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9藥效稀釋,小鵬越賣越虧何時休

語言: CN / TW / HK
Fast Reading
1.營收增長失速,虧損持續擴大,小鵬增收不增利的“病情”愈發嚴重。Q2小鵬交付增速首次跌破三位數,淨虧損同比擴大126.1%。毛利率也降至個位數,與何小鵬設定的25%毛利率目標漸行漸遠。
2.在毛利率和銷量之間,小鵬選擇了以銷量為先。為提升銷量,小鵬在研發、營銷費用上大舉投入,還採取了免費贈送NGP等優惠活動,導致其本就不高的毛利率進一步降低。
3.新車G9承擔了提升毛利率的重任,但G9的“藥效”也在被不斷稀釋。交付錯後、降價對品牌調性的影響、競爭激烈的市場環境等,都讓G9的前路面臨重重困難。

小鵬Q2的表現可以用穩定二字形容:新勢力銷冠的地位依舊,越賣越虧的泥潭也仍舊未能走出。

8月23日,美股週二盤前,小鵬汽車釋出2022年Q2財報:交付量同比增長98%至34422輛,營收同比增長97.7%至74.36億元。在傳統淡季和疫情影響下,小鵬Q2仍然拿下了新勢力銷冠。

期內,小鵬淨虧損同比擴大126.1%至27億元,遠超市場預期。這意味著,去年賣一輛車虧5萬元的小鵬,第二季度賣一輛得虧7.8萬元。

小鵬汽車CEO何小鵬曾表示,要將毛利率提升至25%。但近幾個季度,由於在研發和銷售網路上的投入,導致虧損加劇,毛利率也持續下滑(Q2為10.9%)。

與上季度相比,小鵬各項關鍵指標難言亮眼:

營收環比下降0.2%

淨虧損環比擴大59%

毛利潤環比下降1.3個百分點

汽車毛利率環比下降1.3個百分點

交付量環比下降0.4%

小鵬引以為傲的銷量增速,也將在下一季度摁下剎車鍵。據財報披露的業績指引:小鵬預計Q3交付量2.9萬~3.1萬輛,同比增長13%~20.8%,比市場預計少至少1.5萬輛;營收預計68億~72億元,同比增長18.9%~25.9%,比市場預期少30億元。

財報釋出後,小鵬美股一度跌超13%,最終收跌10.81%至18.73美元,較今年高點已跌去64%。財報釋出次日,小鵬港股早盤一度跌逾13%,重新整理上市以來低位。目前,小鵬市值不到蔚來和理想的六成。

01 難治癒的虧損頑疾

賣得越多虧損越多,已成為小鵬難以治癒的頑疾。

連續四個季度蟬聯新勢力銷冠,既讓小鵬被賦予光環,也讓市場緊盯了光環周圍的黑暗:小鵬何時可以改善虧損局面?

主要產線位於珠三角的小鵬,是新勢力中受上海疫情影響最小的企業。二季度,小鵬交付34422輛新車,在上季度給出的指引區間上限(3.1萬~3.4萬輛)。但這也是小鵬近5個季度交付量同比增速首次跌破三位數(98%),與去年同期的439%相比,失速明顯。

交付量失速導致營收增速快速下降。Q2,小鵬營收增速從去年同期的537%驟降至98%,首次跌破三位數。

在市場更關心的盈利狀況方面,小鵬也沒能交出一份滿意的成績單。

二季度,小鵬淨虧損同比擴大126.1%至27億元,遠超市場預期的虧損17億元。財報顯示,虧損大幅增加的主要原因,是二季度外幣交易的匯兌虧損9.38億元。簡單來說,人民幣貶值導致小鵬旗下以美元結算的子公司,持有的資產估值波動。

刨除匯兌損失,小鵬二季度虧損額與上季度基本持平,但同比擴大48%。

虧損背後是過低的毛利率。今年3月中旬,小鵬旗下車型的補貼前價格分別上調1.01萬~2萬元,部分車型漲幅高達3萬多元。但二季度,小鵬汽車業務毛利率只有9.1%,同比和環比分別下降1.9、1.3個百分點,連跌三個季度。

小鵬稱,汽車業務毛利率下降主要是由於電池成本增加,導致銷售價格調整帶來的收入增加被部分抵消。換言之,提價未能覆蓋成本的上漲。

新能源汽車成本上漲,確實廣泛影響了新勢力的毛利率。但與蔚來和理想20%上下的毛利率相比,小鵬差距明顯。

增長失速,虧損擴大,小鵬增收不增利的“病”靠什麼來治?

