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组都不火,神秘温商这回玩脱了?

语言: CN / TW / HK

新日恒力的短期债务十分沉重,资金缺口巨大。再加上,上海中能又把持有新日恒力的股份都给质押了。如此情况下,大规模扩产,究竟为了什么?钱,难道从神奇的“朋友圈”划拉划拉?

仅仅在7年前,新日恒力以13亿元迎来的新东家,其股价也在那年创了历史新高。如今,这家曾经中国钢丝绳第一股又要重组了,但有股民却说:“幸亏我跑了。”

9月20日,宁夏中科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新日恒力)发布了回复上交所关于其更是控制权变更的问询函公告。公告称,本次协议转让事项不触发要约收购义务, 未发现内幕信息知情人泄露内幕信息 的情形。

同时,控股股东上海中能持有的公司股权已全部质押,并且存在半年内到期的情形, 如股权质押事项无法顺利在质押期限内妥善解决,存在本次交易无法达成的风险 等。

当日,新日恒力的股价终于迎来了一个小反弹。截至收盘,其股价为8.96元,上涨3.23%,总市值59.45亿元。有意思的是,即便反弹了,新日恒力股吧里的部分股民却依然表示不乐观。

11天前,持续震荡下跌了近一个月的新日恒力股价,突然高开高走并在上午10点半左右就封死了涨停板。当晚,新日恒力就披露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上海中能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拟协议转让所持公司股份,公司控制权拟发生变更,受让方为寿光市金投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金投新材)。

换言之,白天新日恒力股价涨停,晚上就公司控股权变更。这样的巧合,也难免不让外界怀疑内幕消息是否已经泄露。

更让外界诧异的是,部分投资者或许以为新日恒力会重复当年控股权易主而伴随着股价大涨的场景,但仅仅一个涨停板之后,新日恒力的股价就再次连续下跌。9月12日,上交所也对新日恒力下发问询函,要求说明包括内幕消息是否泄露在内的多个问题。

显而易见,投资者熟悉的通过公司“易主”在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老情节,新日恒力没有上演。但这是全部吗?

新日恒力的业绩并不是太好,上海中能成为实控方后曾三次让公司转型,但效果均不理想。现在如果真有人接盘,对于上海中能上来绝对是个好消息,其能够成功“脱壳”。

反之,如果上海中能无法顺利解决股权质押而导致交易取消,就不得不让人怀疑,是否存在失败的资本局?毕竟,上海中能的掌舵人虞建明是位与“德力西系”关系密切的人物,他对资本运作显然不会陌生。

答案究竟是什么呢?

强大的“朋友圈”

截至目前,新日恒力的控股股东还是上海中能,持股29.20%,实控人是虞建明。

而虞建明能够在网络上搜寻到的资料甚少。目前已知的是,他1973年出生,大学本科学历,2008年9月至2015年1月任广东德骏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2015年1月至今任上海中能企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除此之外,尚无有关虞建明的大篇幅报道。

如此神秘,也让外界对其多加猜测。

公开资料显示,上海中能成立于2007年10月,其大股东兼法定代表人虞建明于2015年1月入主公司。当年的4月16日,上海中能通过司法拍卖,从“钢贸大王”的肖家守手中拿下新日恒力,成为第一大股东,上海中能法定代表人虞某明成为新日恒力实际控制人。

此时,另一家企业出现与虞建明多次交集的企业出现——在上海中能拿下新日恒力后的12天后,晨鸣纸业成为上海中能股东。但仅仅三个月,即2015年7月30日,晨鸣纸业又选择了退出。

这一进一退有何玄机呢?通过梳理,虞建明的神秘温州资本朋友圈逐渐浮出水面。

请注意,虞建明于2008年9月至2015年1月担任德骏投资总经理,而德骏投资注册成立后便立刻参投了中国德力西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 德力西控股),该公司是温州知名企业家,他与虞建明同是温州乐清人。

