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果蔬供應商的2022:商超已不是被依賴的出貨渠道

語言: CN / TW / HK

最近幾天,市場上陽光玫瑰的價格低得讓人吃驚。

曾經300元一串的“水果刺客”,如今跌到10元每斤,讓網友驚呼,冰箱裡50塊一斤的還沒吃完,價格就降到10元了。

除了陽光玫瑰之外,今年夏天由於大量水果集中上市,供過於求,不少水果的價格走低。有資料顯示,蜜瓜價走低4成,西瓜價低3成,巨峰葡萄降價超過16個百分點。

多位產地果農告訴《靈獸》,今年水果品種的市場行情普遍還是不太好,出貨價格達到歷史最低,但成本卻居高不下,很多單品類水果價格甚至腰斬。

水果價格的大幅降低,並沒有讓消費者完成從“吃不起水果”到“實現水果自由”的跨度,反而不少商超採購人員表示,今年水果的銷量不如往年,之前一批水果的週轉天數是1到3天,現在可能賣到一週,產生大量滯銷,不得不降價出售。

整個果蔬供應鏈是完整的閉環,銷售終端銷量不好,反向會影響產地農戶的收入、出貨量以及利潤。

1 果蔬出貨價格歷史最低

在果蔬、肉類等產品的零售價格被供求關係所影響,當商品供大於求時,價格就回落,而供小於求時,價格才會上升。

而每年夏季,大量的同類水果產品湧入市場,已經超過購買者的需求量,進而出現滯銷現象,導致價格不斷下降。但產地水果的產量並未減少,這樣就造成水果積壓,再加上更多品類、品種的水果到了豐收時節,這些因素都倒逼果蔬供應商用降低價格的方式來促進銷售。

一位水蜜桃的供貨商告訴《靈獸》,今年批發市場和商超渠道的價格都非常低,除了競爭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消費者沒有購買力,最後導致高檔的水果,會出現滯銷。

從巨集觀層面看,整個經濟形勢也已呈現出下滑的趨勢。

根據國家統計局的資料,今年1-7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246302億元,同比下降0.2%。其中,除汽車以外的消費品零售額221332億元,增長0.2%。

7月份的居民消費只增長2.7%,低於此前調查預測的5%,而且這還是購車補貼刺激車輛銷售後的結果,除了車輛消費只增長1.9%。

消費力不夠,主要原因還是消費者的口袋裡沒錢,這就倒逼消費觀念變為“不是必需要買的東西儘量不買”,因此在提高生活質量品質風向標商品——高檔水果上,勢必都在減少花費,這讓滯銷的非剛需水果品類更加雪上加霜。

消費端出現滯銷,同時,還要面對時而反覆的疫情,不確定性增強。

一位西梅的供貨商告訴《靈獸》,本來預測今年收入會不錯,因為去年西梅賣的特別好,但新疆突然有疫情,很多線路已經封停,如果運輸線路繼續封停,那麼今年到市場的西梅會非常少,傳導到終端價格會很貴。

當下,正值很多水果大量採摘的季節,疫情突發對於果農來講十分痛苦。因為採摘的時候需要大量的人工採摘,如果疫情嚴重,即便有錢都僱不到人工作,但水果不能一直掛在樹上,需要及時處理。

這兩年間,因為疫情導致的封路問題,讓農民很難進行生產勞作,水果的種植和管理方面的勞動力匱乏延誤了農時,直接影響到後期的水果品質和產量,再加上交通管制,農資物料運輸並不及時,造成了一些地區“物資進不來,水果出不去”的兩難局面。

長此以往,急需“回血”的果農和經銷商爭相壓低價格,擴大銷售。這種以價換量的方式,無法改變果農虧本的局面,再加水果滯銷、旺季競爭等因素,讓水果價格一降再降,卻沒有帶來“喜人”的銷量,消費者的需求依舊處於疲軟。

2 社群團購出貨主力

“出貨給商超的水果價格特別低,出貨量也不如往年”。

上述水蜜桃供貨商稱,尤其是在湖南和湖北等省份內的三線城市,下滑非常厲害,北京和東北這樣的北方市場比較穩定,但商超和電商還是主要的銷售渠道,社群團購的增長則是最快的。

疫情之後,不少供貨商都明顯感覺到,水果銷售大規模從線下轉移到線上,各種社交平臺、拼團甚至用高額、低頻來吸引消費者,還有不少生鮮產品走進“網紅”直播間以及產地直播間等方式,分流了不少實體水果的銷售渠道。

一位香蕉的供貨商向《靈獸》表示,社群團購呈現區域特性,即便同為一線城市,訂單量都差距巨大。在北京市場社群團購訂單量很差,但上海消費者甚至可以在社群團購平臺購買高檔的水果。

