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周受資,權力“並沒有那麼大” || 深度

語言: CN / TW / HK

wumiancaijing.com

////

周受資曾是張一鳴在海外市場的“一把手”,但隨著位元組在海外的擴大化,周受資卻逐漸不被看好。

本文由無冕財經(wumiancaijing)原創釋出

作者:施燕芬

編輯:方原

設計:嵐昇

實習生:龍玉

位元組跳動正在擴張其美國辦公室。

據《水星報》,位元組跳動租下了位於矽谷聖何塞國際機場對面的兩座共約600平方米辦公樓,正式入駐矽谷。

如今,許多矽谷公司縮減招聘、或進行裁員,鮮少擴張辦公室。 位元組卻促成了矽谷今年最大手筆的辦公室租賃。

2020年中,TikTok在美約有1500名員工。為緩和TikTok與美國政府之間的衝突,彼時的TikTok CEO凱文·梅耶爾計劃,三年內在美國僱傭超一萬名員工。

本地化是TikTok CEO的重要目標。凱文·梅耶爾的繼任者周受資在飛書上個性簽名,“Lean to local(向本地化更進一步)”。

今年初, TikTok 現在已有上千名銷售人員,主要集中在北美地區,其次位於美國奧斯汀與加州山景城的廣告產品、技術團隊人數均實現翻倍增長。

當前美國對TikTok的態度逐漸曖昧,TikTok正抓緊機會加速增長。不過,在緩和衝突背景下出現的一號位,逐漸被削權。

TikTok的發展和戰略由位元組跳動團隊領導, 並不向周受資彙報,而是向位元組跳動北京辦公室彙報,有關決策則是由張一鳴等高管做出。

位元組為何選了周受資?

在特朗普政府發難TikTok後,TikTok換了4任負責人。

2019年初,張一鳴將抖音負責人張楠與TikTok負責人朱駿崗位對調。到了10月,美國參議員要求審查Musical.ly收購是否合法時,又將張楠調回國內,由Musical.ly聯合創始人朱駿來迎戰。

特朗普政府強硬要TikTok必須變為純美國公司,由美國資本入駐、美國人掌管時,2020年5月張一鳴請來了前迪士尼高管凱文·梅耶爾(Kevin Mayer)坐鎮。但上任不到三個月他突然宣佈離任。

第三次,張一鳴只好讓在北美的老員工COO瓦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成為的過渡CEO。

直到2021年4月,TikTok終於迎來新的CEO。

他是周受資,新加坡人,在英美留學過,在中美工作過,瞭解位元組跳動,推動過B輪融資。他與張一鳴相識已久,據數科社,位元組跳動試水網際網路金融,正是周受資在一場朋友的聚會上給張一鳴提的建議。

周受資曾在小米公司任職。

周受資更符合這家中國公司對高管外籍的標準。

雷軍曾評價周受資“有一種對世界復仇一般的勤奮”。在小米彙報工作時,他將見過的每個投資人列在Excel表中,最終列了1500行。他剛入職訪問TikTok洛杉磯時,與TikTok高管的一次晚宴上,他便談論是否應該買下這家店,以延長它的營業時間。

一名位元組跳動的員工形容他,“像個變色龍一樣。”入職位元組後,他一改以往CFO的西裝革履,換上位元組程式設計師文化的格子襯衫。他還將自己的微博、Twitter、Instagram清空。原因或許在於,他的前僱主雷軍喜歡高調宣傳,而現在的老闆張一鳴正相反。

一個既懂中國又瞭解世界的新加坡人做CEO,顯然比一個歐美人,更懂得從不同的文化中周旋。

連曾與他在小米共事的谷歌前高管雨果·巴拉(Hugo Barra)也認為,“周受資在中美語言和文化環境下長大。客觀上說,他比我在中國商界遇到的任何人,都更適合擔任一家想成為全球巨頭的中國公司的雙料高管(兼顧海內外)。”

周受資一度令張一鳴十分滿意。入職一個月後,他就當上TikTok CEO,再過一個月,張一鳴宣佈退休了。

在這兩年裡,面對突如其來的風波,讓張一鳴處於高負荷和久坐狀態,觸發了腰背舊疾。在等待周受資入職前,他的身體忍受著疼痛,不得不退居幕後。

在周受資入職前,張一鳴就打點好新加坡的辦公室。

在過渡CEO期間,TikTok在一浪接一浪的封禁、出售風波中,熬過到了下一屆政府。拜登一上任,TikTok緊鑼密鼓“逃離”美國。

2021年初,位元組跳動在新加坡籌備新的辦公室,並搭建了完整的管理團隊,原今日頭條負責人朱文佳轉任TikTok產品負責人,並搬到新加坡。

周受資的老家新加坡,幾乎是TikTok全球總部的最佳選址,位於亞洲,經濟貿易自由。據華爾街日報,TikTok在美員工認為,在新加坡辦公的周受資進一步鞏固了TikTok在東方的權力基礎。

過去,TikTok並沒有認準哪裡是它的全球總部,但比起美國辦公室,新加坡更像其全球總部,TikTok曾宣告將北美使用者資料備份在新加坡。

難以獲得的信任

臨危受命下,周受資要幫助TikTok渡過本地化、各國政府和公共關係,以及信任與安全業務的挑戰。近期,他在位元組 All Hands(員工面對面)中稱, TikTok當下的最高優先順序任務之一是獲得信任。

首先是獲得華盛頓的信任。

位元組跳動付出了大量的金錢。根據非盈利機構 OpenSecrets 的統計,今年上半年位元組跳動在美國遊說開支達到 329 萬美元,是中國科技公司中最大手筆。這也把位元組最近三年遊說總開支推高到 1135 萬美元,比華為過去十年加起來的還多。

