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俊“虛假代言”,豐巢揭開飯圈黑料

語言: CN / TW / HK

明星和品牌向來是一對歡喜冤家。

好的時候你儂我儂,不好的時候真是拿刀互砍。

近日,因《山河令》爆火的龔俊就和豐巢槓了起來, 龔俊以虛假代言的罪名將豐巢告上了法庭,並索賠101萬。

圖片來源:@中新經緯微博

雖然明星與品牌幹仗是個老掉牙的話題,但龔俊和豐巢的這一波互殺卻殺出了新花樣,有幾個值得玩味的地方。

1

粉絲惹禍,豐巢背鍋

作為原告方,龔俊狀告豐巢的理由是其以“虛假代言”的方式擅用原告姓名、肖像,侵犯原告的姓名權、肖像權。

具體來說就是豐巢在全國各地的“豐巢”快遞櫃顯示屏介面投放包含龔俊肖像的多種圖片,利用龔俊為其品牌吸引流量。

本來我還在想這豐巢的膽子真的大,作為物流界的頭部品牌竟然敢堂而皇之的無償借用頂流的肖像?

這不明擺著吃了熊心豹子膽,鐵定要賠錢嘛!

市場部和法務部都是文盲+法盲嗎?

結果我開啟法院的文書一看,發現事情並不簡單。原來這並非豐巢的行為,而是龔俊粉絲們的騷操作。

在豐巢智慧櫃的官方公眾號和小程式中,豐巢開發了一個叫“我要霸屏”的板塊向公眾提供付費投屏服務。

圖片來源:豐巢微信公眾號

這個功能在2021年四五月時開始在社交平臺廣泛流行起來,有不少人給自己的戀人、家人或者寵物投屏送祝福。

這或許也是豐巢的本意,順便還能為品牌創收。

不得不說豐巢真的是個掙錢小能手,我去試了一下,一臺豐巢櫃展示5天需要10元,以此類推;如果使用者要加急展示還要多加6元的人工稽核費用。

圖片來源:豐巢微信公眾號

但豐巢或許萬萬沒想到,龔俊的粉絲會選擇豐巢智慧櫃的這個功能去應援偶像。 於是出現了在北京市、重慶市、長春市、海口市等眾多城市的豐巢櫃大面積投放、使用龔俊肖像的盛況。

這自然就讓不明所以的大眾誤以為龔俊代言了豐巢。

於是龔俊在訴狀中說豐巢達到了廣告宣傳的效果,同時對外收取投放費用,具有明顯的商業性營利目的。

本來想賺錢,結果還賠了101萬,豐巢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2

龔俊站上道德高點

如果僅僅是拿侵犯肖像權說事兒,那這也就是一個單純又乏味的商業撕逼大戰。

但龔俊的一個騷操作不僅讓豐巢的侵權行為上升到違反國家政策層面,又讓自己站上了道德制高點。

先來了解一下背景,中央網信辦早在2021年6月就開展了“清朗·打擊流量造假、黑公關、網路水軍”專項行動。

8月又釋出了《關於進一步加強“飯圈”亂象治理的通知》。

圖片來源:新京報微博

政策之下,明星自然悄悄消失在“熱搜榜”。

為此龔俊工作室官微不僅釋出了《關於理智追星的倡導書》,宣告拒絕任何非理性打榜應援、集資等違規行為;官方粉絲後援會還曾在去年龔俊生日之前釋出公告,要求粉絲禁止一切應援行為。

