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爬坡」,美的姿態引領中國新制造

語言: CN / TW / HK

來源 | 螳螂觀察

文 | 陳淼

從中央到地方,一場穩住經濟大盤的產業戰役正在全面打響。

這是一場必須兼顧短期與長期的關鍵性調整,不僅要在短期內保市場保就業,扭轉經濟形勢,還要長期保護中國經濟韌性,增強產業抗風險能力。

接下來,政府與市場都將共同探討這一長期路徑的可行性。而從基礎產業邏輯來說,新制造很有可能又被進一步推上戰略高度,成為未來較長時間內國家戰略發展的關鍵領域。

2015年,國務院印發《中國製造2025年》,首句就強調“製造業是國民經濟的基礎,是立國之本,強國之基,興國之器。”由此,再度強化了製造業在國民經濟體系中的核心地位,同時也拉開了中國製造新舊跨越的帷幕,吸引了本土一大批巨頭投身於新制造領域。

時至今日,根據工信部公佈的2022年跨行業跨領域工業網際網路平臺清單,國內各行各業的巨頭企業基本都已經入選,如工程機械巨擘徐工,網際網路巨頭阿里、京東、騰訊,AI領軍企業百度、科大訊飛,ICT巨頭華為、浪潮,以及家電領導品牌美的、海爾、TCL等等。

新制造盛況如此,固然是國之所幸。但從現實處境來說, 目前新制造整體還處於「爬坡」階段,仍有諸多技術上、模式上、經濟上的問題需要解決,對提高經濟韌性與產業抗風險能力的作用還比較有限。

特別是當前經濟增長承壓,企業所能投向新制造領域的資源與資金相對有限。而越是這種時刻,也就越能看出一家企業對於投身新制造的態度與決心,錢往哪裡花、如何花等一系列現實問題都將影響著一個企業、一個行業乃至一個國家的未來發展。

聚焦新制造領域的這些巨頭,任何一家入圍國家級雙跨工業網際網路平臺的企業都並非偶然。以美的為例,根據最新訊息,其剛剛斥巨資收購科陸電子,以此強化能源管理能力,推進雙碳戰略和綠色製造。

由此來說,新制造處於「爬坡」階段,企業必然要拿出強勁的魄力對當前複雜的市場環境進行辨別與取捨,才有可能推動新制造的壯大與發展。

新制造 難爬的「坡」

事實上,隨著認知逐步清晰,越能發現新制造「爬坡」並非易事。

首先,新制造的發展邏輯講究的不是單一體系的突破,而是多元體系的協同。

兩化融合是當前製造業轉型升級的一個關鍵趨勢,其中就包括四個層面的融合,分別為技術融合、產品融合、業務融合以及產業衍生。也就是說,投身新制造,不僅要進行前沿資訊化技術的研發還要進行傳統制造業的佈局,最終再將兩個領域全方位融合起來,才有新制造的雛形。

這是比較簡易的理解,但也足以說明新制造的多元體系邏輯。具體來看新制造領域的本土廠商,多元化佈局是常態。美的從早期收購全球工業機器人四大家族之一的庫卡,到如今又將儲能系統整合服務商科陸電子納入旗下,基本上都是在為新制造鋪路。

至此,綜合多元業務板塊的應用,美的才有能力成為國內率先點亮四座世界級燈塔工廠的頭部製造品牌,旗下美雲智數的美擎工業網際網路平臺也得以基於自研的研、產、供、銷、管領域的工業軟體和管理軟體,打造了製造業全價值鏈雲端SaaS化服務能力,併入圍國家級雙跨工業網際網路平臺清單。

其次,新制造又「新」又「重」。

新制造呈現為兩化融合的趨勢,兼具了資訊化的前沿技術研發和工業化的重資產模式,由此也就具備了兩化又「新」又「重」的特點。

以資訊化來說, 當前的前沿技術正處於發展初期,往往面臨著高投入、低迴報的處境。 以新制造最密切的人工智慧技術為例,當前AI行業普遍處於虧損狀態,本土AI“四小龍”基本都處於持續性虧損的狀態,人工智慧技術還沒有到達商業化完全成熟的階段。

況且,新制造需要的前沿技術仍在不斷拓展,如雲計算、大資料、隱私計算、數字孿生等,多線性的佈局與研發投入對於企業而言本身就是一個挑戰。對此,日前美的就選擇與浙江大學計算機學院合作,組建隱私計算聯合實驗室,以產學研融合的模式探索隱私計算在製造業應用的可能性。在“數字美的2025”戰略中,美的還要成立AI創新中心、軟體工程院、雲資料中心等一系列專注於前沿領域的機構,繼續去應對未來資訊化趨勢的挑戰。

