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程式設計師一半教師,註定不平凡的2021

語言: CN / TW / HK

「時光不負,創作不停,本文正在參加2021年終總結徵文大賽

"IT是一座圍城,城外的人想進去,城裡的人想出來。"——錢老:我沒說過這話。

2021年上半年,我還是一個小小程式設計師,想衝出IT這座圍城。

2021年下半年,我已成為一個教師,看著一群十二三歲的小孩子想擠進IT這座堡壘。

作為程式設計師的我

2021年上半年,彼時的我,已經畢業一年半有餘,算上實習時間,在公司裡已經上了兩年多的班。整天疲於各種需求、開會、加班,白天看似沒做什麼事,晚上回去別的都不想只想躺下睡覺。這種疲憊是心理上的疲憊,與理想生活間巨大差距產生的疲憊。

迫切想要結束這種狀態,一種途徑是跳槽,繼續做程式設計師;一種途徑是考公務員;一種途徑是轉行。相對來說,跳槽難度最低,成本最低(成本指的備考成本,更著重指人付出的精力成本),但很難保證一定能結束這種狀態。考公務員,難度高,成本高。轉行,思來想去,只有轉行當老師這條路的難度和成本相對較低。

image-20220105105240898.png

在思慮之後,還是優先選擇轉行當教師這條路,同時做好跳槽的準備,而且也早在2020年便開始行動,一邊備課教師資格證一邊向各個學校投遞簡歷。在2020年12月,得到一家學校的口頭承諾,如果我能取得教師資格證,就跟我簽約。於是2021年上半年,作為程式設計師的我,一邊備考教師資格證,一邊積累技術準備跳槽。可參看年中總結:從碼農到人民教師 | 2021年中總結

作為教師的我

6月15日出教資成績;6月17日前往學校簽約(這天也是女朋友的生日,於是在學校招生辦大廳給女朋友訂生日蛋糕,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簽約之後的下個週一向直屬領導提了離職意圖。7月底在公司離職,8月8號正式入職學校成為一名教師。

來到學校,從未想要什麼每天兩節課,上完課其他時間就可以休息。早就做好心理準備,無論去到哪裡,都不會有輕鬆又錢多的工作,收入能和付出等價就是最大的願望了。在這半年裡,每週正課4節,加一節C++選修課,但很少有可以坐下辦公位的時間。學校的工作時間與公司不同,學生起床老師就要到崗,每天的工作時間跨度拉得很長,最長的一天早上6:40到崗,晚上10:00下班(名義上的下班)。每天也是很累,但對比上半年的累,這種累是身體上的疲憊,每天對著一群小孩子,心理總是陽光的。加上我是一個資訊老師,沒有成績上的壓力,心理的疲憊又少幾分。

作為教師的我,也有各種各樣的flag,然而由於沒有做好完整的規劃加上定力不足,flag立了又流產。唯一完成度比較高的,應當數在準備C++的授課上,這也是我剛轉行帶有的唯一的優勢。看著學生們對程式設計饒有興趣,即為他們高興,又聯想到自己拼命從IT業擠出來難免落寞。

新一年的flag

我已然成為一個老師,卻還是希望自己作為一個技術人員那樣子去工作、生活;我已然從IT這座圍城出來了,卻不捨得城裡的生活。每個個體都是矛盾的集合體,這是我在一段非常不開心的日子裡面悟出來的,正是各種矛盾造成了我們生活上的不開心。當我接受這個事實之後,我覺得我的生活一下子豁然開朗了。成為一個極客型老師或許是我工作上最大的願望。

新的一年裡,我還是有很多的flag,這些flag無法都能順利完成。這一次我要做好規劃,不能讓太多的flag流產。

  • 開發一套適用自己教學的練習系統。當市場上的智慧課堂產品覺得不夠好用時,就自己開發一個,這才是一個合格程式設計師的合格想法。(也希望2022年在掘金上的年終總結更多是關於技術上的總結,而不是做老師的總結)
  • 開發一套C++基礎學習的微課。費曼技巧,以教促學;在學習如何上好課時,最好的做法就是多去上課。
  • 開發一套適合中學生和電腦小白的計算機普及知識課程。
  • 把結婚提上日程,在一起快7年了,我不能老是想著要做好充足的準備再去結婚,在這事上不能再給拖延的藉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