圖片來源:龔俊官方粉絲後援會微博

但部分粉絲卻硬把龔俊架到火上烤。

早在2021年7月初龔俊主演的網劇《你好火焰藍》定檔時,就有粉絲組織進行豐巢投屏應援活動。

圖片來源:微博網友

彼時網上還出現了許多教粉絲如何使用豐巢“我要霸屏”功能的教程。

儘管後援會釋出了禁止應援通知,但到了2021年11月29日龔俊生日當天,在北京眾多豐巢智慧櫃還是出現了許多粉絲應援物料。

圖片來源:濟南時報

不少粉絲說,龔俊方曾多次要求豐巢停止侵權並且向粉絲退款,豐巢收了粉絲錢,強制下架之後,但沒有退款給粉絲。

於是龔俊把粉絲的這波無腦應援賬算到了豐巢頭上。

在侵權例證中,龔俊認為豐巢的的涉案侵權行為與國家針對類似“飯圈”行為的規定完全相悖。

不得不說龔俊的這波操作是真高明。

某種程度上來說,如果只是單純的粉絲應援行為,卻以侵犯肖像權讓豐巢賠錢,雖然在法律上站理,但也會讓部分大眾在情感上覺得豐巢有點冤。

但祭出“清朗行動”的大棋,不僅讓龔俊在法律上站穩了腳跟,“維護清朗行動”的道德制高點也讓自身博得了大眾的好感。

畢竟,從這個意義上講,這已經不是一個單純的肖像權官司,而是維護清朗行動的正義之戰。

有網友表示,豐巢這個功能本質也是在鑽空子鼓勵粉絲應援攀比,直接源頭上杜絕挺好的,龔俊這事做的好啊!不讓粉絲被豐巢誆了花冤枉錢。

3

豐巢碰上硬茬

回到理性的視角來看,豐巢冤嗎?

其實不冤。

因為在粉絲大量利用豐巢智慧櫃應援的過程中,豐巢大概率是在揣著明白裝糊塗。

開啟豐巢霸屏服務協議,其中“智慧財產權條款”要求消費者理解並承諾在使用豐巢霸屏時所釋出上傳的內容均由個人原創或已獲合法授權。

從條款來看,豐巢顯然是知道其中的法律風險的。

但對於龔俊這種人人皆知的明星在豐巢的大範圍投屏,而且還是在人工稽核的前提下。

豐巢顯然不可能事先不知道粉絲並未獲得合法授權。

有粉絲統計過,僅在2021年7月7日到7月13日7天內,就有九個城市、5304塊豐巢投屏應援。

這樣大規模的應援投放,確實像極了品牌自身的廣告投放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誤導消費者的嫌疑。

而且這種海量的投放,在客觀上確實也產生了廣告傳播的實際效果。

不僅是龔俊明星效應給豐巢帶來的流量曝光,在粉絲端,豐巢又通過收取粉絲的投放費用大賺了一筆。

也就是說,豐巢不僅借龔俊的形象客觀上為品牌帶來了關注度,同時也收割了一波粉絲,為品牌創造了商業價值。

如果真如粉絲爆料龔俊方警告過仍不改正,豐巢被告確實活該。

從網友的反饋來看,豐巢在輿論上確實佔據了下風,支援龔俊合理維權的聲音此起彼伏。

如果我們把時間線拉長,會發現這並非豐巢第一次敗壞所有人的好感。

2020年,豐巢就曾因快遞櫃超時收費而引發大眾不滿。

圖片來源:微博

彼時,豐巢科技對存放超過12小時的包裹每超時12小時收費0.5元,3元封頂,但遭到大批網友硬核抵制,甚至全國有不少小區宣佈停用豐巢快遞櫃。

大家爭議的點在於,未經使用者同意擅自將包裹放進快遞櫃,現在又反過來收費,一波使用者收割兩次實屬不應該。

面對民眾的種種質疑,豐巢後續的強硬迴應不僅沒能化解事件危機,還使得品牌自身的輿論形象再次惡化,成了反面教科書級別的危機公關案例。

而這次,豐巢又因為利用明星應援收割粉絲而遭遇網友硬核抵制。

不得不說,豐巢是碰到硬茬了!

雖然豐巢靠著急速的燒錢擴張佔據了近70%的市場份額,但始終不清晰的盈利模式帶來了連年虧損的尷尬。

為了擺脫虧損,豐巢曾開拓其它收入渠道,例如快遞櫃廣告、社群團購,甚至連二手業務都做了起來,但效果都不明顯。

顯然,被逼無奈的豐巢這次將賺錢的如意算盤打到了飯圈。

但豐巢是不知道飯圈水有多深。

稍不留神,船翻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