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對話小度CEO景鯤:獨立一年估值超300億!做對了什麼?

語言: CN / TW / HK

智東西(公眾號:zhidxcom)

作者 | 韋世瑋

編輯 | 漠影

僅用了一年,小度科技的身家估值從200億人民幣漲到了330億。

自2020年9月28日宣佈從百度獨立以來,小度緊鑼密鼓地開啟新一輪的戰略升維。從推出首個全屋智慧解決方案,到釋出首款小度智慧學習平板、智慧電視、智慧詞典筆等新品,獨立成長的小度火速突破新賽道,衝向對話式AI行業高地。

隨著小度產品、生態、業務版圖擴張, 今年8月24日完成的B輪融資,正是資本市場對它一年答卷的肯定。

▲小度獨立融資一年經歷的三輪融資(圖源:企查查)

對於小度為何選擇獨立這個話題,行業中有不同的觀點與分析。

對百度來說,小度的獨立是技術逐漸成熟、產品逐步成體系的必經之路,加之近年來國內科創板設立、創業板註冊制改革,國內科技公司正迎來新一波資本機遇,子公司/業務的分拆融資和上市屢見不鮮。例如京東物流、微軟小冰的分拆,也是類似的邏輯。

從另一個角度看, 一級市場需要新故事。

目前一級市場中的AI語音落地主要集中在B端或G端,除了針對辦公和教育賽道展開C端佈局的科大訊飛外,真正面向消費者的AI語音企業仍較少,這一稀缺性給小度創造了更大的市場前景和機會。

因此整體來看,小度邁出獨立融資這一步,是自身業務和資本市場進入階段性發展的必然選擇。

剛剛過去的9月29日,小度已邁過獨立一年的關鍵節點。過去一年裡, 小度究竟為獨立做了哪些突破和改變?它的努力是否撐得起未來走向IPO的資本?獨立的小度,接下來該怎麼走?

近日, 智東西與百度集團副總裁、百度智慧生活事業群組(SLG)總經理、小度科技CEO景鯤進行了獨家對話。 在長達一個半小時的交流中,小度獨立的思考邏輯和未來發展藍圖在我們眼前緩緩展開。

▲百度集團副總裁、百度智慧生活事業群組(SLG)總經理、小度科技CEO景鯤

一、摸著石頭過河,小度為何邁出獨立融資這一步?

對景鯤來說,不論在公司獨立前後,小度一直面臨著許多挑戰。

“我們其實有點像摸著石頭過河。”在景鯤眼中,小度身處一個創新行業,沒有能學習借鑑的前人經驗,也沒有同類型的上市公司,如何讓業務、技術和產品體驗更好,讓大家看到這個賽道的價值,都是公司發展過程中要不斷解決的挑戰。

在邁出獨立融資這一步前,小度做了許多考量。

“我們希望百度是一家AI公司,有更多使用者能看到它獨立的價值。”景鯤說,大家更多看到百度搜索業務的價值,卻忽略了其他做得很好的AI業務。

而小度正好能夠讓百度的AI價值外現,讓市場看到百度在AI領域的巨大潛力。

獨立融資,對小度業務本身並未產生太多影響。景鯤告訴智東西, 小度的整個業務基本上仍然按照既定的計劃和路線在發展,並在獨立成公司後能更加遊刃有餘地使用更多資源。

這激發了業務和團隊更良性地獨立發展。“這些資源能讓我們加速專案進度,或是並行推動專案,有更多資源來培育品牌,並做一些長期專案的儲備。”景鯤提到。

就在剛剛過去的一年,小度將融資金額主要投入研發中,一口氣推出添添旋轉智慧屏、智慧學習平板、智慧電視、詞典筆等多款新品。

如果用一個關鍵詞來概述這些 硬體新品的共性,景鯤的回答是——“破圈”。

二、獨立融資一年,三大“破圈”硬體產品

“破圈”,這個景鯤去年反覆強調的思路,已經不斷延伸、滲透進小度團隊能力、產品定位和業務邏輯的方方面面。

就在過去一年,小度在智慧硬體新品上展現三連“破圈”:

1、產品形態創新,拓寬生態渠道

第一處“破圈”是對智慧音箱形態和再度創新。

今年5月,小度釋出了添添旋轉智慧屏,形態上來看有橫豎屏兩種旋轉方式,新增了K歌、支付、點外賣、線上購物等更具生活化的應用。

有趣的是,這部分功能似乎是阿里天貓精靈的天然優勢所在。一時間業界冒出一些疑問:小度這是要跟天貓精靈正面開槓?

