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閉“229”、新增“95”,呷哺呷哺為何“邊關邊開”?

語言: CN / TW / HK

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反覆,給線下餐飲行業帶來了巨大的壓力。資料顯示,2021年,我國餐飲收入為4.69萬億元。其中,2021年新註冊成立火鍋企業達5萬家以上,但火鍋行業的整體營業額仍未恢復到2019年的水平。

與此同時,隨著此前海底撈鉅虧業績的披露,市場也開始將目光投向另一上市連鎖企業呷哺呷哺。

湊湊映襯之下,呷哺呷哺或面臨“老化”?

3月28日晚間,連鎖火鍋品牌呷哺呷哺釋出了2021年業績公告。報告期內,公司實現營收61.47億元,同比上漲12.7%,超越疫情前2019年的營收水平。

其中,呷哺呷哺餐廳收入仍為集團主要收入來源,佔總收入的比重達57.3%,收入增幅約為1.2%;同時,湊湊餐廳也貢獻了39.3%的收入,營收規模超23億元,取得同比近40%的增長。

從分地區經營資料看,2021年,經過門店調整,呷哺呷哺餐廳在一線城市的門店數佔比顯著提高,貢獻了超8%的收入增長。另一品牌湊湊在二線城市門店的總收入已超一線城市,成為業績增長的新引擎;此外,湊湊在三線城市和香港門店的業績表現較好,前者門店營收同比增長近2倍,後者營收也取得近9成的增幅。

而相較於湊湊的強勁增長,有觀點認為呷哺呷哺品牌呈“老化”傾向,如何應對和破局?

對此,呷哺集團方面迴應表示,湊湊的發展的確在行業表現突出,但呷哺呷哺也擁有非常優秀的基因,自呷哺呷哺2014年上市以來,業績基本上保持了連年增長的態勢。2014年至2021年,呷哺呷哺年均業績增幅達到15.7%,這個資料上超於餐飲行業增幅(約7.7%)一倍以上的;過去8年,呷哺呷哺年均利潤達2.18億元,平均一家火鍋店每年可以賺近250萬,可以說,這是個非常賺錢的品牌。隨著虧損門店的關閉和多舉措優化,呷哺呷哺將重新出發,2022年更加聚焦Z時代消費群體,通過社交平臺、電商平臺等多渠道進一步探索呷哺呷哺發展的無限可能。

邊關邊開,意欲何為?

此外,可觀的營收背後,還存在呷哺集團年度由盈轉虧的“尷尬”情況。2021年,因疫情和關閉虧損門店的一次性不利影響等,呷哺呷哺經歷了2014年上市以來的首次年度虧損,虧損額達2.13億元。

公告稱,由於前管理人員開設的多數餐廳所在位置無法突出呷哺呷哺高性價比品牌形象,及疫情影響等商業原因導致部分餐廳關閉。截至2021年末,呷哺集團共關閉229家虧損餐廳,均為呷哺呷哺餐廳。

據藍鯨財經此前報道,2021年5月,呷哺集團創始人、董事長賀光啟在重新上任集團CEO後,曾花了2個多月的時間走訪全國各大門店,發現有不少餐廳選址出現嚴重錯誤的現象。為減少進一步虧損,維護股東、員工、消費者的利益,賀光啟在去年推出了“五大革新戰略”,包括關閉呷哺呷哺虧損門店及品牌迴歸大眾消費路線的舉措。

彼時,香頌資本董事沈萌分析表示,關閉虧損門店可以提升單店的收益率,即便造成了一定的非經營性虧損,那這種虧損也是具有希望的,目的是為了甩掉歷史包袱而輕裝前進,獲得更大的增長空間。

值得注意的是,與關店一同進行的,還有公司年內新增95家餐廳的舉措,其中包含52家呷哺呷哺餐廳和43家湊湊餐廳。

而“一邊關店,一邊開店”的經營行為,也曾受到外界質疑。

針對此,呷哺集團方面迴應表示,一方面,2021年關閉的229家餐廳,均為虧損門店,且因前期選址就出現了嚴重的錯誤,即便長期投入也難獲利,因此,經過多方評估後,選擇“斷臂止血”關閉餐廳後重新出發;另一方面,餐飲受疫情影響嚴重,甚至出現了重新洗牌的局面,呷哺集團作為餐飲頭部企業,在“危”的情況下也要看見和抓住“機遇”,在好的商業地段也繼續保持擴張戰略,因此新開設了95家餐廳。

資料顯示,截至2021年末,公司共經營1024家直營餐廳,呷哺呷哺餐廳達841家,湊湊餐廳達183家。關於此前關閉的229家餐廳員工,呷哺透露,並未主動裁員,而是根據不同崗位調整到相應門店。

2022年,呷哺集團表示,計劃新開設門店156家,選址上傾向於市場潛力大、發展基礎好的地區。尤其是在中國大陸地區之外開店的程序將加快,包含中國臺灣、中國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在內,均會有新的門店開張。

而除擴張計劃以外,公司在數字化系統、新品牌呷哺“X”打造等方面也會有進一步投入。事實上,這對於資金需求不小,那麼,基於此,公司是否又會有相關的融資計劃?

談及於此,呷哺方面向記者表示,公司賬上資金充足,暫無任何融資計劃。“呷哺集團整體策略的積極轉變,與公司長期以來穩定的財務結構密不可分。2021年業績公告資料顯示,集團賬面流動資產在20億元左右,其中近一半是現金。集團資產負債比率低於60%,財務結構上還有很大的空間,支援公司的擴張戰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