這筆錢還需繼續燒下去。9月美國共和黨參議員霍利(Josh Hawley)致信美國財政部長耶倫,要求TikTok切斷與中國企業的所有聯絡。

其次,周受資無法獲得內部團隊的信任。

今年初,TikTok 美國產品負責人 Sean Kim離職,他是一位韓國人,在TikTok爭議事件之初加入。

7月,因TikTok要將美國使用者資料轉移到美國的甲骨文雲服務,全球首席安全官諾蘭德·克勞迪爾(Roland Cloutier)宣佈,將在9月卸任當前職務。

TikTok甚至遭遇離職潮。

在美國公司, 許多離職的部門主管認為工作沒有主導權,不一定能參與戰略制定,只能接受來自位元組跳動的指示。

中國老闆與倫敦員工起文化衝突。導火線來自一位TikTok 歐洲地區電商業務的負責人Joshua Ma的言論,他在在一次內部講話中表示,“作為一個‘資本家’,我認為沒有任何公司必須提供產假。”

以位元組跳動為代表的國內網際網路,以996工作節奏著稱,倫敦員工難與英國朝九晚六輕鬆的工作環境中適應。要與中國公司協作,他們需更早開始工作,因為直播帶貨晚上效果更好,他們又需很晚才能結束工作。

更重要的是,周受資的僱主位元組跳動對他的信任度有所下降。

起因是張一鳴發現原 TikTok CMO Nick Tran策劃了 TikTok Kitchen、TikTok NFTs 等虛假營銷事件,前者聲稱將線上下開設 1000 家只外賣不堂食的餐廳,後者則計劃將熱門視訊轉換為可交易的 NFT,為創作者變現。

張一鳴曾在飛書上與樑汝波、周受資討論稱,“我最近在媒體上看到了,也被朋友問是怎麼回事。我很鬱悶,不想回答,也不知道怎麼回答,這不是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了。我相信管理團隊也總結過強調過不能這樣,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搞出膚淺的噱頭營銷。”

張一鳴認為,這些活動既成為負面的、笑話的新聞傷害品牌,也給業務帶來嚴重損害。“這種型別的營銷通常是自戀的恐龍公司做的,他們‘假裝’創新,我們也快變成這樣了。我覺得這個和‘以使用者為中心,圍繞業務,真誠自然對公眾’的原則是完全背道而馳的。”

成不了 “主心骨”

增長也是TikTok的關鍵任務。

TikTok按下了商業化加速鍵,2021年廣告收入已經達到近40億美元,並有望在今年達到120億美元,更名為Meta的Facebook在成立十年後,營收才達到120億美元。

遺憾的是,周受資並不懂增長。

在位元組跳動滿山以資料說話的程式設計師文化裡,除了負責廣告的張利東,張一鳴、樑汝波、抖音的張楠、飛書的謝欣等一眾高管都是做產品出身,甚至大多是計算機畢業的。

對比前任,他是負責人中產品運營和研發管理經驗最少的一位。外派使者張楠、朱駿、凱文·梅耶爾都是產品與管理的總舵手,而臨時負責人瓦妮莎·帕帕斯是COO,她為人所知的是,在YouTube闡述了視訊前15秒的重要性。

周受資很少管具體的產品細節,朱駿仍會在TikTok 工作群內,提出許多關於產品細節的改進建議。TikTok增長、電商、商業產品(廣告)等業務負責人均不對他彙報,由位元組跳動中國董事長張利東管轄的商業化部。

一位 TikTok 國家經理說,“周受資、產品負責人朱文佳和 COO帕帕斯之間的決策關係其實沒有那麼明確,比如在產品和運營上的話語權顯然是後二者更大。產品投放、增長預算在流程上由周受資批覆,但多數情況下朱文佳就能拍板決定。”

不過,他曾對產品提出一個方向,去政治化,變成一個娛樂產品。例如,他認為,TikTok可以成為一個學習平臺。據紐約時報,在美國的營銷活動中,TikTok的重點已經從引領潮流和對話的品牌轉向了自身效用,讓人們知道該平臺可以成為學習的地方。

TikTok的 Top100博主以美國居多。圖源自新榜編輯部。

但在安全合規的首要任務上,他的權力也沒想象得這麼大。

擔任位元組跳動全球總法律顧問Erich Andersen,掌舵法務、政府關係、公共關係,他的彙報物件是張一鳴。

據紐約時報,TikTok核心應用及其功能的調整都是由張一鳴、位元組跳動CEO樑汝波、位元組跳動戰略主管趙鵬遠以及TikTok研發團隊負責人朱文佳負責。而在周受資沒退任CFO前,趙鵬遠曾向周受資彙報。

大公司中不乏CFO接替CEO的例子,例如阿里巴巴張勇、新浪的曹國偉、萬科的鬱亮。在眾前輩中,從財務官到企業家的周受資顯得平庸。

參考資料

1、張小珺《TikTok內幕:張一鳴的巨浪征途》

2、晚點LatePost《誰在管理TikTok:沒有中心的網狀組織、位元組的全球化構想》

3、鳳凰網科技《揭祕TikTok CEO周受資:被位元組跳動削權的二把手》

聯絡入群 | 加微信:Damian0601

商務合作 | 加微信:xiaomian0504

版權宣告

本文由無冕財經原創釋出,版權歸無冕財經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商務、內容合作,請聯絡小冕(微訊號:xiaomian0504)。

發現 “分享” “贊” 了嗎,戳我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