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3超十檔慢綜藝扎堆,市面上的土燃快綜藝去哪了

語言: CN / TW / HK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文|一點劇讀,作者|無花果

慢綜藝快“卷”不動了,市場急需快綜藝提振。

在《奔跑吧》第六季結束的這兩個月裡,《五十公里桃花塢2》《花兒與少年露營季》《牧野家族》《快樂再出發》《嗨放派2》《中餐廳5》《心動的訊號5》《少年出遊記》等超10檔慢綜藝輪番上演,將露營、實驗、旅行、美食、社交一網打盡,它們的主題雖不盡相同,但核心都是統一的兩個字: 放鬆 。市面上僅留陣容換血後的快綜藝《極限挑戰8》獨木難支。反而是B站的一檔模仿《男生女相向前衝》的闖關節目 《嗶哩嗶哩向前衝》,以老形式+新包裝給這個夏天觀眾帶來一抹颯爽的清涼。

但對於龐大的綜藝市場來說,這顯然不夠。曾經在衛視綜藝時代獨佔鰲頭的快綜藝如今集體啞火,一眼望去竟數不出幾個王牌,是真心卷不動了?還是迫於大環境而心有餘力不足?無論是哪樣,近幾年,慢綜藝裡那陪你數不完的星星,吃不完的家常菜和聊不完的團圓嗑,也足夠讓觀眾睡的很香了。再“慢”下去就成了溫吞,此次此刻,快綜藝可以上場了。

快綜藝競走8年,全民向再難複製

2014年,《奔跑吧兄弟》以中國版《Running Man》之姿炸開了國內快綜藝的市場,至今仍是全民向綜藝中的王牌屹立不倒。高強度的一對一挑戰、撕名牌等戶外遊戲一度風靡全國,帥哥美女明星在山清水秀的場景下不顧形象的拼讓人笑得痛快, 快剪輯和後期花字的硬體包裝也成為了快綜藝的標配。

這期間,不少衛視也曾紛紛打出快綜藝的牌,比如深圳衛視的《極速前進》,湖南衛視的《全員加速中》《高能少年團》,但這些包括浙江衛視自己的《二十四小時》都沒能持續吸粉,收視熱度平平,無法和長跑能力極強的“跑男”相媲美。如今,快綜藝市場留下的猛將已不多,只有“跑男”和它的老牌勁敵——東方衛視的《極限挑戰》每年定期相會。

只不過風光背後的八年期間,《奔跑吧》的節目口碑也像其中刺激的遊戲環節般跌宕起伏,《極限挑戰》前三季的口碑超越、慢綜藝瓜分市場、網綜快速興起等事件無不催促著這個快綜老大哥不斷自我更新。其中,以2019年“挑戰嘉賓體能極限”的《追我吧》爆出高以翔事件為節點,安全性不足成為扼殺快綜藝發展的最強一刀。往後的到來的三年疫情,“出行困難”又讓快綜藝更加無法“瀟灑”,雪上加霜。

近年來,我們發現市場上 本應該是快綜藝的選手也變得越來越“慢” ,以三個少年為主角的公路綜藝《恰好是少年》、原本是戶外+實驗的《嗨放派》以及三元跑男大將重組的《哈哈哈哈哈》都不同程度上放“慢”了腳步,只能以嘉賓之間的化學反應,小惡搞環節博觀眾一樂。尤其是《哈哈哈哈哈》至今也沒找到一個合適的定位。

這種定位尷尬之下衍生出的“原生態”、小清新、真兄弟綜藝,以今年芒果TV的黑馬《快樂再出發》為高點,這樣足不出湖南省的窮綜,依靠“0713再就業男團”之間的化學反應和集體回憶出圈,也算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的個案了。

除了這個小小驚喜以外,今年Q3,平臺當家小生批哥2、街舞4身後照舊是一片祥和而低迷的慢綜藝們,“溫水煮青蛙”熬得觀眾愈發沒有那些世俗的慾望……就在人們以為這個夏天就這樣過去時, B站出品的up主水上闖關節目《嗶哩嗶哩向前衝》突然出現,喚醒了網友們那久遠的衛視快綜藝的記憶。

這種說不上多麼激烈,陣容多麼強,但是氛圍足夠熱鬧,下飯屬性足夠強烈的節目連線起了90、00後網友的共同喜好。強烈B站系的語言和視覺包裝、韓喬生+“小七”賴美雲的二次元衝突性主持搭檔,闖關、落水、尖叫、贏冰箱直白洗腦式節目內容,完美複製了當年《男孩女孩向前衝》那種又土又燃的場景,實在是回憶滿滿。

這也讓《嗶哩嗶哩向前衝》播出期間在多次衝進貓眼和骨朵網綜榜單前十,並且在九月骨朵網綜熱度榜上排在第八位,僅次於愛奇藝的《中國說唱巔峰對決》。稱得上是 B站自制綜藝中的以小博大的黑馬案例 。簡單,直白的形式,鬼畜+年輕化的包裝,順便推了自家up主,這樣的節目對小破站來說穩賺不虧。

​稍微推陳出新,新瓶裝舊酒就能掀起水花,可見觀眾對於這類快綜藝的需求仍在。

垂類網綜三分天下,慢綜藝被迫降級?

