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東樹:8月中國汽車出口突破30萬,創歷史新高

語言: CN / TW / HK

自2021年以來,隨著世界新冠疫情的爆發,中國汽車產業鏈韌性較強的優勢充分體現,中國汽車出口市場近兩年表現超強增長。2021年的出口市場銷量213.8萬臺,同比增長102%。2022年1-8月的出口市場銷量191萬臺,同比增長44%的增速是很好的。1-8月汽車出口均價1.6萬美元,同比去年的1.53萬美元,均價小幅提升。 8月中國汽車出口30.6萬臺,同比增長46%,突破30萬, 創歷史新高。

尤其是隨著汽車獨資企業的出口,中國汽車出口歐洲發達國家市場取得巨大突破。新能源車是中國汽車出口的核心增長點,改變了依賴亞洲和非洲等部分窮國和不規範國家的汽車出口被動局面。2020年新能源車出口22.3萬,表現好;2021年新能源車出口58.8萬臺,繼續持續走強。2022年 1-8 月新能源汽車出口 59.3 萬臺,同比增速 83% 。其中 8 月新能源汽車出口 11.7 萬臺,同比增長 52% ,新能源車出口繼續保持強勢增長的良好局面。

中國新能源車主要是出口西歐和東南亞市場,今年比利時、斯洛維尼亞和和英國等成為出口亮點,而且對泰國、菲律賓東南亞等國出口恢復很好。海外雖然仍然受到疫情限制,但經濟重啟繼續進行,相關製造業需求開始平穩恢復,礦產資源價格高位回落,因此中國對美洲的墨西哥和智利等出口表現較強。近期中國對俄羅斯的汽車出口數量下降,但重卡的出口表現提升。

中國汽車出口市場增長的核心動力仍然是乘用車的增長空間,尤其是在歐洲、墨西哥等市場近期較強。

一、中國汽車出口總體走勢

1 、汽車出口增速特徵

在2013-2015年世界經濟低迷下的劇烈下滑後,2016-2020年出口增速逐步企穩改善,目前的月度出口量維持在月均10-15萬臺左右水平。2020年的出口達到106萬臺,同比下降13%。

2021年中國汽車出口爆發增長,達到了213萬臺,這也是海外受到疫情衝擊的供給不足, 為中國汽車帶來巨大的出口空間。

2022年中國汽車出口表現很強,1-8月實現出口191萬臺,同比增長44%的良好增速是很好的。未來汽車出口發展仍有巨大空間。

2020年全年的銷量達到105.9萬臺,同比增長-13.1%。2021年的出口市場銷量213.8萬臺,同比增長102%。

2022年1-8月的出口市場銷量191萬臺,同比增長44%,主要是海外供給不足和中國車企出口競爭力的大幅增強。近兩年的國際疫情下的中國出口增長較大。

8月中國汽車出口30.6萬臺,同比增長46%,表現超強,相對於國內汽車銷量8月回暖,出口市場的表現仍是較強的。

2 、整車出口月度走勢

從月度走勢看,近幾年的出口仍呈現季節性特徵,呈現夏季走高過山車的見頂回落走勢特徵,但2021年改變為持續上升走勢。2020年初出口處於歷年的低位水平,2021年爆發增長,2022年車市出口開局較強,但受到疫情影響的1-4月,呈現出口量逐月環比下降的一路下行的趨勢,5-8月出現逆轉走勢。

在疫情下,由於海外供應鏈的問題,中國汽車出口強勢崛起,2022年出口繼續保持強勢,體現中國汽車產業的世界競爭力大幅提升。8月出口突破30萬臺,創歷史新高,走勢很強。

3 、汽車整車出口結構特徵

2017-2019年的出口車市都是相對同期增長的。2021年整車出口(含底盤)出口213萬臺,增速102%的表現算很好。2021年出口表現較好的是四驅SUV和其它乘用車。

2022年8月的汽車出口是全面走強,四驅SUV和未列名乘用車出口較好,客車和特種車出口低基數改善較好。

2022 年8月海關卡車出口4.5萬臺,同比增長40%,相對於國內的卡車暴跌,近期各類卡車出口表現均有回升。

從結構看,乘用車出口表現上升的是新能源未列名小客車的出口,今年新能源未列 名乘用 車的出口達到汽車佔比26.5%。兩驅SUV等表現也很強。

卡車中的輕卡表現較好,中重卡出口表現平穩。客車的大中型客車較差。

4 、新能源汽車整車出口結構特徵

2017-2019年新能源車的出口數量較大,但乘用車基本是微型低速電動車為主,實際的數量不大。

新能源乘用車出口結構和數量表現有所改善。 2020-2022 年新能源出口表現好, 2022 8 月出口新能源車 11.7 萬臺,同比增長 52% ,而乘用車出口 11 萬臺,佔 95% ,特種電動車的出口也是大部分是乘用車等車型。

二、汽車出口海外市場格局

1 、出口廠家區域特徵

上海對中國出口的重要意義極其明顯,2021年上海佔中國出口的23%的比例,2022年上海佔中國出口24%的比例,這裡主要是由於上海本地的企業相對比較優秀,尤其是上汽乘用車和特斯拉兩家企業,出口量都相對較強,所以形成較大的增長表現。同時,上汽通用出口表現也較強,所以四月份上海的出口下降比較大,但五月份出口又上升到較高比例。

