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商SaaS的故事,為何不好聽了?

語言: CN / TW / HK

電商 SaaS的故事一直在講,只是聽眾越來越少了。

2013年是中國電商SaaS賽道崛起的元年:在巨頭混戰、群雄割據的風口下,一眾草莽揭竿而起,掀起電商SaaS的熱潮。

有贊和微盟便是這個領域的雙雄。

有贊創始人白鴉瞄準了微信電商生態被迫獨立這一風口,把有贊從一個不涉及交易、“淘寶客”模式的引流平臺升級成一個全方位介入交易、提供技術支援的平臺。

微盟創始人孫濤勇,發現了微信生態崛起這一風口,通過朋友、親戚等幫助,籌集了啟動資金,創立了微盟,成為我國領軍的企業雲端商業及營銷解決方案提供商。

如今,將近十年過去了,電商SaaS卻遇到瓶頸與危機。有贊持續虧損,而微盟被詬病為一家“銷售公司和廣告公司”,電商SaaS產品獨立盈利之路,依然道阻且長。

01、 什麼是電商SaaS

SaaS(software-as-a-service)的意思是軟體即服務,是 指通過網路為使用者提供各類軟體服務,其本質是軟體應用交付方式的一種變革。

在中國,SaaS服務市場格局相對分散。

電商交易類SaaS首先出線,是目前中國最大的行業垂直型SaaS細分行業。

業務覆蓋零售電商端全價值環節,約佔行業垂直型SaaS市場規模的26%。

隨著電子商務市場的不斷髮展,各類電商平臺的商家對店鋪綜合管理、營銷推廣、運營服務、客戶關係管理、商品庫存管理等各方面,提出了更加專業化和個性化的需求。

基於前述市場需求逐步出現了像有贊、微盟等的一批 向商家提供各類應用的電商SaaS服務商,並面向電商平臺線上商戶銷售相應需求的SaaS服務或者整體解決方案。

02、 有贊VS微盟

在電商SaaS行業中,除了跨境電商SaaS競爭仍處於較為早期和基礎的階段以外。

供應商對於競爭高地的爭奪則日趨白熱化,各細分服務領域中均 已跑出巨頭,典型例子就是有贊和微盟。

有贊和微盟,雖然同屬於SaaS賽道,但二者具體的商業模式卻存在著諸多不同之處。

有贊更像個“工具人”。

基於微信電商生態,給中小商家提供電商基礎設施,不負責流量和運營。

有贊既是商家在社交網路上經營的基礎設施,又是商家在包括門店和社交網路在內的全渠道經營的基礎設施。

一句話總結,有贊是個基礎服務商。

有贊最初定位於服務淘寶商家,後來將銷售渠道擴充套件至微信,搭建微信上的銷售平臺並管理微信渠道的粉絲。

在2013年淘寶關閉了微信跳轉到淘寶的通道後,有贊開始幫商戶直接在微信開設店鋪並運營,開啟了其對中小商戶提供全鏈路SaaS服務的道路。

與之形成對比的,是微盟。

正如微盟創始人孫濤勇創業之初的靈感來源:微信比較適合使用者粘度高、二次購買、做CRM管理的企業,比如生活服務、線下商超等,都是很好的應用場景。

所以,微盟不止是想做一個工具人。

微盟聚焦去中心化的智慧方案,為企業提供SaaS及精準營銷、廣告投放服務。

微盟精準營銷業務以智慧演算法、營銷自動化等技術及優質媒體源,為廣告主提供一站式精準營銷投放服務;

微盟雲平臺通過開放微盟核心產品技術能力,吸引第三方開發者,打造雲端生態體系,為商戶提供更多應用選擇和更好服務。

無論是微盟還是有贊,它們在電商SaaS所做的事,概括起來就是:

幫助企業搭建自己的店鋪小程式、為連鎖商店提供現成的管理系統、營銷推廣、精準引流等。

前二者是訂閱解決方案,後二者是商家解決方案。

03、 電商SaaS的危機

(1) 私域流量的無解性

無論是有贊還是微盟,亦或者是其他SaaS平臺,都開始把幫助客戶開展私域運營作為未來突破方向,甚至投入成本研發相應的技術和產品。

但一方面,各大私域平臺都開始建立自己的電商系統,連影片號都推出自己的影片號商城,其實已經在斷第三方企業的通路。

除此之外,各傢俬域平臺的社交規則演算法也在不停地改變。

像影片號,上半年推薦影片的機制已知就做了4輪調整,每次調整後熟悉規則的內容運營者需要近一個月來適應和摸索變化的規則。

從這個角度說,把具有規則不確定性的平臺作為渠道,恐怕對電商SaaS平臺未來發展埋下一個大雷。

另一方面,幫助客戶建立私域運營,實際上是一個偽命題。

對於商家來說,他們缺少的並不是流量,也不是工具,而是營銷方法論,是商家運營者對於私域相應理論的認知情況。

只有把這些軟的東西做好了,方法和工具才有效果,而單單僅靠工具想影響這一切這屬於本末倒置。

同時,因為客戶需求不同,相應的服務會變成個性化定製,電商SaaS平臺後續必須疊加大量人力才能吸引使用者付費併成為長期的合作伙伴。

但這也會無形中推高相應的資金成本。

(2) 對電商平臺具有較強依賴性

電商SaaS成長於巨頭的生態之中,而當巨頭在電商業務壯大之後,會自己選擇將權利收回,這對電商SaaS來說,是不可控的因素。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快手對有讚的影響。

白鴉在演講中表示,原本快手平臺為其帶來了四成GMV。2020年一季度,快手帶來的GMV佔比降至20%。

2021年11月,快手正式對有贊、魔筷執行第三方斷鏈操作,快手直播的紅利走到了盡頭。

微信和微盟、有贊有相對穩定的合作關係,這種依賴性正面作用更大。

而當微信在電商方面有進一步的舉動時,有贊和微盟很容易受到打擊。

2020年6月,微信小商店內測訊息傳出。

微信小商店的功能比較簡單也比較初級,為的是讓小商家可以實現無門檻、低成本開店,至於後續的營銷、訂單、銷售等等環節,還是需要更專業的SaaS服務商來完成。儘管如此,還是引發了微盟和中國有贊股價的大幅下挫。

04、 結語

凡上市,總要講一個故事。想在資本市場找到估值,最好的辦法是找到標杆。

事實上,凡是電商SaaS,都將Shopify當做標杆。

Shopify作為一個電商SaaS產品,通過為中小商家提供直接與消費者接觸的平臺,讓越來越多的商家開始自建網上商店,從2017年到2021年,它的收入規模不斷擴大。

但是國內外的環境、消費者購物習慣終究是不一樣的,大洋彼岸的成功無法被直接搬運。

在電商基建更完善的中國,巨頭(阿里、京東、拼多多、抖音、快手)仍然是電商SaaS繞不過去的大山。

這一難以改變的背景之下,電商SaaS需要找到更多的新興平臺以拓展新客戶。

機遇與挑戰並存,電商SaaS未來如何發展?中國是否會出現下一個“Shopify”?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系作者: 劉志遠 授權發表,鳥哥筆記平臺僅提供資訊儲存空間服務。

本文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鳥哥筆記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鳥哥筆記版權及免責申明》 如對文章、圖片、字型等版權有疑問,請點選 反饋舉報

關鍵詞

電商

Sa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