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爆雷事件:負債3700萬 100家VC拒投

語言: CN / TW / HK

“我們沒有跑路。”

“在砸鍋賣鐵想辦法籌錢。”

教育行業似乎沒有新鮮事,繼K12之後,職業教育企業也難以為繼了。

近日,線上職業教育平臺課觀教育陷入“跑路傳聞”。雖然公司與創始人先後發聲安定人心,但是公司資金鍊已經斷裂。

多位學員告訴鉛筆道:根據不完全統計,目前未退費金額已達3700萬元,且隨著統計繼續金額還在增長,這還沒包括員工欠薪以及合作商款項。

事發突然。鉛筆道向一位課觀教育的投資機構負責人求證現狀——創始人是否已跑路時,對方也大感意外。傳聞曝光不久,課觀創始人張峰釋出致歉信(鉛筆道已向其確認真實性)。

不可否認,課觀教育本身經營必然存在缺陷。創始人張峰表示,巨大的成本壓力加上收入沒有達到預期,是課觀教育出現當前問題的主要原因。2021年下半年,疫情反覆的原因,單單銀行招聘考試培訓業務,營收就比去年減少近5000萬。

從更高層面來看,在K12退潮的形勢下,職業教育似乎成為教育企業與資本的“避風港”。新者入局、老牌升級,越來越多教育企業盯上職業教育這塊蛋糕,但是想吃到蛋糕並不容易,市場規模小、續費率低... ...

課觀教育曾經也受到資本青睞,在7個月前還剛完成新東方領投的近億元融資。而現在,“頻繁接觸了上百個機會,但無一成功。”

市場需要給創業者更多的容錯機會。

一位曾經採訪過張峰本人的媒體向鉛筆道回憶,“他言談中給人的感覺比較忠厚,不太張揚,不像很多創業者喜歡誇誇其談。”

“砸鍋賣鐵想辦法籌錢”

“課觀欠薪,老闆跑路。”

12月2日,一位課觀教育濟南分部員工在微博開啟了一場“別開生面”的直播:線上討薪。

據她所說,公司拖欠兩個月工資,突然停擺,老師被告知“自謀出路”。從這周開始,員工們無法辦公,甚至來辦公室也需要找人刷門禁才能進入。在直播畫面中,課觀教育濟南辦公室除了討要說法的員工外,無人正常工作。

課觀教育到底怎麼了?大家的錢哪去了?沒人知道。維權的員工們只能圍堵濟南分公司法人,但得到的只是無效反饋與拖延。

向課觀教育維權的,不僅山東濟南一地。從11月底開始,在全國範圍均出現了“課觀教育跑路”的傳聞。有培訓老師當眾宣佈自己已從課觀教育辭職,自己已經兩個月沒拿到工資,還奉勸學員們儘快採取手段維權。

除了員工,同樣惶恐的還有課觀的學員們。當大部分學員感覺到形勢不對後,他們趕緊聯絡當地的機構負責人卻依舊無果。來到課觀教育辦公點後,學員們發現已經大門緊閉。

維權的課觀學員告訴鉛筆道,基本上全國的課觀辦公地點都人去樓空,分支機構企業的狀態也變成經營異常。

課觀教育出事並未毫無預兆,實際上在幾個月前就有學員反饋課觀教育退費難的問題,但並沒有得到重視。

學員李享(化名)向鉛筆道表示,他於2020年11月29日簽約報名了課觀教育的“2021 人民銀行招聘考試面試協議班”,8天8晚的面授課程收費12300元。按照協議,若在8月31日之前,李享未收到人民銀行入職通知,則課觀教育須向其退費8500元。他從9月1日開始申請退費,被告知20個工作日退款可以到賬。

△ 李享的合同細節

李享一開始還對課觀教育保留期待,“因為大學時候就知道課觀教育,對它比較信任,沒往暴雷的方向想。”但實際上退費過程一直處理得很慢,他與身邊的同學們一直在催對接的老師,也打過當地的12345,但都沒能退費成功。

