規模經濟和巨大市場,中國製造,高科技可以更好地體現企業為社會、為消費者服務的本質。

社會第一性,企業或商業第二性,或許可以顛覆“棉花帝國”所產生的資本主義的價值觀。

往 / 期 / 鏈 / 接

EDG奪冠背後:中國新一代青年登上舞台

經濟觀察報旗下智庫

管理與創新案例研究院

讓中國商業精英更正確決策

[email protected]

長按二維碼關注

本文為經濟觀察報管理與創新案例研究院原創文章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