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兆家庭”卡在哪裡?

語言: CN / TW / HK

撰文 | 茜茜

編輯 | 李信馬

題圖 | IC Photo

“使用者房子不夠大,造成全光、千兆家庭FTTR無法普及。”一位運營商員工如此調侃道。

近兩年,光纖入戶、千兆家庭被廣泛提及,一些概念名詞層出不窮,諸如F5G、FTTR、FTTH、FTTB,就分別指第五代固定網路技術(主要指千兆光纖網路)、光纖到房間、光纖到戶、光纖到樓。

其中,FTTR是通過一定的室內光纖組網方式,再通過智慧硬體,比如光貓,讓使用者家庭每個房間網速達到千兆體驗。直觀理解,通過FTTR,以往下載一部幾GB的電影需要幾十分鐘,甚至幾小時,現在只需要幾十秒。

一位裝置商總監告訴DoNews,對生活品質要求高,或者居住大平層、別墅的使用者對FTTR或有需求:“理論上,以往房間內之間不同WiFi存在互相干擾的問題,尤其對於多個房間,面積比較大的房屋,肯定不如光纖組網方式好。”

中國聯通運營商員工汪強也告訴DoNews,FTTR的優勢在於多路由器,互相之間可以切換,就像很多大型酒店,每個房間都會有一個路由器,因為一個熱點覆蓋不住。不過,儘管政策、企業、運營商層面積極推動FTTR,但實際上,目前國內FTTR使用者數不足1%。據信通院資料顯示,截至2022年7月底,我國固定網際網路寬頻接入使用者總數5.66億戶,較去年年末淨整3070萬戶,其中千兆及以上使用者達6570萬,較去年年末淨增3112萬戶佔總數11.6%。

需要說明的是,千兆使用者指使用者購買千兆套餐,不代表家庭每個房間達到千兆體驗,也就是說,但並沒有採用FTTR組網,讓每個房間佈滿光纖。

與此同時,據三大運營商披露的2023年發展FTTR使用者數顯示,中國電信目標發展100萬戶,中國聯通75萬,中國電信為50萬,合計225萬戶。對比去年年末淨增的3070萬戶固定網際網路寬頻接入使用者,以及5.66總使用者數,的確發展程序緩慢。

在千兆建設的大背景下,不可否認FTTR有其存在的意義,但其商業模式、需求真偽也有待市場進一步驗證。

千兆網路是剛需嗎?

寬頻網速慢的問題,絕大多數使用者都曾經遇到過,比如下載影片慢、看電影卡頓、玩遊戲卡幀等。

4G時代,人們辦理家用寬頻往往選擇50M、100M、200M等頻寬網路。實際上,以100M套餐為例,使用者家庭寬頻網速上限只能達到12.5MB/s,現實網速往往在10MB/s左右甚至以下。

5G到來後,隨著影片類場景增多,諸如VR/AR、4K、8K畫質,對速率、時延、丟包、實時傳輸要求較高。特別是涉及一些To B相關的智慧工業場景中,對網路各方面能力要求更高,“千兆網路”概念應運而生。

賽迪研究院電子資訊研究所所長、世界超高清影片產業聯盟副祕書長溫曉君在不久前第二屆F5G千兆全光家庭高峰論壇上,談及發展FTTR的必要性,認為5G時代超高清已成產業趨勢。

“超高清影片包括色深、解析度、色域、幀率、動態範圍、三維聲等多個技術體系,每個技術體系帶來資料量以及處理能力的大幅提升,因此對頻寬要求越來越高。如到8K,對網路時延、丟包要求越來越高,整個產業鏈從採集、製作、編碼、分發再到終端呈現等,傳輸中對高頻寬、實時傳輸有很強要求。”

此外,在行業向,溫曉君表示,機器人巡檢、安防監控、醫療影象處理,內窺鏡手術、遠端維護、體育賽事直播等場景中,只有高頻寬網路才能滿足需求。特別是遠端手術對低時延的要求,8K體育賽事直播對時延和丟包率的要求,都倒逼著家庭或者行業向千兆網路發展。

據瞭解,家庭網路體驗目前也分為L0-L5級體驗。L0包括語音、上網、標清影片;L1包括4K、AR/VR、實時遊戲、線上教育;L2包括雲遊戲、8K影片、互動式AR/VR;L3包括沉浸式AR/VR/MR;L4、L5分別是全息通訊、全感通訊。

我們目前處於L1階段,到L2階段意味著,家庭將從以往100M頻寬的娛樂,向2Gbps超高頻寬、時延小於20ms、聯接大於200的娛樂+生產+智慧數字家庭轉變,不但能滿足家庭海量終端聯接,還能滿足部分工業場景,如自動駕駛。

溫曉君特別提到,與2018年相比,超高清使用者四年來複合增長率達22.6%,千兆使用者從基本為零,到增速暴漲。再者,5G基站、光纜線路總長度、埠數,移動網際網路累計流量、下載速率基本上都處於爆發式增長。這些足以說明,使用者、行業層面對高頻寬的需求。

當然,近兩年千兆入戶提速離不開政策層面的推動。

圖片來源:broadband-square

多個維度的推動

首先,在標準層面,2020年,歐洲電信標準協會ETSI對Wi-Fi6、10G PON、200G/400G、OSU-OTN等在內的多項F5G代表技術進行了定義,併發布F5G三大關鍵特徵——FFC(全光聯接)、eFBB(增強型固定寬頻)、GRE(極致體驗),改變了以往碎片化的代際劃分與演進路線。