另外,有學員因退費問題撥打過北京市長熱線,但在她提供的錄音中,工作人員告訴她:課觀不接受行政協調,不拿出解決方案,拖延辦理且態度不太好。

據李享與課觀員工溝通得知,課觀教育的問題大多從今年9月開始浮現。9月份是銀行招聘旺季,也是課觀教育的業務高峰期。“但是有的學員向課觀教育交完幾萬塊錢都還沒上課,甚至交完錢連合同都沒簽。”李享說道。

多位學員向鉛筆道反饋,在暴雷之前,課觀教育在拖延退費的同時仍然積極賣課。一位學員表示,幾個月前報新課程,課觀主動聯絡說老學員減免200元,並很快會退費,但實際上這只是一個“圈套”。另外還有學員表示,在停擺的頭一天,課觀教育還在瘋狂招生。

粗略估計,課觀教育待退費金額相當龐大。鉛筆道加入了兩個課觀教育學員維權群,單這兩個群合計人數就有3000人。另外根據維權學員的不完全統計,目前未退費金額已達3700萬元,且隨著統計繼續,金額還在增長。

△ 本圖由採訪物件提供

這只是課觀教育資金缺口的一部分。除了員工退費外,還有員工做工、合作方款項亟需客觀方面解決。

實際上,在12月2日時,鉛筆道就已經與課觀教育創始人張峰及其公關負責人取得聯絡,但截至發稿時依然沒有得到有效溝通。

12月3日凌晨5點,課觀教育官方釋出宣告,承認停課與資金鍊承壓的事實,表示將在12月7日給出具體的解決方案。

3小時後,張峰本人釋出致歉信(鉛筆道已向其確認真實性)。他表示,9月份他已經用個人信用擔保找銀行貸款數百萬元,但目前無法如期還款。“現在在砸鍋賣鐵想辦法籌錢。”張峰提到,近期對接了新東方、華圖教育、中公教育、好未來等機構,請求他們接受客觀的員工與學員。

“接觸了上百個VC,但無一成功”

今年5月,鉛筆道曾採訪過張峰,彼時課觀教育剛完成新東方領投的近億元B輪融資。

多年教育機構的工作經驗,給了他創業的底氣。他曾在中公教育工作8年多,期間從0到1創立了中公“金融人”品牌,操盤了中公會計子品牌的創立,並擔任過兩個省級分校的校長。後來因為內部創業的想法沒有得到支援,所以他決定離開中公,開啟自己的創業歷程。

一位曾經採訪過張峰本人的媒體向鉛筆道回憶,“他言談中給人的感覺還是比較忠厚,不太張揚,不像很多創業者喜歡誇誇其談。”

2015年5月,張峰正式成立線上職業教育平臺——課觀教育,採用“線上筆試授課+線下面試培訓”的模式,幫助學生通過相關職業考試。6年來,課觀從銀行招聘考試培訓領域切入,並延伸至教師、公考、醫考等領域。

創業這件事很難一帆風順。張峰曾向鉛筆道記者分享過他遇到過的一次至暗時刻:他創立的課觀教育剛成立一年多時,技術研發每天消耗大量資金,專案也沒有拿到融資。為了養活團隊,張峰只好咬咬牙,把在北京唯一的一套房子賣掉,為公司“續命”。

這次難關度過後,課觀教育逐漸走上發展的快車道,成長為業內較有影響力的企業,先後打造了“銀行幫”“教師派”“過招公考”等行業品牌。2019年,課觀總營收突破億元,2020年服務使用者達數百萬,業務覆蓋全國。

多位課觀教育學員告訴鉛筆道,之所以選擇課觀,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受到其知名度的影響。

在資本市場上,課觀也獲得新東方產業基金獨家領投,還有澤羽資本、藍象資本、雲天使基金以及紅點中國等多家機構青睞。

△ 圖源:天眼查App

很難想到,作為一家職業教育企業,會淪落到如今的境地。

課觀教育到底遇到了什麼問題,張峰在致歉信中有所解答:公司人員最多的時候近1500人,僅僅人力成本一項就有1500萬元左右;線下快速擴張,導致成本攀升。2021年下半年,由於疫情反覆的原因,各種行業考試先後取消或者延遲,課觀只是銀行招聘考試培訓業務的營收相比去年就減少了近5000萬。

