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的落寞,低程式碼會重演一遍嗎?

語言: CN / TW / HK

低程式碼相比與BI,核心差異在於低程式碼能形成一個業務領域、業務場景的數字化系統“終端”,自身具備輔助之外的輸出身份,在不考慮極端競爭環境下,有足夠獨立成長空間,以及足夠廣闊的市場前景。

不知道具體從什麼時間開始,有可能是2020年5月,亦可能是2020年12月,低程式碼/零程式碼成為了中國ToB行業的流行詞,且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低程式碼平臺也逐漸成為市場議論的焦點,行業內對低程式碼有了更多期待,低程式碼熱名副其實……

同時,這個熱潮到來,也吸引了眾多第三方機構以及媒體的關注,據「ToB行業頭條」回憶,從2021年初開始,艾媒、T研究、億歐研究院以及無數的媒體都紛紛釋出有關低程式碼內容的文獻,涉及範圍包括常識普及、市場分析、技術趨勢等等。

且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初,全球權威IT研究與顧問諮詢公司Gartner釋出首份《中國低程式碼應用平臺競爭格局》 報告。

報告中,Gartner針對幾個不同維度細分出4 種廠商型別,分別是:公有云的雲服務廠商、面向專職開發者的低程式碼廠商(LCAP)、面向全民開發者的零程式碼廠商(CADP)以及聚焦SaaS的企業應用開發廠商。

同時Gartner預測:從2021年到2026年,低程式碼廠商LCAP在中國的市場收入將以25.4%的複合年增長率(CAGR)增長。

與國內低程式碼行業蓬勃發展不同的是,曾經也在國內爆火的BI賽道,現在卻異常落寞。

其中大廠BI產品紛紛隱而不談,獨立BI廠商大部分也以被收購、退出市場以及抱團取暖而收尾。

只是,低程式碼同樣作為一種輔助性工具,一種幫助企業解決一定數字化建設的產品設計理念,從狹隘的定位上,與BI有著類似之處,這也不由的讓「ToB行業頭條」擔心未來中國低程式碼賽道,是否也會重現今日BI賽道式結局?

帶著這樣的疑問,「ToB行業頭條」分別向夥伴雲、 紛享銷客 、銷售易三家都涉及低程式碼相關業務的ToB廠商諮詢,並從他們的迴應中,得到了清晰解讀。

*以下是部分採訪內容:

【ToB行業頭條】近兩年低程式碼賽道發展迅速,相關廠商如同雨後春筍,層出不窮,不過將低程式碼單獨作為一個主營業務發展,它是否具備長遠的發展空間呢?

【紛享銷客PaaS平臺負責人 吳健鵬】:

低程式碼作為主營業務發展有沒有發展空間,一方面看 市場 ,二是看 公司的定位

公司定位的不同決定發展空間的大小,就像場景應用型公司和工具型的公司,都有它們各自的生存空間。

對於一些小而美的應用場景,很多時候企業是不需要那麼重的技術手段進行搭建,可以通過通用的低程式碼平臺來支撐例如表單、滿意調查、投票系統等簡單的應用場景。

這種需求未來會隨著終端使用者能力的深度數字化以後越來越充沛,它的價值能量也會極其充分的爆發出來。

因此,將低程式碼單獨作為一個主營業務發展,它具備長遠的發展前景。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這種發展前景是有瓶頸的,且相對明顯。畢竟受限於服務能力邊界問題,低程式碼的發展空間有著明顯的天花板,它無法替代當下社會的中、高階開發工作需求。

【銷售易aPaaS產品總監 馬戈】:

站在我們的角度來看,拋開需求方的業務價值,談低程式碼應用開發工具或者平臺的發展是不成立的。

任何一個產品如果不能對客戶實現價值交付、價值創造,那麼這個產品就沒有未來。低程式碼應用開發平臺也是如此。

當下來看,市場目前對低程式碼的接受程度在逐漸且加速提高,也認可它能帶來很好的價值交付、價值創造。

但同樣,隨著企業對於低程式碼服務的能力邊界形成更加清晰認知,明白它能夠創造的價值邊界,採購也變得理性。

當然,隨著低程式碼開發平臺的持續演進,其能夠創造的價值邊界會持續擴大,這是一個動態擴大的過程。

這也造就了在國際市場上也有少數以低程式碼為主營的廠商取得了相當程度的成功,但這些廠商的發展曲線相對比較平穩,處於高速發展階段的不多,並且其未來加速發展的邏輯並不是很清晰。

