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背后军师李肃寻求危机公关合作遭拒后,变脸“咬”联想?

语言: CN / TW / HK

联想与司马南团队年底的这一仗,注定是一场持久战。

近日,这一事件又出现了一些新的动态:先是司马南团队“幕后军师”李肃在微博自爆曾求揽联想的危机公关业务遭拒;之后凤凰卫视资讯台又策划推出了一期题为《司马南炮轰联想是否会遭遇“社死”?》,邀请9位嘉宾就此事展开辩论。

这是李肃等的人常规操作。炒作社会话题,登上电视节目进行辩论,对整个事件进行升级,意图引发更大的社会关注。

李肃多次“坐客”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受邀出镜的嘉宾,如反复踩踏联想不公平交易一说的律师陈旭、号称联想在吃倪光南“老本”的科学院子弟张捷等,其实已是凤凰节目组为了平衡流量、效果口碑之后最终确定下来的名单;而最初的嘉宾名单几乎是一水站在司马南这一侧的。

加之李肃在节目中不断甩出类似“司马南炮轰联想的问题,开始我是站在他的对面与之讨论的,结果越讨论越觉得他说的对”这般说辞,同时按照:李肃讨要危机公关生意遭拒,联想被炮轰事件爆发,司马南、危机公关专家李肃、四月传媒饶谨等人利益关系曝光......

从事态发展至今的时间线、以及这份颇具玩味的嘉宾名单不难看出,此次凤凰卫视的这期视频内容像极了一场被李肃刻意包装出来的“激辩”,为的就是——

炮制一场非直接利益关联方、看似客观公证的辩论,好让司马南、李肃等人自导自演出来的这出“挟民粹以令联想”,上升到一个社会层维的讨论上来,而这样做最大的好处则是,能让其继续躲藏在“爱国流量生意”的背后。

01| 真坏人还是伪善人?

回顾联想整场事件的走向,越来越多的人逐渐发现了这样一点,相较于司马南在屏幕前的直接炮轰,幕后的李肃则像是一个拥有“两张脸”的存在。

和君创业咨询公司创始人 李肃

第一张脸,是“雪贝财经”在上周推送的《起底司马南背后的流量机器和变现之谜》一文中,曝光的其与司马南、四月传媒饶谨、段与段律所陈若剑等人之间的利益关系,以及如何借助公关业务将“爱国”打造成一门流量生意;

第二张脸,是李肃又在微博上自曝,曾与饶谨及司马南为是否攻击联想“争论很大”:“为此,我给柳传志写了一封信,希望当联想的公关顾问为柳传志鸣冤叫屈。但是,没有等来联想的回复”。

需要强调一下时间节点,李肃承认曾私下联系联想方面谋求危机公关业务,是在“雪贝财经”那篇《起底司马南背后的流量机器和变现之谜》出街之前。

但这次动作不仅没有让李肃获得预期内的合作,反而在其所在的利益团体当中引发了一定的嫌隙,因为司马南和饶谨对李肃以个人身份向联想索要危机公关业务表示解释,但坦白整个组织的合作关系,会让暴露在最前端的司马南及IP运营者饶谨彻底置于舆论水火之中。

特别是这第二张脸,在《司马南炮轰联想是否会遭遇“社死”?》这期节目中也表现得淋漓尽致。作为副主持人,李肃在整场辩论中的发言看似中立,但却在与正、反方嘉宾的对话中,多次有意无意将话题点引到自己所擅长的公关领域。

对于李肃在现场反复提及到的:联想未对司马南的七大发问给出直接回应,中关村人才协会执行副理事长王钧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在他看来,自媒体时代中,每一个个体都有发问的权利,只不过,有些事情本身是法律层面的问题,在毫无依据的情况下轻易给企业下结论,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特别是司马南本身的方式,就有极其严重的炒作色彩。

中关村人才协会副理事长 王钧

更何况,用现在的法律去注解过去已经发生的事情,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毕竟,中国的宪法都已经做出了不少新的修订。

02| 不存在的“上帝视角”

