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產業困局

語言: CN / TW / HK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新立場NewPosition,作者 | 向碧成,編輯 | 李凡

從編程的技術角度看,自計算機誕生以來,真正方法論意義上的革新卻只有一次:從注重單核的串行程序,到要求充分利用多核性能的大規模並行程序。這種轉變的發生,源於計算機硬件的發展失速。

從80年代中期到本世紀初,根據Patterson和Hennessy的統計,CPU單核性能的年均增長率達到了52%。但從本世紀初開始,由於功耗限制和內存延遲等原因,CPU的單核性能增速開始大滑坡,年均性能提升逐漸降至3.5%。

單核上不去,芯片廠商轉而開始推動多核架構,軟件從業人員也開始推動並行算法和程序,以充分利用多個核心帶來的性能提升。有意思的是,這種單核至多核的轉變,同時發生在微觀的硬件結構層面和宏觀的商業應用層面。

大數據時代,日益複雜的應用場景,屢創新高的高併發紀錄,對程序的大規模並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為了應對這種挑戰,互聯網巨頭走上了自研數據中心與超大規模分佈式系統的道路。

這項技術的關鍵,仍然在於協調多處理器系統使其充分發揮性能,只是數量級達到了百萬台乃至更高。基於充分配置資源的理念,互聯網巨頭得以將富裕的計算資源和存儲資源以彈性方式出租並獲得更大收益,並逐漸發展為獨立的雲計算業務。

自AWS正式打開雲計算產業的發展窗口至今,從玩家數量來看國內國外似乎一樣熱鬧,但論市場情況和商業氣候兩邊卻截然不同。

根據Statista的統計,2021年全球雲計算市場規模達到1800億美元。以Q4季度為例,整個市場仍以AMG三家主導。其中AWS以1/3的份額領先,與Azure佔據Top2,Google Cloud則以10%的市場份額處於第三位。國內廠商營收最高的為阿里雲,憑藉在中國大陸和亞太地區的市場領先,收穫約6%的全球營收份額。

全球市場份額來看,國內頭部廠商與國外巨頭的差距驚人,且趨勢上繼續呈現馬太效應。原本按過去的經驗,這並不是什麼問題,雖然出海難度大,但國內市場仍然是是各大廠商的盤中之物。但時下的國內互聯網大盤已經進入了存量鬥爭,大廠互相傾軋在各細分領域短兵相接,像雲計算這樣具備成長空間的項目已然不多,各家也都將其視作重要的增長通道,競爭陡然加劇。

然而,在愈加激烈的競爭下卻是市場“開啟穩健增長新模式”的狀況,換言之即行業發展降速。究其原因,是國內雲產業鏈從上到下存在着系統性的問題:

•產業鏈上游的IT硬件,服務器與芯片是整個雲計算行業的基礎,其性能限制着雲廠商的服務水準,其成本也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企業的剛性成本。相較於AWS在2018年率先推出第一代處理器,國內雲廠商中最早佈局該領域的阿里雲直到當年才通過收購合併到方式組建獨立芯片公司,其餘各家近年雖也逐漸入場但仍成果有限,也不是當下各企業在市場競爭中的核心問題。

•產業鏈中游的雲產商,從最早起家的阿里雲算起,到現在已經十幾年了。雖然阿里雲最近一個財年剛剛實現盈利,但收回投資還是遙遙無期。其他雲計算廠商,則仍在虧錢。這兩年行業競爭更是有加劇的勢頭,前幾年華為雲高調入場,去年底字節又攜火山引擎攪局,現有玩家局面不容樂觀。

•沿產業鏈往下,SaaS服務商的日子也不好過。頭部SaaS服務商有贊陷入經營困境,大規模裁員也難扭虧為盈;其競爭對手微盟,最近一年同樣由盈轉虧。其他細分領域的中小玩家,也是問題頻現,表明行業面臨艱難調整。

•而市場這端,銷售代理的環節則已到短兵相接的地步。各級代理商為敲單,甚至不惜自己虧錢;為了完成指標,不惜自己刷單,價格戰已經是刺刀見紅。另一方面,隨着數字化轉型的深入,客户類型也從早期的互聯網企業逐步轉為傳統行業。而傳統行業客户,在創新意識和技術能力等方面,均不如前者,使得對接落地困難叢生。

01 雲計算廠商:光有云,不下雨

根據阿里巴巴2021年財報,阿里雲自成立以來首次實現年度盈利。之前在2020Q4季度報中,阿里雲就已經宣佈實現季度盈利,因此這個里程碑看起來水到渠成。除了阿里雲,包括騰訊雲、華為雲和百度智能雲在內的主要玩家,雖然未公佈這方面具體的營收利潤數據,但仍可以確定目前都處於虧損狀態。即便是已經盈利的阿里雲,2021財年EBITA利潤也僅為11.46億元,只能説是聊勝於無。至於其他非頭部雲計算廠商,例如金山雲、優刻得、青雲科技等,2021財年更是出現虧損進一步擴大,距離收支平衡自我造血又遠了一寸。

