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面膜大王IPO,父女分紅10個億

語言: CN / TW / HK

顏值經濟大行其道,“女人的錢最好賺”這個公開的祕密被展現得淋漓盡致。臉上的生意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湧向資本市場。

“玻尿酸第一股”“A+H醫美第一股”“功能性護膚品第一股”等頭銜陸續被拿下,懸而未決的“醫美面膜第一股”隨著敷爾佳的順利過會,有望儘快決出名次。

9月8日,敷爾佳IPO稽核狀態更新為“上市委會議通過”,這也意味著,它有望搶先此前折戟科創板的創爾生物,以及5月遞表港交所、暫無進展的鉅子生物拿下“醫美面膜第一股”。

從“賣藥”到“賣面膜”

近年來消費升級帶動下的醫療美容概念的火爆,給告別高速增長的化妝品賽道帶來新的活力,其中功效性護膚細分賽道的崛起,更讓創業者看到了發家致富的希望。

1964年出生,現年58歲的張立國就是其中之一。

自黑龍江中醫藥大學畢業後,他先後在黑龍江省幹部療養院、哈藥集團製藥五廠擔任藥劑師、生產排程和車間技術主任等職務。

20世紀90年代恰逢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快速轉型階段,看著一猛子扎進市場經濟前赴後繼的淘金者,張立國也加入了公職人員下海潮。

1996年,32歲的他創立華信藥業,開始為哈三聯“賣藥”,即經營由哈三聯生產的注射用長春西汀、注射用利福黴素鈉等藥品的批發。

六年後,他抓住整形美容的風口轉型做醫美修復產品。有資料顯示,2012年該行業已成為繼房地產、汽車銷售、旅遊後的第四大服務業,它所帶動的整形術後修復產品需求快速增長。

華信藥業聯手哈三聯開始做面板管理方面的產品,2014年,醫用透明質酸鈉修復貼問世,同年張立國註冊敷爾佳品牌。

從“賣藥”到“賣面膜”,在張立國的經商路上,哈三聯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站在整形美容風口上的敷爾佳術後修復產品大放異彩,華信藥業的管理層判斷該產品增長空間較大,故於2017年11月成立專門公司——敷爾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負責面板護理產品業務運營。

次年,敷爾佳有限作為敷爾佳產品的全國總代理與哈三聯合作,原本負責銷售的華信藥業停止經營。期間,除了醫用敷料外,張立國還聯合哈三聯推出普通面膜、凍乾粉、水乳精華等功能性產品。其中,醫用敷料貼膜是明星產品。

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2020年,敷爾佳貼片類產品(即醫美面膜)和醫療器械輔料產品在對應的市場中以21.3%和25.9%的份額排名第一。

六年時間,敷爾佳在醫美修復和功能性護膚上已上位龍頭之一。2019-2021年淨利合計21.15億元,毛利率更是水漲船高由76.97%增至81.95%,遠超行業平均水平。對比A股股王茅臺2021年91.62%的毛利率,敷爾佳與之相比不過差了9.67%,稱得上是“醫美面膜界茅臺”。

東三省的“小清新”

在醫藥行業摸爬滾打25年的張立國,不出意外,即將靠賣面膜拿下人生中第一個IPO。

但敷爾佳的上市之路並不順利。2021年8月首次向創業板提交上市申請,遞表3個月後便中止,隨後多次更新招股書、深交所二輪稽核問詢,歷時一年多終過會。如今其有望與森鷹窗業、國鐵科技爭奪黑龍江2022年首家上市公司頭銜。

今年1-7月,東三省地區共有4家公司上市,遼寧3家,吉林1家,黑龍江空缺。

多年來,在資本市場,東三省上市公司總數少,後備上市資源相較匱乏,雖然自2016年以來,發展有所改善,但相較其他地區仍有很長的路要走,這也讓流傳許久的“投資不過山海關”這一說法延續至今。

以黑龍江為例,據黑龍江證監局,今年以來上市公司利用資本市場融資114.55億元,相較於江蘇的1511.48億元仍有很大發展空間。

同花順資料顯示,截至2022年7月底,A股上市公司數量合計達4844家,東三省A股上市公司僅168家,遠低於廣東(799)、浙江(627)、江蘇(607)。

不同於廣東、浙江、江蘇上市公司數量眾多,涵蓋行業多點開花,東三省因上市公司數量有限,所涉及的行業也較少。

截至7月底,東北地區上市公司總市值17116.56億元,僅為江蘇和廣東的24%和12%,其中一家市值過千億,即恆力石化。

敷爾佳所在的黑龍江有38家上市公司、總市值3057.94億,在遼(81)吉(49)黑中均墊底。其中,國防軍工行業總市值最高,為344.41億,佔全省A股上市企業總市值的11.26%。

敷爾佳若能順利上市,不僅能收穫哈爾濱、黑龍江甚至東三省美妝護膚第一股的桂冠,還能為老工業基地帶來新活力。

我國化妝品行業產業鏈企業多分佈於中部及東南沿海等經濟較發達地區,如上海、浙江、福建、廣東等。而東三省上市公司多集中在生物製品、石油加工貿易、國防軍工行業等,搭著新消費風口登陸資本市場的東北地區護膚品牌實屬罕見。

