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在理想汽車眼裡,它們的車主,處在智力缺陷的邊沿

語言: CN / TW / HK

世界上應用最為廣泛的智力測驗量表,韋氏成人智力量表(WAIS),由美國醫學心理學家 David Wechsler 於 1955 年編制。1981 年,湖南醫科大學龔耀先教授完成了基於 WAIS 的修訂工作,推出中國修訂韋氏成人智力量表(WAIS-RC)。

該量表按照智商的高低,將智力水平分為 7 個等級,多數人的智商在 80-119,佔比超過 82.2%;智商低於 70 的人群,被歸類為「智力缺陷」,佔比 2.2%; 介於這兩者之間的,被視為處於「平常」與「智力缺陷」的邊界,佔比 6.7%

有意思的是, 天風證券的報告 顯示,2021 年, 理想汽車在中國新能源市場的佔比,剛好也是 6.7%

或許在理想汽車眼裡,他們的客戶就是這樣一群人,離「智力缺陷」僅一步之遙。

否則問題怎會如此之多。

三輛車,三個故事

自獲得新能源整車生產資質以來,理想汽車目前總共推出了三款車型,2020 款理想 ONE、2021 款理想 ONE,以及理想 L9。

這三款車都有著各自的「硬傷」,我們一個一個來,先說 2020 款理想 ONE。

2020 年,理想汽車的交付量穩步提升,赴美上市也十分順利,但斷軸事件,卻讓初出茅廬的理想汽車飽受爭議——2020 款理想 ONE 但在短短 9 個月不到的時間發生了 4 次斷軸。

問題出在理想 ONE 的前懸架下襬臂。

面對質疑,理想汽車起初表示理想 ONE 的前懸架下襬臂由成本更高的「複合材料」製成,其剛度要強於鋼製或鋁製下襬臂。

但面對接二連三的斷軸,這樣的說辭顯然站不住腳,在輿論壓力之下,理想汽車不得不妥協,為使用者提出了「免費升級下襬臂」的方案,而後,又遭遇了一輪口誅筆伐——

把有問題的東西換掉,也能叫「升級」嗎?

最後,理想汽車不得不向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備案了召回計劃,為 10469 輛理想 ONE 免費更換了球銷脫出力更高的前懸架下襬臂。

而在面對 2021 款理想 ONE 的電機嘯叫問題時,理想汽車並沒有通過召回解決問題,而是選擇了與車主「私了」。

2021 年 7 月, 38 號車評中心 在評測 2021 款理想 ONE 時發現,在燃油優先模式下,理想 ONE 的發電機會出發出極為刺耳的高頻嘯叫。他猜測,這是理想汽車為了降低成本,在改款車型上更換了一些硬體和相應的供應商,從而帶來了嘯叫問題。

對此,理想汽車的處理方法是,為上門提出問題的使用者免費更換髮電機總成。儘管如此,這一事件還是對不少理想使用者造成了傷害—— 新車剛提回來就要大修,換你你也不樂意

至於前不久才釋出的理想 L9,這輛「500 萬內最好的家用旗艦 SUV」的產品質量,同樣令人擔憂。

7 月 17 日,據 央廣網報道 ,一輛理想 L9 試駕車疑似發生空氣懸掛斷裂,無法繼續行駛。

對此,理想汽車張小嫻第一時間進行了迴應,表示該試駕車是 以 90km/h 的速度衝過深度 20cm 的坑 ,才導致空氣彈簧內部仍處於試製階段的緩衝環破損。她還稱,量產版的緩衝環的強度是試製版的 2.5 倍,面對更大的衝擊也不會有問題。

此番言論第二天就被前吉利研究院院長、小米汽車技術負責人胡崢楠怒批,他還對理想汽車的開發流程和質量管理提出了質疑:

「90 公里時速過 20 釐米的坑」,20 釐米什麼概念?您的離地間隙也沒這麼大吧?

另說試駕車用了試製件,量產件強度是(試製件的)2.5 倍,可以適應這種工況。這就更可笑了,效能不一樣的試製件你制它幹嘛?TT,PP,VP,MP,各個階段的樣車都應該是什麼狀態,幹什麼用的?

