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態化疫情之下,工作祕密和個人隱私的保護 ——北信源對近期成都3起違反工作紀律失洩密案件的思考

語言: CN / TW / HK

近日,成都市通報了3起違反工作紀律失洩密典型案例的通報。分別是都江堰市委常委、宣傳部長李躍、青羊區衛健局黨組書記、局長劉詠梅、雙流區東昇街道黨工委書記劉偉、怡心街道黨工委書記李德文等2人在參加疫情防控工作排程會過程中,擅自用手機拍照,並將照片通過微信傳送給私人微信,以致資訊外洩,造成嚴重不良影響。疫情之下,嚴守工作祕密,保證涉疫人員個人隱私安全,嚴厲打擊工作失洩密行為是應有之意。然而,筆者注意到,這條訊息後面,評論區裡滿是質疑之詞。有人說,“不懂就問,防疫資訊不能公開嗎?”,有人說:“現在乾點活就需微信拍照上傳,為啥?”有人說:“防疫工作透明不是更好嗎?”。人們也在反思:疫情之下,一些涉疫資訊公開的度在哪裡?

網民對此產生質疑是情有可原的。2000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政府工作的透明度面臨巨大挑戰,人民對政府改進工作作風充滿期待。特別是近日來,發生在貴州三荔高速公路上的一起重大交通事故造成近30名涉疫隔離人員死亡的事件,更是點燃了網民的負面情緒,群眾防疫事件發表一些負面言論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網民似乎忽略了政府防疫中確實有保護工作祕密和個人隱私的需要。

01 防疫工作中的工作祕密和個人隱私保密要求

疫情期間,國家保密局多次發文,禁止微信等普通社交軟體用於涉密辦公。國家保密局對防疫工作中的工作祕密做了以下如下規定:

線上辦公須謹慎

機關單位工作人員使用軟體和程式進行線上辦公時應牢記“六個不得”:不得通過微信、QQ、釘釘等社交軟體傳輸、處理國家祕密、工作祕密或敏感資訊;不得在微信朋友圈、微博、QQ空間等上傳國家祕密、工作祕密或敏感資訊;不得使用微信“檔案傳輸助手”、網際網路電子郵箱等儲存、傳輸國家祕密、工作祕密或敏感資訊;不得在微信工作群中談論、傳輸國家祕密、工作祕密或敏感資訊,工作聊天記錄尤其是涉疫資訊不得截圖外傳;不得使用圖片文字識別小程式處理國家祕密、工作祕密或敏感資訊;不得使用微信、釘釘、騰訊會議等召開涉密會議。

資料管理須重視

要切實加強疫情防控相關涉密檔案、工作祕密、敏感資訊或疫情資訊(包括流調資訊、個人資訊)的管控,嚴格落實檔案登記、收發、傳閱、保管、銷燬等環節保密管理規定,嚴禁擅自複製、拍照和傳播。按規矩按程式處理好重要資訊,管理好日常工作資訊,依法保護好個人資訊。

監督管理須到位

嚴格執行資訊公開保密審查制度,堅持“事前審查”“誰公開誰審查”“誰公開誰負責”的原則,做好本地本單位網際網路入口網站、電子政務外網、微信公眾號等網路媒體平臺資訊釋出前的保密審查工作。因工作需要轉發疫情防控有關資訊時,要通過官方正式渠道獲取,註明資訊來源。嚴禁違規釋出領導批示、問題處理通報、流調資訊、公眾隱私等敏感資訊。

02 防疫資訊失洩密典型案件

2000年以來,政府防疫資訊失洩密案件很多,造成的後果主要有以下這些:給涉疫的個人造成嚴重影響,有些甚至造成社死。失洩密後,官員被問責也是必然的。

成都女孩確診後遭網暴案件

2020年12月8日,成都公佈了新增3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活動的軌跡,這本是疫情防控工作的常規操作,但因為患者趙某的活動軌跡牽涉酒吧等場地,#成都確診病例孫女#的詞條迅速登上微博熱搜。更有甚者,其遭到了“人肉搜尋”——姓名、身份證號、家庭住址等隱私被網路公佈,引發廣泛關注。

同年11月上海披露一起新增病例,隨後,患者同事的流行病學調查報告被廣泛傳播,內含其與親友的姓名、身份證號、電話、住址等詳細資訊;天津患者楊某確診,當天晚上一份來自非正常渠道的“某確診者調查報告”開始在社交媒體傳播,確診者楊某及其家人的詳細家庭住址、手機號等資訊,以及他接觸過的人的姓名和手機號碼等均遭洩露,並因此遭受電話騷擾……

