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運營商2022年將如何“幹架”?

語言: CN / TW / HK

2022年已經到來了。在這新的一年裡,三大運營商將如何繼續“幹架”呢?

中國電信、中國移動都先後開完了2022年的工作會,中國聯通的規劃也已清晰,三大運營商今年怎麼幹其實已經相當明確了,比如——

中國電信提出七大舉措:①大力推進科技創新,持續打造科技型企業;②堅持以客戶為中心,決勝數字經濟新航道;③加快構建數字資訊基礎設施,夯實數字化轉型的能力基礎;④全面深化企業改革,激發企業動力活力;⑤增強企業治理水平,持續提升企業管理效益效率;⑥防範化解各類風險,牢牢守住不發生重大風險的底線;⑦加強黨的全面領導,切實增強黨建引領保障作用。

中國移動則聚焦八大方面:①築牢轉型發展根基,打造新型資訊基礎設施;②深化基於規模的價值經營,構建新型資訊服務體系;③建強科技創新引擎,支撐高水平自立自強;④系統優化管理體系,不斷提升企業運營水平;⑤縱深推進改革落地,加快突破體制機制障礙;⑥大力提升服務質量,打造人心紅利競爭優勢;⑦踐行央企職責使命,積極融入國家發展大局;⑧鞏固深化黨建成效,以高質量黨建引領保障高質量發展。

對比一下,其實在頂層設計上,兩大運營商的一級戰略是幾乎相同的,唯獨中國移動結合自己的“守勢”,有針對性地提出了“人心紅利”,以加強存量客戶經營,而電信、聯通處於“攻勢”自然無需過度關注存量使用者。

頂層設計的一級戰略是一回事,但具體在各片戰場上怎麼打,這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試圖結合當前政策環境與市場發展趨勢,參考賽立信分析的觀點,分別從個人、家庭以及政企市場角度出發,對三大運營商在2022年可能面臨的新變化做出如下預判。

預判一:個人市場面臨增量空間持續縮減的現實,同時也迎來價值經營的新可能。

2021年,在運營商“卡槽經營”的大力推動下,個人使用者規模恢復增長。按照工信部發布的資料,2021年截至10月,全國移動使用者規模同比增長了2.5%(去年同期這個資料僅為0.1%),其中移動網際網路使用者增長5.0%(去年同期為1.2%)。

這種增長一方面是因為疫情的推動影響,另一方面是由於運營商在5G換機升級及多卡槽填充載入的帶動下獲得新增空間,尤其是多卡槽填充,多以一戶多卡或者親友副卡的形式讓號碼使用量得到快速增長。

雖然資料結果上有效,且我們預計2022年運營商還會延續這種模式獲取新使用者,但仍要提出需警惕這種新增模式帶來的使用者虛增及價值分散風險。

此外,16億的行動電話使用者規模及14億的移動網際網路使用者規模紅利確實存在見頂趨勢,運營商需直面這種增量空間漸微的局面。

在存量側,使用者價值經營的重要性會更上臺階。運營商通過5G升級、合約化、融合化等經營手段不斷創造出新的效益。

與此同時,元宇宙概念持續發酵,將增加更多個人應用價值填充的可能性。雖然元宇宙的實際發展還處於其構建起來的巨集大概念中的初級階段,但是其帶動的VR/AR、3D等發展熱潮,正是目前5G套餐產品中所亟需填充的內容及應用來源。

概念熱潮推動市場走向成熟,不斷豐富的產品內容在提升使用者5G體驗的同時,也有效刺激著使用者的升級意願,構成使用者價值經營的良性迴圈。

為此,運營商可從中獲得規模之外的使用者價值增長新空間,個人市場運營依然存在較大可挖掘潛力。

預判二:家庭市場朝DICT方向集中競爭,智慧物聯的發展開啟連線新空間,老齡化的社會結構要求更多關注銀髮族需求。

家庭市場的競爭早已不再侷限於寬頻及網際網路電視業務的競爭。運營商於2021年打響“智慧家庭”深度融合戰爭,家庭組網WiFi服務、看家服務、家庭雲端儲存等成為面向家庭客戶推送的產品標配內容。