安徽的出口表現相對較強,主要也是奇瑞的出口表現相對較為理想,而重慶的長安出口表現相對較強,浙江吉利汽車等出口表現貢獻度相對較大,其它的山東、河北表現也是相對較強的特徵。

3季度的7-8月天津的出口表現較強,主要是新能源車的出口表現相對較強,本地的低速車企業表現相對優秀。

2 、分割槽域走勢分析

從銷量看,2017-2021年的出口是逐步回升的態勢,主要是非洲和歐洲的貢獻。近期歐洲和北美髮達市場的市場份額增長突出,而非洲和南美洲的表現相對回落。

汽車出口的主力地區是歐洲地區,增量在經濟發達地區,目前發達地區走勢超強。貧困地區亞洲出口走弱,非洲表現一般。

今年出口是對墨西哥的出口車較多,俄羅斯市場下降。斯洛維尼亞車市今年較強。亞洲仍是沙特市場。近期的墨西哥市場表現較強,1-8月汽車出口均價1.6萬美元,其中8月出口均價1.9萬美元,同比去年的均價基本穩定提升。

3 、整車出口月度走勢

2022 年整車出口主要是墨西哥、澳大利亞、沙特等市場。 8 月智利和俄羅斯市場下降較大。墨西哥和澳大利亞市場都表現相對較強。

2022 1-8 月份增量相對較多的是歐洲和北美、亞洲的市場,墨西哥、泰國、沙特、菲律賓等都很強。

總體看疫情對中國汽車市場出口帶來一定促進,由於海外生產停頓導致中國對發達國家出口也有一定增量。

4 、新能源出口地區變化分析

8 月份新能源汽車出口比較強的地區是上海、浙江和天津以及江蘇,表現相對較強。目前來看,北方地區微型電動車在新能源車出口具有較大的優勢,天津、北京、河北的低速電動車表現相對是較強的特徵。

從目前出口的增量來看,上海、浙江、天津以及江蘇的增量相對是比較大的,這主要也是北方的低速電動車出口市場需求相對較好。

5 、出口國家變化分析

前期汽車出口的海外根據地效果並不理想, 2020 年汽車出口實現主要是沙特、孟加拉、埃及、智利等國家,波動劇烈。近期出口損失的也是阿爾及利亞、朝鮮等國家。

2021 年汽車出口結構改善,實現主要是比利時、智利、沙特、澳大利亞、孟加拉、埃及等國家。

2022 年汽車出口主要市場來自墨西哥、智利、沙特、比利時、菲律賓、俄羅斯等,不發達國家較多。近期澳大利亞、比利時、英國等相對發達國家表現改善。

6 、新能源乘用車整車出口結構特徵

8 月新能源汽車出口 11.7 萬臺,同比增長 52% 1-8 月新能源汽車出口 60 萬臺,同比增速 83% 。新能源汽車出口主要是亞洲和歐洲兩大市場,近期西歐市場表現較強,東南亞等市場持續高銷量。

中國新能源汽車出口保持強勢增長, 1-8 月對歐洲國家的新能源車出口表現很強。對印度、孟加拉、菲律賓的出口均價均很低。

7 、新能源乘用車整車出口國家特徵

目前出口比利時、英國和東南亞是兩大主力方向。近期的英國、斯洛維尼亞、印度、澳大利亞等市場增長較強。

三、乘用車分類別出口走勢

1 、乘用車分排量出口

乘用車出口的排量在 1 -1.5 升區間為主體,這也是中國自主乘用車的產品綜合優勢。

而電動車車型的產品檔次不斷提升,高階電動車出口改善較大。

2 、乘用車整車出口結構特徵

中國乘用車2022年1-8月疫情期間的出口主要下滑市場是俄羅斯、埃及等國家。2022年乘用車對發達國家的出口表現較強。墨西哥、比利時、菲律賓市場較強。北美的墨西哥市場不斷走強,菲律賓、泰國等國家出口大幅恢復。

四、卡車分類別出口走勢

1 、卡車出口

貨車市場出口近幾年增速偏低,在汽車出口市場佔比表現處於持續小幅萎縮狀態。

貨車市場主力是5噸以下汽油貨車較強,20噸以上柴油重卡貨車總體來看也有較強需求。

隨著海外疫情的逐步緩解,加之礦產價格上漲,推動中國貨車的出口,有效的抵衝了國內下行壓力。

2 、卡車出口市場變化特徵

卡車出口市場前幾位總體表現穩定。 2022年主力出口表現的較好。

8月的智利、越南、墨西哥、和俄羅斯的卡車出口較強。南非、緬甸的卡車出口下降。

五、客車分類別出口走勢

1 、客車出口

由於疫情的爆發,世界客車需求出現一定下降,導致近兩年的中國客車出口持續萎縮,從2019年的6.4萬臺下降到2021年的3.6萬臺,今年疫情後的世界需求恢復,中國客車出口恢復增長。

2 、客車出口市場變化特徵

中國客車出口主要市場比較分散,屬於欠發達國家為主,市場比較複雜,難以有序持續開展出口。 今年的出口增量是玻利維亞和越南市場,而厄瓜多、智利等南美國家的客車需求也較強。 萎縮的是西亞國家,阿聯酋、卡達等市場下降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