本來是新冠疫情的受害者,卻成了網暴事件的受害者,追究這起典型的防疫期間個人隱私洩露事件不難發現,防疫期間任何一個環節的洩露都可能給個人帶來嚴重的後果。

為什麼抗疫中屢屢發生隱私資訊洩露事件?從此前披露的案例來看,或多或少都與檢測、醫療等機構的疏忽乃至失誤有關。而之所以容易疏忽和失誤,是因為在公共衛生事件中,個別工作人員對個人資訊保護出現了不應有的輕視。

天津返鄉大學生個人流調資訊洩露遭網暴

2022年1月12日,大連發現2人核酸檢測結果陽性,系天津返連人員。感染者小白(化名)就讀的大學在津南區,曾去過周邊商場。而據流調資訊顯示,天津多名陽性感染者也去過該商場。9日,2人抵連後已按要求居家隔離。小白表示身體暫無不良反應,但個人流調資訊洩露遭到網暴,她和家人承受很大壓力。有網友評論道:“這是人辦的事嗎,你這大學生白讀了,疫情那麼嚴重,就回來幹嘛”?特別是這些謠言資訊給當事人的母親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影響。“我現在沒啥不舒服的,就是和媽媽的心理壓力很大,我媽媽受到的精神影響也很大,她都沒出過門,還要跟著我一起被網暴,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小白的母親,她說自己不懼怕新冠肺炎,她願意陪孩子一起渡過這個難關!甚至可以下跪請求網友高抬貴手!

對此有媒體評論認為,對於這件事,我們該防範的是病毒,而不是感染病毒的人。在大疫面前我們更應該以自律包容和諧的心態去戰勝疫情。

哈爾濱毒王事件

2021年9月,哈爾濱爆發新一輪疫情,沒想到讓一個女孩爆火,還是以“社死”的方式,她是此輪疫情的首位確診病例。

全國性權威媒體通報她的流調報告時,居然連她傢俱體的門牌號也一併公佈出來了,裡面不僅有女孩的真實姓名、男朋友的具體身份資訊;甚至精確到女孩每天去了哪裡、分別和誰吃飯、每個人的具體姓名。隨後這位女孩遭網暴,竟被罵“毒王”。

白巖松在《新聞週刊》節目中,就此事再次呼籲完善科學防疫,儘早出臺更好的資訊公開方式。他說,不管是不是首例,只要感染病毒就都是不幸的,我們共同的敵人只有一個,那就是病毒,而不是哪位感染者。

個人隱私遭受洩露,無論是疫情期間還是非疫情期間,都會對個人和整個社會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筆者已在多篇文章中論述過,這裡不再贅敘。

03 隱私洩露是一場更長遠的疫情

疫情期間,人們對腐敗事件、社會內卷、社會不公等負面情緒一定程度得到積累和放大。一起社會事情就會點燃公眾的焦慮情緒,引起一些不明真相的人轉發,從而形成社會社會公共輿情。

對於疫情期間的個人隱私洩露,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勞東燕不無憂慮地指出:患上新冠肺炎本身是應該值得同情的,社會這樣的人肉搜尋甚至辱罵,甚至實際上把這樣的人,宣告了社會性死亡,其實就是對當事人和家屬其次就是二次傷害,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是被洩露的當事人,只不過現在就變成說這個事情有沒有輪到你頭上。

然而對於疫情這種可能使得個人利益受損的公眾事件,每個人的心態是不一樣的。一些人出於焦慮,可能是希望儘快掌握資訊,趨利避害,這就讓掌握資訊的人有了一定的市場。對於掌握資訊的人,不排除有些出於顯擺的心理,覺得自己本事大,於是用來洩露、散佈、傳播。

社會中還存在著一種糟糕的社會心理:只要我為自己做的事情找到合理的理由,我就可以公然採用很多絕不合理甚至不合法的手段,於是很多人都會參與進來,公然違法。就此為個人資訊非法洩露和個人資訊洩露找到了貌似合法的理由,網路輿情也隨之遭受一定的影響。

所以,個人隱私洩露、網路暴力是一場更為長遠的疫情,疫情以來戾氣的修復,人心向善,公序良俗的引導才是這個社會需要正確面對的事情。政府資訊公開和個人隱私保護是一體兩面,兩手都要抓,兩手都要硬,絕不容許個別腐敗分子利用資訊不對稱做非法損害老百姓的事,更不容許個別人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甚至攫取個人利益洩露工作祕密、個人隱私!

