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音樂版權支出超60億美元,其他平台跟上了嗎

語言: CN / TW / HK

早在2016年,包括Paul McCartney、Lady Gaga、Taylor Swift、Katy Perry、U2在內的美國186名音樂人聯名簽署公開信,呼籲美國國會修改1998年制定的新千年版權法案(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DMCA),並“聲討”以YouTube為首的一眾網絡平台沒有支付足夠的音樂版權費用。所針對的,正是受DMCA“避風港原則”庇護的YouTube、Facebook等相關平台。

而“避風港原則”,指的是平台方在收到侵權警告後立即下架侵權內容,就可以不為侵權行為負責。事實上,雖然YouTube與各音樂廠牌一直有着長期的版權合作,但許多音樂創作人、唱片公司等版權方,還是覺得YouTube“給得太少了”。為此,近年來YouTube方面也有意提高了音樂版權支出的透明度,以迴應外界對其的質疑。

日前YouTube方面宣佈,在2021年7月至2022年6月的12個月裏向音樂行業貢獻了超過60億美元收入,相比上一年度的40億美元增加了20億。YouTube方面指出,“希望到2025年,我們的廣告和訂閲雙引擎能夠成為行業收入的最大貢獻者。這也是為什麼YouTube能在超過100個國家的所有設備上,讓所有音樂形式(長短視頻、音軌、直播等)得以獲利的原因。”

不難發現,YouTube這番言論的話裏話外都在表達,其對於音樂行業的貢獻。而事實也的確如此,目前YouTube也實現了針對UGC內容的貨幣化,並且據悉該平台已經連續兩年為歌手、詞曲作者和版權所有者,帶來了超過30%的收入。

與此同時,隨着YouTube短視頻內容Shorts的發展,其每天已能夠產生300億次觀看、每月有着近15億的登錄用户。近日YouTube方面也透露了為Shorts創建長期貨幣化解決方案的計劃,據其表示,“我們看到了音樂產業的深刻變化,並且也會伴隨着這場運動,成為每個音樂愛好者的最佳去處。只有YouTube能夠為歌迷粉絲們提供完整的發現、消費和參與多種內容格式音樂的體驗。”

目前,從MV預告片到音樂短視頻挑戰,再到MV的直播首映,甚至是歌手的演唱會現場直播,YouTube已經能夠展現幾乎所有的音樂表現形式,甚至YouTube Music也早在2018年成為了一個獨立的音樂平台。正如YouTube方面所説的那樣,能夠提供跨所有音樂格式的互聯網音樂體驗,對粉絲和創作者來説都很重要。

YouTube如今在音樂行業版權支出的逐年增加,無疑也顯示出其修復與音樂創作人、唱片公司等版權方的關係上,做出了不少的努力。但即便如此,圍繞平台與音樂版權方的矛盾依舊沒有完全解決,並且外界對於YouTube版權支出的真實性也多有質疑。

從不同的角度出發,一方面YouTube全球音樂業務負責人Lyor Cohen,就曾反駁了“廣告意味着音樂產業的死亡”這一觀點,他認為,“沒有將音樂推廣給更多人,才是一種死亡”。而YouTube的廣告業務在一年內為音樂行業帶來了超過10億美元的收入(2017年),並且還在持續增長。隨着YouTube不斷增長的用户訂閲服務收入,顯然也會讓版權方更加有利可圖。

另一方面,質疑觀點中的關鍵點則在於,比起Spotify將超過65%的收入支付給版權方,YouTube顯然還沒有達到這樣的比例。實際上,RIAA主席兼首席執行官Cary Sherman也曾猛烈地回擊了YouTube方面的解釋,其認為YouTube僅僅支付了音樂帶來的廣告收入、但並未包括訂閲服務收入。

但將Spotify和YouTube在音樂版權方面的支出進行比較顯然並不合理,因為兩家公司的盈利模式完全不同,而且在用户量等數據方面也沒有太多的可比性。即便如果要求YouTube方面辨別有多少收聽音樂的用户,顯然也不太可能。

