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私生活質量調查:性如何影響家庭、婚姻、95後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為「三聯生活週刊」原創內容

為了更好地理解中國人對性的態度與看法,北京大學與復旦大學的學者聯手開展了一次“中國人私生活質量調查”。調查歷時3年,共收集到6828份有效答卷,最終的報告在今年8月初發布。

在調查中,研究團隊發現,這些年來,不同階層和性別之間的性觀念和性生活狀態,正在發生深刻而出人意料的改變,比如不同階層的男性中,社會地位、經濟實力帶來的性生活豐富程度,出現了拉平甚至逆轉;95後的性生活雖然開始得早,但性生活頻率甚至低於80後;年輕女性在性關係中的地位則明顯上升。這些現象背後伴隨的,則是年輕一代婚育觀念的改變和女性意識的崛起。

於嘉是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社會研究中心助理教授,也是這次調查的參與者之一。她告訴本刊,這次調查的一個重點正是,試圖理解性,尤其是90後乃至95後年輕人的性生活狀態與人口、健康,婚姻家庭甚至社會平等之間的關係。以下是於嘉的講述。

口述|於嘉

記者|印柏同

編輯|王海燕

年輕人的性

國人私生活質量 調查, 是我們2019年上半年就開始準備的事。 說來還挺有趣,這次參與調查的學者,都是“門外漢”,不是專門研究性學這個領域的,比如我的研究方向是婚姻與家庭,北京大學的張春泥教授主要研究社會不平等,復旦大學的駱為祥教授主要研究人口與健康,另一位北京大學的謝宇教授研究方向很多,包括社會分層這樣的巨集觀大方向。

我們突然聚在一起研究這個話題,主要還是因為性與我們的研究本身關聯緊密。無論人口與健康,婚姻家庭還是社會不平等,少了性這一塊,都不夠完整。 另外,自2015年著名性學家潘綏銘老師完成全國的性調查後,就沒有更新的資料了,很有必要繼續調查和記錄。

《花束般的戀愛》劇照

從2019年開始,我們設計問卷,開始調查,回收資料,歷經三年左右完成了報告。與中國以往進行的性調查不同,我們這次更注重把性與家庭、社會不平等等其他社會議題連線起來,我們嘗試從不同維度(例如受教育情況、年齡層、社會經濟地位)去理解不同人群性行為和性觀念之間的差異。值得一提的是,我們也對中國年輕一代(95後和00後)的性生活進行了比較全面的調查,對他們的性行為和性觀念有了最新的瞭解。

關於性的調查並不容易,面對面講述尤其困難,所以我們是通過線上問卷完成調查的。最開始我們想通過自願報名獲取調查物件,在微博、微信朋友圈,還有一款女性月經記錄軟體上招募,但迴應的人並不多。

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經常上網的高知人群,不少人還是會談性色變,並不像我們以為的那樣自然,各個年齡層都如此。 反而是一些流動人口,或傳統意義上的底層人員,談起性來更加自然和坦然。一定程度上,教育可能束縛了人們的天性,變得更“克己復禮”。

《都想做好》劇照

後來,為了更好地完成調查,我們委託了專業調查公司,覆蓋了不同教育程度、性別、年齡的人群。為了保護受訪者的個人資訊,我們在調查過程中採取了保密措施,甚至保證調查執行方也無法把調查結果和調查物件對上號。即便這樣,很多人開啟問卷後,還是拒絕回答一些問題,避諱的問題大多關於性健康和商業性行為。最終,我們收集到6828份有效答卷,經過加權後,形成了比較好的全國代表性。

從我們的調查來看,95後的性觀念的確更開放。 一方面,他們對婚前性行為與同性性行為的接受度都略有提高;另一方面,95後男女的初次性行為年齡,中位數都是19歲,比70和80後提前了5到3歲。