不過,景鯤否定了這一觀點。“我們是一個做系統的公司,並沒有真正做垂類服務。”實際上,小度的支付和外賣功能分別與支付寶小程式、美團合作,逐漸打通並完善的生活服務矩陣,能看出小度對生態合作與渠道保持開放包容的態度。

在景鯤看來,如今整個手機行業的出貨量正在萎縮,對所有提供手機應用服務的企業來說,持續獲取新使用者才是企業發展的動力。而小度音箱新增的生活服務功能恰好延伸了一個新場景,能夠滿足這些企業開拓新使用者的訴求。

▲小度添添旋轉智慧屏T10

2、打出低價戰略,搶佔更多智慧家居入口

第二處“破圈”,是今年8月推出超高性價比的小度巨屏智慧電視V86,這補上了小度在智慧家居入口的一塊重要拼圖。

“小度巨屏智慧電視V86的硬體絕對不輸任何一款跟它相差上下5000元的產品。”景鯤信心滿滿地說,尤其是小度智慧電視在滿足畫質和螢幕大小的剛性需求之外,還標配了AI升降攝像頭。

這將智慧電視的價效比優勢發揮到了新高度。要知道,目前國內市場中配備AI升降攝像頭的智慧電視,大多處於萬元級價位。

▲小度巨屏智慧電視V86與競品對比

第三處“破圈”,還屬今年3月推出的小度智慧學習平板S12,以及8月釋出的小度首款詞典筆產品,這些是小度真正切入教育市場的代表性硬體。

從一個商業公司角度說,通過前期虧錢補貼、強調產品體驗來提升使用者粘性、保持高活躍度,才能在後續的其他增值服務中產生更多收益,以此彌補早期損失。

“我們的產品設計理念是希望使用者帶回家裡的是一個5、6年都不過時的產品。”景鯤說。

3、切入智慧教育賽道,推動教育公平

儘管小度智慧音箱早就搭載了兒童學習教育等功能,但真正切入教育市場的代表性硬體,還屬今年3月推出的小度智慧學習平板S12,以及8月釋出的小度首款詞典筆產品。

2021年的教育行業發生了天翻覆地的變化,尤其是“雙減”政策向教培行業重拳出擊、嚴打資本化運作,讓整個行業都面臨著轉型的挑戰,當然也有不少新機遇——對智慧教育硬體來說。

在景鯤看來,不少父母工作之餘的時間是有限的,也不一定完全具備系統化知識,教育硬體作為一個輔助工具,恰好能幫助父母糾正並培養孩子的學習習慣,加強自主學習的能力。

▲小度智慧學習平板S12

但如今的教育硬體市場,已有一批老玩家盤踞。新入場的小度又能發揮出怎樣的差異化價值?

景鯤認為,小度的優勢在於價效比,能夠將智慧教育硬體推廣到更下沉市場,實現一二線城市的高質量素質教育資源向三四五線城市滲透,推動教育公平。

“通過硬體輔助工具去幫助孩子解決學習問題,這是老百姓逐漸養成的習慣,尤其在下沉市場也是一個良性習慣。”從這個角度看,他長期看好教育硬體的發展。

三、拒絕“硬體公司”標籤,創造自己的試驗田

在聊添添旋轉智慧屏和小度智慧電視的亮點時,景鯤都特別強調開放式系統帶來的優勢—— 通過搭載小度助手讓裝置在未來擁有更大的迭代空間,能持續搭載小度新推出的軟體功能,以不斷更新使用者體驗。 對合作夥伴來說,他們也樂意與這樣的系統合作來開拓新場景。

這點與華為去年底推出新款智慧屏S系列時,打出的“十年不過時”、“常用常新”理念相似,都是以軟體來定義硬體發展。

但無論硬體形態如何推陳出新, 小度的核心產品始終只有唯一的答案——跨平臺、跨終端的自然互動對話系統DuerOS,即小度助手。 景鯤堅定地認為,小度不是一家硬體公司,依然是一家AI科技公司。

從一開始,小度做硬體就並不想聚焦在某一款單品中,而是以小度助手及多模態互動系統為核心,向各個智慧場景輻射切入。

景鯤說,小度助手的軟體服務既可以由小度自己的品牌來承擔,也可以由第三方品牌承載,“在這方面我們並沒有厚此薄彼,而是兩條路都在走。”