如今的網路綜藝以 語言、音綜、推理 三種類型三分天下。

《奇葩說》作為網路綜藝的開創者,讓網綜自帶一種“表達者無罪”的基因,也讓後來的《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奠定了基礎;音綜則是靠劃分音樂類別提升小眾音樂存在感,應和年輕人的個性化需求,《中國有嘻哈》《樂隊的夏天》,加上愛奇藝即將推出的民謠類節目《我們民謠2022》都屬這類;推理類節目則是隨著線上《明星大偵探》和線下劇本殺、密室的火爆而風靡,《萌探探探案》《開始推理吧》都能攻破年輕人的心。

近十年的發展中,頭部綜藝紛紛開始進入N代品牌運營,但這不妨礙持續有新綜藝出頭和綜N代落寞。

例如今年的音綜《聲生不息》就成為黑馬,在招商寒冬的當下獨攬9個品牌植入,成為名副其實的頂流。反之,觀察類綜藝今年表現平平,除了有裸播的《半熟戀人》未達預期,連續N年出新的《心動的訊號5》《做家務的男人4》,今年也都未有名場面出圈;前者5分的豆瓣評分低於上一季的5.8分,《做家務的男人4》未開分,根據網友評論情況也同樣不容樂觀。

相同境遇的還有國內慢綜藝的領頭羊《嚮往的生活6》,雖然招商不愁,但口碑遭遇低谷,也在今年拿到了有史以來最低的5.9分。幾乎逐年降低的評分昭示著,慢綜藝的危機時刻已經到來, 這不僅僅和節目本身質量掛鉤,還有同類節目的扎堆和內容同質化,以及快綜藝的缺席使綜藝大盤過冷等原因。

不少慢綜藝已經面臨“降級”,究其根本,慢綜藝的出發點原是作為綜藝節目中的一股清流,起到調劑和舒緩快節奏的作用。事實上對應上大眾日常生活的,也不可能是日復一日的“悠長假期”。能看出,無論是《乘風破浪的姐姐》、《披荊斬棘的哥哥》還是《這!就是街舞》,更加激烈的強競技類節目仍是綜藝節目的主心骨。

去年,《一年一度喜劇大賽》的成功,既與它強競技性和鍼砭時弊的內容相關,也與喜劇本身的新奇刺激,新人輩出釋放出的巨大能量相關。而 “調動觀眾情緒”本身就是一些老牌慢綜藝的弱項,再加上缺乏真實深入的人物對話和人性衝突,讓它們正在被邊緣化。 正如許知遠在《嚮往的生活6》中所說,“家庭提供溫暖,但這溫暖的代價非常大”。​

短影片平臺自制綜藝冒頭,誰能搶到Z世代蛋糕?

近兩年,不僅是B站佈局了《說唱新世代》《舞千年》《我是特優聲》《嗶哩嗶哩向前衝》等綜藝, 抖音、快手、小紅書、知乎也在擴大文娛產品版圖,加入自制綜藝賽道。

各家的自制綜藝的側重點不同,出圈度有所差異。 B站融合了網綜成熟綜藝的套路與B站原有生態特色,多維度衝擊網生代的興趣點。 說唱結合竟演的形式、舞蹈+中國風、聲優圈互動都具有一定形式的創新,為節目贏得了良好口碑,相對於後入局的短影片平臺自制綜藝來說成熟度更高。今夏B站選擇的快綜藝則一定程度上填補了市場空白。但整體上,B站綜藝的點選量還無法與愛優騰芒相媲美,只能算小規模出圈。

抖音的自制綜藝審美老派但野心更大,瞄準的是全民向音綜,比如類似《中國達人秀》的《點贊!達人秀》,與浙江衛視聯合出品的《為歌而贊》,將傳統明星和抖音神曲、抖音網紅們的結合,陣容亮眼,但“夾生感”仍在,口碑參差不齊。反而是號稱抖音版《奇遇人生》的慢綜藝《很高興認識你》在豆瓣得到8.5的高分。 快手自制綜藝則是全面開花 ,無論是代際互動真人秀《出發吧!老媽》、女主播成長真人秀《聲聲如夏花》,還是以喜劇、脫口秀為主的《超nice大會》和《嶽努力越幸運》,都是走樸實、接地氣的路線。

小紅書則注重於女性向自制綜藝,聚焦年輕人的生活方式。從去年開始,小紅書相繼推出了旅行真人秀《逃離城市計劃》《兩天一夜露營計劃》《我就要這樣生活》,生活方式類綜藝《我就要這樣生活》以及文化談話類《角落的夜晚》。能看出,相對於出圈,小紅書目前更傾向於打造自己完整的生態,利用原有使用者興趣點自給自足,製作清新自然、世外桃源的慢綜藝,但出圈難度也較大。

​總體上,短影片平臺普遍也沒有將目光投入到“快綜藝”上來。不少節目依舊將“逃離城市喧囂”進行到底。

很難說,在如今這個長短影片垂類綜藝滿地,疫情當前難以搞出新花樣的當下,市場還能否再複製“跑男”這樣的全民向快綜藝,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鋪天蓋地的慢綜藝越來越難以滿足觀眾對於綜藝節目的期待,綜藝固定品類的瘸腿顯然令市場活躍度變低。觀眾對快綜藝的需求仍在,節目流程不過度複雜,真誠、創新、貼地是快綜藝闖蕩市場的必備武器。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