然而,從騰訊上月發佈的2022年Q2財報來看,騰訊已經連續四個季度淨利潤同比下降了,這是一個相當危險的信號。除了像華為雲這樣異軍突起的廠商能輕飄飄説出“盈利不是我們當前階段關注的事情,也沒有太大盈利壓力”這句話外,多數雲廠商在主業增長放緩的背景下都對旗下創新業務有着更嚴苛的期待。

雲計算其實跟互聯網巨頭的傳統業務不同,它並不像2C業務那樣具有充分的網絡效應,進而走向自然壟斷。以IaaS服務為例,儘管擴大市場份額可以提高硬件資源利用效率,攤薄平均用户成本。但這種成本改善是存在下限的,因為任何形式的IaaS服務,不管是S3還是EC2,都對應着一定的硬件開銷。而傳統2C的互聯網業務,例如社交網絡應用,是不會受到這種限制的,可以做到把用户的邊際成本降到零。

另一方面,雲計算也具有其他2B行業的共性:業務複雜度高,需要按照行業特點,甚至單個企業的資源稟賦和現實約束,做定製化的落地方案。

這或許解釋了,為什麼同為2C業務的主導企業,Meta沒有像騰訊一樣開闢雲計算業務。同時,即便是像百度和Google這樣在業務主線2C的情況下,仍然選擇進軍雲計算市場的,由於缺乏2B資源積累,他們的“上雲”之路相比競爭對手也顯得不那麼順暢。

然而,還是無法解釋的一個問題是,為何同樣是靠“雲”掙錢,國內玩家比國際同行業的對標企業掙錢難得多?

根據Amazon的年報,AWS在最近兩年分別貢獻了135億美元和185億美元的經營利潤,同比增幅達到37%。由於同期北美業務盈利下降,疊加國際業務由盈轉虧,AWS對Amazon的利潤貢獻佔比從51%大幅攀升至74.5%。從2015年披露雲計算業務數據以來,AWS穩步成長為Amazon的利潤支柱,推動其股價突破萬億市值。同時,根據近兩年的財報,AWS的利潤率穩定維持在30%。

而微軟這邊,智能雲業務同樣表現亮眼。該部分營收從2020年的484億美元,增長至601億美元,同比變動約為24%。但與國內雲計算廠商“增收不增利”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其同期的經營利潤大幅攀升43%,從2020年的183億美元增長至2021年的261億美元。相應的,這部分業務的利潤率也從38%增至43%。

國內的互聯網企業經過百團大戰、打車軟件、共享單車這些輪洗禮後,很長時間裏對於燒錢擴張這件事,都有一種畸形的路徑依賴。在雲計算這條賽道,騰訊雲曾經以一分錢中標廈門政務雲,中國電信也曾以一分錢中標遼寧省的一個信息化項目,中國移動也曾以一元錢中標温州某百萬預算政務雲。

高強度內卷讓收回投資回報這件事變得遙遙無期。如今資本市場收緊,行業天花板漸顯,雲計算作為為數不多的“朝陽產業”競爭趨於白熱化。面對早已是紅海的市場環境,如何讓市場從野蠻競爭換軌到可持續發展,是所有國內雲產商在商業博弈時需要考慮的問題。

02 SaaS服務商: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偏向於提供技術棧底層IaaS和PaaS服務的雲廠商們,與偏向於提供服務的SaaS企業,有着進退一體的發展態勢。雲廠商們日子不好過,SaaS企業只會更慘;同樣的,SaaS業務的疲軟也是雲廠商們擴大市場的掣肘之一。

在雲計算生態中,IaaS和PaaS服務負責打造基礎設施和平台生態。這部分業務重資產高投入,具有較高的市場門檻,但同時也有助於構建企業的護城河。往上則是SaaS層,這部分直接面向用户,實現企業業務的數字化落地,但同時異質性較IaaS和PaaS也更高。

因此大型雲提供商往往會把這部分工作交給各個SaaS服務商來做,這樣既能通過對IaaS和PaaS層的掌控獲得行業制高點,又能避免被相對碎片化的SaaS業務分散精力。這是比較健康各自都有錢賺的商業體系,所以幾家大雲廠商很早就表態明確了自己的生態邊界,發佈了各自的SaaS夥伴計劃。