而以“全屋智慧”為代表的家庭DICT業務開始萌芽,佈局早的運營商已從市場銷售中獲利,起步稍晚的運營商也開始有方案落地。

預計在2022年,基於“連線+終端/硬體+內容/應用”的家庭DICT發展將更成規模,圍繞這塊業務的競爭將更加激烈。

在這個趨勢中,有兩個新變化值得關注——

一是由AIoT和智慧家居/智慧社群相互促進、相互成就所帶來的智慧物聯發展崛起將為運營商帶來除個人使用者外新的連線空間。根據此前IDC釋出的《中國智慧家居裝置市場季度跟蹤報告》稱,2021年中國智慧家居裝置市場出貨量預計2.3億臺,同比增長14.6%;預計未來五年中國智慧家居裝置市場出貨量將以21.4%的複合增長率持續增長,2025年市場出貨量將接近5.4億臺。這智慧家居出貨量快速增長的背後,是對5G+智慧物聯的大規模需求,5G連線量將迎來突破性增長。

二是由社會老齡化加劇所引起的健康安防/智慧養老等需求需要得到運營商重視。根據中國第七次人口普查資料,截至2020年年末我國60歲以上老齡人口達到了2.64億人,佔比18.7%;並且據聯合國人口署的預測推算,這一數字在2035年時還將上升至4億。這龐大數量的老年人口將形成智慧家庭服務需求的新主體,而他們的需求顯然將更集中在安防/健康/護理等智慧養老服務上,運營商需要重視這個風口並儘早佈局。

預判三:政企市場在數字經濟發展的帶動下,將迎來新一輪增長,同時不可避免面臨競爭多元、資料安全等挑戰。

數字經濟持續發展,尤其隨著中央及各地不斷推進落實數字經濟及數字化轉型政策,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將不斷提升。根據“十四五”規劃綱要,到2025年,我國數字經濟核心產業增加值佔GDP的比重要由2020年的7.8%提升至10%。

在這場數字經濟發展及數字化轉型浪潮的帶動下,將湧現出更多數字化資訊化需求空間。

需求主體大到國家、城市、行業,小到企業、家庭、個人;需求方向既涵蓋智慧城市、數字政府、數字社會、數字鄉村等ToG場景,也覆蓋工業網際網路、數字辦公、數字運營等ToB場景;需求落地既涉及5G、物聯網等移動網際網路技術,同時也對大資料、雲端計算、人工智慧甚至區塊鏈等新興技術有所要求。

對於運營商來說,數字經濟帶來的政企業務增長格局將在“十四五”乃至更長時期內逐步呈現,前景廣闊,未來可期。

而在近期的2022年,我們可以預見的政企市場主要變化包括:

(1)5G應用場景在運營商的加速部署帶動下將得到更廣泛的落地實現,網路連線價值得到進一步彰顯。具體來說,2021年運營商集中佈局的5G定製網將在2022年呈現規模化發展,以“5G+工業網際網路”為代表的專案空間將被開啟,“資訊化+工業化”的深度融合將形成更多業務機會點。

(2)雲端計算服務市場繼續蓬勃發展,雲網融合朝深度前進。根據IDC相關報告顯示,到2024年,在中國將有25%的組織會通過邊緣資料與雲平臺上的應用整合(通過雲與通訊服務提供商的合作來實現)來提高業務靈活性;而云市場格局有“頭部雲廠商增速放緩,後起之秀增長迅猛”的趨勢。對於已在近兩年為雲網融合發展做出架構調整、業務流程優化等儲備的運營商而言,2022年及未來將從雲網融合發展中不斷獲得新的增長動力。

