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何同學,抖音張同學

語言: CN / TW / HK

"

沒有哪個紅人可以代表抖音。體量龐大,角色複雜,誰都不敢稱王稱霸。平臺沒有刻意孵化頭部創作者,也沒有誰是真正被貼上憑藉抖音走紅的標籤。張同學可能是第一個。

"

撰文|樊榮章

沒想到「同學」二字竟然成為網紅的首選代名詞。

前有B站何同學。紅遍全網時,他只是一名北郵的在讀大學生。憑藉著對科技數碼的辣評,獨樹一幟的影片風格,與蘋果CEO庫克、小米創始人雷軍談笑風生。畢業設計作品衝上熱搜,一條口播贊助商廣告,直接將該公司股價拉昇13.51%。

現在霸屏的是一位張同學。抖音新晉紅人,7天猛漲幾百萬粉絲,只不過他跟學生毫無關係。以東北農村單身漢形象示人的張同學,日常影片拍攝內容是農村生活流水賬。但是因拍攝剪輯手法專業,節奏控制到位,引爆網路。現在抖音充斥著解讀、模仿張同學的影片,連人民網都為張同學發聲評論。

何同學能夠代言B站。無論從內容本身還是影片製作,處處彰顯技術含量。強知識輸出,讓人有獲得感。何同學是那種你想成為的一種人,努力上進專業。這也是B站作為社群要傳遞的價值觀。

沒有哪個紅人可以代表抖音。體量龐大,角色複雜,誰都不敢稱王稱霸。平臺沒有刻意孵化頭部創作者,也沒有誰是真正被貼上憑藉抖音走紅的標籤。張同學可能是第一個。

如果說何同學是代言精英的頂流,張同學走的是最徹底的人民路線。

01

一個月爆紅

張同學已經被貼上了「男版李子柒」的標籤。

不足50條的影片內容,都在記錄他本人——一個35歲農村單身漢的日常。趕集、做飯,招呼朋友喝酒吃肉,每天喝爽歪歪或AD鈣奶,吃六味地黃丸,有點滑頭。然後用一首1994年發行的德國歌曲,迴圈往復地做BGM。魔性上頭。

他影片裡顯示居住的地方,原始復古。沒有什麼裝飾,是80後記憶中的農村。不經任何修飾,不迴避任何破舊。甚至他就在用力追求一種復古。

10月4日發出第一支影片,一個月就狂攬幾百萬粉絲,總數破千萬近在遲尺。一個月多來,張同學累計收穫2761萬贊,單條影片都有100多萬點贊,10多萬評論。

有人評論:「我女兒看見你的影片說,他家窮是窮,但是過的生活挺好的。」想起論語裡的一段話,「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

但我們是被經濟系統訓練過的一代人。有人在評論區詢問,襪子有連結嗎?還有人鼓勵他帶貨,「你就說賣什麼吧,每天這樣白看感覺都不好意思。」

還有人要給張同學介紹物件。「在張同學評論區惡補劇情」,衝上抖音熱榜。

評論區最多的還是在誇讚他的拍攝技巧,「多機位角度拍攝,低調的奢華」,粉絲腦補他們家到處都是攝像頭。他們還在積極地計算,張同學一條影片裡到底用了多少鏡頭。「7分鐘的影片,267個鏡頭」。

人們開始懷疑,如此專業的拍攝手法,張同學背後一定有團隊。「一個人抗下一個劇組」,「業餘人玩不成這樣子」。

李子柒走紅,粉絲一樣懷疑不是她自己的作品,背後另有其人。於是張同學也像李子柒當年那樣,用一個影片說明他是如何獨立完成拍攝和剪輯的。

還是有人不信。

也許大家懷疑的是,一個如此有想象力,掌握令人稱奇的影片製作手法,怎麼可能讓自己成為影片中粗糙困苦的農村大漢?

其實張同學不算網路新人。他曾在「八零愣子」和「二小姐鄉村生活」裡客串出鏡,有訊息說張同學是幕後導演,主編。甚至還有人說,他就是學影視出身,只是之前沒有走紅。現在自己走到臺前,當起IP主角,終於吸引了所有人的關注。

大家開始蹭張同學的流量。博主口播分析張同學爆紅的原因。更普遍的現象是,抖音颳起一股模仿張同學影片內容和拍攝手法的風潮。

02

農村題材就是流量密碼?

相比何同學,張同學更容易讓人產生共情。魔性上頭導向的情緒是,治癒解壓。

這種半真實、半演繹的影片內容,契合城市使用者對農村生活的想象,滿足下沉市場對身邊人事的共鳴。所以張同學撬動了抖音的最大公約數。

也有人說,農村題材本身就是短影片的流量密碼。

李子柒是田園博主的頂流,也是他們的天花板。在影片停更、打官司期間,李子柒依然保持了很高的出鏡率和熱度,而且面對她和微唸的糾紛,粉絲一邊倒地支援她,甚至法院還未開庭,網路已經傳出李子柒贏了官司的聲音。這就是民意。

之後,聚焦農村題材的博主層出不窮。「鄉愁」在抖音有近2000萬粉絲,另一個新農人計劃賬號「康仔農人」在抖音也有1586萬粉絲。鄉愁被認為是李子柒的真實版,而且跟李子柒走了同一條路,不做直播帶貨,而是做自有品牌。專注下沉市場,走的卻是一條高冷含蓄的商業化道路,這也是很有意思的一個現象。

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是,為什麼張同學走紅的平臺是抖音而不是快手?

李子柒的影片雖然反應的是田園風光,但處處強調精緻,是一個人將城市文明帶入農村的視角。鄉愁不然,不加修飾美化,接近真實還原,這也是其生命力所在。到了張同學,他所展現的農村生活,除卻性別因素,是簡陋粗糙的,甚至他在刻意營造這種氛圍。跟大多數人的日常生活,形成鮮明反差。

放在以前,這種內容好像登不得大雅之堂。是快手把「每一個生活都可以被看見」作為一種理念去強調,更多農村題材的內容被接納和呈現。甚至很多博主離開城市,回到自己家鄉尋找創作題材。

遠在沒有談「共同富裕」和「新農人計劃」前,這就是快手的社群氛圍。某種程度上,快手在為這部分群體正名。宿華和程一笑都說過類似的話,注意力是網際網路的核心資源,他們希望注意力分配更加普惠,跨過注意力鴻溝。快手連線到每一個人,尤其是被忽略的大多數。

但他們忽略了一點,掌握話語權的那些人不在下沉市場。一個影片創作者被認可被接受,往往是被少數人發現並傳播的。

打動核心傳播者的影片內容,一定是跟他們有一定距離感,同時滿足他們的好奇心,如果能再戳中他們一點點內心,繼而被他們賦予各種有的沒的深刻含義,表達給更多人的時候,就變成了他們的一種美好想象。

張同學滿足所有人的就是一種美好的想象。沒有花園洋房,沒有月入五萬,沒有程式設計師35歲焦慮,我們一樣可以過上幸福快樂的生活。

一篇稿件解決一個問題

如果喜歡,歡迎轉發朋友圈或在看推薦