媒體報道稱,亞馬遜AWS在IaaS(計算+存儲+網絡)層收入佔比約為70%。用阿里雲張建鋒的話説,就是要“練好內功被集成,阿里雲自己不做SaaS,讓大家來做更好的SaaS。”

各行各業的商家企業要數字化,必然離不開SaaS。幫助這些市場主體轉型,提供專業化的SaaS服務顯然是筆不錯的生意,因而在過去幾年吸引了很多玩家入場。但2B的生意命運終究跟大的經濟形勢是緊緊聯繫的,即所謂“大河有水小河滿,大河無水小河干。” 過去幾年,受到疫情打擊、資本寒冬等因素的影響,許多企業的目標從宏大敍事變成了過小日子,原本對接這些企業的SaaS服務商則變成了過苦日子。

這裏面最有代表性的大概是被稱為“微信生態第一股”的有贊。

今年上半年,有贊被曝大裁員。過去幾年,有贊一直處於虧損狀態,2019年虧損額為9.16億,2020年為5.46億,2021年則大幅拉寬到32.93億元,同比增長超過500%。從其年報來看,更嚴峻的問題是客户流失。2021年底其擁有的存量付費商家88395家,當年新增47686家,而2020年商家數量為97158家。按照上述數字粗略計算的2021年有讚的商家續費率僅有42%,客户流失率高達58%。

《SaaS創業路線圖》作者吳昊曾提到:“如果一家 SaaS 公司的續費率在 50% 以下,這個公司就沒有任何投資價值。” 如果按照這個標準,有贊已經是個沒有任何投資價值的公司了。當然,從資本市場的反應來看,與之所見略同的投資者不在少數:過去一年有贊股票跌幅達到近90%,如今已是面值僅0.2港幣的“仙股”。

如果説有讚的困境很大程度上源於公司自身的經營策略出了問題,畢竟快手的拋棄使其業績遭受重創,其他SaaS同行的遭遇則清楚表明這是個普遍的行業問題。

以其競爭對手微盟為例,雖然經營狀況好於有贊,但過去一年同樣由盈轉虧,股價下跌超過7成。跟有贊一樣,微盟的SaaS業務也有很大的基本盤放在微信生態裏。隨着微信官方上線微信小商店,微盟這部分業務面臨被蠶食的風險。

從財報來看,微盟面臨的一個大問題是費用激增。2020年,公司毛利總共為10億,但銷售費用就佔到了9.1億。而2021年,這方面的開支則進一步大幅膨脹,達到17億元,同比增長86%。營銷費用的激增,是市場景氣衰退競爭程度加劇的充分反映。也説明微盟本身未能建立企業的護城河,無法通過差異化佔領市場,營收只能落到低水平的價格戰。

而如果進一步以港股已上市的細分賽道SaaS公司為統計對象,更説明冷風吹得人心兒發慌:

•明道雲:不動產生態鏈數字化頭部企業,過去一年受房地產行業下行影響,營運利潤由原本連續多年為正轉為虧損,股價跌幅超過70%。

•醫渡科技:醫療行業數字創新解決方案提供商,過去一年虧損由15億元擴大至37億,虧損擴大幅度達到144.5%,資本市場回調幅度超過80%。

•齊屹科技:中國最大的裝企SaaS服務平台之一,砸錢營銷帶來的流量變現模式難以維持,過去一年股價回調幅度同樣達到80%,已跟有贊一樣邁入“仙股”行列。

•聯易融科技:首家上市的中國供應鏈金融科技SaaS企業,年內虧損由7.2億擴大至130億元,虧損同比增長超過1700%;上市一年多來,股價早已破發,跌幅超過60%。

03 市場是魔鬼:銷售價格戰,客户難對接

再往市場這端看,多數雲廠商面臨的情況是:送分題已做完,高分題搶不到,難題做不來。

基於雲廠商們原有的互聯網企業屬性和在各自生態的影響力,以及互聯網行業本身存在的需求,泛互聯網行業是雲計算的天然客户,這部分客户羣體的開發堪稱“送分題”但潛力已消耗大半,接下來市場開拓的重點無非是政務、出海、中小企業和更多傳統行業。

在現有的客羣領域,身為大型科技企業的雲廠商們,已經逐漸失去了high-tech的體面,出於對代理商的渠道以來,雲計算行業的落地簽單跟保險或中介行業並無甚區別,搶單、價格戰、返點、刷量,行業生態令人側目。

據光子星球報道,代理商首先會在雲計算廠商那裏拿到折扣,通過自身2B的渠道銷售出去過後,廠商會給代理商返利。返利具體的比例跟代理商的等級和其實現的銷售額有關,等級越高業績越好返點越高。如近期勢頭最猛的華為雲,一級代理商會有四個返傭比例,從最低25%到最高40%不等。

