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士尼這部影片讓我看到了AR觀影的未來

語言: CN / TW / HK

近年來,我們陸續看到《怪奇物語》、《龍之家族》等熱門劇集使用AR來進行預熱,或是《蜘蛛俠》等大片也推出了WebAR、AR濾鏡來進行宣傳,為觀眾帶來了新奇的體驗。

與被動接受資訊的傳統廣告相比,AR是一種互動式、主動式體驗。利用AR濾鏡,品牌可吸引消費者主動體驗廣告,從而提升轉化率和曝光率,除此之外利用AR可拍攝有趣的影片,更加利於傳播。從越來越多沉浸式、互動式案例中可以看出,傳統媒體形式需要新的升級,來吸引消費者的眼球。

不過,AR濾鏡與影視作品本身的互動始終有限,更像是獨立的周邊或是衍生內容。此前,迪士尼也曾為《冰雪奇緣2》推出的VR影片《神話:冰雪奇緣》,該作更像是原本劇情的延續,而沒有和原作產生直接聯動。

近期,迪士尼首次在影片流媒體平臺Disney+的影片《Remembering》中融入AR,通過虛實融合的視覺效果,觀眾可以更加沉浸在夢幻的劇情中。目前,雖然該AR體驗僅限於iOS移動裝置,但類似形式的應用也同樣適合AR眼鏡。

與傳統影片互補

眾所周知,《指環王》、《權力的遊戲》、《哈利波特》等擁有巨集大世界觀的作品,很容易激發觀眾的想象,在想象中你可以沉浸在這些虛擬的世界中。甚至在一些線下展覽、沉浸式體驗或是4D影院中,你可以身臨其境的走進劇中的世界。

那麼如果只是在家裡看電視,如何提升影視劇的沉浸感、臨場感呢?除了劇情、音效要沉浸外,我們還渴望一種全新的觀影體驗,一種走進電視、親身體驗劇情的方式。

為了實現上述目標,迪士尼一直在探索基於AR/VR的敘事方式,此前的主要形式就是拍攝VR短片,或是推出AR營銷內容。而現在,迪士尼竟然將AR融入到了觀影體驗中,為觀眾帶來一種彷彿劇中場景走進現實的神奇體驗。

據青亭網瞭解,《Remembering》是迪士尼流媒體影片平臺Disney+首部支援AR互動的短片,整部影片僅8分鐘,請到了“驚奇隊長”扮演者Brie Larson擔任主演。與Disney+許多影片不同的是,《Remembering》需要下載移動AR應用來配合觀看。

劇情方面,該片講述了一位作家在成年後追尋內心深處的小孩,找回童年丟失的靈感。影片的目的是激發成年人的創造力,探討為什麼人在長大以後開始失去想象力。

影片剛開始會顯示二維碼供觀眾掃描並下載AR應用《Remembering:The AR Experience》,該應用的特點是基於蘋果ShazamKit音訊識別技術,可在識別到影片中特定的聲音時發出提示音,這時候如果你將手機對準螢幕中的影片,便可以檢視基於影片內容的AR特效,比如流動的瀑布、海豚、蝴蝶、樹木、樹葉、發光的花朵等數字元素。

AR觀影的體驗形式很有趣,看起來就像是電影中的水從螢幕中傾瀉而出,在觀眾家中形成了如仙境般的湖,湖的周圍還有樹林和動態的蝴蝶,再配上電影中對這個虛擬場景的描述,體驗感相當沉浸、畫面驚豔。這些動態的元素為2D影片帶來更好的互動性和沉浸感,彷彿為傳統的影視內容注入了生命。

這意味著觀眾可以進一步走進主人公的想象世界。從技術上講,也是對未來觀影形式的一種重新想象。其好處是,可以進一步抓住觀眾的注意力,鼓勵人們身臨其境的主動發掘電影中的故事,也許可以比傳統的電影更能引導觀眾的注意力,更有效的講故事。即使是沉浸的4D電影也是被動體驗,無法像AR一樣吸引觀眾從不同的角度檢視、走入電影中的世界。

為探索AR敘事

據悉,《Remembering:The AR Experience》由迪士尼和Magnopus合作開發,而影片部分則由Elijah Allan-Blitz指導,共籌備了兩年。影片是通過容積捕捉的方式拍攝,拍攝現場的背景通過投影來對映。有點類似於《曼達洛人》採用的虛擬拍攝現場,演員在特效背景中直接演出,而不是使用綠幕,在後期加特效。

