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碼,3個月募了70億 | 大事發聲

語言: CN / TW / HK

2021年人民幣募資市場“最能打”的VC來了。

文丨曹瑋鈺

來源丨投中網

Q4終於熱鬧了,又一家VC完成募資——原始碼剛剛宣佈關閉了新一期人民幣基金,規模70億元。

老規矩,先“翻譯”新聞通稿,我列一下要點。

首先,規模翻倍,過程順利。

規模70億元,相比上一期(四期)的38億接近翻倍,募資效率很高,原話是“從正式開始到完成僅用了三個多月”。

一位LP朋友告訴我,原始碼本期人民幣基金在募資市場可以用“火爆”形容。這一現象主要得益於前幾期人民幣基金有幾個案例表現,尤其三期人民幣,幾個案例資料漂亮,大幅拉昇業績,讓原始碼這波募資展現了很強的號召力。

第二,LP成分有變化,質地依舊不錯。

除了產業資本和母基金,原始碼尤其強調了新增的兩類LP,一是近10家保險機構,二是國家級引導基金(國家中小企業發展基金)。後者的意義不贅述,單說險資,險資是深口袋,更是長線資金,毫無疑問對GP是最理想的那類選項,而原始碼竟在單期基金一次性拿下近10家險資,這肯定不會是巧合,唯一的解釋:制定了明確的募資方向,並且執行到位了。

直白點,我給個個人理解的定義吧:原始碼是今年募資市場上“最能打”的GP之一。

第三,募資節奏加速。

市場上的頭部基金多數保持著“隔年募”的節奏,原始碼此前人民幣基金的節奏如下:2014年1.5億元,2015年6億,2017年15億元,2019/2020年38億元。也就是說,按照既有步調,按照同業的步調,原始碼新一期人民幣基金應該在明年發,但事實是,今年下半年快速完成了。

這點很重要,具體我們放後面說。

第四,強調了“早期”和“科技驅動”。

以前“三橫九縱”的投資佈局,“早期和成長期並重”的階段策略,本次並未提及。原始碼此次提出了個“投早、投小、投科技”的口號,著重盤點了其在產業數字化、技術創新、生命科學、綠色發展和大消費幾個領域的佈局。

關於“三橫九縱”,我的看法和以前一樣:太寬泛,不確切。這次傳播口徑上的變化,可能意味著曹毅想得比前兩年又更清楚了一層。

最後,依然花大篇幅強調投後。

比較特別的是,原始碼的投後的“產品”屬性越來越強,追求“體系化、產品化”,還建立了模型,構建了框架。

我對投後還有個“但是”要說,容後細表。

以上是“通稿翻譯”,接下來我們把要點攤開,逐個談。

募資節奏

經此一役,原始碼的管理規模來到350億元,已是VC 2.0中的最大一家。

先把顆粒度放細一些,以過去一年為時間樣本看看?

先看團隊規模,去年同期是近80人,現在已超100人;投資節奏,去年同期portfolio近200個,現在已超300個,約略算下來,一年投出100+;去年四期人民幣之後aum 約185億元,中間完成10億美元募資,來到268億元,如今再加70億,aum達到350億元。

團隊擴張和出手節奏積極,更積極的是募資。回到上文未解的問題,原始碼為什麼加快人民幣募資節奏,直接把週期壓縮一半?

要知道,今年的人民幣募資市場充斥著大玩家,畫風很“卷”,競爭激烈。按我們前文的說法,原始碼按既有節奏應該是明年募資,今年入場顯然是主動選擇。

好,既然有了“主動”,就得有“動因”。

我的看法,動因有三:

一來,對募資能力有自信,不怕“卷”;

二來,人民幣市場的投資和退出優勢逐步走強,積極把握看多中國的大方向;

以上這兩項都是客觀情況;

