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中國靈活用工市場研究報告

語言: CN / TW / HK

靈活用工丨研究報告

核心摘要:

發展 背景

本報告將靈活用工界定為僱傭組織以標準僱傭之外的方式進行人力資源配置的方式,主要包括勞務派遣、外包、非全日制用工等形式;人口紅利的削減導致勞動力成本持續攀升,疊加經濟下行壓力,企業出於降低用工成本和提升組織靈活性的目的,更加傾向於採用靈活用工。

發展現

在外包和勞務派遣口徑下,2021年我國靈活用工市場規模達到8944億元,預計2022年將突破萬億。

•用人單位:降成本是現階段企業使用靈活用工的首要目的,傳統服務業使用靈活用工的比例更高,處於穩定發展期、擴張期的企業使用靈活用工更普遍。

•勞動者:靈活彈性的工作時間是勞動者從事靈活就業的主要原因,在從業痛點上,藍領羣體的痛點集中在低薪和欠薪,白領羣體的主要問題則突出表現為缺乏學習提升和職業發展機會。

•靈活用工服務商:大甲方和支付機構正加緊佈局靈活用工業務,服務商加強合規管理體系和風控體系的建設。

發展 痛點

•法律:法律難以適用於目前應用越來越廣泛的靈活用工現象,勞動合同糾紛及社會保險糾紛為主要糾紛案由。

•政策:政策為影響行業發展的第一短週期變量,趨勢向好但具體風向較為模糊。

•服務商:用工週期縮短,服務商核心能力及SaaS邏輯需進行改變。

•勞動者:勞動者保障機制以社保為中心,確實全方位的保障。

發展 趨勢

•政策端:以相關法條的完善為主要趨勢,不完全勞動關係將會給行業更多的自由度。

•服務商:新業態的出現帶來新的業務場景,引領服務商數字化新趨勢。基本業務仍然為服務商的主要發力方向。

建議

•深耕vs.多元化:相關法條逐漸完善,靈活用工基本業務將會有巨大的發展空間。

•環境及入局門檻:政策環境市場環境總體友好,行業入局門檻較低。

•細分領域:行業發展迅速,垂類行業發展機會巨大。

•基礎崗位vs.中高級崗位:靈活用工適用於交易成本較低的基礎崗位以及交易成本較高的高級崗位,中級崗位靈活用工空間較窄。

中國 靈活用工行業發展背景

靈活用工的概念界定

僱傭組織以標準僱傭之外的方式進行人力資源配置的方式

“靈活用工”強調僱主的用工狀態,從勞動法學的角度界定, 靈活用工是標準僱傭之外的用工形式 ,標準僱傭關係是指全日制、無固定期限,並且構成僱主與僱員從屬關係一部分的僱傭形式。相應地,靈活用工即用人單位以標準僱傭之外的方式,與勞動者構成非標準勞動關係或非勞動關係。在靈活用工的具體實踐方式上,包括非全日制用工、勞務派遣、短期用工、 業務外包、 人力資源外包、眾包、 依附性自僱等。

靈活用工行業發展驅動力-政策

多項政策發佈為靈活就業和靈活用工提供支持和引導

近年來,中央及地方密集發佈政策意見,引導企業採取靈活用工等模式,支持多渠道靈活就業,並逐步完善靈活就業社會保障政策,放開户籍地限制,開展職業傷害保障試點,維護靈活就業人員勞動保障權益。在人力資源行業發展方面,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以支持和引導行業朝着更高質量、更規範的方向發展。

靈活用工行業發展驅動力-經濟

經濟承壓,企業生存壓力加大,催生靈活用工需求

2021年10月以來我國當月虧損的規上企業數量不斷攀升,2022年7月虧損企業累計虧損額同比增長48.5%,在宏觀不確定性提升和經濟增長乏力的背景下,企業生產經營面臨較多困難,為了節約用工成本和提升業務靈活性,更傾向於選擇靈活用工這種更富有彈性的人才組織形式,以提升人力資源配置效率。

靈活用工行業發展驅動力-產業

共享經濟催生新就業形態,驅使靈活用工興起

2021年我國共享經濟市場規模約為36881億元, 共享經濟發展催生出大量新就業形態 ,這些具有較高包容性和靈活性的新就業創造大量靈活就業崗位。由此,用人單位和勞動者更願意擁抱靈活用工形式,得以“雙向奔赴”,推動靈活用工的快速發展。