迪士尼表示:在過去幾年裡,我們開發了多款AR應用,而這是首次推出與Disney+平臺聯動的AR應用。這是一次實驗,我們的目的是測試AR是否具備增強電影敘事的能力,通過AR將想象中的世界帶到觀眾面前,讓人們首次在家中感受未來的敘事體驗。

Allan-Blitz表示:我們在構思初期就確定,電影中要有一個元素可以從螢幕走進觀眾的房間,比如通過瀑布,我們將電影和真實世界建立聯絡。《Remembering:The AR Experience》app的概念並不是影片拍攝後才加入的,從一開始AR就是沉浸式敘事的一部分。

在Allan-Blitz看來,AR有望成為互動式娛樂的未來,這項技術擺脫了傳統影視的被動式觀看體驗,讓觀眾可以深入參與到影片內容中,好處是可以讓內容具有深層次記憶點,比被動觀看更容易被記住。作為電影導演,他目標是展現出言語難以表達的內容、展示以前不存在的東西、更深層次的資訊。而通過AR,不僅可以實現這些目標,還可以讓觀眾參與其中。

當觀眾參與到影片中來,便更容易激發人與故事之間的對話,讓人們對影片內容更加感同身受。

為了探索技術驅動的敘事,Allan-Blitz和Larson成立了影視公司The Great Unkonwn Productions,這家公司也是《Remembering》背後的製作公司。除此之外,該公司此前還曾開發VR系列內容《The Messy Truth》,並獲得2020年艾美獎傑出原創互動節目獎。

理想的AR眼鏡應用之一

從《Remembering》這個例子,我們看到了AR在影視場景的應用前景。實際上,AR觀影目前是一些輕量化AR眼鏡的主要應用場景之一,主要的區別是,現在AR眼鏡更多作為手機、電腦螢幕的延伸,僅能播放2D內容,不支援互動,體驗感更像是某種穿戴式私人影院。

換一種思路,未來AR眼鏡可以配合2D螢幕使用,通過AR來補充電視劇、電影的敘事效果,帶來多維度的觀影體驗。在我看來,在2D內容上融入具有空間感的AR內容,比在AR眼鏡上觀看3D電影更加沉浸,因為前者可允許你將自己家作為敘事場景,更好的把自己帶入劇情中。

另一方面,移動端AR目前來看更像是AR眼鏡之前的過渡,AR眼鏡可能更適合《Remembering》這種體驗,原因有幾點。首先,通常一集電視劇、一部電影的時間至少1小時,長時間舉手機觀看AR容易疲勞,這也是為什麼《Remembering》的AR部分僅持續1分鐘。相比之下AR眼鏡直接戴在頭上,可以將AR自然渲染在你的視線中。其二,手機螢幕大小有限,其邊框限制了AR影象的規模,很難做到身臨其境。相比之下,理想的AR眼鏡將虛擬影象和周圍環境自然融合,並有望去掉邊框感,沉浸感更好。

就目前技術來看,輕量級AR眼鏡也可能實現《Remembering》這樣的效果。比如Spectacles AR眼鏡,僅通過執行AR濾鏡,就能實現多種應用場景和功能。同樣,WebAR雖然目前常用於移動端,但在AR眼鏡上使用也不難。WebAR在網頁端就能執行、計算量不算多,而且已具備全身追蹤、手勢識別、語音識別等豐富的功能。如果說影象識別計算對AR眼鏡來說比較複雜,那麼也可以像《Remembering》一樣通過語音識別,低成本、巧妙的定位渲染AR的時間。

總之,迪士尼的AR影視應用讓我看到了AR眼鏡的一種理想應用場景,這種主動式觀影的效果足夠好,未來甚至可能超越3D、4D電影。除了觀影,互動式AR廣告、體育賽事3D視覺化等場景也適合AR眼鏡。目前,《Remembering》AR應用還不支援互動,未來如果與AR眼鏡結合,也許可以利用手勢識別、眼球識別等方式,為AR觀影帶來更多樣化的互動。

《Remembering》主演Larson表示:AR觀影的下一步就是支援互動,假設你可以伸出一隻手,影片中的小鳥便會飛到你的手指上,這將進一步延伸影片的敘事。當AR眼鏡普及,AR觀影體驗將迎來全新的形式,不管是家庭影院還是電影院都將受益。

參考:

https://techcrunch.com/2022/09/08/disney-plus-new-ar-short-film-starring-brie-larson/

https://collider.com/brie-larson-elijah-allan-blitz-remembering-interview/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青亭網”(ID:qingtinwang) ,編輯:Esther ,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