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誠健華科創板上市,創新生物企業迴歸A股成必然

語言: CN / TW / HK

9月21日,諾誠健華成功登陸上交所科創板,發行價11.03元,第一天收盤報9.33元,下跌15.41%。既2020年3月在港上市後,諾誠健華正式踏上“H+A”新徵程,成為2022年全球市場生物科技公司回A最大融資規模的IPO專案。

諾誠健華成立於2015年,產品佈局聚焦於腫瘤與自身免疫性疾病領域,受到人口老齡化等因素影響,諾誠健華所處領域需求巨大。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2020年全球腫瘤藥物市場規模達1503億美元,2030年有望增長至4825億美元;2020年全球自身免疫性疾病藥物市場規模達1206億美元,2030年有望增長至1752億美元。

面對這一巨大而增長迅速的市場,只有研發實力強大的企業才能享受發展紅利。而資金,則是研發的堅實後盾。

科創板對硬科技的集聚效應持續增強,越來越多的優質紅籌公司踏上“回A”之旅。諾誠健華此次登陸科創板,有望開啟H+A雙資本平臺運作風潮,這或許是未來中國生物科技公司在資本市場探索的新方向。

明星創始人光環加持,成立5年即上市

業界頗具盛名的施一公是諾誠健華的聯合創始人之一。

施一公擁有中國科學院院士、清華大學生命科學學院講席教授、美國藝術與科學院外籍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歐洲分子生物學組織(EMBO)外籍成員等頭銜。在諾誠健華的介紹中,施一公是作為聯合創始人兼科學顧問委員會主席參與公司的運作,對公司的研發活動提供若干協助和指導。

另一位創始人崔霽鬆也是全球醫藥研發界的風雲人物。

崔霽鬆在默克(Merck)工作了14年,也是PPD旗下的保諾科技CEO和首席科學家。在美中醫藥開發協會擔任主席期間,邀請施一公到協會舉辦的國際會議做過主旨演講,由此結識。到了2015年,國內創新葯環境逐漸向好,崔霽鬆和施一公決定將一起來做創新葯公司,將海外的優秀經驗帶回國內。

除了兩位聯合創始人,公司管理層多出自輝瑞、葛蘭素史克、百時美施貴寶、強生公司等跨國大藥企。其中,施一公的妻子趙仁濱曾就職於強生公司,先後擔任高階科學家和首席科學家等職,後來又在保諾科技擔任藥研生物學總監,是崔霽鬆在保諾科技的同事。趙仁濱目前擔任諾誠健華的執行董事。

儘管2015年是新葯公司發展的低谷期,藥審改革才剛剛拉開帷幕,在此之前,中國的醫藥市場被大量仿製藥佔據,新葯審批不多,但是在明星團隊的光環加持之下,諾誠健華還是很快拿到了投資機構的融資。在2016~2019年間,諾誠健華累計融資約3億美元。

得益於良好的研發進度,2020年3月,諾誠健華在港交所掛牌上市,當時融資約20億港幣,用於廠房建設,銷售團隊的建立,以及後續研發投入。

港股上市兩年,盈利仍是難題

一般來說,創新葯從研發到上市常常需要耗費10年以上的時間,而諾誠健華僅用了5年就推出了首款產品。

在港股上市的2020年底,諾誠健華的主要產品奧布替尼(宜諾凱®)獲得國家藥監局附條件批准上市。目前,諾誠健華的第二款商業化產品Tafasitamab已獲批在博鰲超級醫院作為臨床急需進口藥品使用。此外,還有12款產品處於I/II/III期臨床試驗階段,4款產品處於臨床前階段。

奧布替尼及其國內主要競品市場份額,圖源招股書

奧布替尼是國內伊布替尼、澤布替尼外,第三款上市的BTK抑制劑。由於2021年才開始商業化拓展,整個2021年,奧布替尼的銷售收入2.15億元,市佔率為11.9%。隨著2021年底,奧布替尼進入醫保目錄,據2022年中報資料,奧布替尼銷售收入達到2.17億元,同比增長115%。

在路演中,諾誠健華首席商務官金肖東表示,截至2022年9月1日,奧布替尼已納入28個省、直轄市和自治區的“雙通道”藥品管理範圍,在定點醫療機構和定點零售藥店實施統一的醫保支付政策。奧布替尼的患者可及性將得到有力保障,市場競爭力將顯著提升。

只是諾誠健華目前仍處於虧損階段。據招股書資料,2019年~2021年,公司歸母淨利潤分別為-21.41億元、-3.91億元和-6454.60萬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公司累計未彌補虧損餘額為35.62億元。今年上半年,公司虧損由上年同期2.09億元擴至4.41億元,虧損同比擴大110.75%。

