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務自由,只是一種幻覺?

語言: CN / TW / HK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歐洲價值(ID:ouzhoujiazhi) ,作者:葉克飛,編輯:二蛋,原文標題:《財務自由只是一種幻覺?》,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在財富保值越來越難的時代,很多人都強調“保本”式操作。比如前些年被鄙視的銀行定期,如今都成了相對安全穩妥的選擇。但 問題是,它又真的穩妥嗎? 許多人並不知道,在歷史上有很多這樣的例子:即使本金不變,即使有利息,一次通脹期也很有可能導致一大筆錢成為廢紙。

被詹姆斯·託賓稱作“歷史上最偉大的指數學家”、被約瑟夫·熊彼特視為美國最偉大經濟學家的歐文·費雪,曾經講過這樣兩個故事:

柏林一位著名教授靠賣書發了一筆小財。他把這筆錢投資於所謂的“安全”債券,期望靠利息生活。在通貨膨脹期結束時,他發現自己一輩子辛苦積累的全部財產,買不起一張郵票。然而,債券發行者並未違約。這個教授的破產,不是因為對方沒有兑現付款承諾,也不是因為商品稀缺從而變得昂貴,也不是因為他的判斷不好,而是因為通貨膨脹使德國馬克的購買力幾乎降到了零。

還有一個波蘭服裝商決定退出服裝行業。他將100套衣服賣掉,得到10萬波蘭馬克,然後用這筆錢投資三年期“安全”抵押貸款,利率6%。三年期滿後,他得到了1.8萬波蘭馬克利息,也拿回了本金。但這筆錢只能買一套衣服。名義上,他的財富保本了,還得到了利息,但實際上,他損失了幾乎所有的本金和利息。

這兩個故事出自費雪貨幣研究的經典著作——《貨幣幻覺》。雖然他們所經歷的通脹期都有戰爭因素的影響,但對於當代人仍有啟示。

“貨幣幻覺”這個概念,是指人的一種心理錯覺,即決策時只看到貨幣的名義價值,而忽視了實際購買力的變化。

簡單點説,如果你覺得生活成本越來越高,工資漲了還是不夠用,就説明你出現了貨幣幻覺。按照費雪的理論,人們所説的收入一般指貨幣收入,這個收入其實有很大水分,它必須經過指數換算,消除“幻覺”之後,才是真實收入。

1867年出生的歐文·費雪,是經濟學家、數學家、耶魯大學教授。他提出的“費雪方程式”,提高了人們對貨幣量與總體物價水平之間關係的認識。他的《利息理論》《貨幣的購買力》《繁榮與蕭條》和《貨幣幻覺》《貨幣縮水》等著作,備受熊彼特、弗裏德曼、薩繆爾森與張五常等經濟學家的推崇。

儘管費雪1947年便辭世,未曾見到二戰後的世界變遷,但他的著作和理論,直至今天仍然具備極大價值。《貨幣幻覺》所闡釋的理念,使之從1928年甫一提出便成為現代貨幣主義思想和中央銀行貨幣政策調控框架的基礎之作。雖然在1967年後,這一理論一度被經濟學界拋棄,但近二十年來,它又被經濟學界重拾。

費雪的人生也相當傳奇,就讀於耶魯大學數學系的他,卻成為該校第一個經濟學博士。儘管是當時世界上最著名的經濟學家之一,費雪也沒有對自己的理論進行太多粉飾,更沒有故弄玄虛,而是致力於“去發現、去描繪出經濟因素之間的相互關係”。

大概在1920年前後,費雪發現在現實中,人們對貨幣貶值幾乎一無所知,認為貨幣價值穩定不變。

在《貨幣幻覺》中譯本的譯者前言中,曹乾寫道:

“貨幣貶值和通貨膨脹是同義語,在今天的經濟學教科書上,通貨膨脹通常被定義為物價水平上升。假設你的收入不變,但每種商品的價格都突然上升,變為昨天價格的2倍,那麼你的收入買任何東西,與昨天相比,能買到的數量都減少了一半。物價水平上升,讓貨幣的購買力下降了,這就是貨幣貶值。”

文中繼而寫道:

“通貨膨脹導致了貨幣貶值,而人們想當然地認為貨幣價值不變,這就是貨幣幻覺。”

在費雪之後,經濟學家威廉·菲利普斯考察了1861—1957年英國失業和貨幣工資變動率之間的關係,也就是“菲利普斯曲線”。 這個概念是指失業與通貨膨脹存在一種交替關係的曲線,通貨膨脹率高時,失業率低;通貨膨脹率低時,失業率高。

“根據這種理論,當勞動力市場供不應求時,工人會要求漲工資;當勞動力市場接近於充分就業時,物價也會上升,其中一部分原因在於工人要求漲薪,另外一部分原因是企業產品的需求旺盛。由此一來,宏觀經濟政策制定者的任務只不過是在菲利普斯曲線上選擇最優的位置:他們可以降低失業率,擴大產出,但這又會導致通貨膨脹。”

