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跑、哪吒隱隱挑戰“蔚小理”,造車新勢力“內卷”

語言: CN / TW / HK

圖源:東方IC

過去2個月,造車新勢力第二梯隊廠商佔盡了風頭。哪吒、零跑連續2個月領跑新勢力銷量榜,佔據了第一、第二的位置。

9月20日,零跑汽車正式赴港IPO,成為造車新勢力中第四個赴港上市的公司。除了零跑汽車,第二梯隊的威馬汽車也在赴港IPO的路上。今年6月1日,威馬汽車正式向港交所提交招股書。近期坐擁了銷量第一後,哪吒的上市之路也提上日程。

隨著融資、上市一系列訊息,這些以10萬元檔新能源起家的廠商紛紛展開新版圖,向低價車型告別,衝刺中高階市場。

1

零跑逆襲 哪吒領跑

8月29日,港交所檔案顯示,零跑汽車通過港交所上市聆訊。9月18日,零跑汽車向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保薦人為摩根大通、中金公司、花旗、建銀國際。

9月20日,零跑汽車在港交所釋出公告,香港IPO全球發售的股份數目為1.31億股,每股最高發售價62港元(約合55.3元人民幣),預計於2022年9月29日在聯交所開始買賣,交易程式碼9863。至此,零跑汽車成為造車新勢力中第四個赴港上市的公司。

零跑汽車赴港IPO,是銷量給了它底氣。

今年上半年,位於造車新勢力第二梯隊的哪吒、零跑汽車開始發力,從造車新勢力中突圍。今年3月,零跑以月銷售10059輛的成績超過蔚來,佔據新勢力造車排行榜的第四名。4月,隨著上海疫情的到來,主攻一線城市的“蔚小理”供應鏈深受考驗,銷量受挫。零跑以9087輛的成績佔據新勢力銷售榜第一位。

此後,零跑銷量排名雖有起伏,但與頭部玩家的差距在進一步縮減。最近兩個月,零跑實現逆襲,位於造車新勢力榜銷量第二。

圖源:CPCA

相比零跑汽車,哪吒汽車的勢頭更猛。從今年1月開始,哪吒就進入汽車新勢力銷售榜單前三,一路領跑,直至今年7、8月份,登頂榜首。

對於哪吒、零跑的突圍,江西新能源科技職業學院新能源汽車技術研究院院長張翔並不意外。“汽車市場其實是一個金字塔結構,”他說,“價格高的車處於金字塔的頂端,市場容量就比較小,價格比較便宜的車就處於金字塔的底部,市場容量比較大。”因此,在張翔看來,哪吒、零跑銷量貢獻的主要車型就是10萬元左右的車型,品牌定位也屬於低價。儘管兩家企業起步晚,但他們的銷售增長快是很正常的事,“就好像我們一般的傳統汽車領域,銷量冠軍都是大眾、豐田,而不是賓士寶馬這一類豪華車”。

2

先衝量 再衝價

突圍造車新勢力銷售榜並沒能給零跑汽車帶來一份完美的招股書。

儘管銷量持續大幅提升,但2019~2021年期間,零跑汽車淨虧損持續擴大,三年間相應的淨虧損分別為9.01億、11.00億和28.46億元人民幣。相應的經調整淨虧損分別為8.10億、9.35億和26.29億元人民幣。以2021年4.3萬輛的銷量計算,零跑汽車每賣一輛車虧損達到6萬元。

零跑汽車財務概要

哪吒汽車也面臨同樣處境。資料顯示,2020年,哪吒汽車淨虧損13.21億元;2021年,淨虧損29.08億元,兩年累計虧損達42.29億元。按照2021年累計69674輛的銷量計算,哪吒汽車平均每輛車的收入為8.2萬元,平均每賣出一輛車就虧損約4.2萬元。

對此,哪吒汽車CEO張勇表示:“只要企業能夠良性運轉,毛利率持續向好,虧損逐步縮窄,在兩三年內能夠實現盈利,我覺得這就挺好。先把規模打上去,先讓老百姓認可你的產品和品牌,我覺得這是最重要的。”

低價策略的確吸引了一批消費者購買,但在銷量還未形成規模之前,車企不得不承擔鉅額成本帶來的壓力。零跑汽車招股書顯示,2019~2021年期間,該公司毛利率分別為-95.7%、-50.6%和-44.3%。