和所有創新葯企一樣,諾誠健華面臨著研發週期長,投入高的問題。招股書顯示,近三年諾誠健華研發費用分別為2.34億元、4.23億元、7.33億元。今年上半年的研發費用為2.74億元,高於去年同期的1.85億元。持續的研發投入是虧損的主要原因。

對於創新葯企來說,自主研發的優勢在於可以自己選靶點,把化合物做好,在控制成本的同時也能收穫國際權益,但劣勢是研發週期太長。為了增加營收,諾誠健華在自己深耕的血液瘤領域,用license-in的方式引入新葯Tafasitamab,期望在未來的推廣中和現有的產品管線有聯合用藥的機會。

對於一家Biotech而言,產品研發僅僅只是邁向成功的第一步,接來下商業化門檻要如何邁過,將是其必須面對的問題。

高瓴持續加註,助推商業化程序

虧損是否持續擴大,很大程度上取決於諾誠健華商業化產品銷售能否達到預期。

為了加速商業化程序,在產能建設方面,廣州藥品生產基地商業化生產已正式獲批,該基地按照中國、美國、歐盟及日本等國家的GMP標準建設,年生產能力預計可達10億片量級。從今年6月30日起可用於生產奧布替尼片,這也意味著諾誠健華開啟了自主生產之路。

在商業化銷售方面,據招股書顯示,諾誠健華已經建立起超過230人的商業化團隊,全面推動奧布替尼的市場拓展。未來,隨著第二款產品Tafasitamab的落地,團隊還會進一步擴張。

儘管奧布替尼銷售帶來的營收增長十分顯著,但諾誠健華想要憑藉一款產品實現盈利顯然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為了在發展過程中保持資金充沛,和多數Biotech企業一樣,諾誠健華一方面通過股權融資,獲取大量現金流;另一方面通過強勁的BD能力,實現與大型製藥公司的商業化開發合作。

2021年7月,諾誠健華與Biogen達成許可及合作協議,以1.25億美元首付款,將奧布替尼在多發性硬化領域的全球獨家權利以及除中國以外區域內的某些自身免疫性疾病領域的獨家權利授予Biogen。

諾誠健華將獲得1.25億美元首付款,以及至多8.125億美元的潛在臨床開發里程碑、商業里程碑和銷售里程碑付款,另有資格獲得基於淨銷售額的分層特許權使用費。

主要產品奧布替尼研發進度,圖源招股書

2022年中報顯示,截至2022年6月30日,諾誠健華的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為65.19億元,賬面上來看,並不缺錢。只是隨著臨床研究階段的推進,資金需求會更高。諾誠健華正在全球範圍內推進在研產品的多項臨床試驗,持續拓寬產品管線並推動在研產品的適應症拓展,這也意味著,諾誠健華的研發費用將持續維持高位。

在此情況下,只有維持一定的資金量,保證公司的可持續發展,中間不會因為沒錢停止研發。未來才有可能迎來多個產品落地、營收快速增長、公司高速發展的局面。

港股上市一年後,2021年2月,諾誠健華完成機構定向增發2.1億股股份,獲得高瓴和維梧資本注資約30.42億港元。2021年8月,高瓴二級市場團隊增持諾誠健華63.7萬股;11月,高瓴再次增持1091.4萬股,耗資1.94億港元。

高瓴的持續支援,給了諾誠健華極大的幫助,但這還不夠。對於已經在香港上市的諾誠健華而言,迴歸A股就成了必然的選擇。

紅籌回A,鑄造未來可能性

雖然諾誠健華開始採用license-in的方式引入藥物,但自研產品才是其核心競爭力。崔霽鬆曾公開表示:“在市場行情並不算好的時候選擇登陸科創板,還是出於戰略性的考慮。多融一些資金,就能多推進幾個臨床專案。外界如何發展很難控制,更重要的是夯實自己的護城河。”

中國之前沒有新葯創制,行業剛開始發展,整個業界對新葯創制的理解並不深刻。新葯創制本身具有很大的風險,真正的創新公司要有核心,有自己的技術壁壘。這就需要企業明確目標,有計劃、有策略地去執行。

從巨集觀層面來看,在國內政策高度政策疊加全球創新葯景氣週期的新環境下,當前我國創新葯市場逐漸步入穩定擴容階段。從歷年醫保談判結果來看,藥品的創新性不斷提升,具有高臨床價值的品種在談判降價進入醫保後實現了銷售額的顯著增長,奧布替尼就是一個典型案例。

諾誠健華旗下產品管線研發進度,圖源招股書

諾誠健華的發展目標很明確,就是持續推進血液瘤、自身免疫性疾病、實體瘤等領域的產品管線,在未來3~5年獲批多個產品,形成重磅產品商業化矩陣,讓企業持續造血能力得到證明。由biotech(生物技術企業)加速成長為集創新葯研發、生產和商業化於一體的biopharma(綜合性生物醫藥企業)。