第三,主觀來看,對於一家頭部VC而言,當下照著策略容量的上限儲備充足彈藥,長期來看可能會是一個分化節點,是長跑拉開距離的“小賽點”。

關於基金規模,通稿有個說法是“繼續保持基金規模在合適體量”,我得到的資訊是,本期人民幣基金的認繳數額一度超過100億,原始碼選擇叫停,最終把規模控制在原計劃的70億元。

組織進化

不過最近這一年,原始碼給我印象最深的還不是來自募資,而是組織結構的進化。規模是“果”,值得追溯的是“因”。原始碼2014年起家,至今7年,它的進化速度是怎麼來的?要知道風險投資可不是個很有活力的行業。

那位說了,我們真的要聊組織進化這種又“軟”又“虛”的話題嗎?

諸位別急,原始碼的進化,我還真能給你聊“實”了。有理有據,幾個層面。

一是垂直賽道的表現。

我以前對“三橫九縱”這個說法的解讀是“又熱又全”,但缺乏明確記憶點。而今年原始碼在消費賽道的表現讓我記憶猶新,尤其是幾個案子——最早一批捕捉“半水下”的蘭州拉麵陳香貴,2019年在茶顏悅色的融資視窗關閉之前投了進去,沒有相關佈局的情況下,又與高瓴同步投資了潮汕美食品牌仙味爺爺。

“先人一小步”是結果,但在背後,進什麼賽道?入口怎麼選?碼多少人?投多大體量?如何投得進?這都是組織執行上的能力。拿消費來說,原始碼之前有個說法“拉起了一個10人消費團隊”——決定要投,快速攢出10個人就去投了,說白了這有幾家VC當真做得到?

二是IR。

一家大型金融機構LP的朋友透露,原始碼那邊對接的IR,由此前的80後為主,增加了幾位更年輕的90後,大家背景相似,溝通順暢,這群人執行力很強,高效地把對口的LP全都掃了一遍。

通常來說,募資IR崗位要求資深,要穩定,要成熟,要老道,但原始碼甚至在這個崗位上都有明確的進化,並執行出了結果。

改變本身是容易的,但改出一個好的結果可不容易。現在市面上好幾只大基金的IR都招了新人,咱們未來繼續觀察,究竟有幾家的擴招是最後真解決了問題的。

三是投後。

原始碼的投後故事一直在講,這次發通稿還拉來幾位被投企業CEO為投後背書,坦白說,原始碼的投後確實思路越來越清晰,完成度越來越高。

去年10月,原始碼的口徑還是抽象的“特種部隊(投資團隊)和武器庫(投後和平臺)高效 協作、專業分工”,今年4月,原始碼提出了“體系化和產品化”的思路,並對投後動作進行了量化,“完成759次投後動作,形成28套完全產品化的投後服務,完善了“四橫四縱”的投後服務體系”。今年更巨集大——建立投後服務模型,構建了服務框架,輸出了涵蓋了碼腦課程、公共事務、品牌公關、人力資本、組織發展、資本市場、商務拓展、財法稅、戰略發展、增長營銷等10大功能模組的28套投後服務產品……

所以,我是不是想說原始碼的投後價值巨大?不是。這裡講我上面給投後埋的那個“但是”。

我以前寫文章談過這個問題:對一家機構來說,投後究竟是賺吆喝還是賺錢的?到今天我仍然這樣看,原始碼投後的“好”,仍然是投後概念下的“好”,而目前是不能證明用商業價值量化得出來的“好”。

我的關注點在仍然在於,投後反映出了原始碼組織能力的進化。

這家VC在這塊思路越來越清晰,執行能力越來越強,落點越來越精準,這種組織能力的進步,想必才是真正構成了LP吸引力的部分。

一位LP曾向我感慨,現在十年的基金都要拿兩年甚至一年的寬度評估,市場變化實在太快。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原始碼不斷強化整個組織機構的執行力和競爭力,或許真的代表了新一代先進。

投中網旗下東四十條資本

隨手關注,更深入瞭解創投圈

轉載、合作、加入粉絲群請聯絡小助理

(微訊號:

ChinaVentureWei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