【夥伴雲COO 孫傳江】:

低程式碼賽道是個辛苦活,面向的是眾多企業的個性化需求、長尾需求,認真解決客戶的需求,對每一個低程式碼廠商來說都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尤其是在當下這個時代,低程式碼的市場接受度在快速提升。尤其是日後80 後、90後這樣一批數字化原住民走向管理崗的時候,他們受到之前的移動網際網路化、智慧化影響,對於低程式碼技術的接受度,使用度會進一步提高。

彼時,低程式碼會融入當下各個業務場景、各個場景之中,市場前景會被徹底釋放。我們也是很早考慮到這樣的發展形勢,因此早期在市場對低程式碼沒有什麼認知的時候,就敢積極進入這一賽道。

當然,任何事物、產品的發展都會陷入瓶頸,專業的、需要核心技術的開發,這是低程式碼技術無法替代的,瓶頸也就出現了。

同時,低程式碼技術雖然已經極大程度地降低了開發門檻,但在現實狀態下,還有人難上手,不願意用,就像在我們看來,微軟的電腦系統已經足夠簡單了,但當下還有大量人用不好。

【ToB行業頭條】有人說,低程式碼一種輔助性工具,需要配合業務工具使用,否則毫無價值。對此您如何看待?

【紛享銷客PaaS平臺負責人 吳健鵬】:

低程式碼不配合業務工具使用就毫無價值,這個說法太過絕對。有些低程式碼平臺本身就有自己小的場景和領域,這就確保了它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獨立價值空間。

具體來說,不具備業務屬性獨立的低程式碼平臺,它算是一種輔助。

企業內的核心業務系統,比如HR系統、ERP系統、CRM系統,這三大業務系統都具備一定程度的低程式碼能力,基於三大系統之上,如果還需要採用獨立的低程式碼平臺,其實可以理解為是三大平臺之外的一種輔助,需要配套使用。

不過,圍繞HR系統、ERP系統、CRM系統三大業務平臺之外,直接對接整體業務需求的低程式碼,不能算是輔助,應該說是對它現有業務邏輯的擴充套件跟加強。

因為低程式碼能力,不僅能構建新的業務,而且也可以實現對老業務地支撐跟擴充套件。

所以在這個問題上,要區分來看。低程式碼指的是已有系統的低程式碼能力,還指的獨立的低程式碼平臺,配合業務工具,是指業務場景還是指單獨的業務平臺,不同前置條件得出的結論也不一樣。

【銷售易aPaaS產品總監 馬戈】:

我們這裡談到的對於低程式碼(這裡特指LCAP/CADP)的價值主要是指“使用者或客戶”這個角度來看的。那麼我們先來看看低程式碼的關鍵使用者或者客戶都有哪些:

買家:在這裡更多是指企業、社會組織機構,政府等。

使用者:業務應用開發者,使用LCAP/CADP做業務應用開發和交付的人員,這裡統稱為“業務應用開發者”。

內部使用者:企業、組織機構或者政府內部業務應用使用者。

外部使用者:可以是企業的各類合作伙伴,也可以是企業的終端使用者,在這裡不做細分,統稱為“企業外部使用者”。

從客戶角度而言,購買低程式碼平臺是為了構建滿足自身業務發展需求的業務應用,當然對於龐大而複雜業務需求的支撐可能需要多個業務應用共同協作來完成。

從開發者角度而言,通過低程式碼平臺可以高效完成企業或組織內的業務應用開發和交付。

對使用者而言,通過低程式碼交付的業務應用完成自己的業務活動。

從“使用者或客戶”這個視角來看,低程式碼平臺本身的價值是“創造能夠支撐並推動業務發展、實現業務價值的業務應用”。

從這個角度來衡量低程式碼平臺的價值,則其價值是交付的業務應用的價值+節省的成本。

另外,從數字化建設這個角度來看,低程式碼平臺是重要的參與者之一,因為低程式碼平臺既可以是數字化建設中的“業務數字化”的關鍵環節,也可以是數字業務化成果的最終應用端之一。