資料顯示,去年哈三聯在對敷爾佳增資完成後,後者估值接近110億元,這也意味著東三省又將迎來一隻獨角獸。這個估值在黑龍江上市公司市值排名第八,在哈投股份和東方集團之前。

對於公司本身,各種頭銜能讓其在資本市場講的故事更動聽,但對消費市場而言,關心的則是產品和價格。

醫美面膜要上市的訊息並未引起關注,但“148一盒的敷爾佳面膜成本僅10元”的話題讓敷爾佳體驗了一把頂流的滋味,4.5億閱讀和1.9萬討論讓其衝上熱搜榜第一。

隨後該品牌相關資訊都被扒了出來。81.95%的毛利率,三年逾20億的淨利潤,讓外界見識到了敷爾佳的不差錢,同時,創始人張立國也跟著火了一把,原來在哈爾濱搞醫美護膚的老闆如此財大氣粗。

IPO前,即2019-2020年敷爾佳向股東現金分紅累計達10.42億元,這也就是說這兩年公司13.09億元的淨利中的近八成進了控股股東兼實控人張立國的口袋。

來源:稽核問詢函之回覆報告

據敷爾佳方面披露,套現後的張立國家族開始各種買買買,除了鉅額理財支出,買房和裝修、日常消費以及親友往來花費讓人咂舌。其中,2018-2021年,生活費近1.8億元,其中購屋裝修支出逾1.5億元,購車支出209萬元。

房產方面,張立國和孟慧夫妻以及女兒張夢琪在哈爾濱、三亞買下了6套房產和2處豪宅,其將所購房用於出租,承租方是敷爾佳,僅道里區富力中心的6套房房租年收入就超百萬,壕氣十足。

“死迴圈”

靠著敷爾佳,張立國已然發家致富。壕是真的壕,但質疑聲也不少。

上文提到的“148一盒的面膜成本僅10元”,指的就是敷爾佳明星產品醫用透明質酸鈉修復貼(白膜)、醫用透明質酸鈉修復貼(黑膜)。其在敷爾佳天貓旗艦店售價為148元(5片)和199元(5片),即一張面膜30-40元。

雖說化妝品行業本身就是高毛利,但資料仍很驚人。據敷爾佳回覆深交所問詢函,採購面膜單價為10.17元/盒和9.99元/盒,這也就是說,一盒面膜的溢價在15倍及以上。

眾多網友感慨道,“知道化妝品行業暴利,但卻不知這麼暴利。”再結合此前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等部門稱“從法規的角度來說,不存在所謂的械字號面膜或醫美面膜”,面膜是智商稅、敷爾佳在割韭菜等聲音喧囂塵上。

這還不算完,最讓張立國煩心的則是外界對敷爾佳輕研發的質疑,這也是困擾護膚和醫美行業的普遍問題。

敷爾佳的招股書對此做了解釋,張立國以換股形式收購了哈三聯旗下負責第二類醫療器械和化妝品生產及銷售業務的全資子公司前,敷爾佳沒有生產能力,主要是向哈三聯採購產成品,本身只負責銷售、推廣及品牌運營維護。

在這樣的模式下,總計441名員工中研發人員僅6人,2019-2021年三年研發費總計不過733.65萬元,在營收比重中的佔比常年低於0.1%,也就解釋得通了。

來源:敷爾佳招股書

其目前完成從代理商向生產商的轉變,也提及將加大研發投入,但事實卻是:敷爾佳IPO擬募資18.98億元,其中47%的資金,及8.86億元繼續用於營銷推廣,僅5698萬元用於研發。

敷爾佳的另一個雷區便是,其建立的分銷聯盟系統平臺中涉及自然人經銷模式和返利制度,被外界質疑涉嫌“傳銷”,2019-2021年經銷渠道收入佔比均超65%,雖然敷爾佳予以否認,但質疑聲仍在。

而且監管趨嚴的護膚行業猶如達摩克利斯之劍高懸在敷爾佳頭上。因涉及醫美概念,和經銷商的模式,本身風險較大。再加上敷爾佳面臨產品線集中度過高的問題,若經銷商和產品出現問題,將對公司產生重大影響。

小紅書、黑貓投訴等平臺有關“敷爾佳過敏、假貨”投訴讓人眼花繚亂。

與此同時,貼片類醫療器械類敷料產品的龍頭競爭愈發激烈,擁有功能性護膚薇諾娜的貝泰妮、坐擁可復美和可麗金兩大網紅醫美面膜的鉅子生物、華熙生物旗下的潤百顏、創爾生物的創福康、安德普泰等都在加速擴張圈地。

敷爾佳稍有差池,處境將更難。

話說回來,關乎消費者安全的行業需要精工細作,但面對公司要快速發展追求快錢,資本追求快速投資回報率時,好似一個死迴圈。如何在快速奔跑和擁擠的賽道中保持克制,是已在醫美快車上的敷爾佳要解決的難題。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商業人物”(ID:biz-leaders) ,作者:雲磐,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