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高溫30天:萬億GDP“大烤”

語言: CN / TW / HK

高溫、乾旱,讓川渝地區的電力缺口暴露無遺。

|《中國企業家》記者 劉哲銘

編輯 |李薇

頭圖來源 |視覺中國

“超了!”何在碧大喊一聲。她剛接到重慶電力公司的監測資料,她所工作的商場,此刻的用電量超過了規定峰值,聞聲的同事立馬關了整個商場的空調。

這座商場有近500家商戶,地處重慶市涪陵區最繁華地帶,平時往來客流絡繹不絕。往年夏天,因為商場26℃左右的舒適溫度,更是成為附近男女老少納涼的好去處,也帶動了商家的生意,比如,商場的一家烤肉店,一年的營收近1000萬元。

但這個夏天,重慶氣溫幾乎每天都在向40℃衝刺 ,為了配合政府部門下達的“讓電於民”政策,商場的營業時間變更為下午4點至晚上9點,並且實時用電不能超過限定值。限電之下,這個商場猶如一個方正的大蒸籠,難覓人影。

重慶到底有多熱?

8月25日,出伏日,意味著一年中最熱的日子已過,秋天來臨。但在重慶,當天的室外溫度依然高達42℃,地表溫度超過70℃。重慶市氣象臺資料顯示,7月1日至8月18日,重慶市高溫天氣範圍及強度已超過2006年,排名歷史第一。8月18日和19日, 北碚國家觀測站測得日最高氣溫為45℃,超過2006年8月15日綦江44.5℃的日最高氣溫,成為全市有氣象記錄以來的第一高溫。

在重慶市民的印象裡,40℃以上的高溫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個月。

這一個月以來,即便半夜12點,重慶的氣溫都高達38℃。就算夜裡出門散個步,熱氣都能蒸到小腿肚以上。窗外沒有知了聲,也難見蚊蟲,大家都開玩笑蚊蟲都熱到“大舉北上”了。每年8月,本是雨水豐富的夏季,長江水位也會上漲,洪崖洞又到了被淹沒的季節,但這個8月,乾旱少雨,嘉陵江河床袒露,有人騎摩托車橫渡,還有人稱它是“嘉陵工”,因為沒“水”了。

高溫天氣下,為了緩解居民用電壓力,川渝兩地相繼釋出了讓電於民的通知。8月16日,重慶市經濟和資訊化委員會與國網重慶電力公司聯合下發《關於擴大工業企業讓電於民實施範圍的緊急通知》。從2022年8月15日至8月24日,各工業企業採取放高溫假方式,讓電於民。

來源:視覺中國

過去幾年,重慶突然成為了一座遊客們眼中的“網紅城市”。似乎是一夜之間,各大社交媒體、短視訊熱傳著洪崖洞、李子壩“穿樓”輕軌、長江索道等景點,而這些景點也重新塑造著一個新的重慶城市形象。

但事實上,除了旅遊,重慶這些年在經濟上也是一個“網紅城市”。 重慶生產總值(GDP)從2012年的1.16萬億元,增至2021年的2.79萬億元,十年年均增長9.2%。

六大代工企業相繼落戶重慶,膝上型電腦產量高達5730萬臺,佔全球產量的1/4;汽車整車企業達36家,今年1~6月,產量104.06萬輛,在各省市區中排名第四;手機產量佔全國1/6,是全球第二大手機制造基地;川渝地區還是中國大陸平板顯示產業的重鎮,擁有多達10條從4.5代線到8.6代線面板產線;在中國大陸城市積體電路競爭力排行榜前15強中,重慶排在第13位。

限電措施對重慶企業生產經營帶來了衝擊。一時間,包括長安汽車、攀鋼釩鈦、泰安股份在內,一大批重慶企業宣佈停產。

以往的夏天,重慶雖熱但熱鬧。冰粉涼蝦攤位上總配有嘈雜的廣場舞背景音,但如今,大街小巷靜悄悄,街上沒有汽車鳴笛,只有空調滴水落在雨棚上,滴答滴答,對抗著熱浪。

來源:視覺中國

高溫、限電和藿香正氣液

茶館老闆葉莉從未離40℃這麼近。

“眼看著來客人了,待不了五分鐘就走了。”葉莉在一家商場裡盤下了300多平米的場地,“疫情剛過,一直在虧錢,好不容易這兩個月有緩解,又遇上了高溫。限電前兩天,有八九桌客人來了就走,看得心疼。”她自己也坐不住,“溼透了,內衣裡都裝滿了汗水。”

葉莉擔心再這樣下去生意做不下去,身體也熬不住了——她家裡已經有人熱到中暑。葉莉外公在老家養了兔、雞、鴨等近十種家禽家畜,怕家禽中暑,外公在糧食裡摻了藿香正氣液,給它們開著電扇,家禽還沒出事,但早上10點,外公卻熱暈過去了。

葉莉樓下的服裝店老闆曹鑫開了兩個店,這兩天的營業額都是零,限時限電之下,商場根本沒有幾個顧客。她準備給員工放個假:“作為商家,我們肯定不希望商場限電,越多人來商場乘涼越好。但大旱天,好像水力發電受到了影響,作為市民,我也不想家裡停電,去保商場的供電。”

據中信期貨的資料, 四川是水力發電和水利輸電的大省,其水電年發電量全國第一,佔比28%,且是西電東送基地,年淨外送超1000億千瓦時,相當於近1/3的水電發電量。 進入三季度,高溫少雨加大電力供需缺口。7月以來,四川用電負荷6次創歷史新高,疊加7月全國降水量同比偏枯20.6%,四川主力水庫逐漸見底,近期水電日發電量降幅約50%,且維持日均2%的降速,水電供應緊張。