為了業績要求,代理商會把廠商提供的返利按照自己的最高底線給到用户,最後實際演變成了價格戰。很多下級代理商,受到所謂雲計算風口的宣傳,盲目進入市場,結果被套牢。在業績達不到要求的情況下,甚至需要自己刷單。相較之下,雲計算產品和服務本身的重要性反而成了敲單的次要因素,因為各個廠商的東西通常大差不差。

然而,更多的現有客羣選擇混合使用多家雲廠商的服務已成趨勢,這也使得雲廠商們在泛互聯網領域競爭產生的結果更多是市場交換,而沒有改變現有格局的潛力。體量大價值高的政務市場和客户眾多的中小企業與傳統行業,才是下一階段競爭的重點。

政務領域,需要極高的可靠性和安全性,對那些身具互聯網屬性的雲廠商們而言是最難爭取的,這點不用過多論述:天翼雲、移動雲、聯通雲依靠政務市場的訂單,去年均取得了超過100%的增長速度,而BAT們依靠“一元錢”、“一分錢”的競價投標依然搶不下多少訂單,於他們而言政務領域雖是“高分題”卻很難搶到。

傳統行業領域,如前所述2B業務相較2C業務本身市場推廣要困難得多,需要根據各個行業各個公司的特點做定製化的落地方案。但這一切出發的起點,是市場主體本身要有數字化轉型意識。2B行業用户習慣的培養由廠商來做不是説一定不行,但代價會比之前2C的用户需求的滿足要困難得多。

我們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培養起來一批世界級的互聯網科技巨頭,這方面我們相較美國等國家並不落後。但除了ICT領域,在其他傳統行業,我們的商業效率和發展模式仍然跟世界先進水平有差距, 而云計算現在要服務的就是這些傳統行業的客户。 他們的創新意識和積極求變的能力意願,以及充分利用數字化實現企業轉型的強烈需求,在推動雲計算落地方面比K8s或者Openstack這種廠商在技術上面的選擇要重要得多。

諮詢公司麥肯錫去年曾發佈一份《2021年離散製造業上雲調查》。其中提到,工業企業採用雲解決方案的比例正在上升,但落地也變得越來越複雜。這背後的原因也不難推斷,所有商業變革的突破都首先發生在那些阻力較小但收益明顯的地方。隨着雲計算滲透率的不斷提升,一些更難啃的骨頭,就會逐漸冒頭。

比如2019年以前,阿里雲、騰訊雲的互聯網收入在總營收中佔比在70%左右。而目前阿里雲互聯網客户在總營收中佔比下降到了48%,預計未來這一比例還將繼續下降。互聯網客户的自身業務性質,使得他們天生就具備“雲意識”,往往會在項目最初啟動階段就選擇雲計算這條路。如果創業公司的技術負責人本身就是某個大廠出生,那可能連不同方案的技術討論都省了。

但傳統行業則要保守得多,相較於“一根網線就能觸達所有用户”的互聯網企業,他們業務也要複雜得多。所以,有的傳統行業甚至出現上雲過後又“下雲”的情況。比如北京大學腫瘤醫院信息部主任衡反修就透露,2020年12月初,他們就將互聯網診療業務從雲端遷移至了醫院本地。

“我們的互聯網診療業務建設之初,就是部署在雲端,包括患者信息都在雲端儲存。當初設想是,雲上部署一套,院內部署一套,數據定期轉存到院內,但技術上有很多困難,一直沒落實。業務在雲端運行了近半年,最後又重新開始搭建,經過半年多才把互聯網診療業務部署到院內,包括交易數據、問診記錄等都轉至院內存儲。”衡反修表示。

衡反修所指的技術困難,確切地説不完全是技術上的問題。院內數據和院外數據的互聯互通,在技術上難度並不大。但由於醫療行業數據極度敏感,在監管尚未完全明確行業相關標準和技術要求時,保障數據安全和確認流程合規,就會給系統設計帶來很多現實困難。

傳統行業的問題,行行不同、家家不同,複雜的場景需要更精細化定製的解決方案,然而從邏輯上講雲廠商們對中小企業更適合提供標準化服務任其採購,方才能留出更多增長和盈利空間。

04 寫在最後

從BATH等大型雲廠商,到優金青等中小體量玩家;從綜合SaaS服務供應商,到垂直領域的頭部領行者;從焦頭爛額的代理商,到愈發難以搞定的需求户,國內雲計算產業從上到下似乎都過得不太容易。如何把這個充滿希望的未來產業的價值兑現,是急需所有從業者回答的問題。

微軟和亞馬遜的成功已經證明,應許之地就在那裏,問題是如何到達以及誰能到達。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