這可能是此前上海疫情,培育起來了社群團購的購物方式,上海居民對社群團購有較強的信任和依賴。

同時,這位供應商稱,在社群團購平臺做果蔬有很多技巧,最主要的是,只能走量,不能考慮每單利潤的高低,至於大流通的商品每單的利潤也就在5-8分錢左右。

比如,一份3-4根的香蕉,到達倉庫後,首先需要進行適度的打包,包括人工和耗材,人工成本每人每天在150元,僱傭20人左右,分為5組進行流水線打包,打包的方式將氣泡柱纏繞在香蕉外側,防止運輸過程中的碰撞,打包一份香蕉的成本在3毛錢,打包完成後履約到社群團購平臺,再需要1毛錢,整個的交貨成本高了5毛錢左右。

如果一份香蕉的原成本在2塊錢,加上交貨成本的5毛錢,最終定價也只能2.55元每份,在供應鏈上,利潤只有5-8分錢,也只有控制在這個範圍才有可能給社群團購平臺供貨,擁有供貨價格優勢,每天單量有近萬單。

近些年,不僅各種品類的水果湧入市場,造成分流,為了搶佔先機,水果商紛紛將水果降級,企業之間打價格戰,但市面上的水果的出售價格也會反向作用到產地端,影響收購價格,對於果農來說,除了低價賣給收購商,也開啟了向C端的零售之路。

上述水蜜桃的供貨商告訴《靈獸》,接下來將生意重點從B端向C端轉變,主要是今年6月嘗試進入上海社群團購之後發現,訂單量比較大,客單價也比出貨給商超要高出一倍,同時,損耗自己也能控制。

還有不少果蔬農戶嘗試在網上通過直播的方式售賣,挽救時令水果,儘可能減少損失,多渠道出貨。

只是,線上銷售水果品類,對其冷鏈系統的依賴性也特別強,如果不降低水果的損耗率,線上很難成為水果銷售的主要渠道,況且目前國內的冷鏈物流條件和成本,也很難滿足需求。

3 未來預測

近日,不少人的朋友圈被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內部論壇的發文刷屏,文中表示,未來十年全球都不太好過。所以他認為,華為應該改變思路和經營方針,從追求規模轉向追求利潤和現金流,保證度過未來三年。

此言一出,直接影響到了股市,更有網友評論:一家未上市的公司喊話努力活下去,4400多家上市公司集體活不下去了。

其實,喊出類似口號的,不止任正非一人。上週五,國美黃光裕發了一封內部信。國美也要蟄伏,也要把資源聚焦,活下去。而在此之前,美的集團董事長方洪波也曾經說過“未來三年,前所未有的寒冬。”

“活下來,有質量的活下來,邊緣的業務,該關就關”也是上半年整個零售業的寫照。

曾被資本青睞的某些前置倉和倉儲店消失在對手的虎視眈眈下,大賣場繼續無休止關停,社群團購的部分玩家消失。

而在近幾日相繼釋出的財報預警中,“預虧”更是多數零售企業的主旋律。其中,人人樂虧損最為嚴重,預計淨利潤虧損2.2億元-2.7億元;北京京客隆則預計淨利潤虧損0.12-0.15億元。

儘管,依舊將虧損“劍指”疫情反覆的長期影響,消費者消費習慣發生的重大改變、消費力持續降低,再加上銷售渠道多元化,大型連鎖商超的分流嚴重等等因素,造成營收降低、毛利額下降,持續多個季度,似乎已無力迴天。

商超的焦慮自然傳導到上游,供貨商清楚市場渠道千變萬化,完全依賴傳統渠道已經行不通。

“之前將渠道重點放在to b的供應鏈上,給全國的商超、連鎖水果店供應產品,但今年發生巨大改變,開始嘗試給to c端供應,預測明年依舊是這個趨勢,為to c的供應鏈在出貨上會增加一倍,這是出於出貨量的保障。”上述水蜜桃供貨商告訴《靈獸》。

同時他表示,現在的經濟形勢,已經不適合過多投入到高階水果產品中,未來將對產品作出調整。

而根據今年南方的氣候問題,不少果蔬供貨商也預測,從下半年甚至到春節,農產品和果蔬的價格都會走高,因為今年比較乾旱,像玉米和水稻這樣的農作物都會減產,相應的水果也會減產,從而增加種植成本,再加上高通脹、消費佈陣,消費者信心指數會持續下行,或許消費力更差。

或許未來真如任正非所判斷的那樣,那麼冬天來臨的時候,記得穿好棉襖。

只是,大家的棉襖在哪裡呢?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靈獸”(ID:lingshouke) ,作者:十里,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