研發一款創新葯到底需要多少錢?這個問題很難有一個確定的答案。

但我們可以通過德勤釋出的《2021醫藥創新回報率評價》報告得出一個大概的結論,德勤分析了全球15家領先的生物製藥公司2021年的研發回報率趨勢,資料顯示這些公司一款創新葯的研發成本為20.06億美元。這意味著一款創新葯從實驗室走向市場,需要消耗近140億人民幣。

也就是說,諾誠健華賬面的60億資金看似充足,實則不足以支撐企業獲得更大的市場競爭力。

因此,諾誠健華此次迴歸A股,既是戰術需要也是戰略使然。

之前,沒有利潤的企業很難在A股上市,因為上市條件主要看收入和盈利等指標。真正的創新葯公司前期投入比較大,按照傳統上市規則很難符合上市標準。之後,港股“18A”允許無收入、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在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請,因此成為很多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的上市首選。

後來,證監會發布相關公告,將已境外上市紅籌企業的市值要求調整為“二選一”,即“市值不低於2000億元人民幣”,或“市值200億元人民幣以上,且擁有自主研發、國際領先技術,科技創新能力較強,同行業競爭中處於相對優勢地位”。這在事實上下調了已境外上市紅籌企業迴歸的門檻。

隨著國內資本市場改革和開放的深入推進,上市制度包容性提升,紅籌回A的路徑在不斷拓寬,再疊加外圍資本市場環境因素,如美國的《外國公司問責法案》,未來會有相當數量的企業選擇回到A股,以追求更穩定的資本和經營環境。另一方面,中概股在納斯達克的市值被嚴重低估,創新科技型企業迴歸A股的動力明顯增強。

任何一個行業在資本化程序中的競爭都是激烈的,這也是行業變革和發展的動力。同時,資本市場也是動態發展的,不僅只看當下還要關注未來,而具有持續創新能力的企業才有更多擁抱未來的可能性。

A+H兩地上市,或成未來融資趨勢

選擇打通“A+H”雙融資平臺的上市企業愈發增多,據東方財富Choice的資料,目前已有146家企業打通雙融資平臺。

“A+H”兩地上市包含三種模式,分別為“先H後A”、“先A後H”、“A+H同步”。

先H後A可以理解為企業對資金存在較大需求,因此選擇能夠快速上市融資的H股解決燃眉之急,之後業績更好時迴歸A股,以求獲得更高估值和更多融資。而先A後H可以理解為對企業對國際化發展有需要,需要H股這樣一個對外的融資平臺。

融資環境 來說,“A+H”雙融資模式風潮的開啟,離不開A、H兩大資本市場近些年一系列上市制度的深化改革,所帶來的包容性和開放性不斷提升的結果。

企業發展 來看,“A+H”構建兩個融資平臺,可讓企業自身後續融資不受制於單一市場,雙融資平臺帶來的多元融資渠道將極大提升企業融資能力。打通“A+H”雙融資平臺,不僅有利於增強企業國際與國內兩個市場的緊密連線,還可進一步拓寬融資渠道。

除了募集資金,“先A後H”的企業可利用香港市場監管國際化的優勢提升企業治理水平,促進企業市場化和規範化經營;“先H後A”的企業可更好利用國內資本市場的力量,使得企業資本結構的多元優化,壯大可持續發展戰略的資金儲備。

影響力角度 來說,如果企業有全球化業務佈局,“A+H”雙融資平臺的佈局,能更好地滿足國際化投資人的需求。此外,H股可以為之後企業的併購提供更多工具的選擇,能進一步提升企業國際化的品牌價值。

通常情況下,香港市場流動性及市盈率估值都要低於內地市場,打通“A+H”雙融資平臺,有利於企業估值修復及二級市場流動性的提升。

寫在最後

諾誠健華作為一家未盈利創新葯企,目前已有一款重磅產品獲批上市,與港股眾多未盈利生物公司相比,業績確定性相對較高。但公司其他產品尚處於臨床早期,還需要不斷投入高額研發費用。此次回A股上市,再度募集鉅額資金,諾誠健華未來如何發展,有待繼續觀察。

過去一段時間內,君實生物、 康希諾 、百濟神州等一批港交所創新葯企業先後登陸科創板,開啟“A+H”兩地上市模式。企業選擇上市地主要考量上市難易程度和前期投資者退出通道的通暢程度、估值水平、國際化需求及監管環境等。考慮到不少企業有業務拓展及多元投融資需求,H股仍是非常重要的上市地。

而科創板在國內具有明確的定位,為創新生物醫藥企業的上市融資建立了明確的制度保障,具有明確的戰略意義。目前,科創板已經集聚了一批符合國家戰略、擁有關鍵核心技術、科技創新能力突出的科創藥企。因此,未來的一段時間裡,科創板+H股的兩地上市模式或將成為創新葯企的首選方式。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動脈網”(ID:vcbeat) ,作者:姚敬,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