晉商銀行半年內新增逾期猛漲近8成,減值準備計提不足等原因晉城分行被罰250萬 | 中報季

語言: CN / TW / HK

作者:王莉

出品:全球財說

日前,銀保監會官網披露的罰單顯示,晉商銀行晉城分行因貸款五級分類不準確被罰款250萬元。

根據罰單,晉商銀行晉城分行具體違規行為有五項:1、表內信貸風險與表外融資等其他風險相互傳導;2、融資產品出現償付風險後通過新增表內貸款方式兌付;3、貸款五級分類不準確;4、貸款減值準備計提不足;5、違規變相發放土地儲備貸款。

同時此次銀保監會晉城監管分局還對幾名個人:王李波、魏青龍、李珺警告處罰。

《全球財說》注意到,晉商銀行今年上半年在不良貸款餘額上升、不良率水平較高的情況下,還減少了計提,該行總體情況是否也與晉城分行有貸款減值計提不足的問題,目前無法做出定論。但從該行半年報業績來看,至少如果不是減少了計提,該行利潤也難以實現增長。

同時,該行今年來罰單不少。

主營業績疲軟

新增逾期激增

半年報資訊顯示,該行上半年營業收入同比微增0.3%,淨利潤同比增長10%。

表面看起來,該行業績表現為增長。但《全球財說》注意到,該行主營業績疲軟。上半年,該行由於利息支出增長幅度高於利息收入增幅,導致其利息淨收入下滑,同比下降0.2%。

和總體趨勢一致,該行貸款平均收益率繼續下降,而其存款平均成本率卻還在上行,因此其淨利差和淨利息收益率下降則是必然之事。

主營業務疲軟,中間業務表現則更加慘淡。

手續費及佣金收入同比下降3.4%,而手續費及佣金支出大幅增長13.4%,最終導致手續費及佣金淨收入同比下降6.7%。所幸投資證券所得收益淨額和其他營業收入51.3%和93.1%的增長,使得營業收入勉強實現0.3%的增長。

導致手續費及佣金淨收入下降的根源則是代理業務,其代理業務手續費及其他收入同比下降44.9%,同時該項支出又同比大增272.5%。對此該行解釋稱,手續費及佣金收入下降主要是由於受監管政策影響,發行債券業務規模下降,代理業務手續費收入下降。

營收下降,但其營業支出仍保持了增長,同比增長3.1%,從該行支出結構看,縮減了行政費用,不過並沒有虧待員工,該行人工成本同比增長5.3%,同時也是推動營業支出增長的主力,推動人工成本增長的主力也是工資、獎金、津貼的增長,同比增長8.7%。

圖片來源:晉商銀行2022年半年報

收入疲軟,支出還在增長,該行的利潤增長“法器”來自計提的減少,資料顯示,該行上半年信用減值損失下降,同比下降12.7%,該行稱,主要是由於根據監管政策變化,調整網路貸款授信服務區域,網路貸款信貸承諾總量減少,導致信貸承諾減值損失降低。

雖然該行上半年計提減少,但其撥備水平並不高,未來進行利潤騰挪空間捉襟見肘。6月末,該行撥備覆蓋率174.51%,較上年末下降10.26個百分點,目前這個撥備水平在上市行中屬實不高。

撥備水平不高的同時,該行不良貸款率偏高,6月末該行不良貸款率為1.82%,較上年末下降0.02個百分點。不過不良貸款餘額是上升狀態,較上年末增加3.23億元。

接下來該行不良貸款仍有增長苗頭。半年間該行逾期貸款增長了18.3%,6月末達36.89億元,該行新增逾期增長較多,3個月以內逾期貸款半年內猛增78.1%,1年以上3年以內逾期貸款增長較多原因是上年末逾期6個月以上1年以內貸款的順延。在貸款五級分類中,該行次級和可疑類貸款餘額上升。

在行業不良中,教育業不良率最高,6月末為21.62%,不過其餘額較少,對該行影響其實不大。真正對該行影響大的是房地產、租賃及商務服務業、建築業。

房地產、租賃及商務服務業、建築業是在行業貸款中分別排位第四、五、六,但不良餘額在各行業中分列第一、二、四,其中房地產業不良率為10.68%,且其房地產不良餘額仍有上升苗頭。