不光如此,對70後和80後來說,性更多是一種表達感情的載體,但越來越多的90後卻認為,性可以是生理需求的單純釋放,不一定要和感情聯絡在一起,到了95後,性與愛甚至進一步剝離了。他們選擇性物件不一定是為了結婚,甚至也不一定是為了戀愛。這當中,網際網路對90後,尤其是95後性觀念的塑造起到了重要作用,比如 “約炮”這樣的詞彙就是從網際網路流行開來的,通過網際網路,年輕人也更很容易獲取性伴侶,間接鞏固了年輕人對“性”與“愛”剝離意識的形成。

《17.3 》劇照

不過值得強調的是,在青年群體中,依然有約60%的年輕人認為性的目的就是愛,這個大的基本盤還是在的。也有很大比例的年輕人,會在性關係以後,與對方進入戀愛階段。也就是說,“性”與“愛”不一定是完全剝離了,有時只是順序變了。

另一項不符合我們常識認知的是,精力旺盛的95後在性生活活躍度方面,竟然比80後甚至70後低。 調查結果顯示,在1970年—1994年有配偶的男女中,過去一年沒有性生活的比例在6%-9%,到了95後,同樣有配偶的情況下,過去一年卻沒有性生活的男女比例達到14.6%和10.1%,其中高學歷人群的性生活甚至更少。

《理想之城 》劇照

我個人認為,年輕人性活躍度下降的兩個主要的原因,一個是生活壓力,“996”的工作節奏讓他們下班回家後,通常身心疲憊,只想躺在床上刷手機;另一個原因則是,現在年輕人的娛樂選擇也變多了,例如追星、養寵物、電子遊戲等等。

這也一定程度解釋了現在的年輕人,為什麼生育意願不高。 同時,這個結果值得人們注意的是,在我們傳統對婚姻家庭的研究中,性生活的頻率和滿意度,是影響親密關係與家庭和諧的重要因素。年輕人性活躍度普遍降低,意味著維繫伴侶關係的一個重要紐帶沒有了,可能也會導致年輕人離婚率上升。

性與社會階層

在過去,根據我國著名性學家潘綏銘等學者的研究,一個人的性活躍度,與他的社會經濟地位是明顯正相關的。尤其是男性,社會經濟地位越高,性生活越豐富,包括更豐富的性技巧(比如性工具的使用)和更高的性滿意度。

但我們這次的調查顯示,在年輕一代中,性和社會經濟地位的關係被逆轉了。 資料顯示,在1980年前出生的人群中,教育程度與性生活頻率呈明顯正相關。但出生於1990年至2002年的男性中,每週至少有一次性生活的,研究生學歷者為29.2%,初中及以下教育水平男性中,比例則達到43.8%。

對於這個結果,我覺得可以從兩方面看,一方面是年輕人總體性生活次數減少,尤其是高學歷人群性生活次數減少,拉平了差距;另一方面,人們選擇性伴侶時,考慮的因素也不一樣了。過去,一個人尤其是男人,其性吸引力與他的社會經濟地位幾乎是等同的。但現在,年輕人不光將性與愛和婚姻解綁了,選擇性物件的標準也越來越多元,性吸引力與社會地位、經濟實力正在逐漸解綁。

《小小的願望 》劇照

這個過程中,網際網路依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畢竟以前,人們尋找潛在伴侶,可能需要豐富的社交,要去不同的地方,面對面認識更多人。在網際網路上,人際交往的門檻和成本是很低的,讓年輕人有了更多選擇。

從階層這個角度,我們還關注到了一些性生活中的弱勢群體,比如農村地區的大齡單身男性,尤其是在男女性別比嚴重失衡的傳統地區。這部分人在農村的社會經濟地位都比較差,一定程度上被排除在了戀愛和婚姻之外,性生活是缺失的。

所以他們會通過其他途徑獲得性生活,比如1990—1994年出生的初中學歷及以下的男性中,付費性行為比例最高,達到22.2%。這裡面應該有相當一部分的農村大齡青年。 但付費性行為存在很多健康問題隱患,對整個社會的公共衛生可能都有影響。極端情況下,甚至可能出現性犯罪,這是值得社會關注的。