中國 靈活用工 行業發展現狀

靈活用工產業圖譜

靈活用工行業規模

預計2022年市場規模破萬億,增速迅猛

宏觀經濟不確定性的增強為各行各業的發展帶來了較大的挑戰,如何根據業務需要以較低的成本和風險快速招到合適的人才,從人才“為我所有”到人才“為我所用”,這是靈活用工行業得以迅速增長的主要原因所在。據測算,2021年我國靈活用工市場規模為8944億元,2017-2021年的年複合增長率為30.5%,預計2022年市場規模將突破萬億,隨着用人需求的持續上漲,靈活用工服務商的交付能力和精細服務能力不斷提高,未來三年市場有望保持超20%的年均增速。

靈活用工行業商業模式分析

服務商與員工簽訂用工協議,承擔僱主責任,收取服務費

靈活用工模式中企業和員工並非直接僱傭關係,企業將用工需求提交給靈活用工服務商,由服務商負責按要求進行人員招聘,一般需在短時間內批量招聘同質性較強的勞動力,服務商與員工簽訂用工協議,並負責員工的入職在職離職和薪社税管理,用人企業則 在項目運營成本(即事務性工作,包括員工的税前工資、檔案管理服務等)的基礎上 向靈活用工服務商給付一定比例的 溢價和風險金(針對員工的僱主責任、勞動爭議等按一定比例收取)。

靈活用工行業核心價值分析

降成本,提效率是底層邏輯

在靈活用工方式下,企業和勞動者之間不存在勞動關係。企業只需向靈活用工服務商支付相應的人員成本、服務費和風險金,與傳統僱傭方式相比,在人才的“選用育留退”環節的成本均可降低,而且實現用工風險的轉移——服務商承擔全方位的法定僱主責任及用工風險,使得用人單位更好地聚焦戰略與主業,提高組織彈性,使組織朝向查爾斯·漢迪提出的“三葉草組織” 形態發展。

靈活用工行業主要角色分析-勞動者

近半數每週工作超5天,藍領羣體工作強度更大

整體來看,49.6%的靈活用工勞動者平均每週工作超5天,21.4%平均每天工作超過10小時,勞動者的就業質量有一定的改善空間,特別是藍領羣體,該羣體從事的工作技術含量較低,更多是通過輸出時間和勞力獲得收入,工作強度更大,平均每週工作超過5天的比例達56.7%,遠超白領羣體(40.6%),平均每天工作超10小時的佔比達24.9%,該比例在白領羣體中為15%。

中國 靈活用工 行業發展痛點

中國靈活用工行業法律風險

法律風險集中於勞動合同及社會保險相關領域

從涉靈活用工的相關案件來看,案由多為勞動合同糾紛及社會保險糾紛。同時在勞動合同糾紛類案件之中,案件案由多集中於勞務派遣合同糾紛及確認勞動關係糾紛。因而,在勞務派遣、社保、勞動關係等事件中,靈活用工服務商更容易出現法律方面的風險。

中國靈活用工行業發展痛點-政策端

政策仍為主要短週期變量,風險機會並存

法律不明確,再加上靈活用工行業長期潛伏於法律規範以下,使得一方面法律的空缺給行政機關留下了較大的決策空間,另一方面給服務商增添了運營的不確定性。監管鏈條中一方面存在着可以較為顯性的法律,另一方面也存在着較為模糊的監管進程。相關法律的不完善使得監管進程更加模糊,一方面造成總體政策動向難以預測,另一方面造成行政機關上下也難以形成較為統一的政策標準。對於受制於政策程度較高的靈活用工行業而言,政策仍然為主要的短週期變量。

中國靈活用工行業發展痛點-服務商

零工模式下,核心能力從社保成本處理到招聘能力上轉移

過往長期用工的模式下,服務商的核心價值點在於通過社保成本處理來降低用工成本。在用工週期越來越短的用工情形下,員工的去留以及支薪週期更加靈活,對於傳統靈活用工服務商的底層招聘能力有了較強的改變。首先,短期員工員工的去留更加靈活,意味着服務商人才供給鏈需要更快速的運轉。同時,短期用工對人才匹配的成本要求更加敏感,對於服務商人才匹配的邏輯也是較大的挑戰。