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小度的最終目標,是希望能做一個面向各種品牌產品的開放式對話系統,因此需要不斷迭代系統。若要實現這個目標, 一個必經之路就是要擁有自己的試驗田, 讓系統經得起市場的考驗,從而不斷創新形成差異化,並獲得使用者和市場的認可。

“如果只能在別人的田裡(硬體)嘗試,未免會涉及許多溝通和協調的過程,這個過程雖然也能實現我們的目標,但會影響效率。”景鯤談道,小度希望自己的最新技術能以更快速度向更大規模的使用者產生影響,因此才需要自己創造試驗田。

所以從這個角度看,小度內部並不追求硬體的銷售KPI,而更注重第一方品牌和第三方品牌的整體規模。比如,小度TWS耳機方案的語音互動、通話錄音轉寫等整套差異化能力都完全開放給第三方品牌,像與漫步者合作研發。

小度助手的對話能力也開放給了手表、手機、老人機等第三方產品,這些產品很快將在市場中面市。

▲小度與嗶哩嗶哩BEMOE合作推出的初音未來聯名款耳機

“無論是我們自己賣,還是通過合作伙伴來賣,都是一個新的對話系統滲入使用者生活的過程。”景鯤說,如果合作伙伴的品牌渠道和影響力更好,小度也可以把能力完全輸出給他們,讓合作伙伴跑得更快,從而形成良性競爭。

四、鞏固發家戰場,看好帶屏智慧音箱發展速度

對於大多數消費者來說,最熟悉的小度助手硬體載體,還是小度智慧音箱。而 帶屏音箱儼然是小度攻下智慧硬體江山的代表之作。

帶屏音箱和傳統智慧音箱市場不是覆蓋的關係,兩者場景需求不同,比如帶屏音箱更適合放到餐廳、書房,無屏音箱更適合放在臥室、洗手間等場景。兩種形態的智慧音箱將會長期並存。

不過景鯤相信, 帶屏音箱的滲透率、發展速度、絕對數量會超過傳統智慧音箱。 “小度更看重螢幕的價值。”隨著螢幕上的服務和內容生態更加完整,使用者能做的事更多,體驗也更好。

根據百度財報,截至今年第一季度,DuerOS每月語音查詢達66億次,第一方語音查詢在2021年3月達到39億次。這一季度,小度在全球智慧屏出貨量和中國智慧音箱出貨量上均排名第一。另據IDC資料顯示,2020年,百度以63.4%的市場份額獨佔大半的中國帶屏智慧音箱市場。

▲2020年中國帶屏智慧音箱市場廠商市場份額(圖源:IDC中國)

不過,景鯤對這一結果並不滿意,認為 小度智慧音箱或帶屏音箱的市場規模“可以發展得更好”。

在他看來,原材料短缺、頭部玩家的發展速度、價格變動都在一定程度上掣肘智慧音箱行業的發展。

當下整個行業都面臨二三十年一遇的供應鏈大挑戰,這對所有與硬體相關的行業都帶來影響,特別是原材料的短缺致使一些行業無法按時生產。

此外,價格對智慧音箱的出貨量規模——尤其是擴充套件規模影響也很大,供應鏈的水漲船高讓低價位的智慧音箱難以維持低門檻。原材料漲價嚴重,但公司並不能將這部分成本過多投放到產品中,而是要維持消費者可以接受的價格,這使得企業承擔了更大壓力。

景鯤認為,智慧音箱市場規模的放緩,也和頭部玩家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有著莫大關係。“例如小度是行業的領頭羊,我們發展的快慢也影響著行業發展。其實我們現在不看大盤,而是大盤在看我們。”他說。

這些影響蔓延至智慧音箱市場。IDC中國報告顯示,2020年智慧音箱市場銷量3676萬臺,同比下降8.6%。

“整體來看,我們今年確實做得不錯,不然公司的價值也不會增長這麼快。但如果沒有行業大環境影響,整個市場可能會呈現爆發式增長。”景鯤說,不過他相信這個影響是波動性的,現在已經看到一定環節,一兩年之內可能會消除。

同時,隨著智慧音箱的價格下降,市場依然會獲得更高的使用者量。

五、全屋智慧是重要增長方向,智慧音箱仍是未來主入口

對行業來說,整個智慧家居陸續經歷了以智慧音箱為入口,到以智慧電視為入口,再到如今以分散式多入口的“去中心化”打法,而小度在這三個方面均有佈局。

今年3月,小度推出了全屋智慧解決方案。相比基於小米生態鏈硬體構建的小米全屋智慧,以及更注重網路融合與裝置融合的華為全屋智慧,小度的全屋智慧方案更專注在互動層體驗的優化上。