女性的覺醒

年輕女性在性關係中的地位明顯上升,也是我們這次調查的一個重要發現。雖然總體上來說,在性滿意度上,男性還是會比女性更高一些,但我們看到這個差距正在縮小。

根據我們的資料,1990年之前出生女性,有15%對自己的性生活非常不滿意,但90後女性群體中,這一比例則降到了8.4%。具體到性高潮資料上,1990年—1994年出生的女性中,30.9%的人每次性生活都可以達到高潮,比例最高,只有不到10%的人,很少或者從未達到過性高潮。緊隨其後的是,1995年—2002年出生的女性群體中,有24.4%可以每次都達到性高潮。

值得注意的是,這還是在年輕女性的性活躍度降低的背景下得出的資料。 這說明女性在追求更高質量的性生活體驗。她們越來越懂得取悅自己了。

《性愛自修室》劇照

我們的問卷中還有一個問題是,“為了使對方滿意,你會不會假裝自己達到了性高潮”,也就是調查大家討好伴侶的情況。結果,相比70後和80後,90後女性假裝性高潮的比例明顯下降,而男性討好女性的比例卻有所上升,甚至已經處於持平的狀態。這說明在性關係中,女性扮演了更加主動的角色,會尋找其中的快樂度和滿意度,而不僅是服務男性的一個角色。

95後人群中,有17%的女性會在網際網路上尋找性伴侶,95後男性的這一比例為19%左右,差距不大。而在80後中,在網際網路上尋找性伴侶的男女比例,分別為33.7%和11%。這種資料的變化,也能說明年輕女性開始尋求更加獨立平等的性關係。

我們還調查了不同人的性目的。在70後80後女性中,只有20%的人認為性就是為了滿足生理需求,其餘的人則認為是為了表達愛意和情感、履行作為伴侶的義務和生兒育女。 而95後女性中,有30%以上的認為性的目的,僅僅就是為了滿足生理需求,也就是說,她們是為了自己的性愉悅而去發生性行為。

《性福演演算法》劇照

除了這些,我們還調查了人群中商業項行為的情況。結果顯示,男性和女性選擇付費性行為的比例分別是9%和4%,這個比例差距與大眾印象一致。不過,反過來問“是否有過收費性行為”時,結果卻出乎意料。在我們調查的70後與80後男性中,有10%-15%的人進行過收費性行為,而同年齡群體女性僅為5%左右,只有男性的三分之一。在1990年—1994年出生男性人群中,這個比例更高達22.3%,同年齡段女性則僅有4%。到了95後男性中,有過收費性行為的比例才有所下降,是8.6%。

其實早在2010年,潘綏銘教授的一份調查報告中,就發現男性進行收費性行為的比例比女性略高,打破了人們的刻板印象。 潘綏銘教授對此的解讀是,從性中獲利這件事,對男性來講可能會記憶更深刻,所以回答問卷時不會遺漏,而女性對於從性中獲取好處和利益,可能帶有先天的自證“正當性”。甚至受訪者對“收費”的定義也可能存在理解偏差,比如男性認為的收費可能並不全是獲得金錢,還包括其他好處或益處,女性則不會把非金錢回報也算作“收費性行為”。

《花束一般的戀愛》劇照

在我看來,這種解釋不一定絕對正確,但起碼這個結果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男性與女性相比,在性行為上是持相對“靈活”態度的,口語上講就是,相對“隨便”一些。而女性對發生性行為這件事,總體還是比較嚴肅對待的。另外一個有意思的點是,隨著年齡的增長,經歷的事情越多,用性去交換的其他東西可能性也有所增加,這在不同年齡段人群的調查結果中也能印證。

對這個問題,不同專家有不同看法。在未來,我們團隊也會把性研究繼續進行下去,因為還有很多沒有回答的問題,比如性對心理健康的影響、性觀念與行為的地區差別等等。我們也希望大家可以更多的參與到性的研究中來,無論是作為資訊的提供者,還是作為研究者。性革命在中國發展了這麼多年,希望整個社會對效能有更自然、更中性化的態度。

排版:南溪/  稽核:小風

本文為原創內容,版權歸「三聯生活週刊」所有。 歡迎文末分享、點贊、在看三連! 轉載請聯絡後臺

大家都在看

▼ 點選閱讀原文, 一鍵下單本期新 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