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道獵聘如何在人服行業走出長期邏輯?

語言: CN / TW / HK

文 / 六金

出品 / 節點財經

最近市場正處於中報密集披露期,其中一類企業十分有看點,就是線上招聘。

對於擁有8.8億勞動年齡人口的大國來說,線上招聘是一條值得長期投資的賽道,甚至可以說關乎著十幾億國人的生計。與此同時,經濟增長與就業之間存在高相關性,這意味著後續的經濟復甦會率先反映在招聘公司的基本面上,因此線上招聘行業龍頭企業的財報中,往往埋下了很多市場下半年走勢的伏筆。

為什麼獵聘能“穿越週期”?

日前,國內中高階人才線上招聘平臺獵聘母公司同道獵聘集團釋出2022上半年報。雖然今年上半年受北京、上海、深圳等國內多地疫情爆發帶來的封控等因素影響,企業招聘節奏放緩,穩就業緊迫性增強,但從財報來看,獵聘依然保持了穩健的業績表現。2022上半年實現營收13.7億元,同比增長14.4%;歸母淨利潤1.42億元,同比增長166.0%。

獵聘的增長可以從兩個方面來剖析。 一方面,隨著今年6月疫情逐步穩定,企業生產和居民消費開始進入恢復狀態, 雖然整體企業端信心還在築底過程中,但定位為中高階人才招聘的獵聘服務的客戶一直以各行業龍頭企業和大中型企業為主,這類企業由於業務的穩定性和數字化能力、應對突發問題的能力等普遍更為突出,因此在面對市場波動時需求更穩定,付費韌性更強。

另一方面,高精尖人才已經成為國家發展的重要“戰略資源”。 伴隨國內傳統產業升級和新興產業的蓬勃發展,各行各業對高質量人才的需求以及對能夠提供中高階人才精準匹配的專業人才服務供應商的需求較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迫切。立足這一需求,誰能掌握更多的高階人才資源,充分賦能勞動力市場,誰就將在未來具有優勢和話語權。

而獵聘從2011年上線之初就差異化聚焦中高階人才群體,至今已在該賽道積累十餘年,先發優勢明顯,目前其已經成長為國內中高階線上招聘的絕對龍頭,市佔率接近90%,因此在服務企業中高階人才招聘需求方面最切題的必然是獵聘。

反映到財報上,獵聘上半年來自企業使用者的收入為12.03億元,同比增長17.5%,平臺驗證企業使用者數也由去年同期的88.16萬家增至107.9萬家,獵聘ARPU由2021年底的3.18萬元上升至2022上半年的3.6萬元。中泰證券研報顯示,獵聘的ARPU已遠超同行。

同道獵聘集團董事會主席兼執行長戴科彬在2022中期業績會上指出,伴隨產業結構的調整,獵聘一直在針對這些行業的招聘需求和特點優化自身服務能力。從平臺數據來看,今年能源化工、汽車機械及製造、電子通訊半導體等行業在獵聘平臺的新發職位數在去年的高基數之上持續呈較高增長態勢,已成為獵聘新的優勢領域。

新能源、高階製造、電子半導體等行業的發展是我國產業結構升級帶來的長期機會,這些企業擁有較高的招聘需求,但是難點在於招聘門檻太高、人崗匹配難度大。舉個例子,節點財經瞭解到某新能源汽車企業,技術人員的內推獎勵2萬元;要知道網際網路行業風頭正盛時,內推獎勵也就最高1萬元。 所以面對獵聘這種有中高階人才庫、並且有良好招聘服務品牌的平臺來說,自然會成為此類企業招人時的首選。而這類企業價格敏感型客戶少,未來有望帶動獵聘ARPU值的持續攀升,保證利潤空間。

此外,從線上招聘整個大的市場環境來看,中高階線上招聘的線上滲透率一直較低。隨著企業數字化的持續深入及疫情等的影響,均在不斷加速企業中高階招聘的線上化率,未來中高階人才招聘線上滲透率的提升亦將成為獵聘長期增長的核心驅動力。

人力行業的長期態勢,是由“人”決定的

招聘是一個雙邊市場,除了B端,自然也要說說獵聘在C端的能力。畢竟招聘行業中,“一切問題都是人的問題”。

2022年是典型的“招聘小年、求職大年”,受市場環境和就業形勢等的影響,求職者職業安全感逐漸降低,中高階人才跳槽更謹慎,對求職相關增值服務的付費意願有所下降,因此獵聘2022上半年來自個人使用者端的收入同比微降3.5%。但從就業政策端來看,“保民生、保就業”將一直是國家發展的主旋律,在利好政策帶動和助力穩就業的過程中,2022上半年獵聘的個人使用者數也由去年同期的6854萬名增至7949萬名,同比增長16%。隨著經濟復甦,獵聘C端的增長是穩定的。

另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近年來中高階人才年輕化趨勢越來越明顯。 獵聘此前報告顯示,以90後為代表的年輕人已逐漸成為人工智慧、晶片、疫苗、新能源等領域的主力軍。而在稀缺人才,特別是年輕稀缺人才上,獵聘也在持續通過年輕化戰略實現聚集效應和更大的使用者覆蓋。

此前獵聘年輕化戰略已經看到初步成效。去年獵聘平臺新註冊使用者中25歲以下年輕使用者的佔比為47%。今年二季度,獵聘新註冊使用者中,25歲以下年輕使用者佔比為55.8%,同比提升7.9個百分點,越來越多優質青年人才選擇獵聘作為求職渠道。 這些高知年輕群體作為線上招聘平臺的高質量使用者,在勞動力市場中保持著較高的流動性,可以為平臺持續貢獻高質的流量,同時由於中高階市場匹配難度高、匹配價值大,因此同時實現了對業績的拉動。

