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迷航

語言: CN / TW / HK

《商界》雜誌報道

作者/ 崔小花

編輯/ 周春林

圖片/ 視覺中國

北斗七星,自古便是指引方向的星斗,總能在層層迷霧中給人們指引正確的航向。

我國自行研製的全球衛星導航系統以北斗命名,暗合著這層深意,完成了中華智慧隔著時空的一次浪漫接力。

2020年6月23日,隨著最後一顆組網衛星的順利發射,中國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的30顆組網衛星全部到位,意味著北斗衛星導航系統即將進入服務全球的新時代。

與北斗系統建設同時展開的,是北斗系統的產業化。 據初步估算,北斗及相關產業鏈會帶來超4000億元的市場。

蛋糕很大,想分一塊的人很多,因此早在北斗系統開始組網的階段,就出現了不少打著“北斗”旗號的企業。他們如深夜海面上蒸騰起的團團霧氣,將剛啟航的“北斗”帶入了一段充滿迷霧的航程。

01

尷尬的產業園

2020年12月8日,珠穆朗瑪峰測得了新高度——8848.86米。

這次測繪首次用到了由上海北斗西虹橋基地的入駐企業華測導航的國產全球衛星導航系統產品。

上海北斗西虹橋基地是國內第一個正式運營服務的北斗產業園,於2013年底開園。運營8年來,聚集了200多家導航產業相關企業,其中包括多家科創板上市企業。

同樣是北斗概念的產業園,今年6月9號,重慶市渝中區人民法院在淘寶網司法拍賣平臺對重慶兩江新區“北斗產業園”專案進行法拍,起拍價1.5438136億元。

該產業園於2011年3月啟動,是重慶兩江新區的重大專案,總投資50億元,規劃佔地380畝,主要發展衛星導航、通訊等以北斗衛星導航系統推廣應用為基礎的高科技產業,立項時預估2020年產值將超過500億元。如今落到法拍的境地,令人不勝唏噓。

再將眼光放開去, 如果將全國具有北斗概念的產業園連成一張網,這張網幾乎覆蓋了除新疆、甘肅、西藏、雲南、黑龍江、吉林、寧夏以外的全部省區。

國家希望用自由競爭的市場機制來決定產業方向,在政府的支援、政策的扶持下,很多地方都建立了北斗產業園。然而當一種產業即可以提供就業,又能帶來巨大經濟效益,還可以增加地方政績,呈現出一派“多贏”的局面時,一切就開始變味了。

各地的北斗產業園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如果翻看一下他們的立項書就會產生一種複製貼上的錯覺,無外乎北斗導航系統元器件和裝置研發製造、核心晶片研發製造以及軟體研發等,一些地方的北斗產業園還提出上馬發展衛星應用大資料中心和位置監控服務中心,而對於如何將目標落地,卻沒有清晰思路。

然而,對高科技一定會帶來產業聚集的狂熱信仰卻填充了大眾的頭腦,於是乎藍圖極盡雄心壯志,動輒幾年後將會有幾十億上百億甚至千億的產值,一派虛假的繁榮景象就這樣營造了出來。

早在2014年,我國衛星導航定位專家楊元喜院士就已經提到:“全國有上千家北斗導航企業,企業用北斗的牌子圈地,向政府申請專案和經費。”

目前看來, 全國各地的北斗產業園很多都已經建立5年以上,而真正產生效益的沒有幾個,更多的是處於荒廢狀態,最終成為了房地產開發商的開發用地。

02

圍城中的基站

與北斗產業園同樣處於尷尬境地的,還有北斗基站。

北斗基站主要用於連續跟蹤和觀測北斗衛星,並將衛星觀測資料傳送給平臺開展相關誤差模型計算,平臺通過無線通訊將差分資訊傳送給終端,達到提升北斗定位終端定位精度的目的。

到2021年,我國已經建成3萬多個北斗基站,這個數量超過了美國、俄羅斯等太空強國在內的所有國家。

並且,除了位置服務相關企業,越來越多的圈外企業加入到了北斗基站的建設。

車企吉利就在今年宣佈完成了305座高精時空基準站的部署。雖然相比千尋位置2800多座基站,以及國家電網、中國移動、中國聯通等央企的部署,吉利的建站規模屬於小巫見大巫,但它代表的一種趨勢讓位置服務企業漸漸感到了緊迫。