基於此,可以得出結論, 低程式碼作為數字化建設中的“業務數字化”的關鍵環節,需要通過它構建的業務系統才能最大化體現價值。但當作為數字業務化成果的最終應用端之一時,自身獨具價值。

【夥伴雲COO 孫傳江】:

低程式碼的競爭在解決方案層面,企業的需求多種多樣,大多數情況下不是一個軟體、一個服務主體就能覆蓋的。綜合性質的解決方案需要整合多方資源。

從客戶視角來看從來都不關心我們是誰誰誰。客戶最關心的是誰能解決我的問題,所以廠商與廠商間、與平臺方間,大家始終處於競合關係,誰願意主動多去整合多方,為客戶提供解決方案,誰就主要負責站在客戶面前。

因此當客戶需要一套整體“業務數字化”建設過程中,低程式碼平臺自然而然就承擔起了輔助角色,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服務客戶。

不過聚焦於某一特殊的抽象業務場景,客戶需要低程式碼平臺的抽象服務能力,作為獨立一個業務場景數字化終端時,自身依然是一個單獨的業務系統了,具備獨立使用價值。所以說,從商業模式上來說,低程式碼廠商可以獨立存在。

【ToB行業頭條】前段時間,GrowingIO與奇點雲進行合併重組,引發了中國市場最終不會有獨立的BI廠商的討論,那麼放在 低程式碼賽道上,低程式碼市場是否也會走向沒有獨立低程式碼廠商的市場格局?

【紛享銷客PaaS平臺負責人 吳健鵬】:

會不會走向沒有獨立的低程式碼廠商市場格局,要從廠商的發展路徑和競合關係來看。

站在紛享銷客的角度上,我們聚焦SaaS,我們的服務邏輯跟重心會分成兩方面:

首先, 優先服務我們的標準產品 CRM ,這是我們服務的重中之重。

其次,基於CRM和PaaS平臺之上,構建程式碼、配置能力等後續的服務,圍繞行業、產品標準化,以及PaaS這三個方向發展。

相對來講,對於面向專職開發者的低程式碼廠商(LCAP),或者是公有云的雲服務廠商,更多強調平臺的可配置性,強調純視覺化配置、低程式碼開發的部分,有一定的差異化。

像紛享銷客是以CRM為核心產品的SaaS廠商,旗下的PaaS平臺會具備低程式碼能力。而一些低程式碼廠商也會搭建支撐CRM場景的模板或者應用,從這個角度來說,會存在一定的競爭關係。

但與此同時,兩者面向的客戶群體,體量不同。對於不同的業務平臺,例如HR系統與CRM系統就是合作關係,包括一些早期的表單型的企業開始轉型做NPS客戶滿意度調研系統,不同的平臺與系統會有自身所擅長的領域與定位,在一個對於企業的解決方案或者場景下,互相之間則存在合作關係。

而一旦存在合作關係,就會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融合態,必然會給獨立程式碼廠商市場生存空間。

當然,如果低程式碼廠商與我們的關係只剩下競爭,是可能出現沒有獨立的低程式碼廠商市場格局,不過這是處於一種極端前置環境下的局面,現實又很難走到極端。

【銷售易aPaaS產品總監 馬戈】:

獨立低程式碼廠商、公有云的雲服務廠商及聚焦SaaS的企業應用開發商的低程式碼平臺,三者在業務服務邏輯、服務重心上各有差異:

獨立低程式碼廠商,由於其自身無標準業務應用產品,所以其業務服務方式主要以專案交付為主,交付方式主要有自有團隊交付、ISV交付。

雲端計算服務商的低程式碼平臺主要定位是:聚焦於自身雲生態,通過提供通用型別的低程式碼平臺以在其大生態內建設“業務應用小生態”,從而生態中為客戶提供完整的業務閉環能力。

對於 聚焦SaaS的企業應用開發商的低程式碼平臺 :其主要定位是為企業內各類SaaS產品提供一套高效的開發、交付、運維和運營平臺,加速其SaaS產品的孵化和演進。

