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行業的“雲”機遇

語言: CN / TW / HK

文:戰兵

編: 祺然

能源是推動人類文明進步的基石之一。以石油、煤炭為主的傳統化石時代,誕生了殼牌、道達爾、埃克森美孚等能源巨頭。

歷史的時鐘撥向2022年,能源結構變革的步伐愈來愈快。風、光、氫、綠電等新能源正在替代石油、煤田,成為人類文明前行的動力。

能源底層結構的變革,也帶來產業經濟的重塑。新能源時代,正在催生一批新的行業巨頭。動力電池領域的寧德時代,光伏領域的隆基。

除了要更綠色、低碳,能源產業的產能過剩、效率低下等“沉痾頑疾”,也催生新的數字化、智能化需求,進而培育一個雲服務廠商爭相湧進的新藍海市場。

01

大廠角逐“能源雲”

關於能源行業的雲服務競賽,最近引人關注的是阿里、京東“喜提”國電投。

6月20日,國電投發佈公告:阿里雲、京東雲分別以1.8億元和1.17億元,中標國電投天樞雲、天樞一號、電投雲等項目建設。此後半個月的7月5日、6日,國電投又分別與阿里巴巴集團、京東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一時間,能源行業的雲服務、數字化賽道成熱門。

國電投是全國唯一擁有火電、水電、核電、新能源資產的綜合能源集團,與阿里、京東等互聯網大廠開展雲服務及全面戰略合作,具有風向標意義。標出的風向是能源領域數字化“蛋糕大”,“互聯網大廠快來”。

其實,過去幾年,雲服務廠商拿出來的案例多是製造業、農業、金融行業甚至城市管理領域的案例。但從兩年前開始,互聯網大廠密集加碼能源行業。

騰訊雲在2021年10月,將能源業務提升為一級部門。今年6月,騰訊雲面向能源行業推出兩款自研的數字化產品:能源連接器(Tencent EnerLink)和能源數字孿生(Tencent EnerTwin)。前者便於能源企業內部連接並打通設備、數據、業務、客户以及生態等,後者

則是以節能降碳、生產優化、安全生產為核心目標的能源數字孿生產品。

7月28日,騰訊雲發佈綜合能源服務生態平台解決方案,可快速構建滿足各類能源用户多樣化需求的綜合能源服務生態平台。目前,騰訊雲在能源領域已服務20餘家央國企和超過300家行業企業。

百度智能雲從2020年開始,陸續與國家電網、南方電網、華能集團、國家電投等能源央企合作。百度智能雲的產品在能源行業應用於輸電線路通道可視化、變電站智能巡檢場景、智能客服等領域。2021年,百度智能雲在能源行業的收入實現翻番增長。

華為雲也將能源行業列為重點領域,其提供的能源解決方案覆蓋了光伏雲網、智慧充電、購售電一體化、電力數據平台、油氣勘探等場景。2021年6月,華為30億元設立華為數字能源,10月成立煤礦軍團、智能光伏軍團、數據中心能源軍團等五大“軍團”,大肆進軍能源行業。2021年,華為數字能源業務板塊增長超過30%。

京東雲副總裁雷鳴前不久接受壹DU財經專訪時表示:“最早是2019年,國家電網提出泛在電力物聯網,包括京東在內的很多友商都陸續涉足能源這樣一個賽道。去年開始國家提出了‘雙碳’目標,行業頭部機構、雲廠商開始紛紛入局。”

除了政策背景,能源數字化還將給雲服務廠商帶來真金白銀。安永(中國)發佈的《智慧賦能煤炭產業新萬億市場》指出,已有生產型礦井單礦智能化改造升級費用約在 1.49 億元人民幣至 2.63 億元人民幣之間,新建型礦井單礦改造費用約在 1.95億元人民幣至 3.85 億元人民幣之間,我國煤礦智能化行業市場空間將達到萬億級。

安信證券預測,2019-2024年,聚焦兩大電網的信息通信領域投資將3008億元,廣義的泛在投資有望達10377億元。IDC分析報告稱,未來的3-5年能源行業數字化轉型會提速超過15%。

有意思的是,跟上汽董事長陳虹擔心“丟掉靈魂”不同的是,能源行業的傳統企業似乎更“大膽”,不懼怕“丟掉靈魂”,反而是熱情擁抱互聯網、科技巨頭。

究其原因,可能是能源行業更偏B端,行業Knowhow更深一些。汽車雖是大件,但還是消費品,人人都有使用體驗,都有發言權,甚至互聯網公司在人機交互上更有優勢。但“水、煤、電、氣、熱、油”任何一個能源品類從勘探、生產到存儲、運輸都有專業門檻,這對雲服務廠商是個挑戰。