2015年,千尋位置剛入局做北斗基站時,前期運維隊伍、裝置成本、土地租賃等成本投入了好幾個億,然而當時做北斗基站的就只有他們一家,寡頭市場儘管收費不低,但只要業內有需要地理位置服務的企業還是會找他們。

近幾年,殺入北斗基站建設的圈外企業越來越多,動輒幾億砸下去,卻沒能濺起幾朵水花。

冷靜下來看,北斗基站的市場主要還是瞄向物聯網,面向交通、海洋,以及其他的人員定位、車輛定位、物資機械定位等場景。然而這些年來,類似的落地場景規模並沒有明顯擴大,也就是說基站建得越來越多,而需要用基站的地方並沒有增加。

這些在北斗概念吸引下,盲目入局的企業,不僅高估了高精度市場的短期需求,也低估了整個市場需要的超長培育期。

有基站建設方透露, “市場需求有限,而同質競爭的企業越來越多,已經開始有公司想把手裡的基站低價轉手了”。

遠景可觀,但短期難有收益,前期投入又十分巨大。雖然北斗這個概念十分誘人,但入局北斗基站的企業卻如同遭遇了錢鍾書所寫的“圍城”: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裡的人想出來。

03

撥開迷霧看“北斗”

近日,在第四屆進博會期間,長三角“G60科創走廊”正式釋出“G60星鏈”計劃。

該計劃提出,九城市將積極推動技術聯合攻關,產業鏈上下游銜接,市場與應用開發創新協同,合力打造以“G60星鏈”為龍頭的衛星網際網路叢集。

同時,北斗時空(上海)大資料中心及融合應用產業基地也落地松江。在此之前,上海已經擁有較為成熟的北斗產業鏈,目前已形成西虹橋基地、楊浦區灣谷北斗高精度產業園、閔行衛星導航應用產業園、嘉定區司南北斗高新技術產業園等產業叢集,已經顯示出了產業聚集效應,銀河航天、藍箭航天等民營航天企業已逐步將工廠向長三角地區聚集。

這也為前文提到的北斗產業園困局提供了一個解答, 北斗產業作為一種基於電子資訊、空間資訊和航空航天技術的產業,並不是所有的地區都適合發展。 北斗產業應聚集在北上廣深等有雄厚技術研發實力的城市,或是與電子產業緊密相關的長三角地區、珠三角地區、西南地區部分城市,其他地方應穩妥、慎重地考慮發展此類產業園。

北斗系統雖是我國獨立研發的全球衛星導航系統,但其基本理論方法與其他衛星導航定位系統是一樣的,與GPS、伽利略和GLONASS一樣,民用的頻段和程式碼都是開放的,相容多個衛星導航系統的裝置,其各方面的效能和功能以及可靠性都更高。比如,手機中同時相容GPS和北斗的智慧手機,其導航定位反應速度遠高於只有GPS功能的手機。

因此,未來的衛星定位服務肯定是基於GPS、伽利略、GLONASS和北斗四大衛星導航系統共同構建的GNSS體系。未來也一定會有更多的電子裝置需要整合北斗系統解碼晶片,如果按每個晶片的價格在10~100元,其產值確實是一個巨大的數字,而這僅僅是北斗系統產生的直接經濟效益的一部分。

毫無疑問,北斗系統的市場是巨大的,但卻不是單一行業能推動,而是基於GNSS體系的空間服務推動涉及到的多個領域和產業的成果。因此, “+北斗”才是未來北斗產業走向大眾應用的重要趨勢,也隱藏著巨大的發展潛力。

總之,北斗產業鏈目前僅僅是起步階段,本文提到的北斗產業園和北斗基站的困境,只是漂浮在北斗產業濃霧中的一兩團霧氣,而總是為人們指引航向的北斗,有待撥開迷霧認清自己的航道。

↓↓↓關注視訊號↓↓↓

↓↓↓雜誌購買 ↓↓↓

關於本文

綜合編輯:蓋   蓋

原創來源: 銳公司 (ID: shangjiezz

版權說明:版權歸原作者及其原創平臺所有。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本平臺立場。如有侵權請及時與我們取得聯絡。

BUSINESS

《商界 雜誌編輯部出品

記錄時代企業 傳播經營智慧 探究商業本質 透視商界人生

公司報道 | 品牌傳播 | 投稿合作

◣點選閱讀原文進入 “未來獨角獸”報名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