因此這場圍繞音樂版權支出的口水戰,時至今日也還沒有定論,但從目前YouTube方面向音樂行業所貢獻的收入已接近Spotify來看,形勢或正在向着好的方向發展。據瞭解,2021年Spotify的營收約為106.3億美元,其向音樂版權方支付了接近70億美元,佔整個音樂產業總營收的25%。

並且值得一提的是,大型娛樂公司近年來也與YouTube保持了密切的合作關係。近日YG娛樂公司便已宣佈,旗下女團BLACKPINK的官方YouTube頻道訂閲人數超過8000萬,位居全球第一。

事實上,通過視頻這一媒介來展現音樂,也是YouTube優於其他音樂平台的最大優勢,併成為了新歌MV的重要發佈渠道。日前YouTube方面表示,BLACKPINK新歌《Pink Venom》已成為2022年點擊量最高的首發音樂視頻,同時也是今年迄今為止在谷歌旗下平台首發最為成功的MV。

最近一年,YouTube Music的訂閲會員數量也已突破5000萬,實現了近乎翻倍的增長,這似乎也證明了視頻平台在幫助音樂產業營收、推廣音樂訂閲服務,以及拓展自身音樂版圖的可能性。

有了YouTube這一正面案例,或許也能夠為國內的中短視頻平台帶來諸多能夠借鑑的地方。近期,嗶哩嗶哩(下文簡稱“B站”)、抖音、快手等平台也都不約而同的發力音樂相關業務,並在積極與音樂版權方達成更多的合作。

但無論短視頻平台也好、還是諸如B站這類以UGC、PUGC內容為主的平台,大量混剪、二創類內容往往都與音樂強關聯。有觀點認為,音樂對於短視頻的加持,就好像是給自拍加濾鏡一樣。因此這些平台不斷加緊與上游音樂版權方的合作,顯然也是為了有效規避用户創作所可能出現的侵權問題。

而另一方面,則無疑是為了構建自己的曲庫。比如,B站能夠在必剪這類剪輯軟件以及直播間中向創作者提供一體化的解決方案,以更好地為其內容創作服務。

更進一步來説,字節跳動方面今年推出的獨立APP汽水音樂,以及其近期在美國市場提交的“TikTok Music”商標申請,顯然也展示了其與YouTube一樣進入音樂流媒體市場的意圖。

畢竟隨着短視頻平台不斷規範音樂版權、聚集了更多的音樂資源,推出獨立APP並獲得額外收入顯然是件順理成章的事情。或者還可以像YouTube Music一樣提供兩種模式,一種是每月10美元的訂閲服務,另一種則是開通每月12美元的YouTube Premium,就能享受YouTube Music及其它服務。

近期在周杰倫時隔六年推出新專輯之前,B站和快手也都宣佈了與這位知名歌手的合作。其中,B站首發了周杰倫新歌MV《最偉大的作品》,並宣佈與傑威爾音樂達成版權合作,而快手方面則以“周杰倫首箇中文社交媒體”為賣點。

由此不難看出,目前視頻平台同樣也更關注音樂推廣,以及搶佔MV首發這個“陣地”。這些平台顯然也都已經意識到,一段抓耳的旋律配上足以吸睛的視頻,就能迅速在用户羣體中大量傳播、並形成影響力,而商機也不只是廣告這一個方面。

然而,無論短視頻平台、還是被視為國內YouTube的B站,都尚需解決前文中所提出的問題,即音樂版權侵權。這些平台或許還沒有意識到,自帶的音樂播放器、後台播放、收藏夾等功能,已經讓用户搬運音源、MV片源等現象愈演愈烈,並在平台與音樂版權方合作之外成為了“隱祕的角落”。

不過就像YouTube與版權方的矛盾一樣,即便國內外都已經有相關法律法規規範內容平台的侵權問題,仍然難以徹底解決。而這也不免讓人思考,依賴BGM的視頻內容究竟是在推廣音樂,還是正如音樂人所説的那樣、是在蠶食歌曲的播放量呢?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三易生活”(ID:IT-3eLife) ,作者:三易菌,36氪經授權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