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入了7323億,女首富背後男人浮出水面

語言: CN / TW / HK

又一個“低調”的大佬浮出水面。

來源 |  投資家(ID:touzijias)

作者 | 老高

日前,全國工商聯的一組資料,又讓一個“低調”的大佬浮出水面。

根據其釋出的“ 2022  年中國民營企業 500  強”榜單顯示,恆力集團以年營收 7323.45  億元規模超越正威國際集團、碧桂園、萬科,登上民營企業 500  強中傳統企業第一寶座。

榜單中排名靠前的傳統企業分別是:恆力集團( 7323.45  億元)、正威國際集團( 7227.54  億元)、碧桂園( 5230.64  億元)、萬科( 4527.96  億元)、榮盛控股( 4483.18  億元)。

恆力集團不僅在營收規模方面做到了傳統企業第一,還排在科技企業華為( 6368.07  億元)、騰訊( 5601.18  億元)之前。這意味著,傳統行業在民營經濟中的位置與科技不相上下。

為何恆力集團會超過王文銀的正威國際集團、楊惠妍的碧桂園“一騎絕塵”?

中國商業史上,恆力集團創始人陳建華一直是個“低調”的大佬。

他沒有王文銀的名氣,也沒有楊惠妍受到的關注多。

他與恆力集團被外界提及,往往還是藉助了妻子範紅衛的影響力。

而在媒體的報道中, 人們更喜歡“長談”做過中國女首富的範紅衛,殊不知最終受益股權超 95% 的陳建華才是恆力集團的幕後掌舵者,相比名聲在外的妻子,陳建華近乎神祕。

已知公開資料裡,陳建華 1971  年出生在江蘇盛澤鎮一個貧困家庭。不同於其它“公職下海”成長為大佬的商界路徑,  陳建華絕對稱得上底層“逆襲”的經典案例。

13  歲輟學打工,做了幾年建築工地的泥瓦匠,後因落下腰椎病改換門庭,搞起了蘇州人最擅長的紡織生涯。 20  多歲時,陳建華靠收廢絲,走南闖北找客戶,賺來人生第一桶金。

走南闖北的經歷讓陳建華的心智大開,這個泥瓦匠窮苦出身,沒什麼文化的年輕人靠著低調、樸實的性格交來一幫朋友,在時代變革的洪流中,開創一片新天地。

同時,他也結識了一生的摯愛,範紅衛。

上世紀 90  年代,陳建華是一個敢闖、敢拼、熱情的小夥子,通過收絲讓他很快成了身價百萬元的小富豪。但陳建華並不滿足於此,窮苦的出身告誡他,花錢一定要物有所值。

彼時,一家化纖織造廠面臨倒閉,陳建華做了一個大膽決定,用手中的資金購入廠子,坐上了工廠的一位管理人。讓工人難以置信的是,這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竟然能扭轉乾坤。

實際上,陳建華並沒有什麼“特殊”能力,他只是做到了很多管理者難以“真正”做到的親歷親為。對內懲治腐敗,對外引入先進管理機制,硬生生把化纖織造廠從死亡邊緣拉回。

陳建華的決心與能力,有人看在眼裡,有人記在心上。

她就是,範紅衛。

當年,女首富範紅衛還是一個財會工作者。

她與陳建華相識相知,頻繁交流中,二人互生情愫。

相比學歷不高的陳建華,範紅衛妥妥是個“學霸”。她從小勤奮好學,畢業後在紡織廠從事財會工作。相似的行業,不同的出身 ,讓陳建華與範紅衛冥冥之中相互吸引,喜結連理。

只是,這對夫妻萬萬沒想到,他們的結合會改變彼此一生。

自從懂財務的妻子加盟,陳建華的創業之路變得順風順水。原本,他和妻子決定靠化纖織造廠為小家庭謀個未來,誰知“天有不測風雲”他們趕上了 90  年代末的亞洲風暴。

陳建華接手工廠幾年,剛把其從死亡邊緣拉回,彷彿一夜又回到了“解放前”。

不單是他的工廠,當地整個化纖行業都面臨著如履薄冰的局面。陳建華想出了一個策略,總結下來就是:忍。困境時,他開源節流,用手中儲備金大量低價採購化纖裝置。

事實證明,他忍對了。風暴很快過去,陳建華的工廠產能釋放力度空前,在化纖行業中脫穎而出。  手握一大筆錢的他,在妻子的幫助下開啟了投資、併購之路。

2002  年,陳建華抓住有利局面將手中資源整合,組建了恆力集團,一躍成為當地頗具實力的化纖企業。  有了第一次遭遇亞洲風暴的經驗,陳建華決定把“居安思危”寫入日程。

在後面遭遇全球風暴時,陳建華沿用了自己的“居安思危”策略,打造了集紡絲、織造、染整、紡織品研發於一體的恆力工業園,再次扛過了危機,幫助恆力集團成為“亞洲第一”。

2009 年,陳建華 38  歲,他以傑出的能力、獨到的眼光被媒體譽為“化纖鉅子”。

陳建華顯然不太喜歡“化纖鉅子”的稱呼,太過“招搖”有違他低調、樸實的風格。

他更願意去當那個默默在背後推動集團前進的掌舵者。

2009  年之後,陳建華在媒體面前逐漸談去,恆力集團加速在資本市場擴張。

外界眼中,恆力集團最為知名的是,其在煉油、石化、聚酯、化纖、織造等業務上的佈局,上述業務重點對應的上市公司便是股市值 1292  億元的恆力石化,這亦是陳建華、範紅衛較早打造的一家上市公司,它主要承載了夫妻二人事業與夢想。

進軍主業之外,夫妻二人還在不斷嘗試突破與創新,比如他們在 2019  年,通過要約收購的方式,拿下上市公司鬆發股份總股本的 30.14%  ,順勢當了鬆發股份的實控人。

不過,收購鬆發股份試水新產業的效果沒有想象中理想。靠陶瓷起家的鬆發股份 2015  年上市,當年淨利潤 3664  萬元,可到了 2019  年淨利潤僅剩下 2841  萬元。

夫妻二人表面上買下一家上市公司,其實是鬆發股份的“接盤俠”。 該公司目前在股僅剩下約 20  億元市值,存在感“微乎其微”,比上恆力石化“差之千里”。

除了鬆發股份,夫妻二人還擁有一家在新三板掛牌的公司同裡旅遊,這個名字很容易看成同程旅遊。主要從事“客房、餐飲、會議、休閒娛樂、度假為一體”的精品酒店的運營與服務。

同裡旅遊與恆力集團關聯時,曾一度引發外界質疑,陶瓷與化工合作緊密,佈局鬆發股份比較好理解,可同裡旅遊明明是一個“八竿子打不著”的領域。

但在作者看來,這似乎沒什麼不好理解的,  “心有江湖,也有田園。”

這些年,陳建華、範紅衛賺了很多錢。根據今年的胡潤富豪榜顯示, 他們夫妻以 1750 億元身價排在富豪榜第 11  名,在丈夫的助力下,範紅衛一度坐上了中國女首富的寶座。

這件事再次引來大量媒體矚目,一時間關於範紅衛的內容,在網際網路上滿天飛,讓人們記住了範紅衛。近期,靠綜合業務“一騎絕塵”的恆力集團更以年營收 7323.45  億元規模超越正威國際集團、碧桂園、萬科,登上民營企業 500  強中傳統企業的第一寶座。

恆力集團的股權結構中,最終受益股權超 95%  的是陳建華,不是範紅衛,出頭兒的是範紅衛,不是陳建華。這對聯手創業的模範夫妻,正在為中國商界續寫一段傳奇與佳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