接著,國內政策層面也有所行動。2020年9月,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要“建設千兆城市”。2021年,“加大5G網路和千兆光網建設力度,豐富應用場景”寫入政府工作報告中。

2021年3月,工業和資訊化部印發關於《“雙千兆”網路協同發展行動計劃(2021-2023年)》的通知(以下簡稱《行動計劃》),制定了千兆光網和5G“雙千兆”網路目標。

即三年之內,基本建成全面覆蓋城市地區和有條件鄉鎮的“雙千兆”網路基礎設施,實現固定和行動網路普遍具備“千兆到戶”的能力。

此外,《行動計劃》還提到大頻寬應用融入生產、生活,樹立典型行業千兆應用示範。並從網路供給能力和使用者發展狀況、應用創新水平三個維度明確千兆城市評價指標。千兆光網和5G“雙千兆”,以超大頻寬、超低時延、先進可靠為特徵,將成為未來城市、家庭和行業的數字基座。

由此,城市與運營商、裝置商、行業、產業層面也開始積極推動。

上海在2020年建成國內雙千兆第一城,2021年成為全國首批千兆光網城市。據上海市通訊管理局資訊通訊發展處副處長秦嶺介紹,上海將形成“1+2+3+N”發展佈局,“1”指一個計劃,即《上海市“光耀申城”行動計劃》;“2”指兩個標準,新修訂的《住宅區和住宅建築通訊配套工程技術標準》,新推出的《全光城市數字基礎設施建設與評估規範》。“3”指3大實踐;“N”指N個創新應用。2023年,上海計劃將千兆使用者佔比提升至40%,形成百萬級的FTTR使用者規模。

再比如廣西,2021年5月,釋出了《廣西“雙千兆”網路協同發展行動計劃(2021-2023年)》。2019年10月,廣電釋出的《有線電視網路光纖到戶萬兆單向IP廣播系統技術規範》中,提及PON+萬兆IP廣播入戶技術方案。2022年6月,國家廣電總局釋出《關於進一步加快推進高清超高清電視發展的意見》。

2020年,廣東移動聯合華為釋出首個FTTR全光Wi-Fi商用套餐。此後,多省市運營商基於FTTR釋出星級套餐。今年,部分省市運營商廣東電信、上海電信等還推出了2000M全光超千兆寬頻。

第二屆F5G千兆全光家庭高峰論壇,寬頻聯盟又釋出了《FTTR光纖到房間白皮書(2022年)》。主要針對傳統家庭使用寬頻網路中存在的,覆蓋距離衰減以及遠端體驗、跨熱點漫遊切換時延大等網路QoS(服務質量)痛點,提出新的組網架構C-WAN。

但實際上,FTTR距離規模化還差“最後一公里”。

FTTR(光纖入房間)註定“小而美”?

一方面,在於使用者尤其是小戶型,對網路品質要求不是很高的使用者,是否真正需要FTTR;另一方面,對於已經安裝使用FTTR的使用者,是否滿意其網速與服務。

中移動員工李民告訴DoNews:“FTTR面向別墅、複式,使用者量很少,很難起規模。”中國聯通汪強也承認FTTR目前發展較慢:“FTTR發展有些緩慢,價格有些貴,再加上,還需要升級千兆,普通使用者往往認為200M頻寬就夠日常使用。”

中國移動北京服務專員告訴DoNews,安裝FTTR需要安裝費200元,兩年每Gbps收費298元。但是,最終能否安裝成功,還需要工作人員現場檢視小區和家庭佈局具體情況,符合條件後才能再進行安裝服務。

此外,即便是購買或者安裝了千兆寬頻,依然可能因為各種原因達不到理想網速。比如一位東莞運營商網友發現,給客戶安裝2000M頻寬後,因為安裝的光貓裝置不支援2.5G LAN介面,網速只能達到1000M。

設計師肖明也遇到類似問題。

肖明因工作性質原因對網速要求較高,去年家中安裝千兆頻寬後,實際測量網速只能達到1054M左右,“不滿意,因為我資料、圖片、工作檔案備份多,希望網速能達到固態硬碟的速度,但北京最快也只能達到這個速度了”。

肖明回憶起十幾年前去韓國,那時韓國的固網速度已經能達到幾分鐘,把相機所有照片備份到雲端,而北京家中的網速只能達到幾M每秒的速度。

前述裝置商總監則對DoNews表示這種現象背後的原因複雜。網速的瓶頸不僅僅在於運營商,還與網際網路等服務廠商如何分配網速有關,比如,某些應用給單個使用者的網速存在一定閾值。韓國或者美國之所以固網讓使用者感覺速率似乎比較快,與他們網際網路應用接入運營商網路的有效頻寬很大有關。

換句話說,運營商所謂的千兆頻寬到房間,涉及產業鏈環節較多,除了與室內光纖施工、佈線、WiFi佈局有關係,還與應用提供方、甚至硬體儲存等相關。FTTR規模化之路道阻且長,最終需要產業鏈各個環節配合發展。

如華為公司高階副總裁、中國區總裁魯勇所言,過去一年多時間內,FTTR無論從需求層,還是從供求層、政策層都發生很大改變。“回想第一代FTTR工程師需要測量、佈線,整個過程非常複雜、艱辛。FTTR產業終究需要良性發展,需要產業鏈各個環節有統一的業務、體驗、分級標準、室內光纖,等等。”

(文中汪強、李民、肖明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