而這還只是資訊化帶來的壓力。再者,工業化同時也決定了新制造不可能輕量發展,投資建廠投裝置必然是一個重資產模式。2020年以來,美的在佛山就新增投資超過200億元,建成或在建的專案包括了美的總部二、三期、杏壇機電工業4.0生產基地、庫卡科技園、馬龍微波爐二期、菱王電梯小塘基地等等。

如今,美的又斥巨資100億元投入建設美的數字科技產業園,以高於“燈塔工廠”的標準,打造萬人機器人保有量超過1000臺的標杆智慧生產基地和一流科技創新平臺,可見整個流程下來,企業必須是要負重的,能扛得住重資產模式的壓力才能繼續攀爬新制造的高峰。

最後,擺在新制造面前的還有一道“雙碳”的時代必答題。

新制造要解決的不僅僅只是經濟產業問題,還有能源環保問題。隨著雙碳戰略的提出,如何推動製造業轉型升級,實現生產效率的提高的同時兼顧綠色發展的需要,是目前各大新制造廠商所面臨的。

而實現好雙碳戰略,也是保證國民經濟韌性的一個重要前提。未來,在新制造的引領下,我國的生產若是不再受限於能源與環保,那就具備了更強大的可持續化發展能力。

由此,在當前,哪怕是要稍微慢下來一點,新制造都必然要找到解答雙碳戰略的思路。當前,我國就有意識地在淘汰部分工業落後的能耗裝置,關停部分高耗能、高排放企業。這樣做的結果是2016年至2020年期間,我國工業能源消費佔全社會比例由68%下降到了65.3%,能源消費結構得到一定程度的優化。

接下來,對於新制造領域的各大廠商而言,都將繼續遵循雙碳思路進行創新發展。那麼,不難發現,美的在此刻入主科陸電子,將有限的資源投向能源管理領域,所看好的除了能源管理行業的利好價值之外,更有其與製造業相輔相成的協同價值。

總的來說,新制造龐大的產業體系對於企業而言,很難實現單點突破,往往需要的都是多元業務體系的協同,企業必然要做好「爬坡」的長期準備。

企業的 「爬坡」姿態

新制造「爬坡」是必然,也是未來的常態。身處新制造浪潮裡,企業又該如何做好「爬坡」的準備?

目前,不少企業在新制造領域都頗有成就,要麼點亮了世界級燈塔工廠,要麼入選了國家級雙跨工業網際網路平臺,更甚者兩者皆有,如美的、海爾等。這些領軍企業所呈現出來的姿態,恰恰是接下來中國製造業實現整體「爬坡」的關鍵。中國更多的製造企業都需要在他們的身上學習如何去「爬坡」。

一、基礎補給:投身新制造需要有能支援鉅額成本支出的商業基本盤。

新制造面臨的處境很現實,也很難尷尬,既需要長期的鉅額投入,又缺乏短期盈利的能力。由此,對於新制造領域的廠商而言,必然要有一定規模的商業基本盤進行支撐發展。

以美的為例,根據美的披露的2021年全年業績以及2022年Q1業績,美的2021年實現營收3434億元,同比增長20.2%,淨利潤為290億元,同比增長5.5%。而2022年Q1,美的實現營收909億元,同比增長9.5%,淨利潤為72億元,同比增長10%。

基於較為強勁的商業基本盤,美的才有能力與底氣連續斥巨資收購、搞建設,圍繞新制造進行全線佈局。從其他巨頭企業的表現來看,也是如此,阿里2022財年實現營收8530.62億元,華為2021年實現營收6368億元,都是在商業基本盤的支撐下,兩大巨頭才有餘力跨界新制造領域,開展創新應用。

如今,美的仍在做大做厚商業基本盤。在“數字美的2025”戰略釋出會上,美的就提出了要打造美的數字大腦,繼續加碼家庭數字化和產業數字化兩大方向發展,並正式推出家庭服務機器人品牌“WISHUG”以及首代家庭服務機器人產品“小惟”,繼續強化美的在未來家電領域的服務能力和市場影響力,從而拉動美的向產業端的拓展。

那麼,對於其他企業而言, 夯實商業基本盤將會是進軍新制造領域「爬坡」不可或缺的基礎。 而站在行業整體視角來說,如何穩住當前的製造大盤,夯實基礎,盤活資源,也將是新制造整體「爬坡」的重點。

二、主體信念:堅持,堅持,再堅持。

新制造很火,也很難。在這個前沿領域,不乏淺嘗輒止的玩家,而能做出成就的大多都是堅持佈局、深耕多年的企業。

美的從2015年開始錨定智慧製造,投身新制造領域,從內部數字化做起,進而沉澱能力向外部輸出,打造了美雲智數品牌以及美擎工業網際網路平臺。時至今日,美的在新制造領域已有7年的佈局和沉澱。