“真正瞭解能源痛點的數字化人才非常欠缺,互聯網一線碼農對能源的技術瞭解多少、對能源行業關注瞭解多少,非常關鍵。”清華大學能源互聯網創新研究院副院長、數字化轉型研究室主任高峯澤強調。

02

能源行業需要什麼樣的“雲”

雲服務最初對企業意味着“上雲”,即去掉傳統的IOE設備(IBM的小型機、Oracle的數據庫、EMC的存儲設備),將企業IT基礎架構至“雲端”。由雲服務廠商為企業提供雲存儲、雲計算、雲安全等服務,讓計算、存儲資源像水、電一樣成為“公共品”,企業可以按需索取。

當越來越多企業完成上雲,雲服務廠商開始向AI進化、向產業滲透,給企業提供業務層面的智能解決方案。因為,上雲的企業開始思考,錢也花了,業務場景也上雲了,到底對公司的轉型和增長有什麼幫助?

如果説昨天,企業普遍完成了上雲的過程。那麼,今天,企業開始問上雲要結果。這樣的趨勢,也同樣發生在能源行業。

雷鳴認為,能源行業數字化轉型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雲廠商輸出原生數字化能力,簡單説就是“雲大物移智”,這個階段的建設高峯已經過了。第二階段,雲廠商和行業ISV(獨立軟件提供商)合作,為能源企業提供數字底座+專業SaaS服務,以大型定製化項目為主。第三階段,能源企業更加關注數字化之後為實際業務帶來的變化,開始找尋更懂產業的合作伙伴。

面對能源企業的這種需求,雲服務廠商們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只不過都基於其原有業務基因。

從騰訊雲針對能源行業解決方案的命名就能看出其濃重的“連接器”基因。能源企業內能源連接器(Tencent EnerLink)依託大數據、物聯網等技術,並通過企業微信、小程序等騰訊生態內200多個應用連接工具,實現能源企業內部多能源品類的數據彙集、可視、分析和預測。

百度智能雲強調AI給能源企業帶來的價值,發佈了能源AI中台,為能源企業智能化升級提供方法論、平台、服務在內的全套工具。比如,百度智能雲協助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建設人工智能平台,打造高精電力地圖、安全生產風險識別、設備缺陷識別、設備知識圖譜、企業智搜、企業雲盤等多類型智能化應用。

回到開篇案例中,國電投對阿里、京東也是各取所長。國家電投董事長、黨組書記錢智民在與阿里簽約時表態,“可再生能源與大數據、智能化、數字化融合釋放出巨大的價值和潛力,國家電投和阿里巴巴優勢互補、能力互補。”

而到了與京東簽約時,錢智民表示,“京東體系在中國鄉鎮、行政村覆蓋範圍廣泛,這為雙方融合創新提供了良好基礎。”

採訪中,雷鳴也表示,國電投看中京東的線下能力。“京東本身有京東零售和京東工業品,很多用電企業本身就是我們的客户。國電投看到了京東非常強的線下能力和與腰部用電企業的連接能力。”

而這背後,是京東雲的數智供應鏈基因。今年7月的京東雲峯會上,數智供應鏈成為京東雲對外輸出的主要概念。京東集團副總裁、京東雲事業羣總裁高禮強強調,“產業數智化的下一站將是數智供應鏈,企業之間的競爭也是各自供應鏈韌性的競爭。”

在能源行業,京東雲的數智供應鏈基因發揮的很明顯。在服務陝煤集團中,京東雲搭建了的運銷雲平台,以數據在線化,打通上下游供應鏈,實現業務線上化、自動化、運銷流程數字化升級,實現物流智能調度和管理。

在京東雲中標國電投項目之後,京東物流也與國家電投上海能源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簽署合作協議,就光伏領域的產品倉儲、配送、安裝、運維等展開全面合作,共建縣域綜合能源一體化物流服務網絡。設想這樣一個場景,鄉村的居民、工廠想在屋頂裝光伏,可在網上下單訂購,京東物流負責配送並快速組裝、併網發電。京東雲提供物聯網智能終端設備,實現對光伏發電的遠程在線監測、跟蹤、控制及高效節能運行。

可以預期,京東雲+京東零售、+京東物流、+京東工業品這樣的組合,將會在能源數字化升級的進程中越來越多的出現。

結束語

能源行業的數字化才剛剛起步,對於雲服務大廠來説,這是個基本處於同一起跑線的新賽道,大家的機會差不多。雲服務進入產業落地階段,疊加能源行業的特殊需求,能源企業不僅僅需要打通內部數據,構建AI中台,更需要看到數字化升級帶來的效果,以及實實在在落地的業務增長。

尤其面對風光氫儲等新能源機遇,要求這朵“雲”不僅要有技術,更要懂能源消費端的需求,具備從生產到消費全鏈路解決問題的能力。誰能做到,誰就有望勝出。

圖片來源於公開網絡,侵刪。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