在成本的壓力下,零跑汽車開始求變。2021年10月,零跑交付一款新車型C11,這是一款智慧電動SUV,起步價在17.9萬元,根據配置的不同,價格最高達20多萬元。儘管從銷量來看,2021年,零跑的增長主要來自於2020年5月開始交付的T03。2021年,T03的交付量為3.91萬輛,佔零跑全年交付量的89.48%,該車補貼後價格在7.95萬~9.65萬元。但從2022年第一季度的成績來看,隨著車輛總體售價的提升,成本被進一步稀釋。2022年第一季度,儘管零跑仍然處於淨虧損中,但毛利率虧損降低到26.6%。

值得注意的是,理想和蔚來在高階市場上的表現仍然可圈可點。在30萬元以上的高階車月銷售榜單上,理想和蔚來是其中的常客。在高階SUV這個分類中,理想ONE曾多次佔據榜單的前五。而從今年4月開始,蔚來ET7就一直出現在高階轎車榜單中。可見,在傳統高階汽車品牌之外,蔚來和理想搶先塑造高階品牌形象策略相對成功。

這也就不難理解,在招股書中,零跑明確將15萬~30萬元區間的新能源車市場作為自己的主戰場,並將於9月28日推出售價18萬~27萬元的智慧純電動車C01。未來,零跑在已推出四款純電動車型之外,計劃以每年1~3款車型的速度於2025年底前推出7款全新的純電動車型。

在此之前,7月31日,哪吒S系列也正式上線。哪吒新旗艦哪吒S的售價在19.98萬~33.88萬元。以“為人民造車”示人的哪吒也開始朝著更有溢價空間的中高階車型靠攏。

3

“卷”市場 拼科技

在第二梯隊造車新勢力的夾擊下,“蔚小理”最近略顯艱難。

此前,蔚來為自己定下的目標是新車銷量15萬以上。但截至8月,蔚來2022年累計交付量為71556輛車,不到預期目標的50%。蔚來預計9月交付量在10271~12271輛之間。也就是說,今年第四季度,蔚來平均每月的交付量需要在22000輛以上,才能完成目標。

蔚來汽車2022年1-8月交付量

理想和小鵬離自己的目標則更遠。理想今年的銷量目標是20萬輛,目前8個月累計75396輛的交付量依然不足調整後17萬目標的一半。而小鵬截至8月的累計交付量僅有90085輛,只完成全年目標25萬的36%。

為了緩解焦慮,蔚來選擇創造副牌產線來覆蓋10萬到30萬的市場區間。理想決定停產理想ONE,推出L8來替代,和L9一起承擔銷售重擔。一向面向主流市場的小鵬汽車則在9月21日上市了自己的最貴車型G9,並聲稱G9對標保時捷。

從目前各造車新勢力的動作和佈局來看,不難想象,未來10萬元以上的中端市場將成為各大新勢力車廠爭奪的重心。到那時,哪吒和零跑的價格優勢將不再。

當新勢力車廠“卷”在中端市場,在這種情況下,哪吒和零跑汽車是否還能領跑新勢力銷量榜?

“我國消費者對品牌的忠誠度不高,如果一款車黑科技不夠多,消費者很容易就被其他品牌所吸引。”在張翔看來,特斯拉、蔚來這種使用者粘性做得比較好的品牌,在使用者忠誠度上有優勢,但零跑和哪吒想要進軍中高階市場,關鍵還是靠技術創新開啟市場。

如果單就技術而言,在這兩家公司中,零跑或許更有優勢。零跑汽車招股書顯示,自2005年公司建立後,除了電芯等零部件,零跑汽車大部分的技術都依靠自研,在技術上有一定的積累。儘管哪吒並非以自研技術見長,但在張翔看來,哪吒和360、華為合作,依然能夠讓自身產品擁有一定的技術亮點,比如新款哪吒S搭載的鐳射雷達,和360合作可以擁有更好的安全性,都是其產品亮點。

作者/IT時報記者 範昕茹

編輯/ 王昕 挨踢妹

排版/ 季嘉穎

圖片/ CPCA 零跑汽車 蔚來汽車 東方IC

來源/《IT時報》公眾號vittimes

免責宣告:本文來自騰訊新聞客戶端創作者,不代表騰訊網的觀點和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