總結來說,巨大的成本壓力加上收入沒有達到預期,是課觀教育出現當前問題的主要原因。

外界一直有個疑問,課觀教育融資、營收的錢都去哪裡了。

張峰表示,為了給學員以保障,課程大多以協議班次為主,學員在我們這學習如果沒有通過就會退費。只有幫助學員考試通過後的部分學費才是課觀真正的收入,而這個過程中需要付出比較大的人力。

事實上,雖然自稱不像線上教育企業那樣瘋狂燒錢投廣告,但為了獲客,課觀教育也是不惜代價。一位課觀教育的前員工表示,公司就是靠著融資在維持。“那些年和某公做競爭,五天住宿班400塊也是能玩得起。”

曾經親密的投資機構們也變了心。在整個教育行業大環境發生變化的時候,融資變得異常困難。“我們頻繁接觸了上百個機會,但無一成功,尋求外部幫助也變得無望。”張峰表示。

在課觀教育被維權的訊息已經在網上鬧得沸沸揚揚之時,很多投資機構還矇在鼓裡。鉛筆道向一家課觀教育的投資機構負責人求證課觀教育現狀,創始人是否已跑路時,對方也大感意外。

職業教育不是“避風港”

2021年的餘額還有不到30天,但教育已經先預定本“年度最慘行業”的稱號。尤其K12教育哀鴻遍野,無論創業公司,還是新東方、好未來、猿輔導等行業巨頭,都無一倖免。

在K12退潮的形勢下,職業教育順勢成為從業企業與資本的“避風港”。資料顯示,2021年前三季度,職業教育賽道共發生33起融資事件,同比增長94.1%;披露融資總額超53.0億元,同比增長206.4%。融資事件和披露金額雙雙大幅增長,職業教育迎來資本紅利期。

新者入局、老牌升級,越來越多教育企業盯上職業教育這塊蛋糕,但是想吃到蛋糕並不容易。

在職業教育行業裡,有些行業避不開的問題,且很難找到解決方法。

首當其衝的就是市場規模問題。融道投資創始合夥人張海燕曾在由北塔資本舉辦的一個圓桌論壇上曾表示,職業教育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增長瓶頸。她認為,與萬億規模的K12賽道相比,職業教育龍頭企業的年收入都要低一個量級。整體而言,職業教育的市場規模較小,單個企業的體量更是存在巨大差異。

“學科教育是相對標準化的,學科較少,集中度較高,整個賽道市場容量很大。而職業教育市場更分散,職業種類大概分為8大類,1800多個細分品類,整個賽道雖然容量巨大,但高度分散,每個品類的天花板都很明顯。”張海燕說。

再者,續費率低,學習積極性難持續,成人考試使用者基數少,一直以來也是職業教育的痛點。傳統的職業教育更偏向一次性消費,續報率較低,很難讓人在考完證/學會技能後還再繼續消費,使用者生命週期比K12動輒幾年的持續升學時間要短。

此外,職業教育領域所具備的高分散性,低關聯性,註定橫跨領域和行業需求極其艱難。若誰能在這個領域解決這個問題,那麼則是掌握了領域規模化與生態化的密碼。

對於職業教育難做的問題,課觀教育創始人張峰本人也曾對鉛筆道提到過,“對於職業教育從業者來說,有兩座大山需要翻越,第一是擴品類,第二就是跨地域。”

他也承認,能夠在線上領域中成功擴品類的公司其實不多,同時能夠做到跨地域的更是少之又少。所以對創業公司來說,把某一個細分品類做深做透做紮實是至關重要的,大而全並不是職業教育的發展方向。

因此,為了公司的長遠發展,課觀教育早早就在這兩個方向上發力。但可惜,課觀教育沒能成功。

一位教育行業投資人對鉛筆道表示,當職業教育成為“避風港”後,眾多線上教育公司扎堆轉型,導致職業教育賽道變得更加擁擠。職業教育大放異彩之後,緊接著就繼承了K12的廣告位,有股K12當初廣告投放的架勢。

雖然他與身邊的同行也都看好職業教育,但依舊保持觀望態度。“職業教育是否會步K12後塵?”這位投資人提出了一個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