併為其SaaS產品提供面向客戶的靈活的擴充套件開發能力,滿足基於其標品能力之上的個性化需求定製。

其次,聚焦SaaS的企業應用開發商的低程式碼平臺,是為了提供相對完整的業務應用構建能力以支援客戶從0到1構建業務應用滿足個性化需求的訴求。

而由於服務重心的不同,使得三者之間相互都存在一定程度的互補的合作關係,而這種合作關係,使得現階段不存在沒有獨立的低程式碼廠商市場格局。

不過,雖然三者在現階段是合作為主,但是競爭局面在未來是客觀存在的,這也留下了進一步挑戰獨立低程式碼廠商市場空間的可能。

例如,獨立低程式碼廠商VS雲端計算服務商低程式碼的平臺,由於二者的價值點在於提供“開發和交付業務應用”,所以其在雲端計算上的客戶群體的重合度較高。

雲端計算服務商低程式碼的平臺如果要想要完全獨佔這部分市場,對於獨立低程式碼廠商生存會帶來巨大沖擊。

而SaaS企業應用廠商的低程式碼本身就可以開發和交付各類業務應用,但是其發展重心還是為自身SaaS產品服務,對於跨領域、跨賽道的業務應用並不是其聚焦範圍。

所以短期內不會有太多的競爭情況,但是如果日後二者向對方的聚焦領域滲透,會形成直接的且較大的競爭,對於獨立低程式碼廠商生存也會帶來巨大沖擊。

總結來說, 如果三者各守邊界,剋制自身向對方聚焦領域滲透,不尋求在同一領域一家獨大局面,獨立低程式碼廠商必然會有相當程度的市場空間。

反之,亦有可能會對獨立低程式碼廠商的市場空間形成巨大挑戰,但是由於中國的數字化建設市場空間足夠大,獨立低程式碼廠商總能找到一些細分市場及多元化的商業模式來突圍。

【夥伴雲COO 孫傳江】:

之前有段時間 “巨頭吞噬一切”這個理論很火,搞得市場上人人自危,但確實從競爭市場角度來說,難免最後不會走向沒有獨立的低程式碼廠商市場格局。

畢竟低程式碼平臺、SaaS廠商以及公有云的雲服務廠商在這片市場上的競合關係,屬於一種實時變化的狀態。

例如,我剛才提到在企業客戶需要搭建整體“業務數字化”過程中,無論是SaaS廠商,還是身為數字化底座的雲廠商,他們自身的低程式碼平臺、PaaS層技術同樣也能做“輔助”角色,在這個層次上我們與這兩類廠商存在直接競爭關係,存在前期還是合作,後期把我們踢出局的風險。

至於,某一特殊的抽象業務場景,客戶需要低程式碼平臺的抽象服務能力,雲廠商的低程式碼同樣能做到,只不過服務這類需求會很累,不僅投入的精力、財力很大,產出效果也存疑。但這不能說明未來某一天,雲廠商不會做這種可能費力不討好的事。

因此,即便是站在某一場景數字化終端這個角色上,低程式碼廠商同樣不具備絕對的不可替代性。

由於低程式碼平臺能解決的業務場景,低程式碼廠商皆不具備不可替代性,放在極端競爭為前提下,確實會有可能走向沒有獨立低程式碼廠商的市場格局。

不過,目前的國內ToB市場還處於高速起步階段,旋律還是以合作為主,非同賽道競爭幾近於無。且當下無論是SaaS廠商還是雲廠商都在有意明確自身的服務邊界,創造共同發展、共同進步的市場局面,沒有獨立低程式碼廠商市場格局的情況出現概率極低。

總結

低程式碼相比與BI,核心差異在於低程式碼能形成一個業務領域、業務場景的數字化系統“終端”,自身具備輔助之外的輸出身份, 在不考慮極端競爭環境下,有足夠獨立成長空間,以及足夠廣闊的市場前景,因此,上演BI市場落寞的可能性雖有,卻極低。

同時,自2019年起,國內ToB市場已經確認了合作為主,生態共贏的根本基調,讓獨立低程式碼廠商大大提升了生存空間和發展潛力,讓市場沒有獨立低程式碼廠商生存的可能性,在短期內降到最低,甚至幾近於無。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ToB行業頭條”(ID:wwwqifu) ,作者:海陽,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