02 緊咬牙關,先沖銷量

何小鵬的長期目標是毛利率25%,但從短期來看,小鵬在盈利和銷量之間,選擇先沖銷量。

為提振銷量,小鵬緊咬牙關,甚至不惜“割肉”。今年5月開始,小鵬將此前選裝價格2萬元的NGP設為免費標配。(詳見雪豹財經社《小鵬降價:一場飲鴆止渴的獨角戲》)

小鵬Q2銷售成本同比增長100%至66.27億元,與交付量增幅基本保持一致。以智慧化為賣點的小鵬在研發上大舉投入,同樣拖累了毛利率。Q2研發投入12.65億元,同比增長46.5%。雖然增速放緩,但研發投入仍佔其營收的17%上下。隨著新車G9和2023年兩款新車型的推出,小鵬高昂的研發投入仍將持續。

銷售網路覆蓋的城市多寡和密度,也是提振銷量的關鍵點,小鵬在這方面不遺餘力地加大投入。Q2的銷售、一般及行政開支同比增長61.5%至16.65億元,該費用佔營業比重環比增加兩個百分點,是近四個季度首次環比上漲。

財報稱,這是由於銷售網路擴大與相關人員成本及特許經營店銷售佣金增加所致。截至2022年6月底,小鵬共擁有銷售門店數量388家,比上季度增加了22家。

從定價策略來看,在G9之前,小鵬產品仍以低價走量車型為主。P7之後,小鵬於2021年四季度交付價格更低的P5。2021年7月,基礎車型G3也開啟了中期改款。

低端車型幫助小鵬增加了銷量,但也擠壓了毛利率最高的P7佔比,讓小鵬整體ASP(平均售價)進一步下降,毛利率繼續被攤薄。第二季度,P7交付量佔比環比下降10個百分點,讓出來的空間大部分被價格最低的G3填補。因此,在P7漲價幅度遠高於其他車型的情況下,小鵬二季度ASP依然環比下降900元。

小鵬將銷量放到第一位的做法短期內不會動搖。面對持續虧損,小鵬在中報中提出了幾個解決方案,其中將“提高銷量、實現規模經濟效益”放在首位,位於成本控制和外部融資之前。

03 G9:被不斷稀釋的藥效

保有銷量的同時,要想提升毛利率,汽車單價則尤為重要。小鵬明顯將新車G9當做未來的希望。但目前來看,僅靠G9這一味藥,尚難根治虧損頑疾。

G9定位為高階旗艦車型,價格勢必成為旗下最高,若銷量不錯,有利於提升小鵬的毛利率。G9在24小時內接到2.2萬訂單,表現超過了當年的P7。但G9在9月上市,預計Q4才能交付,未來一個季度,小鵬仍面臨銷量和毛利率的雙重考驗。

新車會助推銷量,也可能對舊產品線形成擠壓態勢。雖然G9與P7產品定位不同,但G9的預售仍然影響了一批車主的選擇。

在財報中,小鵬對下季度交付指引頗為保守,預計Q3交付量僅2.9萬~3.1萬輛,同比增長13%~20.8%。刨除7月已經交付的1.15萬輛外,8-9月平均交付不足萬輛,增速創下小鵬上市以來的最低記錄,且遠低於市場給出的4.6萬輛預期。這還是在7月已經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降價之後。

小鵬管理層將Q3交付量指引偏低歸因於:市場的季節性因素、疫情影響下的供應鏈短缺,以及新品交付前部分消費者在等待比較。管理層表示,未來G9和新出的車型都定位於細分市場,不會出現與P7等轎車互相蠶食的現象。但從Q3指引來看,準車主們對新車的觀望還是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交付量。

早先,小鵬G9預計4月上市,最終錯後了近兩個季度,直接影響了G9的年度銷量。今年初,小鵬專家會議上,給G9設定的年銷量目標為3.5萬輛,目前僅剩下Q4一個季度,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據中信證券測算,G9在10月交付量可達6000~8000輛,穩態交付量為月均5000輛左右。這個數字與小鵬最初的設想相去甚遠。

此外,小鵬G9還將面對理想ONE、L9和蔚來ES7等車型的競爭,這也是小鵬首次在高階價位與強敵同臺競技。

根據何小鵬的計劃,小鵬2023年還將推出兩款車型,其中一款是明年上半年推出的針對Model Y的競品車型。多家媒體此前在報道中預測,該車型價格將高於G3、低於G9。但該款新車型是掀背式SUV,定位與G9有雷同之處,如果在價格區間或產品力上沒能做到有效區分,勢必也會對G9銷量有一定影響。

新車G9承擔了提升毛利率的重任,但其“藥效”也在被不斷稀釋。交付錯後、降價對品牌調性的影響、競爭激烈的市場環境等,都讓G9的前路面臨重重困難,也因此很難對小鵬的頑疾藥到病除。

風險提示及免責條款:

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本文不構成投資建議,不作為實際操作建議,交易風險自擔。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雪豹汽車觀察”(ID:xuebaoauto) ,作者:閆學功,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