如今半年過去,景鯤透露, 小度全屋智慧解決方案已經有50-60家左右的代理商加盟。

在他看來,全屋智慧是一個重要的增長方向,但速度不會像純To C市場一樣迅速,“因為它涉及到代理商的招募、開店、裝修、營業,同時還涉及使用者家裡的設計和裝修入住,整個自然時間週期很長。”景鯤說。

▲今年3月,小度全屋智慧解決方案發佈會上的景鯤演講

“但未來無論有多少入口,每個入口的使用頻率肯定不是平均的。”景鯤談道,未來可能會有更多語音入口出現在家庭的各個場景中,不過由於智慧音箱的便利性和高使用率,小度仍然相信智慧音箱會是未來智慧家居的主入口。

“同時我們也希望做一個底層的互動系統,能夠支援更多新入口的出現。”景鯤補充。

但不管多少智慧家居硬體和解決方案層出不窮,景鯤認為大家拼的關鍵仍是智慧性。

在他看來,智慧家居問題的核心不是硬體成本或銷售成本問題,而是產品體驗的智慧性,這決定了這個賽道成長的上限。

這個智慧性並非指簡單地問天氣、聽音樂,而是與使用者更自然的互動,讓使用者更懂得它的智慧。例如,面對一些如“中國四大美人是誰?”、“能不能背一首李白的唐詩?”等問題時,產品能滿足使用者的需求。

“這種智慧系統的智慧性滿足越好,產品的邊界就會越大。”景鯤提到,甚至在未來當技術發展到一定程度,使用者和裝置的交流能變得更加自然,裝置還能給使用者帶來更完整的情感互動體驗。

六、下一步:即將上線輕聲問答等新技術,今年底或有新品類釋出

那麼接下來一年, 小度還會給我們帶來哪些創新的驚喜?

從技術上看,景鯤認為如何將小度助手的自然互動能力提升至接近真實人類交流的效果,類似科幻電影《鋼鐵俠》中的AI系統賈維斯,這其中還有很大的距離和技術突破空間。

“我很擔心行業裡技術沒有發展。”在景鯤看來,一旦行業技術發展停滯,競爭就會越來越同質化,從而產生很多“內卷”。

因此在技術方面,接下來小度會陸續上線輕聲問答、更多免喚醒等功能。

其中在輕聲問答功能中,如果使用者小聲與裝置進行互動,裝置也會用相同的方式反饋使用者。

針對更多免喚醒功能,小度助手會逐漸支援更多指令詞、喚醒詞,相當於一個封閉的集合,無需使用者說出明確指令詞喚醒就能直接和裝置互動,例如不用再像以前一樣喊“小度小度,開燈”、“小度小度,關燈”,只需說“小度開燈”、“小度關燈”即可一次性解決使用者的問題。

其次在產品方面, 小度搭載新技術突破的新品類產品預計在今年年底推出。景鯤透露,這個新品類仍在家庭範疇,但與現在的家庭娛樂、家庭教育、智慧家居無關。

“面向未來,我們的短長期目標都是希望將智慧互動產品更快地滲透到使用者生活,以及更多場景和品牌中。”景鯤說。

結語:獨立融資一年,小度“破圈”進行時

自2017年成立至今,最初被稱為“度祕事業部”的小度搖身一變,如今正大刀闊斧地走向獨立融資之路。回顧過去一年,小度從技術到產品再到業務,四處都體現著“破圈”這個關鍵詞。

值得注意的是,在產品線爆發和技術突破的背後,獨立的小度實際上並沒有進行團隊規模擴張,這意味著小度的“破圈”需求已進一步延伸到小度的團隊能力上。

正如景鯤在和智東西的交流中提及,小度從一個網際網路基因、人工智慧基因的公司,發展成涉及硬體到整個生態鏈,甚至覆蓋銷售、品牌、第三方合作,同時還作為一個底層的系統進行對外輸出,這對團隊能力都有著更多方面的要求。

不可否認,正是人的能力和思考的“破圈”,才推動著整個小度公司在AI賽道上的持續創新。作為國內智慧語音互動行業的頭部玩家之一,我們也期待小度能讓我們看到人機互動技術的更多可能性,給行業發展帶來更廣泛的想象空間。

以一年為期,“摸著石頭過河”的小度,明年今日又將會給市場交上一份怎樣的答卷?

小度的征途才剛剛開始。

「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