菲利普斯曲線在很大程度上發揚了貨幣幻覺理論,也讓費雪多了許多擁躉。 但在1967年,弗裏德曼在美國經濟學會上指出,人們不存在貨幣幻覺,對通貨膨脹有完美預期,並據此進行調整。

弗裏德曼的看法是:

“真正重要的不是名義價格,而是經過通貨膨脹因素調整後的實際價格。例如,對於消費者而言,如果他們預期價格水平變為原來的2倍,他們也會要求僱主將他們的收入提高到原來的2倍。這樣一來,消費者的消費沒有發生變化。類似的,企業的產量也不會發生變化,因為企業也只關注相對價格。在這裏,真正重要的是在進行定價決策時,人們完美考慮了通貨膨脹因素。”

弗裏德曼還進而提出了自然失業率理論,認為當失業率低於某個水平時,將會進入通貨膨脹螺旋,而當失業率高於這個特定的水平時,將會進入通貨緊縮螺旋。

他的理論對貨幣幻覺理論造成了巨大沖擊,也成為經濟學領域的主導理論,乃至西方各國宏觀經濟政策的制定基礎。

但在近年來,因為種種現實,經濟學界開始重新考量“貨幣幻覺”,試圖在“貨幣幻覺”與“自然失業率”之間尋求一種平衡。行為經濟學的走紅也對費雪理論予以加持,舊日被學院派經濟學界不屑一顧的行為經濟學,將人們的錯誤判斷和對市場的影響,與宏觀經濟掛鈎,提高了決策的科學性和有效性,這一點恰恰基於費雪的理論。

依照費雪的理論, 貨幣幻覺的出現根源是貨幣單位的不穩定,也就是貨幣購買力的波動。 這種波動對於不同行業和不同階層都有損害,他繼而在個人、銀行和政府的角度提出補救辦法,比如用指數衡量貨幣購買力,並根據指數調整工資等,或直接用指數創造商品本位,取代金本位。

書中還有一個例子,費雪的朋友在1908年將五萬美元的債券交給投顧管理,這在當時是一筆鉅款。20年後的1928年,物價已經上漲4倍。投顧辯稱他是為了讓風險降到最低,因此採用了保守策略。但在費雪看來,投顧連通脹風險和美元價值不恆定的常識都不具備。這種事情在全世界都可以看到,比如一個在經濟領域經常見到的假設:如果一箇中國人,在80年代初就成了萬元户,他推斷靠當時堪稱鉅款的幾萬元積蓄,配合銀行利息,已經足夠維持晚年生活,於是將錢存為銀行定期,從此馬放南山,現在會怎樣?別提現在了,他連堅持到2000年的可能性都不存在。

當然,通脹本質上是一個財富轉移的過程,但對於利益受到損害的人來説,這當然是痛苦的。就像書中所説:

“有人認為,當銀行金庫被搶或你的房子被盜時,社會並沒有變得更窮。如果你是搶劫案的受害者,別人對你説,‘你失去的正好是盜賊得到的,整個社會和以前一樣好,沒什麼損失’,你對這種安慰是什麼樣的感覺?”

貨幣幻覺這個概念可以應用於各種經濟領域,比如股票市場。許多股民總會認為一隻股票價格低,就有上漲空間。但這個“絕對價格低就有投資價值”的邏輯顯然是荒謬的,因為股票的估值是一個複雜體系,股票的價值和絕對價格的高低並無太大關係。甚至可以説,很多低價股票其實已經嚴重高估。也就是説,這種錯誤思維本身就是貨幣幻覺的體現,也讓許多人蒙受損失。

在全世界範圍內,地產泡沫都常常迷惑人們的心智。比如很多人都會沉迷於房價在幾年間的變化,認為自己賺到了,但卻忽視了社會整體的商品價格變化,進而誇大了地產的投資潛力。這同樣也是“貨幣幻覺”的體現。

還有一個經常被人提起的概念——財富自由,同樣也是一種“貨幣幻覺”。就像前面提到的萬元户例子一樣,一個人要想實現財務自由,一方面當然是錢越多越好,另一方面還要看貨幣的穩定性。

《貨幣幻覺》中以一戰為例,講述了戰爭對貨幣穩定性的巨大破壞。許多人的鉅額存款,在短短時間裏變得分文不值,結果一戰製造了一大批歐洲新窮人,他們原本是生活優渥的中產,早早積累了太平時期足以用來終老的財富,但戰爭和通脹讓一切成為泡影。

所以,財務自由很有可能是一種貨幣幻覺,你所積累的財富並沒有“一勞永逸”的效果。很多中國人喜歡説“一勞永逸”、“給後代積累財富”,但這多少是承平時代和經濟騰飛期的一種幻覺。從歷史長河上來看,許多所謂的積累不過是鏡花水月,難敵大時代的變遷——當然,這並不是讓人躺平,多積累點總比沒有要好。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歐洲價值(ID:ouzhoujiazhi) ,作者:葉克飛,編輯: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