04 織密疫情防洩密之網

對於疫情期間的失洩密案件,國家保密局做出了明文規定,內容在第一部分已列出。

2020年,中央網信辦在《關於做好個人資訊保護利用大資料支撐聯防聯控工作的通知》檔案匯中明確,除國務院衛生健康部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網路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傳染病防治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授權的機構外,其他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疫情防控、疾病防治為由,未經被收集者同意收集使用個人資訊。法律、行政法規另有規定的,按其規定執行。

此外,2021年開始,《資料安全法》和《個人資訊保護法》相繼落地實施,其中《個人資訊保護法》從個人資訊的處理包括收集、儲存、使用、加工、傳輸、提供、公開、刪除等強調個人資訊以“為維護公共安全所必需”為前提,試圖縮小適用範圍,為我們上網安全、保護隱私、保障權益上了一把“法律鎖”。

針對近年來,疫情資訊失洩密頻發和個人隱私頻繁洩露的新情況,在2022年兩會上,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國際城市發展研究院院長連玉明帶來了關於在常態化疫情防控中進一步完善疫情資訊公開與個人資訊保護的提案,他建議,統一涉疫個人資訊公開邊界。根據疫情性質、危害程度公開確診人員、疑似人員、密接人員的個人資訊要遵循合法性、正當性和必要性原則。針對涉疫個人資訊各地釋出內容參差不齊問題,建議由國家衛健委製作統一的涉疫個人資訊採集表和資訊公開內容模板,明確涉疫個人資訊哪些可以公開、哪些不得公開、可公開內容程度,完善統一的涉疫個人資訊公開的邊界規範,促進跨省互通互認和聯防聯控。此外,要妥善處理涉疫個人資訊“善後”問題,適時引入“被遺忘權”,階段性地將前期公佈的個人資訊從網路上刪除以消除不良影響。

然而,指望法律條文來防止疫情期間的失洩密事件還是遠遠不夠的,如何織密疫情防洩密之網,還需要相關部門從技術上加以重視。科技是第一生產力,利用科技手段織密防洩密之網也是資訊保安終端龍頭企業北信源一直堅守的觀點之一。

2020年2月9日,北信源宣佈:信源密信(原信源豆豆)、疫情應急指揮通訊系統等產品半年內免費使用,全力支援各政企單位以及醫療健康體系和一線醫療機構等眾多使用者的安全通訊辦公協同需求!2月25日,北信源攜手中科曙光重磅推出安全可信協同辦公系統——“光圈兒”。同時宣佈“光圈兒”在疫情結束之前將免費以SaaS雲服務的方式供使用者使用,並承諾為其無償提供運營及安全服務,實力彰顯展現了“北信源擔當”。

2020年3月25日,北信源與高飛雲天科技共同開發的專業社群防控軟體——“信源密信(原信源豆豆)社群防控平臺”入選“新冠肺炎疫情社群防控工作資訊化產品(服務)清單(第二批)”。該清單是中國社群發展協會、中國電子工業標準化技術協會為貫徹民政部、中央網信辦、工業和資訊化部、國家衛生健康委聯合下發的《新冠肺炎疫情社群防控工作現代化建設和應用指引》而釋出的。

信源密信在科技防疫、防止個人資訊洩露上具有顯著的優勢。

“信源密信”社群防控平臺推出了“社群出入管理、健康報備,家庭應急,違規舉報,居家服務,快捷社群管理指揮排程、疫情防控,音影片會議指揮,通知公告,志願者管理,態勢分析”等幾大工作模組。“信源密信”社群防控平臺可以基於隱私保護的全民社群服務,並支援第三方智慧城市應用的開放平臺。

“信源密信”社群防控平臺可自動定位到居民所屬的社群,在加入自己所在的社群網路後,居民可以進行肺炎自查上報、預約登記、行程登記、隔離申請。該系統通過發放“社群二維碼”和“居民健康二維碼”的方式,通過線上操作在有效減少居民與外界接觸、避免資訊重複登記的情況下,為居民提供了安全便捷的服務,保障了居民的日常生活節奏。同時,系統也將不斷升級精進,為社群及居民提供更多的服務功能。

北信源不僅為特殊時期社群工作提供了便利,充分保障了居民日常生活有序。在既往的案例中,信源密信還為身處戰“疫”一線的政府和醫院開發了專屬的服務平臺——“信源密信”“疫情應急指揮通訊系統”,全力支援各政企單位、醫療健康體系和一線醫療機構等眾多使用者的安全通訊辦公協同需求,面對廣大身處後方、用力所能及的方式參與防“疫”工作的“宅”家使用者,提供遠端安全移動辦公技術保障。

疫情常態化下,政府資訊公開和疫情資訊保護絕不是兩難的話題,需要決策者對此採取精準施策,北信源的信源密信將全面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