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daDAO 解散提案背後:高效和民主只能二選一嗎?

語言: CN / TW / HK

一個良性循環的 DAO 應該是所有人都是經營者,社區成員不僅僅是提出提案和投票。

撰文:Jessy

9 月 19 日,PandaDAO 在 Snatshot 上發佈了「社區退款和解散提案」,提案投票開始於 9 月 20 日凌晨 12 點,截止於 9 月 24 日凌晨 12 點。截至目前投票票數統計,已有超 80% 的社區成員支持該提案,雖然還未到投票的截至日期,但可以預測的是, 這個由 People DAO 孵化、募資達到 1900ETH、曾是 Dework 上最大的 DAO 組織,在不到 1 年的時間裏最終將解散。

按照核心成員「panda」在推特上的説法,解散提案的提出, 是核心開發小組和社區成員之間的矛盾無法解決,管理的問題沒辦法解決。 大量的時間用在了社區的治理和溝通上,留給項目開發的時間太少了。為了更好地專心做項目,所以決定解散 DAO。

PandaDAO 實際上是一個去中心化數據開發組織,在上線不到一年的時間,其開發可開發可編程式的一個數據引用平台 Pansight,開發了 NFT 的 AMM DEX 協議,完成了 NFT 集合對 ERC20 的相互碎片化協議。

對比於現在市面上大多數的興趣小組類 DAO,以及還未跑通經濟模型的 DAO 來説,PandaDAO 已經算是一個相當成熟和成功的 DAO 組織。而這樣的 DAO 最終因為治理問題選擇解散,也折射着目前 DAO 組織所存在的普遍問題。

首先是決策的效率低下, 核心成員 Panda 回憶,「以前一分一釐都要走投票程序效率很低下,整個社區不是在投票就是在去投票的路上,沒法幹活。」後來發現了事無鉅細投票的效率低下,Panda DAO 才改變了這一行事風格,選擇只在一些重大的可公開的決策上公投。

但是成員們之間意見的不統一,核心成員與大眾的意見相悖,讓矛盾愈演愈烈。曾經社區內有提案是希望 PandaDAO 能夠發行自己的 NFT,但是最終這個提案被核心成員所否定。Panda 在推特上這樣解釋核心團隊當時的考量「如果 NFT 發行後,你無法保障到投資者,社區雖然會賺錢,但是社區的信譽會遭質疑。當時我一直認為,社區的口碑和信譽要大於社區短期的賺錢效益。」

或許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核心團隊和社區之間的隔閡就存在。社區無法理解為什麼核心團隊可以單方面拒絕一些提案,雙方意見出現了分歧。

類似的情況並不少見,PandaDAO 曾有個提案是希望把國庫內的 ETH 換成穩定幣,去挖 Terra 生態裏的 UST,當時這個提案已經通過了社區投票,但被擁有多籤投票權 peopleDAO 成員所否決了,當時多籤人否決的理由在於核心團隊未向社區披露 UST 和其它穩定幣的風險,沒有對應的風控管理提案。

回頭看來,這是一個十分正確的決定。如果當時聽從了社區的聲音,PandaDAO 的國庫資金儘可能在 Luna 的暴跌中血本無歸。但在當時,核心成員未能聽從大眾的意見,則在社區內引發了不小的抱怨。

這其實是 DAO 中存在的一個普遍問題,是由「聰明的大腦」來做決策還是聽從「大多數人」的聲音。在現如今的公司組織架構中,都是「精英」決策,DAO 的出現就是為了用這種去中心化的組織,來實現權力賦予給每個擁有「Token」的人。

雖然用了這種去中心化的組織形式,但矛盾亙古不變。Panda 其實很清楚專斷和聽從完全聽從社區聲音這兩種決策方法分別的優劣。他曾經舉例阿里雲在當初阿里內部並不被看好,正是馬雲和王堅的專斷推動才讓項目沒能夭折。但是如果在 DAO 的體制內,出現了類似的重大轉折點,肯定需要社區投票來決定,在某種意義上是多數決定少數的。「成員沒有辦法理解我們在做的事情,或者真的把這個東西給否決掉了,那也只能是按照社區的決定去執行。」Panda 對於所有的矛盾都有預判和感知,他曾説他做好了承受一切結果的準備。

而解散正是這最後他需要承受的結果。 「治理時間太長,開發時間太少,價格聲音太多。太累了,全部退還。」 這樣的一句解散宣言,透露了團隊成員的許多委屈和無奈。

國內一位參與了多個 DAO 項目的從業者定慧告訴記者,看到 PandaDAO 的解散宣言,感覺十分心疼。 他認為 pandaDAO 存在的問題也是目前許多 DAO 普遍存在的問題,就是核心成員和社區的成員還是一個經營者和消費者的關係。 而一個良性循環的 DAO 應該是所有人都是經營者,社區成員不僅僅是提出提案和投票,也應該去參與到項目的執行。

但實際上能看到,PandaDAO 的開發者們其實花了很多的時間去傾聽,協調社區成員們的意見,去滿足他們的需求。核心成員「panda」對外就叫「panda」,這能看出,他是 PandaDAO 的核心,也承載了許多人們對於 PandaDAO 的期望所衍生出的壓力。

這樣的狀況似乎是 DAO 的發展所必須經歷的階段的,或許等到 DAO 組織一代代更迭,能看到一個相對「完美」能解決這一系列問題的 DAO 的出現。

「What People Want, What Pandas Build」, 人們需要什麼,Panda 就創造什麼,這曾是刻在 PandaDAO 骨子裏的信念與使命。

但是到了最後,又似乎是「人們」毀掉了 PandaDAO,在熊市之下,社區裏要求退款的聲音越來越大,PandaDAO 最後一次決定傾聽「人們」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