此外,近年來疫情之下獵聘也將年輕人更喜歡的直播招聘方式納入招聘組合拳。

據此前獵聘披露的資料,直播招聘效果顯著。今年春季獵聘直播招聘節期間,直播當天企業收到應聘申請量平均提升200%以上,直播過程中企業場均投遞量超200次,足見求職者對此次獵聘直播招聘節活動的高度認可。

儘管在2022中期業績會上,戴科彬在談及直播招聘時表示,直播招聘本質上是企業招聘行為的線上化,且因為直播模式的耗時性以及招聘領域的非標性,直播進入招聘行業時會有一定侷限,這個模式更適合於相對標準化的藍領、城市服務業,崗位上看更適合初級崗位。而從中高階招聘的角度看,由於招聘流程複雜以及非標和隱性條件較多,直播較難成為主流模式。但戴科彬也同時提到,由於直播可以幫助企業更好地打造僱主品牌,讓求職者能更直觀深度地瞭解企業文化、走進企業內部,同時,獵聘也一直在不斷提升技術支援能力及沉澱直播優質內容,以提升使用者觀看體驗和人崗匹配效率,因此獵聘直播招聘的轉化率較高,在各方面收到了企業很好的反饋。

雖然目前直播招聘在業內大多以公益形式進行,僅有部分初級人才招聘平臺通過相對標準化的方式開放給企業運營,嘗試商業化,但於定位在中高階人才招聘賽道的獵聘而言,通過與地方政府、一流院校和知名企業等聯合舉辦公益直播招聘活動,亦為品牌宣傳和業務增長的長遠發展奠定了很好的使用者基礎,同時可以幫助銷售團隊獲得更精準的銷售線索。 此外,直播招聘這一形式也可以幫助平臺擴大在人群、行業及地域等方面的覆蓋。因此,即便在非疫情市場環境下,也千萬別小看直播在中高階招聘領域的威力。

科技

也是招聘行業的重要生產力

在充滿挑戰的上半年,獵聘能保持可貴的增長,還因為它持續在戰略選擇上的正確性及在科技方面的持續高投入。

2011年上線之初,獵聘在業內第一個創新了BHC三方互動的商業模式,顛覆了國內線上招聘長達近二十年的廣告發布模式;2019年,獵聘集團在登陸資本市場後提出“一縱一橫”的戰略佈局,完成從中高階人才招聘平臺到一站式人力資源服務平臺的跨越;去年,獵聘提出“平臺+SaaS+服務”戰略,即把平臺的資源優勢和資料能力等通過SaaS產品來進行客戶端轉化,同時通過專業而全面的深度服務,讓平臺使用者的活躍度和黏性更強。

其實國內招聘SaaS軟體並不是空白市場,但是許多招聘SaaS系統並不是很好用,企業的OA也對接不進去,到了招聘季,各家還是得“鋪人力”。歸根結底,還是與招聘領域的複雜性有關,不同型別客戶對招聘SaaS產品的需求完全不同,尤其企業在招聘中高階人才時,對SaaS軟體的要求又更具個性化。

而獵聘則專注於對客戶需求的深度挖掘和科技研發的持續投入,藉助大資料和AI輔助將服務打造成專業的SaaS產品,最終實現平臺運營效率和招聘雙方匹配效率的拉昇。

去年,獵聘B端SaaS產品金額續約率超過100%,今年全面升級的專業招聘SaaS產品—獵聘企業版,進一步加強協作功能,上線了更多企業管理和協同功能,包括賬號便捷管理和人才管理協同評估模組等,幫助企業在開展招聘工作時更流暢、便捷、高效。

此外,財報來看獵聘近年來持續在完善標籤系統、不斷加深演算法對自然語言的理解,從而更準確地分析職位及求職者,不斷提升人崗匹配效率,也讓企業在招聘流程中的搜尋成本大大降低。

當科技能力反映在財務報表中後,我們也可以看到獵聘的綜合費用率上半年同比下降4.2個百分點。其中,獵聘的管理費用率為12.1%,同比下降2.3%;銷售費用率為45.0%,同比下降3.3%;而研發費用率為13.4%,同比上升1.4%。

寫在最後

其實在港股的網際網路板塊中,獵聘一直是一個被低估且“小而美”般的存在。早在2018年6月,獵聘就登陸港交所,當時發行價為33港元。

按理說,獵聘這種招聘服務類網際網路企業,只要社會經濟正常發展,就需要人才升級和流動,業績每年的增幅高於名義GDP的增長是大概率事件,獵聘的業績表現也確實如此。

不過現在獵聘的股價算是受到了網際網路行業及經濟形勢影響的雙重錯殺,下半年隨著產業升級的持續深化,獵聘無疑將更加專注於深挖重點行業的客戶需求,在這些行業裡形成“招聘壁壘”,同時獵聘又在持續通過直播招聘等創新形式助力青年人才穩就業,在年輕中高階人才中形成品牌心智,相信隨著經濟的向好,市場還是會給出公正的評價。一些想要捕捉“戴維斯雙擊”的人,或許已經在蠢蠢欲動了。

節點財經宣告:文章內容僅供參考,文章中的資訊或所表述的意見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節點財經不對因使用本文章所採取的任何行動承擔任何責任。

內容對你有所幫助,戳 關注、點贊、在看 三連擊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