此外,量產版理想 L9 本週還被曝出部分車輛存在方向盤跑偏,且難以矯正的情況,有待進一步觀察。

理想汽車,不只是變快了

理想汽車造了三款車,每一款都有硬傷,是因為沒經驗嗎?背後的原因很現實——因為錢。

回顧理想汽車這幾年走過的路,可以發現,理想 ONE 這一款車,養活了一整個車企。

實際上,理想汽車在 2015 年成立時,對外宣傳了兩種產品形態,一種是「小而美」的智慧輕電車 SEV,另一種是「大而全」的增程式 SUV,前者主打市區通勤,後者負責擴大出行半徑。

後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SEV 胎死腹中,理想 ONE 成為了創始人李想實現理想的唯一途徑。

在李想的理念裡,理想 ONE 之於理想汽車,好似 iPhone 之於蘋果——價格雖高,但體驗更好,是能夠代表一個品牌的爆款產品。

根據理想汽車港股招股書中的產品規劃,理想汽車計劃在 2022 年釋出一輛全尺寸 SUV(也就是理想 L9),而後將產品線一分為二,X 平臺為增程式,Whale 和 Shark 平臺則為純電平臺。

是的,這統統都是要錢的,錢從哪來?無休止的融資?答案當然是理想 ONE。

理想汽車 2020 年財報顯示,該公司 2020 年的研發費用為 11 億元,同比下降 5.93%,佔營業收入的 11.63%。作為對比,小鵬為 29.5%,蔚來是 15.3%。

同時,2020 年理想汽車的單車毛利率也是新勢力三強中最高的,為 16.4%,2021 年,理想更是將這一數字提升到了 21.3%。

用何小鵬的話來說,在他、李想,和李斌三人之間,2021 年過得最舒服的就是李想,但當時間邁進 2022 年,李想過得就沒有這麼舒服了。

兩個方面,一是錢,二是產能。

理想汽車 2022 年 Q2 的淨虧損為人民幣 6.4 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了 172.2%,這一季度的虧損甚至遠高於去年一年的虧損,創理想上市後新高。

研發費用方面,理想汽車上半年研發投入達 29.1 億元,較去年同期增加了 148.8%,另一方面,隨著銷售網路的擴大,理想汽車上半年銷售成本總額超過了 142 億元,去年同期在 70 億元左右。

面對如此大的資金壓力,李想還能寄希望於理想 ONE 嗎?顯然不能。

在 8 月 15 日的理想汽車二季度業績電話會上,理想汽車總裁沈亞楠透露了一個訊息:理想 L9 對理想 ONE 的銷量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我們也有些驚訝地看到,當顧客到店試乘試駕理想 L9 後,有些本計劃購買理想 ONE 車型的顧客,最後選擇了理想 L9。

這直接導致了理想 L8 上市節奏的加快。

▲理想 L8

從前文的理想汽車產品規劃中可以看到,理想汽車原本計劃在 2023 年才推出 X 平臺的第二輛 SUV,也就是理想 L8,但如今,理想汽車不得不將其提至今年 11 月釋出,且釋出即量產。

不難看出,接過「招財童子」理想 ONE 的接力棒,是理想 L8 最重要的使命。

如此一來,壓力就來到了常州工廠這邊。

▲理想汽車常州工廠

目前,理想常州一期工廠的年產能僅為 10 萬輛,產能壓力非常大,要滿足理想 L8 和 L9 的正常交付,理想 ONE 的停產就成為了必然。

美國作家 Tom DeMarco 在《人件》中寫道:

壓力不會讓人工作得更好,只會讓人工作得更快。

而理想汽車不僅變快了,可能還變壞了。

理想使用者慘遭「背刺」

老車停產為新車讓路,這本是理所應當的,但這事放在理想汽車上,就變了味兒。

9 月 1 日,理想汽車突然宣佈將在 11 月推出新車型理想 L8,理想 ONE 則降價 2 萬元,並將於年內停產。那些剛剛提車的理想 ONE 車主,顯然遭受了「背刺」。

在黑貓投訴平臺上,一位在 8 月 31 日購買了理想 ONE 的準車主表示,在試駕過程中,銷售人員明確告知理想 ONE 的價格全國統一,且不會降價,結果官方第二天就公佈了降價、停產的訊息,他認為理想汽車如此行為構成了欺詐,要求退款退貨。

有如此訴求的車主不在少數,截至發稿,理想汽車近 30 天在黑貓投訴平臺上的投訴量已經達到了 2221 次。

這樣的故事,在理想汽車身上,每年都在上演。

去年 6 月,突如其來的新款理想 ONE 也讓剛提車不久的車主猝不及防,雖然新車的售價貴了 1 萬元,但在配置上對老款形成了碾壓之勢,遭到大量車主聲討。

為什麼理想汽車在換代時總會激起消費者不滿呢?

在傳統車企的 4S 店模式中,廠家會在產品換代前與經銷商溝通,後者則會提前適時釋出預熱資訊,並根據市場行情調整優惠政策,將知情權和選擇權交給消費者,平緩過渡。

對於採用直營模式的新勢力車企來說,沒有了經銷商作為緩衝,如何處理產品換代時與消費者產生的矛盾,成為了一個巨大的考驗。在這方面,理想顯然沒能做好。

儘管在法律層面,理想汽車並無過錯,但利用與消費者的資訊差來實現利益最大化,無疑對理想品牌造成了極大的損害。

面對車主的種種不滿與不斷髮酵的輿論,理想汽車目前的做法是:

給自家法務部門開一個官微,並在建號的第二天,釋出了兩條起訴通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