(3)中小企業關於數字化轉型的需求將形成新的藍海。作為市場主體最主要的組成部分,中小企業一方面受到政策利好有蓬勃發展的趨勢,另一方面在行業環境、技術發展、殘酷競爭等因素推動下對數字化轉型有客觀需求,但同時又受制於自身規模、資金等因素大部分仍處於轉型探索初期。留給運營商的機會主要在於基礎連線產品之上的增值應用拓展,“小而美”的標準化解決方案是推薦方向。同時運營商也需要面對跨界競爭帶來的多元化挑戰,針對中小企業的應用產品合作開發能力需要有所儲備。

(4)資料安全也是運營商在2022年需要面對的一項新的機會及挑戰。《關鍵資訊基礎設施安全保護條例》和《資料安全法》從2021年9月1日起實施,《個人資訊保護法》從2021年11月1日起實施。根據IDC的預測,到2024年,資料隱私、安全、放置、使用、披露等方面的要求將迫使80%的中國大型企業在自主基礎上重組其資料治理流程,資料治理、零信任與隱私計算、雲與邊緣安全成為企業的剛需。對於運營商來說,這種剛需將形成安全產品的市場空間,是新的機會點。但同樣作為大型企業,運營商本身在關鍵資訊基礎設施安全保護上具有明確的責任和義務,需要持續重視併為此投入。

綜上所述,2022年運營商所面臨的市場環境既有複雜的一面,又存在不少利好因素,總的來說是機遇大於挑戰。相信運營商能夠把握機遇、直面挑戰,2022年的業績還能在2021年高增長的基礎上更上一層。

以上分析引用自賽立信的分析,特此說明。

下面聚焦中國移動如何應對2022年其他兩大運營商的挑戰,如何延續2021年的增長勢頭,如何實現自我的突破……我認為中國移動將在“發展規模”、“結構調整”、“科創能力”、“運營效率”、“體制機制”五個方面實現新突破。

1. 發展規模

截至10月底,中國移動移動業務客戶總數已達9.57億戶,距離十億關口只有一步之遙,相信2022年開篇,中國移動就將實現十億客戶的運營規模,這在全球通訊業是史無前例的,也算是中國移動的一個豐碑。

但客戶規模達到十億,這也意味著,確實已經沒有增量空間了,中國移動在基礎通訊這條賽道上,只剩下兩個選擇:一是走出國門,拓展海外市場;二是擴充套件連線範疇,拓展物與物的連線。就當前看來,這兩個選擇都在中國移動的規劃藍圖中。

此外,中國移動的收入規模也將實現新突破。

今年前三季度,中國移動經營業績全面向好,營運收入達到6486億元,同比增長12.9%,預計全年營收將超過8600億元(非官方),淨利潤872億元,同比增長6.9%,預計全年利潤將超過1150億元(非官方)。

無論是營收還是利潤,中國移動2021年都會達到歷史的巔峰值,這裡面有5G紅利的因素,也有中國移動自身經營能力的提升,當然也有整體行業競爭關係的改善。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2022年的發展將揹負更大的壓力,如何在客戶規模見頂、傳統需求見頂等情況下,維持當前的營收、利潤規模,同時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這是一次大考,重點有兩個:①繼續發揮5G的拉動作用;②實現多元化收入。

2. 結構調整

當前中國移動的收入結構依然是存在重大風險的,主要表現在移動業務收入比重過大,同時移動業務市場價值在萎縮。一旦移動業務受市場飽和或政策影響而增長乏力,中國移動整體就會受到嚴重的拖累。

當然,這幾年來,中國移動一直在努力調整結構,一直在努力構建面向CHBN的完整業務佈局和融合產品體系,使得CHBN業務和收入結構更加合理,不斷提升家庭、政企、新興市場收入的比重,加快從管道運營商到資訊服務商的轉變。

從成效上看,效果可以說是顯著的,近兩年來,中國移動家庭業務(以有線寬頻為代表)、政企業務(以移動云為代表)、新興市場(以海外業務為代表)發展迅猛,在整體收入中的佔比逐步提升。