中國靈活用工行業發展痛點-服務商

短期用工對服務商人力資源管理系統有較大挑戰

短期用工的計費方式和支薪週期和長期用工有着較大的差異。長期用工的模式下,企業端的SaaS和服務商端的SaaS兩者分開運行。而短期用工的模式下,一是靈活用工服務商開賬和員工在員工企業的業務表現相關,因而需要數據上的互通,二是支薪週期變短,要求兩個系統需要以更短的時間週期對接以完成員工支薪。總體上,短期用工的模式下,用工企業的數字系統及服務商的數字系統之間的邏輯整合及數據互通仍是痛點。

中國 靈活用工 行業發展趨勢

中國靈活用工行業發展趨勢-政策

靈活用工相關法條行將完善

2021年7月,人社部等八部門聯合發佈《關於維護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勞動保障權益的指導意見》,首次提到不完全勞動關係這一概念,界定為沒有完全形成勞動關係但企業對勞動者進行管理的勞動關係,覆蓋範圍主要包括新經濟業態。同時,不完全勞動關係相關法律法規也即將出台,將對行業形成較大正面影響。首先,不完全勞動關係將會給行業的主要監管點更大的自由度。其次,適用範圍為新經濟業態,但也有可能會擴展到整個外包行業。

靈活用工服務商

數字化風潮持續,新需求帶來革新

未來一年靈活用工服務商數字化風潮還將繼續,主要體現在三個方向。首先,各方人力資源管理系統將會升級,以提升新場景下的管理效能。其次,服務商數據庫升級來適應新的招聘需求。此外,提升客户及勞動者的交互也將成為未來一年數字化的重點。

多方利好,基本業務仍為主要服務商的着力方向

首先從靈活用工產業鏈條的三個參與方來看,基本業務和供給側、監管側、需求側的契合程度都較高,為主要的發展機遇所在。同時,除去個別陷入暫時性困難的服務商,市場上的主要服務商仍以基本業務為主線進行挖掘,挖掘方向主要在共用工種類上。多方利好的因素下,靈活用工基本業務在未來一年將迎來較好的發展態勢。

中國 靈活用工 服務商發展建議

市場進入機會分析

環境利好因素強,入局門檻總體較低

靈活用工服務商的主要價值點較少,同時因為行業基本盤足夠大,行業壁壘並不夠高,新入局者機會也較多。但從核心的幾項價值點上來看,靈活用工領域的行業經驗對於服務商來講仍然重要。對於門檻較高、玩法較複雜的行業(如軟件等),行業本身較為成熟,服務商對行業本身的認識有着較高的重要性。而對於門檻較低的行業(如製造業等),行業本身較容易進入,勞動力資源以及用工成本處理為較為核心的能力,但兩者對服務商在區域的人事關係資源以及其對區域的監管力度有着較高的要求。

賽道縱深發展,垂直領域存在較多機會

外包業務通常和行業有深度綁定的關係,首先服務商的業務鏈條中往往包含着業務人員的培訓,此外每個行業的人員從招聘到管理的流程都有差異。從具體行業來看,有三個種類的行業目前細分賽道已經有了一定規模,一類是以軟件行業為代表的行業,這類行業往往先於國內外包行業起步,一類是製造業,勞動力的供需失衡為製造業外包市場製造了廣泛需求,另外一類是新經濟業態,主要靠新經濟業態的迅速成長而得到發展。

市場進入機會分析-崗位級別

基礎崗位和高級崗位為靈活用工的主要適用範圍

以崗位級別為自變量,所需人員數量和崗位級別成負相關,同時業務核心程度、能力要求、培訓週期、招聘難度與崗位級別成正相關。隨着崗位級別的增加,招聘所造成的交易成本也逐漸增加。在基礎崗位,由於交易成本低用工量大,且通常有一些暫時性的人員需求,因而維持了批發市場和租賃市場兩種表現形式。而高級崗位往往交易成本高,主要維持勞動力租賃市場。以代理用工和兼職用工為主要表現形式的靈活用工更適用於基礎崗位和高級崗位。

以上為簡版內容, :point_down: 點擊下方圖片

查看及下載完整版報告

中國企業人事管理      |    中國企業服務研究

企業直播服務行業      |     企業級無代碼開發

中國薪税服務研究      |     中國信創產業研究

:point_down: 點擊 閲讀原文

免費查看及下載更多PDF高清完整版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