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算老幾VS堅硬的晶片泡沫下的清醒:大基金連續減持,中芯國際臺幹大撤退,英特爾成都擴產夢破

語言: CN / TW / HK

晶片行業上週很熱鬧

晶片行業上週很熱鬧。

第一是看看資本市場,彷彿中國已經成為晶片強國

在某些無良無知無恥的所謂分析師和資本的合謀之下,某些莫名其妙的企業、什麼光刻膠、什麼裝置製造、什麼固態硬碟、已經被炒成巨大的比晶片還堅硬的泡沫,你算老幾已經成為一個行業笑話。好在大基金很清醒,上週不斷減持,愛掏錢支援晶片泡沫的讓市場博弈決定好了。

第二重要的是看行業的動態。

一方面全球對於晶片的資本支出已經達到了歷史高點,根據科技市場研究機構Gartner Inc.的資料,今年全球晶片製造商預計將在資本支出方面投入約1,460億美元,相當於比2020年增加約三分之一,比新冠疫情爆發前的2019年高50%。這樣的投資額也是五年前半導體行業資本支出的兩倍多。但Gartner估計,在這個預期的龐大資本支出中,用於目前面臨最大供貨壓力的成熟製程晶片的部分不到六分之一。什麼意思呢,就是說全球的投資都在為3-5nm的未來搏命,而大家都明白,這部分根本沒用中國。而最近的動態也證明,中國的晶片產業已經明白了這個道理,就是退出先進製程的競爭,迴歸成熟製程。

中芯國際臺幹撤退:放棄先進製程

中芯國際的多位臺幹一夜之間退出,很多人解讀是內鬥什麼的,還有科技網紅認為這是中芯作為一個大陸企業不能由臺幹控制的奇談怪論。事實上,中芯國際被稱為全村的希望不是沒有道理的,當初,在杭州北京熱衷於電商和網站、深圳熱衷於製造業的時候,只有高瞻遠矚的他領導支援上海對半導體進行了巨大的投資,讓大陸保持了一滴半導體的薪火。

當初的做法,就是引進臺幹,拷貝山寨臺積電。中芯國際當初的創始人張汝京就是臺灣頂尖的半導體企業家,但拷貝山寨因為智慧財產權問題被臺積電起訴,後來和解的一個條件就是張汝京必須離開。

有一次和高通的科學家聊天,他說其實全世界的半導體大牛一共也就是100多個,可能一半在英特爾和應用材料,另外一半的一半在臺積電和三星,其他半導體企業基本沒有大牛。而半導體企業就是依靠大牛才能創新的。非常清晰,現在中國半導體企業需要大牛就如當年錢學森在空氣動力學方面一樣,但中國半導體沒有大牛。

中芯國際臺乾的撤退,意味著這家全村的希望已經沒有大牛,公司已經放棄了先進製程,事實上,不僅僅是中芯國際,格芯等其他半導體企業也已經放棄了先進製程而維持成熟製程,中芯國際和這些企業一樣面對現實即將成為和其他成熟企業一樣的成熟製程企業,這其實是一個非常現實的選擇。

英特爾成都擴產夢破 Decouple愈演愈烈

中芯國際選擇擴產成熟製程是現實的選擇。公開資料顯示,雖然現在中國每年進口3600億美元的晶片產品,但即使在成熟製程的28-45nm區間,中國也只佔6%,有一次凌通社去一家現在已上市的晶片企業參觀,老總說外界一直問你們是3nm還是5nm,其實中國現在28nm的非常少,大部分是193nm的,離世界先進好幾個身段了。但其實去年以來,這些用於汽車、手機、家電等的晶片需求非常大,中國的企業也都是生產滿滿,所以為什麼要投資搞新的晶片呢?

中芯國際選擇成熟製程也是無奈。因為美國對中國半導體行業裝置等的控制正愈演愈烈,Bloomberg報道,英特爾想在成都擴產封裝廠,也已經被白宮咔嚓掉。說起這家成都封裝廠,記得最早英特爾是投資在上海外高橋的,當時,有一個宣傳,就是說美國人來投資,連地下的各種資料都做了非常詳細的分析,目的就是為了防止汙染,後來這廠去了成都。

美國或限制美國資本投資

不僅僅是技術和裝置的控制,美國也可能限制美國資本和企業在中國半導體行業的投資。

《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公司及其在華分支機構正在加大對中國半導體公司的投資力度。

根據紐約研究公司榮鼎集團(Rhodium Group)應《華爾街日報》的要求對交易資料進行的分析,從2017年到2020年,美國風投公司、晶片行業巨頭和其他私人投資者參與了中國半導體行業的58項投資交易,比此前四年的數量多出一倍以上。

《華爾街日報》對分析公司PitchBook Data Inc.的資料進行的另外一項評估顯示,大型晶片廠商英特爾公司(Intel Corp., INTC)是積極的投資者之一,支援一家現在名為上海概倫電子股份有限公司(Primarius Technologies Co.)的中國公司,該公司專門生產美國公司目前領先的晶片設計工具(很快在科創板上市)。

除此之外,《華爾街日報》發現,自2020年初以來,矽谷風投公司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經緯創投(Matrix Partners)和紅點創投(Redpoint Ventures)的總部位於中國的關聯公司對中國晶片行業企業進行了不少於67筆投資。

堅硬的晶片泡沫

根據凌通社的調查,雖然中芯國際等企業的效益不錯,但他們非常清楚自己在全球半導體行業的地位,堅持做好成熟工藝,不去挑戰不可能現在可能是公識。

大基金也很清醒,現在基本上就是走一條投資-套現-投資的路,因為大基金也非常明白中國半導體產業的這些公司的斤兩。

11月11日晚間,華潤微、北斗星通、長川科技3家公司先後公告,大基金擬減持公司股份。實際上,今年以來,大基金一期曾多次減持上市公司股份,安集科技、長川科技、長電科技、通富微電、國科微、太極實業、瑞芯微、兆易創新、三安光電、萬業企業、雅克科技等均在減持名單中,部分個股甚至接連遭大基金減持。

而在二級市場,個別的分析師和資本合謀,把很多莫名其妙的公司炒成國產替代的樣本,上次吹捧光刻膠被中芯國際懟的那個人最近又在吹華創什麼的了,晶片產業已經成為堅硬的泡沫,可能被晶片還要硬,因為賭場需要概念。在此,凌通社想說的是,賭場只要資金和概念就可以推動,但產業唯有科技和大牛才能推動,假如干了10年,無良的資本和無恥的分析師賺錢了,晶片還是以前的晶片,產業還是沒有進步,那麼賭場真的沒有價值。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