截至2022年8月21日,白鶴灘電站已投產的發電機組共10臺,總裝機容量達1000萬千瓦,已累計發電量超385億千瓦時。來源:視覺中國

不止商業受波及,製造業也受此影響暫緩生產計劃。

長安汽車於8月18日宣佈,長安深藍SL03已於8月15日起暫停整車及零部件生產工作,預計本輪停產將從8月15日持續到24日。

攀鋼釩鈦8月24日晚間公告,控股子公司重慶鈦業按要求繼續停產,具體恢復時間以重慶市相關部門通知為準。

正新橡膠8月16日釋出公告稱,其重慶工廠為配合當地政府高溫限電政策,實施臨時停產,為期至少一週(16日至23日)。

秦安股份表示,公司8月份受限電影響導致停產,預計月初至24日各產品產量累計減少約8萬件,產值減少約5300萬元,影響當年淨利潤減少約750萬至1000萬元。

除此以外,重慶還有京東方、平偉實業、紫光展銳、中星微電子等積體電路半導體企業。不過,京東方表示本次限電不會對整體經營業績產生重大不利影響,期間將對TFT-LCD生產線適時進行例行裝置維護。

在曹鑫印象裡,川渝一直在“西電東送”,但停電好像是上一個十年才會出現的事。不過,重慶資深能源人士楊世興卻不這麼認為。他發文稱,成渝地區缺電並不是遠憂,而是迫在眉睫。四川用電需求的增速被低估,四川水電外送的總量盈餘一定程度上淡化了成都負荷中心的用電需求缺口。

楊世興分析,重慶一直缺電,需求增長也同樣長期被低估,同時又常被一些大而化之經不起推敲的平衡建議掩蓋了供給不足、通道不足的矛盾。尤其要避免三峽電站外送困境在川渝再現,電力一旦送出,作為庫區的渝鄂兩地無論怎樣要求增加三峽電量,已經固化的計劃分配要做根本性調整是極其艱難的。

據推算,雖然此前四川電力盈餘,但預計到2025年也將出現約500萬千瓦缺口,遠期進一步擴大到2035年的2000萬千瓦。重慶電力缺口2021年500萬千瓦,2025年1100萬千瓦,並將持續增加到2035年的2500萬千瓦。只不過, 這個夏天,高溫、乾旱讓川渝地區的電力缺口暴露無遺。

作為商場的運營負責人,何在碧也不確定到底什麼時候能“正常營業”,她讓同事準備了藿香正氣液,免費發放給商戶們。據美團資料顯示,7月以來,平臺“降溫”搜尋量同比增長220%。其中,重慶的藿香正氣液銷量增速居全國第一。

山火、熱搜和一場雨

葉麗是在朋友圈先看到了燃燒的北山坪,等她從床上爬起來遠望長江對岸時,看到了滾滾濃煙。在夜裡,只剩下灼熱的黃和黑。

重慶巴南山林火災。來源:人民視覺

北山坪在涪陵城區對岸,作家何偉在《江城》中寫道:白山坪的南坡大多陡峭,無法開墾成梯田。它的山頂密密麻麻地生長著松樹……大山的名字最初可能就來自這一道石灰石懸崖……實際上,當地很多人認為這座山的名字是“北山坪”。在當地方言中,“白”和“北”發的是同一個音。

在涪陵周邊,這是最陡峭的斜坡,又因與城區隔江相望,山底下是北宋著名理學家程頤點注《易經》之地,因此在規劃中,北山坪成了公園,是近郊遊的好去處。上山路鋪成了柏油馬路,山頂上開發了幾個小區。

葉莉回憶那場突然燒起來的山火,隔天,植物燃燒後的味道還籠罩著小區。三天後,火滅了。不過,由於接連高溫天氣,樹葉已經卷成了枯木,點點火星就能點燃整片山林。

在涪陵山火後,巴南又起了山火。各個短視訊平臺上,流傳著“重慶騎士”往山火撲救前線運送物資的視訊。

白天望過去,北山坪已經不見青松,模糊不清。葉莉覺得,不幸中的萬幸是沒有人員傷亡。

山火、乾旱、缺電,除此這三項困難,重慶還要面臨最新的疫情挑戰。

8月23日0到24時,重慶市新增本土確診病例21例,新增本土無症狀感染者19例。截至8月23日24時,重慶市現有本土確診病例74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72例。在社群組織的大篩查裡,有人怕熱,凌晨4點起來排隊,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夠早了,結果發現夜裡2點就有人排隊了,帶著板凳、蒲扇。

“川渝人民要哭了”“重慶山火撲救現場”“重慶疫情防控”等相繼成為微博熱門詞條。何在碧不希望重慶這麼受關注,更不希望北山坪以遭遇山火的災難形式第一次衝上熱搜,山上的樹,不知年歲幾何,但至少有兩代人了。她在朋友圈裡,發了一張山火的圖片,配文道,什麼時候才會下雨?

來源:視覺中國

全川渝人民正在等一場遲遲未到的雨。據天氣預報,下週起,重慶高溫天氣有所緩和。下週二,重慶的氣溫將直降10℃至32℃。重慶的秋天就要來了!

(文中何在碧、葉莉、曹鑫均為化名)

參考資料:

《川渝限電背後的“川電外送”博弈》 ,財經十一人

《川渝“高溫限電”致多家車企停產,特斯拉、蔚來等充換電服務部分暫停》,藍鯨財經

新聞熱線&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值班編輯:姚贇  審校:張格格  製作:崔允琰

關注 “中國企業家” 視訊號

看更多大佬觀 點和幕後故事

[ 推薦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