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不同角度下的元宇宙

語言: CN / TW / HK

我們一直在想象新的世界,而元宇宙則是人類近幾年來想象力的星辰大海。

在《雪崩》中,元宇宙(Metaverse)是一條寬100米長65536公里的大街,大街上的虛擬房地產歸全球多媒體協議集團所有,該集團是計算機房地產協會虛構的一部分,使用者可以購買地塊開發建築物。

在《黑客帝國》中,Matrix描繪了一個反烏托邦的未來,人類不知不覺地被困在一個模擬現實中,即矩陣,智慧機器創造了它來分散人類的注意力,同時使用人類的身體作為能量來源。而在《頭號玩家》中,綠洲(Oasis)被分成 27 個扇區,每個扇區10光小時寬,像魔方一樣排列。這些扇區可以是任何形狀和大小的區域,並且每個區域都有不同的規則/標誌。區域可以允許或阻止魔法、技術、PVP(玩家對玩家)、傳送、通訊等。

對於元宇宙,可謂是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接下來我們將從不同視覺來觀察元宇宙。

01 科學視覺

維基百科對元宇宙的定義是一個聚合虛擬共享空間,由虛擬增強的物理現實和物理持久的虛擬空間聚合而成,包括虛擬世界、增強現實和網際網路的總和。而Meta將其定義為虛擬增強物理現實和物理持久虛擬空間的融合,這是兩者的融合,同時允許使用者體驗兩者之一。

而美國電氣電子工程師學會認為,元宇宙是多個元星系和元世界系統連線到一個感知的虛擬宇宙中,儘管並非存在純粹的中央伺服器或權威。最初由尼爾·史蒂芬森在《雪崩》一書中創造為一個被稱為“大街”的單一的元世界,今天的元宇宙描述了一個元世界的集合,這些元世界無縫相互關聯,但在很大程度上是分散的,包括感知的虛擬宇宙(元資料宇宙,元節),但更接近從賽博朋克本源來的元宇宙,其中存在不元宇宙非常相似的系統,但在許多世界和用途的範圍,預示著一個分散的操作和範圍系統。理論示例:ActiveWorlds、SecondLife、BlueMars等系統之間的互操作性,以及其他標準協和一組能力存在二一個通用介面中,無論控制實體如何,都可以無縫地在虛擬世界空間之間穿越。

02 企業視覺

對於企業來說,元宇宙是十年也難以一遇歷史機遇(上一次還是移動網際網路),因此對於企業來說:“放棄是不可能放棄的,不全力以赴也得跑去站個位”。

以元宇宙第一股Roblox為例,作為元宇宙概念股的先鋒,Roblox的建設還是較為成熟的,其具備8大特徵。其一,身份,Roblox中所有角色,在不同場景中都有唯一身份,這個身份系統叫阿凡達系統,提供3D人物形象(身高、體形、服裝)製作模版。其二,交友,Roblox客戶端,支援在3D場景中的社交,Roblox雲平臺儲存了使用者的社交圖譜,提供了基於文字對話的能力。

其三,沉浸式。玩家可以通過Roblox工作室更容易地把3D的場景開發出來。Roblox客戶端能夠支援低標準的硬體接入介面。其四,快速體驗,使用者可以快速建立賬號、轉換場景、搭建模組。Roblox雲平臺能夠根據使用者的物理距離,社交圖譜等,將使用者分配到本地部署的高速資料中心。其五,多樣化內容,Roblow平臺能夠提供給大家各種各樣工具,從菜鳥到大師都可參與,支援多人組隊。到2020年9月30日,Roblox上搭建了1800萬個不同場景,上百萬玩家自己搭建的各種模組。

其六,全球全終端覆蓋,Roblox的玩家,可以全球接入,也可以在不同的系統上,比如蘋果系統、安卓系統,Xbox上。以及在Oculus、HTC等頭盔上。截止到2020年9月30日,開發者已經覆蓋了超過180個國家的地區,已經支援11種語言;其七,虛擬經濟。建立在基於Robux的虛擬貨幣上,玩家可以通過建立場景或者模組,在Roblox市場上出售掙錢,Roblox還可以把Robux在現實世界變成現金;其八,安全Safety,Roblox提供了保障使用者安全的多種要素。

03 產業視覺

從產業視覺來看,元宇宙是分裂的,僅以VR/AR為例。

VR/AR的發展歷程整體可以劃分為四個階段:技術發展期、資本狂熱期、退潮低谷期的行業復甦期,目前正處於快速發展期的前夜(因疫情造成的社交隔離激發VR遊戲,虛擬會議,AR測溫等需求爆發,Steam平臺VR活躍使用者翻倍增長,虛擬會議、雲端展覽案例層出不窮)。

按場景不同,VR/AR產業鏈可分為硬體、軟體、內容與應用。在硬體環節,自從OculusVR被Facebook收購以來致力於運營VR配件、應用和遊戲生態系統,不斷升級迭代其VR硬體裝置,形成了目前5款主要產品,至少在硬體領域,元宇宙的建設是一步一個腳印以看得見摸得著的速度穩步推進著。

在軟體環節,資料公司Sensor Tower(2022)報告顯示,自“元宇宙”概念爆發以來,平均每天都會新增一個“元宇宙”APP。2021年11月至2022年1月,大概有552個APP在自己的描述中增添上“元宇宙”三個字,其中有70個自稱為元宇宙社交的APP,所以說在軟體環節除了VR/AR軟體本身無精打采,其他軟體公司都是看好元宇宙的。

在內容與應用環節,可以說在極客這一小類人中已經能夠看到元宇宙的影子了。例如多年前的Oculus Go,其一方面通過Gear VR大量應用積累,絕大部分應用可快速移植到Oculus Go上,據統計首發就有超過1000款應用+視訊資源,由此初步建立生態壁壘。而這也為後續Oculus 6 Dof系列產品的火爆奠定了堅實的內容生態基礎。

正如那句經典的臺詞所言:“一千個人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對於元宇宙的看法我們始終是無法達成統一,但如果我們多從不同角度去看元宇宙就會發現,其實它只是人們對未來生產生活形式的探索罷了!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 “Techsoho”(ID:scilabs) ,編輯:Light,36氪經授權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