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图书馆实行预约制,背后是什么?

语言: CN / TW / HK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光明日报 (ID:gmrb1949) ,作者:常莹,编辑:常莹、张永群,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近日,关于图书馆预约制的一条新闻引发网友探讨。据报道,网民建议深圳图书馆实行座位预约,对此,深圳市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回复称,深圳图书馆对相关建议正在认真研究,配置相关设备,积极创造条件。

深圳图书馆 来源:深圳图书馆官网

读者在图书馆遇到的大部分难题都是“座”给的,究其原因是座位资源相对紧张。的确,尤其是在大城市,图书馆的“一座难求”的确困扰了不少人。比如,排队抢座、一张纸占座、一人占多座、座位被占却闲置等。起个大早去图书馆排队,却因座位占满白跑一趟的情况也大有人在。因占座而浪费的时间、精力和情绪,成为去一趟图书馆额外的消耗。

图书馆座位预约制,其实早已不是新鲜事。随着现在图书馆的数字化管理水平越来越高,能在线预约座位的图书馆不在少数,特别是近年来各大高校为防止抢座占座纷纷推出类似的图书馆座位预约制度,极大程度地提高了图书馆座位的利用率。

从占座到订座,实际上是图书馆对空间服务的创新。此举可以有效利用图书馆的座位,也能减少提前排队、集中进馆造成的时间浪费。 座位预约制也有利于图书馆对座位资源合理分配与调用,让读者出行更具规划性,在图书馆的阅读学习体验更佳,可以说是实现了读者与图书馆的双赢。

笔者曾在一个座位预约制的图书馆上自习。第一次预约有些复杂,打开小程序或下载app,填写姓名、身份证号、联系方式。预约制的好处在于后续的便捷了。因为有了“预约”,解决了座位之“忧”,便可以不疾不徐在预定时间前往图书馆,合理规划自己日程。

市民对于图书馆关于座位预约的提议,其实提出了一个现实问题—— 公共学习空间中的供需不平衡 。城市中,人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学习并非一件容易事。想学习的人没地方去,有限的公共学习空间需要想办法“抢”,学习的人对公共学习设施存在大量需求。

人们需要学习环境,并希望这种能满足阅读学习的公共空间是松弛而舒适的,故向图书馆提议。图书馆的官方回应“正在认真研究,配置相关设备,积极创造条件”本身充满服务精神。的确,图书馆的本质就是服务,满足社会阅读学习的需求,其社会价值才能体现。 图书馆是承担学习公共空间服务的主要载体。随着人们对于这种公共学习空间的需求迫切,近年来势头正旺的付费自习室、24小时书店等相关产业也扮演了不容忽视的角色。

高校或写字楼附近的付费自习室,可以通过网络在线预约等方式预定自习位置。公共图书馆资源紧张,使得付费自习室作为对公共学习空间的补充途径而出现。同样地,24小时书店的城市书店也对接着人们的学习需求,为有意愿的学习者搭建着学习空间。从这个方面来看,作为一种新兴消费形态,商业模式下的公共学习空间有其自身优势。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终身学习的时代。无论是人们对于图书馆的提议,还是付费自习室的火热,都能反映人们对于学习空间日渐强烈的需求。城市如何提供更多的公益性公共学习空间,如何在公共学习空间供给和商业模式中找到平衡,仍待进一步探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光明日报 (ID:gmrb1949) ,作者:常莹,编辑:常莹、张永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