正是基於7年沉澱下來的能力與經驗驗證,美的在新制造領域的落地成果愈發迅速。在今年3月世界經濟論壇(WEF)公佈的第八批全球“燈塔工廠”名單中,美的一下子就入圍了兩家工廠,分別為美的冰箱荊州工廠和美的洗衣機合肥工廠。其中, 美的冰箱荊州工廠更是依託自主設計研發的自動化生產線以及智慧化技術,實現了冰箱日產量突破1600臺的高效成績。

由此來說,「堅持」二字看似主觀,但確是一個企業能真正突破製造困局做出成績的關鍵精神驅動。對於行業整體而言,更是如此,諸多看似不可能的成就與突破性發展,都是一批從業者堅持「爬坡」,克服困難所帶來的成果。

三、全域性規劃:清晰的戰略佈局與具備協同優勢的生態版圖是後程發力的關鍵。

如果說堅持是主觀驅動,那麼清晰的戰略佈局和具備協同優勢的生態版圖將是新制造企業「爬坡」的客觀支援。 新制造呈現為多產業、多領域的協同配合,因此投身其中的企業往往需要做好長線佈局的準備。而如何讓企業長期以來的投資與佈局協同起來,是一個企業後程發力的關鍵要素。

美的收購庫卡機器人,已經成為了美的發力新制造的四大核心引擎之一,即機器人和自動化。其他三個分別為樓宇科技、新能源車零部件以及儲能管理。

由此,不難發現,日前美的斥資收購科陸電子,所要佈局的還是新制造領域。通過與科陸電子的協同發展,美的將進一步推進儲能管理升級,進而實現新制造在智慧製造與綠色製造上的雙軌發展。

那麼,在接下來的發展中如何認清未來所需以及做好關鍵性的生態佈局,將是新制造取得突破性發展的關鍵。簡單來說,有規劃、有生態,製造業轉型升級才不必做太多“無用功”,才能以最短的路徑與時間實現「爬坡」,登頂巔峰。

如今,除了相關的產業佈局之外,更深層次的人才佈局也在被中國各大企業所重視。美的為應對未來製造業所面臨的兩化融合趨勢,提高集團全員數字化能力與素養,就已經著重去抓數字人才的培養問題,由集團資料委員會與數字化辦公室啟動了聚焦資料業務化的數字化能力培養與評估認證相關工作。

如此,只有這樣的「爬坡」姿態,本土企業甚至是中國製造也才會有「登頂」的可能。

中國製造 「登頂」的可能

這並非是開玩笑。就今天的情況來說,中國製造並非沒有「登頂」的可能。

隨著越來越多的本土巨頭投身於新制造領域,也隨著國家對製造業的定位和重視程度越來越高,製造業再被重新認識,也被重新定義,真正成為國家柱石的存在。

過去,中國一直在做低端製造,由此也使得製造業備受質疑。巨集碁創辦人施振榮先生在1992年為了“再造巨集碁”就曾提出了著名的“微笑曲線”。在該曲線中,就指出中間歸屬於加工製造業,附加值最低,利潤微薄。因此,若要實現品牌升級,就要淡出製造。

這樣的認知隨著近年來新制造的崛起,爭議也越來越大,而與之相反的“波峰曲線”也就有了更多的擁躉。

那麼,對於製造業,中國與中國企業究竟是拋棄還是應該堅守?且不看國內情勢,擺在中國面前的是兩個國外事實,一是美國製造業迴流的潮流,二是日本“母工廠”制度對本土產業鏈優勢的死守。

從美日兩國的經驗與實踐來看,製造業是斷然不能放下的,但不是要死守低端製造,而是要建立高階製造和先進製造的本土優勢,規避產業“空心化”的問題。

當前,我國正進入新制造全面發展的關鍵時期,智慧製造、綠色製造的浪潮席捲傳統產業領域,呈現出來的是前所未有的機會。

一旦中國企業能抓住這個機會,將低端製造轉型為先進製造,形成智慧+綠色兼顧的發展模式,那麼中國製造或許就能擁有與美國高階製造、日本“母工廠”製造模式相抗衡的能力。

此時,中國需要更多像美的一般,在新制造領域「爬坡」的企業。

中國企業「爬坡」,中國製造才有「登頂」的可能。

*本文圖片均來源於網路

此內容為【螳螂觀察】原創,

僅代表個人觀點,未經授權,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製或建立映象。

部分圖片來自網路,且未核實版權歸屬,不作為商業用途,如有侵犯,請作者與我們聯絡。

•泛財經新媒體。

•微信十萬+曝文《“維密秀”被誰殺死了?》等的創作者;

•重點關注:新商業(含直播、短影片等大文娛)、新營銷、新消費(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區塊鏈等領域。

特別宣告: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絡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絡 [email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