或许有不少人认为,司马南、李肃之流之所以能够成功在网络中掀起这次针对联想的“大字报”运动,无论是利用了爱国民粹,还是公众对联想所抱有的“恨铁不成钢”的情绪,因此才会在短期内迅速发酵起来。

想当年,联想的成功带动了无数中国企业家的创业热情,在没有技术储备、没有外来资金、没有现成人才的情况下,通过自己对国内市场的持续研究和探索,通过对国内消费者的服务能力提升,进而出海、并购一步一步成为巨头。

诚然,今天的联想风光确实不似当年,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其当年所选择的赛道日趋衰落了,全球PC产业都在变为一个黄昏产业。这一点适用于赛道中的所有“玩家”。同时,业务在朝着B端转型,不为大众所熟知。

当然,在由兴转衰的过程中,联想也尝试过N次转型,比如在2001年前后,联想曾官宣成立FM365.com,进入互联网行业;后来也投过手机产业,希望能在手机业务上有所突破。

但结果似乎并不尽如人意,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转型不利的关键在于联想自身放不下已成相当规模的主业。由于联想对主业的坚守,势必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公司在其他方向的投入和重视,导致其现在依然是一个以PC为主业的公司。

但不要忘记,这个以PC为主业、年营收超过四千多亿(数据来自2020/21财年)的联想目前依然是PC界的全球第一,惠普、戴尔、苹果和宏碁位列全球PC市场份额的第二到五位。从这个角度来说,想要搞死联想,就是想要搞死一个世界第一名的企业。

其实,联想并未放弃转型,因此从多年前开始,联想就已不断加大数字基建方面的转型速度。从此次转型角度来说,这也符合了科技、财经等多领域专业人士对行业未来发展方向的预测,就是信息服务业,也就是所谓的第四产业。

司马南也好,李肃也罢,如果站在“上帝视角”指点联想的企业战略、内部管理、实际经营、甚至是公关打法,事实上他们没有任何资格。他们自己并未孵化成功一家在某条垂直赛道中可以做到第一的企业。

更何况,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上帝视角”一说。

03| 谈一谈“人血馒头”

对于司马南之前炮轰联想的几大问题,其实已有不少第三方的人士给出了非常清晰的解读。

比如针对国有资产流失问题,已有不少法律专家出来指正——这样的案子只有国资委、中科院及相关管理部门才有定价权,个人意见根本无法左右最终的决策。这是非常简单的道理,股东股权如何销售,岂是公司总经理可以决定的?

再比如国内、国外商品价差问题,行业人士结合实际情况给出了说法——第一,电脑60%-70%的零部件来自于欧美,尤其是美国,CPU、内存、硬盘等等,很多物料报关进口需要大量交税;第二,CPU、微软操作系统等都掌握在美国人手上,Windows操作系统给各个国家的价格存在很大差异,促销政策不同,利润和折扣也不同。

等等。

尽管已有越来越多来自不同行业中的资深人士出来解读,但可笑的是,一边是司马南团队始终回避外界对其爱国公关业务质疑,一边是李肃死死“咬住”让联想公关出来答题。

作为从业者,神舟电脑董事长吴海军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联想在国内只有25%,它的75%在国外,所以它的公关不仅仅是中国公关,而是国际公关。对于国际公关,它要满足全世界消费者的这种感情和需求,未来有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向全球的时候,都面临着这样的两难选择,所以企业家真的是很难的,联想在中国的这个不回应,我说它是非常正确的,它只是不想让别人吃‘人血馒头’。我们是真正做企业的,企业最重要的是要活下去。”

对于公众来说,跳出情绪鼓动、冷静下来应该试着去理解的是——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法无禁止皆可为,在法律、经济、市场等方面不应该对企业进行道德上的审判,企业正常运行、正常纳税、解决就业其实就已是实打实为社会做出贡献了。

子弹仍在飞,笔者还是想在这里说一句,希望社会各界可以站在理性的角度上,让法律的归法律,让经济的归经济,让道德的归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