2015年5月,也就是上海中能拿下新日恒力刚刚一个月,德骏投资退出了德力西控股的股东序列。

但有意思的是,前一个月,晨鸣纸业进行了增资,增资完成后,其和德力西控股分别持有上海中能30%和5%的股权。 在这两家股增资入股上海中能两周后,获得资金援助的上海中能立即上演了70轮竞价拍得新日恒力控股权的戏码

这个“三角关系”,到2015年8月终止。不过,2016年12月,晨鸣纸业以18.5亿元获得德骏投资50%股权。神奇的是,2018年4月,晨鸣纸业将上述50%股权 以26.34亿元的价格退还给了上海中能 。期间,德骏投资曾以12亿元人民币拍走了新黄浦挂牌的上海鸿泰房地产有限公司30%股权以及相关债权。

业内人士表示,晨鸣纸业是承担向上海中能提供资金的中介角色。果真如此,那么金主又是谁呢?

新日恒力2017年年报显示,虞建明和虞文白分别持有上海中能97%和3%股权,而在现已注销的德力西集团公司湛江粤西销售有限公司股东名单中,虞文白和德力西集团公司均为该公司的股东。

同样,目前由虞文白担任总经理的上海德力鑫有色金属有限公司,该公司控股股东则是中国德力西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此外,还有部分信托产品布局了上海中能,这背后也隐约与德力西有关联。

简单说,虞建明与其“朋友圈”在资本市场里早已游弋多时。

艰难转型

熟悉资本运作的虞建明要打造一个怎样的新日恒力呢?

新日恒力的历史可追溯到1958年,曾是国内钢丝绳生产厂家中的第一家股票上市公司。1998年A股上市,主营业务为金属制品制造与销售。2015年,虞建明通过上海中能拿下新日恒力后,就瞄准了干细胞技术龙头企业博雅干细胞科技有限公司(下称 博雅干细胞)。

当年8月底,新日恒力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正式将博雅干细胞确定为重组标的。之后,计划以15.66亿元高溢价收购博雅干细胞80%股权,向生物领域转型。

或许受收购消息影响,2015年11月19日,新日恒力复牌,其创造连续9个一字板,成为当时炙手可热的大牛股。

值得一提的是,某行高管李某与虞建明关系密切,也因本次大涨获利了448万元,但最终因内幕交易“新日恒力”被监管处罚。其中,李某及其家人涉及的500万炒股资金来自虞建明的妹夫企业。

资本市场,新日恒力风光了一把,但由于博雅干细胞未能达到对赌协议的目标,2016年底开始双方的矛盾开始公开化。当年,新日恒力已不再将博雅干细胞纳入合并报表范畴。新日恒力在2017年报中表示,鉴于公司对博雅干细胞已经失去控制,2017年末不再将博雅干细胞及其下属8家三级子公司纳入合并报表范围。

2018年1月8日,双方正式分手。但马不停蹄,同年5月,新日恒力拟以7.9亿元收购并增资宇航汽车,拟向新能源汽车领域转型,但该计划刚发布就遭遇补贴退坡及标的资产长期停产。

在跨界想进入干细胞、新能源汽车的同时,新日恒力还盯上了另外一个热门项目。

2017年4月,新日恒力斥资2980万元,从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购得月桂二酸规模化生产的全套相关技术。但直到2021年10月,其年产5万吨的月桂二酸项目正式投产。

月桂二酸是一种长链二元酸的别名,其主要用途是生产尼龙。“每日资本论”梳理资料获悉,2022年8月16日,新日恒力公告称,要投资22.53亿元,扩建5万吨/年长链二元酸及5万吨/年生物基新材料一体化项目。

但截至2022年6月底,公司货币资金仅1.67亿元,短期借款高达4.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1.47亿元。可以说,其短期债务十分沉重,资金缺口巨大。再加上,上海中能又把持有新日恒力的股份都给质押了。

如此情况下,大规模扩产,究竟为了什么?钱,难道从神奇的“朋友圈”划拉划拉?作为吃瓜群众,就捂紧口袋,耐心地后面剧本怎么写。

【文章只供交流,并非投资建议,请注意投资风险。码字不易,若您手机还有电,请帮忙点赞、转发。非常感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每日N资本论”(ID:jinrizibenlun) ,作者:白开水的思考,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