2022年中國移動要做的,依然是持續推進業務結構的調整優化,持續提升家庭、政企、新興市場收入的比重,這一點應該是毋庸置疑的。

3. 科創能力

如果說前面兩點的重點在於“穩”字,穩收入、穩利潤,那如何實現“進”呢?關鍵的落腳就在於科創能力的提升。

近十年來,中國移動最致命的短板是什麼?缺乏產品。準確來說是缺乏有市場競爭力的產品。雖然十年間中國移動幾乎每一個風口都緊緊跟上,但由於產品的質量的問題、運營的問題,屢屢敗下陣來。

問題在哪裡?問題在於中國移動內部缺少真正的科創能力。比如,飛信就死於外包。

這幾年中國移動是意識到問題的關鍵的了,靠外包、靠合作引入、靠生態,始終是無法形成真正的核心競爭力的。

這兩年,中國移動在科技創新上做了很多重大的佈局——比如,新增成立了幾個產業研究院,打通與產業的連線;成立了“中國移動院士專家工作站”、“中國移動未來研究院”,開始切入基礎核心理論與原創技術研究;成立了“中國移動科協”,廣泛開展雙創活動、開發者大賽,在公司內部形成創新氛圍。

2022年,中國移動的一項關鍵任務就是繼續加強自身創新鏈的建設,不斷強化自身在AICDE、區塊鏈等數智化領域的關鍵能力,主動融入國家科技創新大局,勇當原創技術“策源地”和現代產業鏈“鏈長”。

4. 運營效率

除產品問題外,過去十年中國移動的另外一個問題是,運營效率隨企業規模每況愈下,大企業病越來越嚴重。

第一個表現是,中國移動決策流程太長、部門牆太高、內耗太嚴重,而這直接影響了市場側的執行效率。

第二個表現是,中國移動過去是“劃省而治”的豎井式管理,到後來逐漸成立了一大批專業公司,但這些專業公司與省公司之間的協作效率是低下的,專業公司與專業公司之間的協作幾乎是空白的,總部與專業公司之間的協作幾乎是缺失的,都被簡單粗暴的KPI管理取代。

第三個表現是,中國移動對於自身能力的建設和梳理是混亂的,存在大量重複建設和反覆建設,而這也嚴重影響了其能力的使用和輸出。中國移動就像一個擁有深厚內功但卻不會施展、隨時可能走火入魔的練武之人。

當然,這幾年中國移動也正在著手解決這些問題,比如推進了政改、網改、雲改、家改、市改等一系列改革,其目的正是為了理順內部的生產流程和生產關係,以此來提升運營效率。

2022年中國移動的重點:一方面是繼續推進深化改革的步伐,真正提升生產力,從改革中要成效、要效率;另一方面是實現內部能力的使用和輸出,落腳點在於“技術+業務+資料”智慧中臺的建設和運營。

5. 體制機制

體制機制是中國移動永遠無法繞過的問題。

可以說,體制機制中國移動在過去二十年取得的一切成就的最大保障,同時也是中國移動在發展中遇到的一系列問題的最大限制。

最凸顯的矛盾就在於分配機制,作為國企,中國移動的薪酬總額是跟企業經濟效益密切掛鉤,實行雙控,控薪酬總額、控人員編制,而在分配側,由於長期缺乏合理的員工價值評估機制,中國移動大體上依然遵循平均分配的原則,大鍋飯的特徵依然顯著。

由於薪酬總額受到限制,而分配機制又趨向平均,這樣一來,重點人才的重點激勵,成為了中國移動過去最嚴峻的問題,過去十年,中國移動流失了多少精英骨幹?!

當前,中國移動正在充分運用國家的政策,來嘗試突破體制機制的限制,比如,雙百行動、科改等,都開始在內部專業公司上落地,成效也開始逐步呈現。

2022年,可以預料,中國移動在體制機制的突破上應該會有更多新的嘗試,比如在更大層面落實混改等,改革是中國移動必由之路,只有突破了這些層層限制,才有可能吸引、保有更多的科技創新人才、吸納高精尖領軍人才。

只有人才到位了,上述的一切工作才有可能落地,中國移動才真正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