晉商銀行稱,受房地產巨集觀調控政策及經濟發展速度緩慢影響,部分房地產企業因資金流動性出現問題造成經營困難。儘管該行還聲稱,目前大部分房地產不良貸款均有充足擔保,且通過法律手段保全了大量財產,同時隨著中央和地方政府陸續出臺化解房地產風險的一系列政策,部分房企逐步復工復產,房地產行業不良貸款將陸續有序穩妥進行處置,損失可控,不會對該行經營發展造成重大風險。

但不能否認,當前房地產形勢的確讓人憂心。

罰單高發

高管頻繁更迭

除了前文所述罰單,晉商銀行今年還有若干張罰單。

8月30日,運城銀保監分局與陽泉銀保監分局分別公佈了一張罰單,直指晉商銀行運城分行與晉商銀行陽泉分行。

罰單顯示,晉商銀行運城分行主要違法違規事實(案由)為貸款“三查”不到位。對於上述違法行為,運城銀保監分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條,對晉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運城分行罰款人民幣40萬元。

晉商銀行陽泉分行主要違法違規事實(案由)為貸款“三查”制度執行不到位。對於上述違法行為,陽泉銀保監分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六條,對晉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陽泉分行罰款人民幣50萬元。

杜波,時任晉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陽泉分行法定行長,對該行貸款“三查”制度執行不到位的問題負有直接責任,陽泉銀保監分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四十八條對其予以警告。

8月15日,中國人民銀行太原中心支行公佈的行政處罰資訊公示表(並銀罰字〔2022〕第15號)顯示,晉商銀行大同分行存在撤銷單位銀行結算賬戶未在2個工作日內向中國人民銀行報告的違法違規行為。依據《人民幣銀行結算賬戶管理辦法》第六十七條,中國人民銀行太原中心支行給予其警告,並處以罰款人民幣1萬元。

6月,銀保監會網站顯示,晉商銀行旗下兩分支機構均因貸款調查、管理不盡職,被呂梁銀保監分局合計罰款50萬元。具體來看,晉商銀行汾陽支行因貸款調查、管理不盡職,被呂梁銀保監分局責令改正,罰款30萬元;王鑫被禁止十年從事銀行業工作;田燕被警告。晉商銀行呂梁分行因貸款調查、管理不盡職,被呂梁銀保監分局責令改正,罰款20萬元;侯文淵被禁止八年從事銀行業工作,高雲山、王小鳳被警告。

3月底,人民銀行晉中市中心支行釋出的行政處罰資訊公示表顯示,晉商銀行晉中分行因漏報投訴資料;未嚴格落實資訊使用授權審批程式,被警告並處以罰款41.2萬元。

不良水平偏高,罰單不斷的背景下,晉商銀行近年來高管也不大穩定。

6月底,晉商銀行釋出公告稱,該行董事會已審議通過委任張雲飛為該行行長,其任職資格須待山西銀保監局正式批准後方告生效。自2020年12月,晉商銀行原行長唐一平辭任之後,該行行長一職空缺一年半之久。

董事長更迭更是頻繁,2年內更替了3任董事長。資訊顯示,自2020年1月至2021年7月不足兩年時間裡,晉商銀行先後更換閻俊生、王俊飈、郝強3任董事長。具體來看,2020年1月8日,晉商銀行原董事長閻俊生因工作調動原因辭任,之後由王俊颷擔任該行董事長一職;2021年4月26日,王俊颷因工作變動原因辭任晉商銀行執行董事、董事長等職務;2021年7月,郝強晉商銀行董事、董事長任職資格獲監管部門核准。

值得關注的是,曾擔任晉商銀行董事長的王俊飈被查。2022年5月10日,山西省人民檢察院發文顯示,日前,長治市原市委副書記、市長王俊飈(正廳級)涉嫌受賄罪一案,由山西省監察委員會調查終結,經山西省人民檢察院指定管轄,由陽泉市人民檢察院依法向陽泉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陽泉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指控:被告人王俊飈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依法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